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剑飞仙 > 三百七十九、不可思议的凶手
    许了经历了无数波折,做事儿风格也渐趋稳妥,如果他只是让白秋水自己去清虚洞天,说不定白家会半路派人拦截,但有了羽清源这位大衍士级数的强者保护,白家除非老祖宗出手,其他人都是送菜!

    羽清源可是玉鼎门的嫡传弟子,父亲灵羽道人乃是玉鼎老祖的四弟子,在玉鼎门二三两位弟子战死的情况下,灵羽道人的辈分之高仅次于赤精真人。?八 ?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就算羽清源自己,不但得许了传授了垂云鸟变化,更精通玉鼎一门的灵宝变化,斗法只能远胜十八仙派和万妖会同级之辈。

    何况,白家也不大可能派出妖将级数的长老,来抓捕才不过妖士级数的白秋水。

    安排了白秋水的事儿,许了这才开始查阅另外一份卷宗,他虽然亲手杀了孙家兄弟,但仍旧对查出孙家灭门惨案有所兴趣。

    他也不是想要替孙家兄弟报仇雪恨,就是按耐不住一种冲动,挺想把这种动辄灭人满门的混蛋杀了。

    经过这些天的调查,许了利用职务之变,已经把孙家当年的案子弄的差不多清楚了。

    令许了意外的是,杀了孙家满门的这头妖怪,居然没法查到来历。

    要知道妖怪觉醒非常艰难,几乎每一头妖怪觉醒之前,都有一个普通人的身份,万妖会对新生妖怪控制极严,几乎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但这头妖怪就是查不到任何身份,就那么突兀的出现,既没有入境记录,也没有在中国生活过的痕迹,打了一个最精准的时间差,毫无理由的杀了孙家满门,然后就逃出了中国,乖乖定居到了欧洲的某个小城市,深居简出。

    这件事儿完全不合逻辑,也没有办法令人理解。许了纵然不擅长阴谋轨迹,可也嗅出了阴谋的味道。

    他暗暗忖道:“若说没有人背后指使,这头妖怪绝无可能把这场灭门案做的如此不可索解,若是有人指使。那绝对跟万妖会内部的高层脱离不了关系。若没有万妖会的内部消息,他怎么可能知道就在那一段时间内,万妖会没有大妖怪坐镇?但幕后的黑手指使他杀了孙家满门,又是因为什么?总不能是把杀戮当成一场游戏吧?”

    最让许了不可理解的是,如果凶手是个杀人狂魔。那么他一定会犯下不止一场案子,但这个凶手躲去了欧洲,就恢复了平静的生活,再也没有做过任何一件违法案件。甚至在万妖会的记录中,他在欧洲生活多年就连交规都不曾违反,守法守规矩到了极点。

    若非万妖会的卷宗里,留下了诸多证据,指明了凶手就是此人,许了一定会以为万妖会是弄错了。

    许了阅读了一会儿卷宗,忽然有通讯进来。他接通之后,就看到白秋练和曲蕾两人一起在光幕上弹出来。

    许了忍不住问道:“你们两人怎么会在一起?”

    白秋练笑眯眯的说道:“不但我们两个在一起,赵燕琴和林宁也在,我们正在喝下午茶,你呆会要不要过来买单?”

    许了稍微犹豫了一下,说道:“那我半个小时后过去,你们稍等我一会儿,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白秋练在求得老祖宗出手,让自己缩小了黄巾力士之躯后,也到学校报到了。并且很快就跟曲蕾,赵燕琴她们厮混到了一起。林宁并非是北都师范大学附属高中的学生,但作为校外人员加入了北都师范大学附属高中的动漫社,也就跟这三个女孩子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林宁还不知道自己的绝症已经被治疗。但在目睹了妖怪世界的各种事迹后,慢慢的抱了几分希望,所以非常努力的融入这个圈子。

    四个女孩子俨然形成了一个小社团,居然关系还颇融洽!

    许了每天放学,还要到压龙山的警事部上班,处理公务。但几个女孩子每天就只是吃喝玩乐,日子过得极其悠闲。

    许了把手里的卷宗处理了一下,就把燕嫣然叫了进来,燕嫣然是警事部的元老,很多事情还得她出面。

    许了随口问道:“听说那些黄巾力士已经到了北都市,由你负责接待吧!”

    燕嫣然点了点头,说道:“这些黄巾力士倒也容易安置,它们平时都能化为雕塑,一动也不动,我已经把它们放在一处仓库了。”

    说起这些黄巾力士,燕嫣然也忍不住有些笑意,她从没有见过这么呆板的生灵,这批黄巾力士虽然有两百之多,但却只有一名觉醒者,所以交流起来非常不方便,可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交流。

    许了敲了敲桌面,淡淡的说道:“明天把这些家伙叫过来见我,也该是给他们分配工作了。”

    燕嫣然自然乐于从命,黄巾力士不好打交道,脾气都非常硬,她也很想早点把这些烫手的山芋扔给旁人。

    许了愿意主动接手,她自然是很高兴,两人讨论了几分钟工作上的事儿,许了让就燕嫣然去忙了,自己也收拾了一下,直接抖开了两界大天魔幡,从警事部直接遁到了洛阳街上的月咖啡厅。

    白秋练非常喜欢月咖啡,几乎每次下午茶都会选在这里,许了对月咖啡也算是蛮有好感,经常来的熟悉了,反而让他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当许了踏入白秋练她们订的月光咖啡舍,白秋练正在给三个同伴演示如何烹饪果茶。她用的是许了从清宁园带出来的鲜果,泉水用的是白家西玄洞天中的灵泉,一壶果茶烹煮的香气四溢,还没喝就知道必然甜美可口。

    曲蕾见到许了进来,招了招手,压低了声音说道:“原来那天白秋练送我的水果居然那么珍贵!”

    许了笑嘻嘻的说道:“再珍贵的水果总就是给人吃的,谁送不是都一样。”

    他随手拿过一个茶杯,白秋练给他斟满了一杯,然后才笑着说道:“我已经把所有鲜果的种子,都在天帝苑中找地方种下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长出来。”

    许了对这种琐事儿不感兴趣,随便应付了几句,先把掌中的果茶一饮而尽,才夸了一声滋味不错,就听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淡淡的说道:“你就是许了?”

    这个声音的主人身上有滔天杀意,显然不是来结交朋友,而是来挑战!(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