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剑飞仙 > 三百八十、妖乱
    许了眼中生出两团金光,催动了定玄镜变化,但却不由得微微一愣,因为他并不认识来者,对方的身上的妖气浓烈,居然是妖将级的存在。八一中 文网  w?w w.81zw.com

    这还不是让许了最惊讶的,洛阳街有无疆结界,没有妖籍卡的妖怪实力要锐减到仅剩一成,但这家伙身上的妖气却丝毫不减。

    许了掌握了警事部,自然很早就把万妖会高层的资料看过了一遍,留守京都妖怪事务院的两大妖帅,十大妖将中,并没有这么一号人物。

    许了心生警惕,不露声色的回答道:“我是许了!”

    这个陌生人身上的妖气骤然拔升,化为滔滔黑潮,直接就横扫了过来。

    在洛阳就也说动手就动手,不是级大妖怪,就是级有背景。许了眉头轻挑,一拳捣出,生出了虚空崩塌之意,把对方横推过来的黑潮尽数吞没。

    纵然对方是妖将级的大妖,许了也怡然不惧,他此时运用的是上古天庭周天祭神的神通,亦是实打实的妖将级数,凭了周天祭神的神妙,玉鼎一脉灵宝变化的斗法犀利,他有十成把握拿捏住此人。

    周天祭神吞没了对方的妖气,顺势就飞出一道镜光要定住此人,这个陌生人也是了得,抢先一步觉察出来不妙,身上飞出一道金霞,竟然抵挡住了定玄镜的镜光。

    许了也不由得微微惊讶,他以定玄镜变化拿人,定住对方法力运转,几乎是无往不利,没想到这人居然有法术抵挡。

    这一道金霞也不知道什么来历,灵机瞬息万变,许了稍加推算,就知道定玄镜须得一刻钟以上才能将之定住,但对敌之际哪里会有这般功夫?

    这个陌生人全身黑潮迭起,瞬息就破空反扑,黑潮所过之处。一座座月光咖啡舍被打爆,甚至有两个来不及逃走的情侣也被当场残杀,被黑潮化为了一对枯骨。

    许了收了定玄镜变化,抖开了两界大天魔幡。先把白秋练,曲蕾,赵燕琴和林宁送入天帝苑,然后自己才从容遁走,直接冲出了洛阳街。

    陌生人化为黑光。衔尾直追,两人很快就冲破了笼罩洛阳街的无疆结界,到了极高天空。

    许了在洛阳街放手打斗,担心伤害无辜,纵然他能收手,这个陌生人却肆无忌惮。

    脱离了洛阳街,许了再无顾忌,分光斧化形而出,昂然劈下。陌生人总就纵起黑潮,想要污染了许了的分光斧。但是玉鼎一脉的灵宝变化,就连魔气都不畏惧,何况这家伙的污秽妖气?

    分光斧昂然斩下,分波劈浪,这个陌生人的黑潮半分也不能阻挡,他虽然微微动容,但却丝毫也不畏惧,身躯一抖,连人一起化入了滚滚黑潮。

    许了冷笑一声,分光斧最善斩杀元神。纵然身躯千变万化,又如何能变化元神?

    银色斧光落下,黑潮之中顿时响起了凄厉惨叫,陌生人身躯所化的黑潮立刻分开两边。避让出去数千米,才重新汇合一体。

    许了伸手一指,分光斧遥遥追击,连斩了十八记,斩的这个陌生妖将的惨叫之声,贯彻长空。片片白云都被声浪震碎。

    整个北都市的上空,就如拉起了警报一般,不知道有多少人家的窗户玻璃被震碎。

    许了也没想到,这个陌生人居然如此肆无忌惮,半点也不顾及普通人,当下催动了周天祭神,一座门户洞开,生出了强横的吞吸之力。

    陌生人虽然实力强横,甚至也颇为机巧变化,在许了手底都能撑过几招,但终究比不得这门上古天庭的十大神通之一,虽然催动玄功变化,拼力想要抗拒,仍旧被生生摄入了周天祭神所化的聚仙门之中。

    周天祭神所化的四座门户,分别为聚仙门,诛仙门,化仙门,吞仙门!

