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剑飞仙 > 二百八十五、谁解相思
    许了不由得暗暗嘀咕:“这小妞怎么也玩起来这个了?”

    他刚要举手打招呼,就看到曲蕾从教室里探出头来,招呼了一声赵燕琴,同时这两个女孩子也看到了自己。卍 §卐§ 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曲蕾又惊又喜的惊呼了一声,赵燕琴也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然后许了就看到曲蕾腾空而起,直接扑向了自己。

    许了记得中国武术有一招很著名的招数,叫做“乳燕投怀”,但他从没有见有人用过,因为这一招从来不是为了杀伤敌人。

    他心底天人交战了好一会儿,但最终也未能够狠下心来,只能张开双臂,牢牢把曲蕾抱住。

    “许了!许了!你终于回来了,人家很惦记呢。”

    许了从没有见过曲蕾这种兴奋的样子,平时的曲蕾总是淡淡的,跟大多数人都有疏离,除了表演以外,举止都非常端庄,就算是高兴,也只是轻轻浅笑,极少这么强烈的表露情绪。

    曲蕾显然是欢喜的狠了,虽然知道自己这个举动,很快就会传遍全校,甚至成为每一个人的谈论话题,她也不在乎,甚至有一股义无反顾,飞蛾扑火的决绝。??  八一§№卍◎小說§?網w`w、w`.`81zw.com

    曲蕾拼命搂住许了,虽然眼睛里全都是笑意,但身体上的反应却昭示了浓浓的担心。

    许了轻轻抚摸曲蕾的后背,过了好一会儿才把她安抚下来,曲蕾直到抱够了,才松开了双手,但却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仍旧挽着许了的手臂,举止自然之极。

    赵燕琴俏脸绯红,做了一个羞羞的动作,许了略有些不好意思,但曲蕾却盈盈一笑,说道:“我和许了好久不见,亲热一切有什么好害羞!”

    曲蕾这句话在全班男女学生中都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整个班级的学生都出了声势浩大的起哄,甚至把旁边教室的学生都引了出来。

    许了毕竟经过大场面。还不至于手足无措,他先把曲蕾扯入教室,看到四五个穿着“奇装异服”的女同学,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曲蕾居然在班级里拉出了一支netbsp;   曲蕾也并没有宣示主权的意思,回到了教室就甜甜一笑,去帮忙其他队员脱下服装,这些学生里面穿的都是常服,也不需要特殊更换的地方。

    许了在自己的位子上刚坐下。?? ? 八卍◎一小說?網w、w、w`.`8`1-z-w、.-c-o`m`就听到身边的同桌张旭压低了声音,惊讶的问道:“你居然跟曲蕾认识吗?”

    许了点了点头,说道:“我们是一个初中的,还是同班的同学,当然认识了。”

    张旭锐利的眼神,透过了宽边框的眼镜,似乎看透了什么东西,语气凝重的说道:“你知不知道这一届新生里曲蕾是什么地位?”

    许了摇了摇头,他当然不知道,他才上学一天也!

    张旭继续压低了声音说道:“曲蕾现在是全校票选的新生女神第一顺位。虽然没有男生那边的3x那么拉风,但绝对是咱们学校最出风头的女生,你想要追她,对手可不少啊。”

    许了也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好斯文的女孩子居然这么八卦,他现在很有预感,自己的高中生涯恐怕并不会太平淡了……才第一天就遇到这么多事儿。

    一下午的课,倒是很容易就熬过去。

    许了打了个电话给母亲,说明白自己要住校的事儿,他倒是有心想要回去宿舍呆着。但是曲蕾和赵燕琴放学后就拉着他一起去参加了动漫社团的活动教室。

    曲蕾的组织能力极强,北都师范大学附属高中原本的动漫社团,就是组织大家画画漫画,看看动画。几乎没什么活动,但是到了曲蕾手里,很快就焕了新的力量,被他她变成了cos社团,还拉了一个活动,今天大多数团员都跟曲蕾出去了。所以教室才有许多空位子。

    曲蕾虽然是一年级新生,但是很多老生都很佩服她,许了看着她在社团活动室里忙来忙去,心情渐渐平静,似乎觉得这样子也不错。

    他想起不久之后,必然会也来跟自己做同学的白秋练,忽然见就头疼起来,就算魔人大军围攻东皇宫,也没有这般令他头疼。

    白秋练和任灵萱,正在洛阳街的月咖啡,两人逛了一下午的街,买了很多东西,两个女孩子正在互相对飙战利品,看起来和乐融融。

    白秋练放下了手上的毛绒小动物,笑嘻嘻的望着任灵萱,她答应了许了,也为了自己,一定要跟任灵萱说清楚某些话。

    任灵萱似乎知道白秋练想要说什么,盈盈一笑,主动抢先说道:“白家师妹,你知道我们任家的相思剑法吗?”

    白秋练微微一愣,随即脸色大变,慎重的答道:“任家的相思剑法谁人不知?任师姐难道找到了练剑的目标?”

    任灵萱轻轻低吟浅唱:“素手青梅种红豆,郎情妾意两相依。一剑玲珑斩恩爱,入骨相思君不知?”

    任家小狐狸浅浅一笑,自言自语道:“相思剑法以情入剑,拔剑斩情,须得倾心爱上某人,然后再拔剑斩情丝,破去心中执障。追求的是玄之又玄的无上境界,是最深邃的精神秘法。我已经决定倾心爱上某人,所以得白师妹你帮忙,助我拔剑斩情!”

    白秋练脸色终于大变,惊叫道:“任师姐,你居然真的要以许了为磨剑之石吗?”

    任灵萱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在许了舍命断后,为我们撤退阻挡魔人的是,我就下了这个决定,所以我们是情敌,可也是战友。这一局你必须赢,我也必须输掉。”

    白秋练本来是想要把自己和许了的关系挑明,断了任灵萱的念想,没想到任灵萱居然抛出来这么一个难题。

    她势必要维护自己和许了的关系,但她越是维护,就等若帮忙任灵萱练剑,可若是她放弃,任灵萱说不定就能乘虚而入,虽然那时候任家的小狐狸练不成相思剑法,但结局只怕比练成了还好,唯一不好的就只有她白秋练。

    任灵萱淡淡的几句话,就等若使出了任家的相思剑法,逼得白秋练不得不应战。(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