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剑飞仙 > 四百七十二、自欺欺人
    许了听得海外订货几个字,顿时心生凛然。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当初他刚接掌警事部的时候,就出过被陌生人刺杀的事件,那名陌生人就使用的是九霄仙气。

    云帅为了警事部长的任命,还跟他约定,只有办好三个案件,才能正式接任。虽然后来许了实力提升,又得到了徐府院君的看重,这件事儿就这么不了了之。

    云帅也没有因为这三大案子找过许了的麻烦,但是他仍旧惦记在心里。

    云帅给他的三件案子,关于颜色雪和黑暗法庭的那件已经算是不了了之,毕竟黑暗法庭已经不会继续追杀颜色雪,颜色雪又失落在新天庭,也没有办法继续追杀了。

    还有一件就是孙伯芳,孙仲虎兄弟全家被灭的案子,许了去了一趟欧洲,却因为虎豹乙逆转时空,根本没有办法追索凶手。后来他脱离了新天庭,更是直接回了北都市,也把这件案子暂时搁置。

    最后一件就是万妖会的会长所创的玄天宝鉴秘法失窃,其中就有九霄仙气法门。

    很显然,订购这头战斗兽的人既然来自海外,必然跟刺杀他的陌生人,以及失窃的玄天宝鉴有关。

    虽然目前的情报都指向五色旗,刺杀他的陌生人体内有五色火焰,潮汐儿也亲自出手想要杀他,但许了仍旧觉得这件事未必如此简单。

    以万妖会的实力之强横,五色旗完全没有必要得罪神秘的会长,更何况五色旗有五方封神这套天妖级数传承,也没有必要去偷窃新近才创出来,还未知道能够修炼到什么级数的玄天宝鉴。

    许了微微沉吟,冲着长生子微微一笑说道:“这头战斗兽就给我吧!”

    长生子一笑说道:“订购这头战斗兽的人,把九霄仙气打入了一头虹蜺体内,成长到了十八级妖王的地步。后来对方明确表示对我炼制的战斗兽不满意,但因为是对方要求太高,并非我们东天宗的技术问题,所以并没支付尾款,也没有讨还付,把这头战斗兽留给了我们。”

    许了心头微微一动,脸上就表现了出来,长生子笑道:“我知道这件事儿跟你有关系,但是对方来历神秘,我们东天宗也不可能去特意打探客人的资料,所以没有什么情报可以给你。”

    许了仍旧连声道谢,东天宗有他们的操守,他自然也不会逼迫人家说出不愿意说的事儿。

    十多分钟之后,就有一道玄光从天而降,长生宗居然动用了传送法阵,直接把东西送到了压龙山。

    许了探手一招,把包装封印消融,直接把里面的战斗兽取了出来。

    这头战斗兽跟云兮兽有几分相似,也是一团霞光,轻若无物,不断变幻光彩,只是内蕴一套九霄仙气的功法,任何人得了,稍加训练,就能运用出来。

    许了暗暗催动定玄镜变化,配合九元算经,不断推演这头战斗兽内蕴的九霄仙气妖术程式。

    如今许了的周天祭神神通已经修炼到了四十九条大衍脉齐开,已经是妖将级数的巅峰,甚至借助这门上古天庭传下来的神通,可以做到许多妖帅也做不到的事情。

    比如分析透彻这头战斗兽内蕴的法门来源。

    许了催运神通,半个多小时后,才狞笑一声,压低声音说道:“原来修行这套九霄仙气之人在南极潜藏,待我忙完手头的事儿,就去探一探这些家伙的底细。”

    九霄仙气修炼起来,要吞吐天地霞光,跟元磁之力也有关系,许了借助九元算经和定玄镜变化,推算出来修炼此法之人的地理位置,这却是谁也料想不到的破绽。

    许了收了这头战斗兽,稍微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给曲蕾打了一个电话,约她到妖槐街喝咖啡。

    洛阳街有白家的产业,许了也不想在跟曲蕾约会的时候碰到白秋练,毕竟自己不怎么好解释。

    因为曲蕾跟赵燕琴关系亲密,所以经常去妖槐街,白秋练就几乎裹足不去,从不会在妖槐街出现。

    许了稍微花了一点功夫,才赶到妖槐街去,他到的时候,曲蕾已经到了。

    许了看到赵燕琴也在妖槐街,他和曲蕾经常去的咖啡店,就知道曲蕾根本就一直在赵燕琴这里。

    许了取出来刚到手的战斗兽,顺手也把自己当初在龙华会炼制的两界大天魔幡拿了出来,都推给了曲蕾。

    曲蕾脸蛋绷的紧紧的,没有半点笑容,也不说收下两件礼物,就那么坐在那里,拨动咖啡勺,心情好像很糟糕,又好像在忍着些什么。

    许了虽然年纪仍旧是高一,但经历的事情太多,心态已经不是小男生了,指着两件礼物说道:“这件虹蜺妖!是海外妖怪军团的订货,后来……我估计是刺杀我的那个家伙死掉了,所以拒绝了收获。”

    曲蕾也是关心则乱,立刻就聚精会神起来,虽然脸上表情还是酷酷的,但圆润的小耳朵却支棱了起来。

    许了再一指两界大天魔幡,说道:“两界大天魔幡是我在龙华会祭炼的宝物,炼制了数十头天鬼进去,已经是大衍级巅峰之宝。你只要稍加祭炼,就能横渡虚空,挪移变化,等闲妖将级数就奈何你不得。”

    曲蕾忍不住说道:“你倒是考虑周到哦!”

    许了摇了摇头,叹息说道:“不是我考虑周到,只是我已经没有办法犯错,很有可能我的每一次犯错,都会填补进去几条人命为代价。”

    曲蕾本来还想跟许了使些小性子,但是她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收了这两件礼物。

    自从上次孙仲虎用自己来威胁许了,曲蕾就知道,自己就算不想跟他在一起,也只是自欺欺人,因为一定会有无数人想要利用自己来做些什么,就算躲都没地方去躲。

    只不过曲蕾一直都没有什么好办法,对她来说,许了是初恋,是唯一一个肯为了自己努力减肥,肯陪她去参加任何一场cos表演,肯为了她努力去争取一个未来的男孩子。

    虽然后来也证明了,命运总是多舛,两人中间居然插了一个白秋练,但是曲蕾有并未有想过放弃。(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