    许了十分之奇怪,为何这人对自己敌意甚浓,出手又肆无忌惮,这才用聚仙门将之生擒活捉,若是他催动其余三座仙门,这家伙只怕立时就死翘了,没法问出来什么端倪。

    这个陌生人虽然也是妖将级数,神通法力也颇不俗,远寻常的妖将,但撞到许了手里,一旦他动用了真本事,也不过萤火之辈,难于皓月争辉。

    许了抖了一抖身法,自身元灵也归入了聚仙门,聚仙门内无边宫阙,许了升了至高宝座,顿时有数百名黄巾力士把陌生人押解而来。

    许了冷冷瞧了他一眼,喝道:“为何来寻我麻烦?”

    这个陌生人面目阴冷,一身的肃杀之气,但此时已经被黄巾力士封了法力,半分神通也使不出来,他也没有料到许了居然有这等底蕴,环顾左右数百黄巾力士,满脸都是骇然之色,半晌无话。

    许了见他不肯回答,立刻就呼喝一声,顿时有几头黄巾力士越众而出,这些黄巾力士负责守护上古天庭,自然有无数逼供的手段。只是顷刻间,就把这个陌生人折磨的死去活来,涕泪交流,苦苦哀求,但却没有人理会他。

    许了等着黄巾力士们,足足把十八道大刑用完,这才冷笑着问道:“现在我问你话来,可有些痛快的回答?”

    陌生人脸色难堪,怪叫道:“我是夜帝的遣来,专为杀了尊上,你若是要杀了我,尽管下手,莫要折磨人了。”

    许了冷冷一笑,说道:“你也配死的痛快?在洛阳街肆无忌惮杀人,毫无理由就敢来杀我,斗法的时候也丝毫不顾及普通人家,须得死的凄惨点,方能对这一方生灵有所交代。”

    许了倒也并非一定要虐杀此人,只是若非口气冷硬一些,这人如何会把各种秘密和盘托出?

    他心底暗暗思忖道:“夜帝是谁?怎么从未听说过这头大妖怪?”

    陌生人刚刚被黄巾力士大刑伺候,心中是肝胆俱裂,忍不住大叫道:“夜帝也是妖神之尊,你如此杀我,难道就不怕夜帝寻你报仇吗?”

    许了哈哈一笑,说道:“他都派你来杀我了?我还怕他个鸟儿?”

    许了态度穷横,这个陌生人完全被吓唬住了,只是被稍稍逼问了几句,就把夜帝的来历给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当初龙华会有十二头妖神,八臂龙魔被太清公子打爆。徐府院君本身就是万妖会的四大妖神之一,还有八头投靠了万妖会,如今都在徐府院君的大妖天里暂且存身。

    另外两头妖神,就是东海龙王和夜帝。大家都喜欢叫夜帝老虫子,但是这头虫皇实力惊天动地,就算以太清公子的能耐也让他从容走脱。

    许了知道了夜帝的来历,心底不由得微生古怪,暗暗忖道:“这头老虫子不去跟十八仙派争斗。来暗杀我作甚?”

    他又问起这个陌生人,如何有万妖会的妖籍卡,这个陌生人顿时脸有难色,几番支吾不肯详细说起。许了也不拖拉,立刻就吩咐手下黄巾力士继续行刑,这人惊慌之极,急忙大声呼喝:“我说!我的妖籍卡是……”

    就在他就要吐露,是谁人给他妖籍卡的时候,忽然有一道五色火焰从胸口喷出,这个陌生妖将当其冲。自然死的比其他人都快些,胸口五色火焰飞出,全身妖力顿时都被点燃,化为了熊熊火炬。

    十余头按住这个陌生人的黄巾力士被五色火焰沾染,立刻就被焚烧成了飞灰。

    许了也是大吃一惊,连续催动了几种灵宝变化,但不拘哪一件灵宝都挡不住这道五色火焰。

    一件件法宝依次被五色火焰点燃,并且顺着气机向许了蔓延了过来。

    许了心头惊惧,匆忙间来不及催动其他本领,依次把聚仙门。诛仙门,化仙门,吞仙门转动,磨了七八次。

    这团凌厉无匹的五色火焰。毕竟抵挡不住上古天庭的至高神通,被四座仙门渐渐磨灭,最后化为了一缕五彩烟霞。

    许了随手把这团五彩烟霞镇压在聚仙门深处,心底不由得生出了凛然之意。夜帝倒也罢了,纵然身为妖神之尊,但万妖会也不是没有妖神。根本不会到北都市来闹事儿。但在万妖会内部居然有人跟外面勾结,给予各种便利,这就让他暗生忌惮。

