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剑飞仙 > 二百九十一、懂得下手
    许了这才稍微送了一口气,至少几年内,他都不用操心开宗立派的事儿了。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他其实很头疼这件事儿,不是他不想为玉鼎一脉尽心尽力,而是这件事实在太复杂。

    万妖会强势霸道,立下的无数规矩,玉鼎一脉想要在国内开宗立派,必然要跟万妖会生出冲突。

    打个比方:万妖会和十八仙派有密约,中国籍的妖怪必须加入万妖会,十八仙派就只能收录修炼灵气的“人类”。

    玉鼎一脉虽然算是人类修士为主,但也有小部分弟子修炼是妖气,比如羽清源,比如金不离和孙寿经,也比如他自己。

    除非去海外开宗立派,方可不受万妖会和十八仙派各种条款的制约,但许了虽然去过魔狱,但真没有去过外国,他就连外国的月亮是圆是方还是三角形,都没有亲眼见过,哪里有能耐跑出去建立一个教派?

    许了也曾想过该如何让玉鼎一脉开枝散叶,在他想来唯有两条道路:一个就是加入十八仙派这个松散的联盟,变成第十九家仙派,大不了把修炼妖气的弟子独立出去,又或者跟万妖会签订个补充条约。走这一条路必然要跟万妖会有无数的协商切磋,达成数个双方都满意的条款,绝非一时一日之功。?¤ 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另外一条就是学四大军团,去海外开宗立派。四大军团在海外各有势力范围,西方隐宗流派也占了好多山头,但仍旧留有很多势力空白区,足以让玉鼎一脉立足。唯一的坏处就是,肯定要跟四大军团和西方隐宗流派进行无数争斗,耗费的心力也绝对不会比跟万妖会扯皮少。

    直来直去杀出一片天地,虽然说来爽利,但第一,玉鼎老祖,赤精真人,谷阳神等真人级数的大高手都不曾来;第二。不管是万妖会的四大妖神,还是十八仙派的五大真人成就如今境界的时日久远,只怕比玉鼎老祖还古老,实力亦不见得逊色。

    玉鼎一脉斗法之能天下无双。但也仅限于道人境以下。

    妖神和真人级数的老古董,每一个都有无数的秘密,也都是修炼的最顶尖的功夫,数万年积累的经验亦深厚无比,绝非是魔狱的那些魔性入骨。颠倒逆反的魔君可比。

    妖怪们和人类的修士的世界,虽然崇尚实力,但光有蛮力,没有足够的智慧,也是绝然不成。

    许了跟万妖会虽然接触不少,但总的来说,也就只接触了赵燕琴,槐婆婆,崔盈这个级别,没有接触过高层。也不知道万妖会对外来的势力是什么态度。卐  八一?小說?網w-w、w-.、8-1`z、w.com

    就他而言,去国外展,显然更为容易些。

    “等这九位师侄儿周游世界归来,想必也就对地球了解的差不多了,只怕他们自己也有了很多想法,不用我来操心这么复杂的问题。”

    许了知道自己的底子,若是论修为,他虽然还只是妖王级数,但斗法之能并不逊色低阶的妖将和大衍士,而且他还在快成长期。今后数十年内,实力的提升都会保持在一个非常高。

    但如果论眼光见识,智慧谋略,非武力的手段。他就真的只有普通高中生水准,就算比同龄人强很多,但也没有过某个限度。

    许了拍了拍羽清源的脑袋,让他老实在天帝苑里呆着,羽清源虽然极不愿意,但也不敢违背师命。

    许了叮嘱了羽清源一回儿。就望向了阴素华,阴素华的实力在玉鼎门众中垫底,但在北都市还真没几个人可以招惹,毕竟也是天罡级的修士。

    他倒也不想禁止这位师侄儿的行动,毕竟阴素华颇为稳重,就笑着说道:“如果素华你呆得厌烦了,就跟我们去北都市晃一晃吧。”

    阴素华微微一笑,说道:“素华自是愿意见识异域风情。”

    许了哈哈一笑,带了白秋练和阴素华离开了天帝苑,临走的时候,还没忘了安抚羽清源一声,叫道:“徒儿!师父会让素华师姐给你带回来些吃食,虽然地球上的食材不如各处天宫,但做法却颇多创新,你可以试着品尝滋味。”

    羽清源低啦着脑袋,嘟囔道:“师父以为俺是阴素华师姐那种吃货么?我才不喜欢吃的,我只热闹。”

    许了想了一想,暗暗忖道:“不如我下次来,给徒儿带一台平板电脑,顺带牵引一条网线进来,也让他有些娱乐。”

    许了在天帝苑虽然没耽搁多久,但出去的时候,已经不是周五,而是周六的下午了。

    许了带了白秋练和阴素华,直奔北都市最繁华的洛阳街。

    阴素华虽然也不是没有开过眼界,也见过浮华世界,但毕竟地球跟浮华世界不同,科技树攀登的迥异,好多东西对她来说都十分新奇,很多吃食也颇让她满足。

    许了陪了这位师侄儿一会儿,就有些不耐烦了,把阴素华一个人抛下,带了白秋练去享受,男女朋友应该享受的生活。

    白秋练其实是一个很喜欢安静的女孩儿,两人沿着洛阳街逛了一个来回,最后还是决定去月咖啡坐一会儿。

    许了自然是去哪里都成,两人悠闲的逛回了月咖啡,点了东西,坐在月光咖啡舍里,忽然相视一笑,都生出了几分甜蜜和亲切。

    许了也不由得多了几分感慨,他和白秋练刚见面的时候,并没有想过两个人会生什么。

    他以为自己被曲蕾彻底拒绝,又跟白秋练生了太多的事情,两个人才最终走到了一起。

    许了知道曲蕾的心意的时候,白秋练已经被孙仲虎石化了,他那时候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心意,这只能说是造化弄人,如果曲蕾提前几天揭示了心意,说不定他现在就是跟曲蕾一起,继续复习功夫,去参加各种netbsp;   感情这种东西,往往就差了一步,结局就会截然不同。

    就如有个女演员曾在失恋的时候感慨:“我一直觉得爱情是懂得什么时候放手,现在才明白爱情是懂得什么时候下手。”

    许了脑海里刚冒出来,如果我当初能够跟曲蕾再进一步,该如何如何的念头,就看到了白秋练似笑非笑的俏脸,急忙摒弃了幻想,露出了最自信的笑容,他刚要开口哄一哄女朋友,就听到了一个好听,但却绝不想听的声音……(未完待续。)

    ps:    ps:大声滴求一个月票吧!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