    许了默默收了周天祭神的神通,一拂衣袖,先按落了遁光,降落到了洛阳街,再次踏入了月咖啡。

    他给手下了一道信息,先让人过来给两个惨死情侣收尸,顺带查证身份,通知亲戚。然后才让侍应生把月咖啡的经理叫过来,温声说道:“此番月咖啡的损失,都算作我的账目上,回头把账单送去北帝集团。”

    这位经理微微一笑,说道:“这却不用许了先生赔偿,毕竟这件事非是由您引起,若非许了先生把这个凶人引开,只怕我们月咖啡损失还不止于此。唯一可惜的就是惨遭毒手的那对情侣,我们月咖啡愿意出十万时币安慰他们的家人,只是这凶人居然身怀妖籍卡,还望警事部能秉公查案,追求出来幕后真凶!”

    许了叹息一声,说道:“这件事,我必然会全力以赴?”

    很快警事部就有探员过来,接手了这个案子,许了呆了一会儿,就离开了洛阳街,先去了一趟天帝苑。

    白秋练,曲蕾,赵燕琴,还有林宁,也都不是第一次进入天帝苑。

    现在的天帝苑已经十分接近正常世界,不但有玉鼎一脉从小天庭带过来仙种,还有许了带回来一部分吃掉鲜果剩下的果核,也都被栽种了起来,经过法力培育,很有一部分已经生长的亭亭静直。

    两座小山峰上的亭台楼阁,有一部分经过了装修,生活享用也不再欠缺。

    白秋练正在指点自己的小姐妹,曲蕾和赵燕琴,还有林宁都在旁听,羽清源不在,阴素华也不在,前者去送白秋水到清虚洞天,后者正在压龙山办公。

    许了回到了天帝苑就试着联络杨书华,他越的感觉到危机,所以想要把这位道人境的师侄儿召唤回来。

    杨书华身为玉鼎门下三代第一人,晋升道人境甚早,实力远群侪,若是能够赶回来,只要不是妖神级数的大妖怪出手,他就可以高枕无忧。

    许了试了几次,才终于联络上杨书华,这位玉鼎门下三代第一人。在光幕上一躬身,打了一个非常古典的稽,淡然说道:“师叔交换杨书华何事?”

    许了叹息一声,说道:“最近师叔有些危险。故而想要请师侄儿回来坐镇,不知道师侄儿现在可方便?”

    杨书华眉头轻挑,答道:“师侄儿稍后就来,不管何人想要为难师叔,我都会让他们知道玉鼎之威不可侵犯。”

    杨书华话音才落。就是拔身一摇,须臾间就有层层虚空震荡,这位玉鼎门下三代第一人,竟然直接从不知多少公里之外,挪移虚空回了天帝苑。

    许了见到了杨书华,顿时心头大喜,把杨书华叫到了自己的修行静室,把最近生的事情,尤其是龙华会的诸般变化讲述了一遍。

    杨书华听得目瞪口呆,不由得叫道:“若是有妖神级数为难师叔。杨书华也没有把握能够保护的周全,此时怕是需要恩师,老祖,甚或谷阳神师叔出马才能搞定。”

    许了摇了摇头,叹息说道:“老祖上次四大魔君反攻小天庭也未有出面,怕是在图谋什么大事儿。你师尊要镇压妖凰和玄辰魔君,也分不出手来,谷阳神师兄独撑大局,如果他来了这边,小天庭该怎么办?”

    杨书华亦知道。许了说的极对,小天庭派出的战力,已经是竭尽所有,若是自己也应付不来。那就真没什么办法了。

    杨书华摇了摇头,问道:“然则师叔以为该如何?”

    许了想了一会儿,说道:“暂时也只能见招拆招了,万妖会也不见得会允许幕后黑手肆意妄为。”

    许了把杨书华叫了回来,自然也不能白白差遣这位师侄儿,他袖中飞出一条大船。落在了杨书华的面前,说道:“此是我在龙华会得到了的黄巾战城,还有千头黄巾力士,都赠与师侄儿。谅必以师侄儿的能耐,最多不过数日便可通透黄巾战城和黄巾力士的奥妙,想必对斗法也有些帮助。”

    杨书华也没有料到许了居然还有这等豪奢手笔!

    他身为玉鼎门下三代第一人,自然知道无数秘辛,对黄巾力士也颇有耳闻,知道这种法宝生灵用于斗法妙用无穷。

    但是对杨书华来说,最要紧的还不是黄巾力士本身,而是这些黄巾力士和南天门变化乃是绝配,若是多了几百头黄巾力士,他的实力就能提升一成,若是这些黄巾力士还能源源不绝被炼造出来,他虽然仍旧低档不得妖神级数,但保护许了逃脱的希望却大大增加。

    甚至若能精研黄巾力士之秘,杨书华还能把南天门变化更为穷尽一层,突破更强横变化。

    杨书华又惊又喜,谢过许了,这才那这艘黄巾战城收了,背后南天门隐隐浮现,不过片刻,南天门镇守的天兵天将,忽然多出了许多厉害的统领,身披黄金甲胄,手持各色灵兵。

    许了这才心底略略安了些,他想起来刚才的战斗,就随口问起杨书华,可知道五色火焰的来历。

    许了在东皇宫的传承里,都没有找到五色火焰的来历,本来以为杨书华也未必知道,没想到杨书华听到五色火焰,顿时吃惊,叫道:“五色火焰来历我倒是知道,上古天庭陨落之后,传说曾有四头大妖怪登临天妖之位,其中一位就是五色孔雀,号为刑皇!此人修炼的法诀号为五方封神,能招落万宝,封禁元气,号称防御第一!本门的招宝旗变化,就是仿了五方封神而创,使用五色火焰之妖怪,必然是五色孔雀刑皇后裔。”

    许了倒抽了一口冷气,这才明白为何东皇宫的传承不曾有记载,盖因为五方封神所创年代太短,早就湮灭的上古妖族天庭自然没有办法记载这等后世法诀。

    不过五方封神他虽然没有见过,却知道其来历,执掌七大妖策之一《五方封神》的兄妹俩,正是四大军团中五色旗的大统领古斑斓和他的妹妹潮汐儿。

    换句话说,出手暗算他的人,就是五色旗的人。

    一想起夜帝这等妖神级存在和五色旗的人厮混到了一起,许了就忍不住头疼,这可是硬扎到不能再硬的狠角色。

    若是古斑斓,或者潮汐儿兄妹随便一人,突袭北都市,杀了自己。估计就连万妖会都不一定护得住他。

    这对兄妹可不是夜帝这种外来户,他们对地球熟悉到了极点,五色旗横霸天下,虽然逊色万妖会一筹。但也是一等一的大势力。他们兄妹在万妖会有内应,就是很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许了想到这里,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儿,那个陌生人抵挡自己定玄镜变化所用的金霞,很有些类似他赠给曲蕾的九霄仙气。不由得心底微微凛然。

    九霄仙气是《玄天宝鉴》修炼的九十九种仙气之一,换句话说……这个陌生人也许跟盗走《玄天宝鉴》的案子也有些关系。

    许了顿时头大如斗,他已经拒绝了寻回《玄天宝鉴》的案子,没想到还是遇到了可疑的线索,他暗暗忖道:“若是真有人修成了玄天宝鉴,并且怀有某种目的,回来了万妖会,只怕就是一件惊天的案子。能够从会长的手底下,窃走玄天宝鉴,这人背后一定有极其强大的组织。”

    许了思忖了好一会儿。也没什么奈何,何况他也只是怀疑,陌生人所用的法术未必就是《玄天宝鉴》。

    许了留下了杨书华坐镇天帝苑,自己起身离开,他还要处理好今天这件案子的善后。

    许了先回家了一趟,逗留了一个多小时,这才赶往压龙山。

    当他在压龙山的警事部办公区,询问案子进展的时候,忽然有一道通讯传了进来。

    许了打开了自己的私人联络器,光幕上却是扑面而来的羽清源这头鸟儿。他大呼小叫道:“师父!你都想不到,我是费了何等九死一生,才把白秋水送到了清虚洞天,一路居然有六拨杀手追杀我们。若非我英明神武,实力非凡……”

    羽清源自吹自擂的好一会儿,许了才淡淡的问道:“既然你已经把白秋水送去了清虚洞天,就赶紧回来吧!我还有些事情需要你去做!”

    羽清源兴高采烈的叫道:“我这就回去,师父你稍等我一会儿!”

    许了才按停了通讯,正要吩咐手下继续整理案情。就听到手下来报告,有白家的人来拜访。

    许了这一天忙的头昏脑胀,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暗暗忖道:“白家是谁?”

    白秋练,白秋水都能随时进入他的办公室,白玄在也带着白夏阿来过两次,这些白家的人算是警事部的常客,他的手下根本不会用“白家”字样,都直接跟他提名字。

    许了挥了挥手,让手下带白家的人进来,过了一会儿,一个非常干练,穿着标准的职业经理人套裙的中年女子走了进来。

    许了不由得微微皱眉,来的人正是莲姨,白家老祖宗的贴身助理,这个女人对他一直都不太友好,此番来必然是兴师问罪。

    许了让手下人先散了,然后才语气不善的问道:“你是有什么案子要报吗?”

    许了根本就没有让手下锦帕童子,青巾侍女奉茶上果盘的意思,更没有跟白秋练一起叫什么“莲姨”,就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

    莲姨冷哼一声,气势汹汹的说道:“既然如此,我就直说了,你的徒弟羽清源带走了我们白家的二十二妹,我们白家派人去说道理,却给他打伤了好几个。你倒是给我解释下,我应该怎么报这个案子?”

    许了冷哼一声,说道:“秋水和清源本来就认识,年轻男女一起出去玩有什么大不了?至于你们白家的人,居然敢挑衅我的徒弟,难道以为白家就有什么了不起?就能罔顾一切律法不成?”

    莲姨被气的胸口闷,她揉了揉高耸的****,换了语气,说道:“秋水终究是你的小姨子,羽清源又是你的徒弟,我们白家跟你要人,你究竟给不给?我也不要羽清源了,你把秋水叫出来,让我带她回家!”

    许了语气更是冷淡,笑得皮里阳秋的说道:“若是白秋练,我当然可以随时给你交人,但秋水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怎么可能知道她在什么地方?你让我交人,我到哪里给你找人去?还是莫要跟我无理取闹,自己去搞定这件事儿吧。”

    许了随便几句就想打莲姨走,莲姨又如何肯走?她就像是生根一样,磨在许了的办公室里。就是不肯离开,甚至在她磨了许了两个多小时后,齐天左也报名求见了。

    齐天左进了许了的办公室,脸上很有些讪讪。他虽然却不得莲姨的强迫,但面对许了总有些心底阴影,并没有做出狂傲的姿态来。

    莲姨见到齐天左进来,立刻就转了一副面孔,做出了慈祥状。对许了说道:“若是我们家齐天左跟秋水的事儿成了,你们就是连襟,正好大家互相照顾。许了你已经有了秋练,又何必为难我家天左?”

    许了这一次真的是有些怒极,莲姨这是仗着自己和白秋练的关系蹬鼻子上脸,跟他耍起无赖来。

    许了叹了口气,说道:“既然如此,我就给齐天左一个机会,呆会我徒弟羽清源过来,我让他也送齐天左去那个地方吧。”

    莲姨这才言笑晏晏。做出长辈的模样,居然指点起来许了的为人处事。

    许了也不理会她,过了没多一会儿,羽清源就兴高采烈的穿透了门墙,六对翅膀扑扇,落在了许了的肩头,唧唧咕咕的问道:“师父!我这件事儿做的不差吧?”

    许了伸手一指莲姨和齐天左,说道:“你把他们送去小天庭吧!”

    羽清源吓了一跳,叫道:“小天庭路途遥远,我哪里有本事送去?除非是杨书华大师兄出手。可就算是他,也没有十足把握。送过去后,是死是活也不晓得。”

    许了嘿然冷笑道:“我教你送过去,你送过去就是。谁让你管死活了?就算半路丢了,也跟你没有关系!”

    羽清源一双鸟眼,不怀好意的瞄了一眼莲姨和齐天左,齐天左可是被许了整治过的,顿时毛骨悚然,再也顾不得莲姨。怪叫一声纵身就逃。

    莲姨虽然胆子大些,但也忍不住双股有些颤抖,许了的凶名,她也是知道的,但就是觉得许了既然跟白秋练关系定了,自己毕竟跟老祖宗关系亲近,又是从小看着白秋练长大,在许了面前怎么也有几分薄面。

    她完全不觉得,自己当初慢待许了,算是什么值得记恨的事儿。更没有想过,当初自己差点拆散了许了和白秋练,是多么遭人恨!

    这世上就有很多人,根本不懂得自知之明是什么东西。

    他们做了错事,并不觉得自己有错,纵然有人把证据摆给他们,也并无什么愧疚的歉意,甚至觉得指出自己错误的人小题大做,太过可恶。

    许了自然也没有办法唤醒这种蠢货,只能用最简单直接的力量,让对方滚离自己远一些。

    羽清源一抖翅膀,莲姨想起许了刚才的话,只道许了已经生出了杀意,急忙化成一道彩烟,蹿起来就跑。

    羽清源虽然不通世故,但却并非愚蠢,知道师父并不是真的想要杀了这两个蠢货,故而也没有动身去追,只是懒洋洋的怪啸一声,摄魂夺魄,贯入了这两个人的耳朵里,让他们逃走的更快了一些。

    许了对这种小事情,并不是很在意,他接下白秋水的麻烦的事儿,就知道自己最多就只需要对付莲姨这个级数,根本不会惊动到老祖宗。

    白家的老祖宗可是狡诈的很,上一次她说齐天左和白秋练的事情是莲姨自作主张,许了就不大相信,这一次他更是不信,莲姨就能够一手遮天,甚至出手白家的高手抓捕白秋水。

    白家的老祖宗有了莲姨这个挡箭牌,遇到事情就能推的一干二净,遇到好事儿就往自己身上一揽,就连许了都找不出来什么毛病,说起来他也算是承受过白家老祖宗的恩泽。

    这种成了精的老妖怪,实在难对付的很。

    好在许了也没打算对付白家的老祖宗,只要这位白家的老祖宗不亲自出马,他就可以不做理会。

    处理完白家的事儿,许了就对羽清源说道:“最近我们有些麻烦,我已经把杨书华叫了回来,你最近不要外出,尽量在天帝苑中呆着吧!”

    羽清源还以为许了会派自己去做什么事儿,没想到居然是让自己躲在天帝苑里呆着,不由得情绪低落,叫道:“师父!我如今修为大进,等闲之辈也不是我对手。若非平时要压着修为。不能展露大衍士级数的实力,什么鬼敢来惹我?万妖会也没甚活跃的厉害角色,他们厉害的家伙都不知哪里去逍遥快活了,我们怕什么?”

    许了叹了口气。这才把自己遇袭的事情说了,对羽清源说道:“我不知道夜帝和五色旗为何勾结到了一起,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来刺杀我,但这件事儿太过麻烦,你暂时还是莫要外出的好。”

    羽清源怏怏不乐的应了。许了正要打他回去天帝苑,忽然一股强烈的妖气波动,引起了他的关注。

    “这是妖将级的妖气……”

    许了还未来得及惊讶,又有一股妖气冲霄,也是妖将级数,这两股妖气立刻就冲撞到了一起,散的气势甚至干扰到了天象,让半个北都市都生出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

    许了骂了一声:“雪特!”

    立刻就冲霄而起,羽清源心中好奇,也翅膀拍动。紧紧跟着飞窜了出去。

    许了仰望远方,在郊县的方位,两股妖气正在激烈碰撞,显然有两头妖将在战斗。而且这两股妖气,许了都不认识,并非是万妖会的在籍妖怪。

    “最近究竟是哪里风水不利?居然三番五次的有麻烦事儿?”

    许了驾驭遁光,不过片刻就接近了战场,他要做的事情就是先打开一个战斗结界,把战斗中的两头妖将笼入其中,免得这场战斗危机到普通人。

    羽清源随后赶到。瞧着正自交战的两人,不由得兴奋的呱呱乱叫,奔着战场就冲了过去,显然很想要插一杠子。

    许了张开了战斗结界。虽然还有余力制止羽清源,但是随即就想道:“这两个货色不知是不是从龙华会里出来的家伙,在北都市也敢这么胡乱搞事儿,让清源教训他们一顿也未尝不是好事儿。”所以他就没有出手阻止羽清源。

    羽清源心头欢畅,催动了垂云鸟变化,他最近修为的确大有提升。竟而生出第四对翅膀。八只羽翼轻拍,顿时生出了一股垂天象云的龙卷风,生生把交战中的两头妖将给裹入了其中。

    这两头妖将是刚刚被徐府院君释放出来,他们各为其主,分别是不同妖神的手下,本来就有仇怨。

    在龙华会的时候,大家很少有越界的时候,几乎很难碰面,所以打斗的次数也不多。

    现在被放出来,两头妖怪本来就憋闷的狠了,见到了仇人,二话不说就打了起来,早就把之前徐府院君提点的各种规矩放在了脑后。

    这些“野生”的家伙,完全没有普通人的概念,他们在龙华会争斗的时候,也是死伤无数无辜,在地区上自然也没有压抑战斗。

    若非他们战斗地方,几乎没有人烟,许了出手的又快,北都市只怕就要生一场“惨案”。

    这两头妖将,一头是黄生君的下属,一头是天后的下属,黄生君和天后都是投靠了万妖会的八大妖神之一,如今还在徐府院君的大妖天里呆着。

    黄生君的下属感应到周围气流变化,心底却并不惊慌,催动了全副妖力,化为一道冲天的血气,想要反过来震破羽清源的龙卷风。

    天后的下属修炼的是水系功法,掌中滔滔白浪,铺天盖地,居然做的是一模一样的打算,也是想要震破羽清源的龙卷风。

    羽清源嘻嘻一笑,他催动了垂云鸟的神通,生出了龙卷风,就是为了引诱这两人出手,他毕竟是出身玉鼎门下,虽然借助垂云鸟的传承符印突破了境界,平时也多以垂云鸟的形态出现,但他仍旧是玉鼎门下,最精通的就是灵宝变化。

    羽清源大喝一声,八翅膀一抖,化为了一根定海神针,他以气势最庞大的龙卷风吸引了两人的全力反击,引得两头妖将妖气全开,妖气冲击到了极致,自然就不够凝练,在羽清源的眼里几乎处处都是破绽。

    先引得对手妖气全开,再以定海针变化攻其一点,正是玉鼎门下最擅长的战斗方式。

    羽清源所化的定海神针横贯天地,只是一击就把两头妖将贯穿,这两头妖将混没想到。平时自负的妖力神通,在敌人的面前居然不堪一击。

    两头妖将被羽清源变化的定海针,穿蛤蟆一样给穿了起来,不得他们垂死挣扎。羽清源就大喝一声,化为了镇魔锁,把两头妖将生生捆缚起来,各种神通变化,妖力法力都再也不能施展。

    许了远远的瞧着。不由得暗暗赞叹,羽清源的斗法之能,传自他的亲爹灵羽道人,果然是胜的干脆利落,难得还是以一对二,击败了两头同级数的对手。

    许了施展周天祭神变化,冲着羽清源一落,就把三人一起吞入,只是顷刻间,羽清源就从聚仙门里飞出。剩下的两头妖将自然被镇压在了里面。

    羽清源冲着许了一挑拇指,叫道:“师父好本事。”

    许了嘿然一声笑,正要严刑拷打这对闹事儿的家伙,就听得一个稚嫩的声音叫道:“许了!我是解脱太子,你把这两人交给我吧,这些事情你还是不方便面对,还是我们浙西老家伙撑得住。”

    许了知道解脱太子曾经出手帮忙,驱逐孙仲虎,对这位万妖会的前辈也颇有好感,闻言就把两位妖将吐出。

    一只生有青毛的大手从天而降。顿时把两头妖将给擒捉到了掌心。

    解脱太子也颇无奈,原本为了北都市的安全,徐府院君把从龙华会抢夺的园区,还有园区里的妖怪。都封入了大妖天,半句口也不松,就是不放这些龙华会的妖怪出来。

    但也不知怎么,在批复了黄巾力士加入警事部的事情后,就开始有条不紊的放出龙华会的妖怪来。

    目前万妖会在北都市的主事儿人,就是崔盈。槐婆婆,云帅和许了几个巅峰妖王,但徐府院君却把这两头妖将给放了出来。知道了这件事,解脱太子急忙从闭关处出来,但还是慢了一步,若非许了和羽清源联手,只怕半个北都市都要被这两头妖王的战斗给轰掉。

    解脱太子收了这对闹事儿的家伙,也暗暗感觉棘手,不知该如何处置这两个家伙,他虽然有资格处置了这两人,但是这两个家伙的背后,可是有黄生君和天后两个妖神级大妖怪,解脱太子自己的背后,可没有什么妖神给他撑腰。

    解脱太子原本也是心高气傲之辈,觉得自己已经妖帅级数,距离妖神也只差一步,并不曾甘心投靠谁。

    万妖会内气氛轻松,也没有哪头妖神逼他战队,故而他逍遥至今。

    若非面对如此艰难局面,解脱太子还是会觉得没有人羁绊最好,但现在他却满嘴的苦涩。他替许了抗雷了,谁又来替他抗雷?

    许了并不知道解脱太子的心理,好容易镇压了两头妖怪,他心底也略轻松,尤其是解脱太子对他来说,还是颇为靠谱的前辈。唯一让他忐忑的是,他和羽清源先后出手,又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两人都有大衍级的修为,已经是没法隐瞒。

    许了暗暗忖道:“没想到,才没几日,隐藏的底牌就被迫掀了出来,在这种混乱世道,没有底牌可怎么办?”

    解脱太子收了两头妖将,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去处理这件大麻烦了。

    许了跟着羽清源,两人回了天帝苑。

    羽清源看到了杨书华正在修炼,背后的南天门中浮现无数天兵天将,其中还夹杂了黄巾力士,不由得大为好奇,他可是识货的人,顿时就扯着杨书华问道:“杨师兄!你哪里来的上古天庭护卫?”

    杨书华不知过往,就实话实说道:“此乃许了师叔所赐!”

    羽清源立刻就去缠着许了,叫道:“师父不要偏心,也给我几头黄巾力士。我虽然不曾修炼南天门变化,但好歹有几头黄巾力士使唤,平时教导那些废柴,也能省去好多功夫。”

    许了也颇头疼,顺手给了羽清源十头黄巾力士,这才把这个徒儿打。

    在不到一天的短短时日里,居然就连续出现两起恶性案件,许了顿时生出来庞大压力。北都市的治安都是他负责,虽然很多事情,并不是他力所能及,但眼睁睁瞧着各种恶性案件的生,对他来说也绝对不会好过。

    许了在天帝苑并没有逗留太久,就又接到了手下传讯,这一次就不是什么太大的案件,但却颇为麻烦……

    许了忙的焦头烂额,但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徐府院君却颇为悠哉悠哉,他就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距离许了坐镇的压龙山警事总部并不远。

    徐府院君手底下的妖怪们,也不知道这位妖神大人,为什么忽然这般有性质,但谁也不敢去问他。

    崔盈和云帅都在徐府院君不远,两人本来是不怎呆办公室的,极少到京都妖怪事务院办公,但现在因为顶头上司很欢乐的上班,他们自然也不敢翘班。

    也只有槐婆婆根本离不开妖槐街,所以没有在京都妖怪事务院。

    徐府院君看了一会儿文件,这才招了招手,把崔盈叫了进来,对她说道:“最近北都市蛮乱的,我希望你尽快把这批黄巾力士交给许了,你明天就把这件事安排好吧!”

    许了早就知道,这批黄巾力士已经到了北都市,但因为他实在太忙,所以一直都还没有来得及接收,这些黄巾力士还在崔盈手里。

    崔盈微微一愣,但却也没有提出疑问,急忙说道:“这件事我明天就去办。”

    徐府院君交代了黄巾力士的事儿,随手转了转手中的自动铅笔,笑着问道:“你觉得许了是个什么样子家伙?”

    崔盈完全没有想到,徐府院君居然会问起自己许了的事情,稍稍犹豫了一会儿,说道:“我觉得他身上的秘密太多,有点……”

    徐府院君笑嘻嘻的说道:“有点不像是不死树的血脉对吧?”

    崔盈只能点了点头,徐府院君眺望了一会儿昊极天碑,说道:“昊极天碑是不会有错的,如果许了并不是不死树的血脉,那就只说明了一件事儿,我们忽略掉了某些东西。”

    崔盈不知道自己的顶头上司究竟要说什么,只能默默的听着,不一言。

    徐府院君似乎并不想给崔盈解惑,他若有所思的了一会儿呆,才忽然笑道:“有些事情已经谋划了很久,快要可以动了,崔盈你明天去见许了的时候,帮我传一句话。”

    崔盈忍不住问道:“您想要传什么话给他?”

    徐府院君悠然自得的说道:“你跟他说:天妖诛仙法配洞天剑经迟早要出问题!”

    崔盈不由得大为惊讶,许了修成洞天剑经的事情,早就传遍了万妖会,但许了居然懂得天妖诛仙法,这件事儿就令她大感意外了,世上知道许了修炼天妖诛仙法的人并不多。(未完待续。)

    ps:    ps:求点推荐票和月票呗!我很努力啊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