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剑飞仙 > 五百五十七、紫鳞龙苔,太渊蛇果
    即便在四海疆图内,遍地都是妖怪,刚出生就有雄浑妖力之辈也比比皆是,许了出生就有妖王级的实力,也不算十分妖孽,但纵然是四海疆图内,这种事儿也比较罕见,能够在这把年纪就晋升妖王之辈,将来必然是惊才绝艳,成就无限。八一中?文?网  W㈠W㈠W?.?8㈧1㈧ZW.COM

    红线娘和吕青樱虽然不知道姜尚师祖为何收了许了这个小徒弟,但是在见到许了之后,也不由得自动脑补了数十万字,不约而同的认定了,是因为这个小师叔将来成就必然夸张之至。

    两人心下嘀咕:“怪不得老师要了一半洞府就很开心,也不愿意得罪这个小师弟了,我们还是年纪太幼,见识不多,居然敢来得罪这位前途远大的小师叔。”

    两个女孩子想要道歉,但却又不知该如何说起,还是红线娘脑子转的快,急忙说道:“我老师想要请小师叔过来做客,我是过来请小师叔的,刚才红线娘不合心急,用了点粗鲁的手段,还望小师叔赎罪!”

    许了连续遇到了甚多大敌,也跟姜尚碰过,都没有人觉得他年纪太幼有什么不妥,他的敌人只会觉得容易下手,姜尚能知道过去未来,根本也不稀奇,就算是敖天翔,也被他的惊天手段折服,心甘情愿伏低做小,他心理年龄又十分正常,也没有觉得自己的年纪又什么不妥。

    红线娘和吕青樱刚才还气势汹汹,见到了自己忽然就服软了下来,许了本来还略有奇怪,但催动了九元算经稍做推算,就明白了过来,不由得心地好笑。

    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有因为年纪太幼小,就把人镇住的遭遇。

    许了冲着老师姜尚的面子,也不想十分为难红线娘和吕青樱,微微一笑,说道:“既然如此,我就叨饶许飞娘师姐了。”

    红线娘冲着自己的二师姐使了一个颜色,吕青樱急忙退后半步,让红线娘引了许了去一处刚收拾好的厅堂,自己却施展了遁法,急忙去寻师父,她们姐妹自持得师父许飞娘宠爱,倒是不怕被师父揭穿了底细。

    许了被红线娘引到了待客的地方,又奉上了香茶,他小酌了一口,只觉得也不过如此,不如自己在龙华会所得,但也算是不俗了,脸上自然也没什么表情。

    倒是红线娘颇为心疼,她刚才给许了端出来的是她自己私家收藏的紫鳞龙苔,这种灵茶在四海疆图内只有两个地方有出产,每年不过几斤,如果不是许飞娘有个好友,家中传下来一点,赠送给了她师父,许飞娘又宠爱几个弟子,给四大弟子都分了一点,红线娘哪里有得?

    在紫鳞龙苔之珍贵,就算红线娘自己,得到了之后,也没有舍得喝,这一次是实在没了办法,想要讨好许了,这才忍痛割爱。

    红线娘见许了喝了几口,也没做评价,忍不住心疼,总觉得许了是牛嚼牡丹,拜拜糟蹋了自己的好东西,就憋着气说道:“小师叔以前可喝过这种灵茶?”

    许了漫不经心的说道:“紫鳞龙苔能灵醒心智,对某些天性浮躁的人来说,有助于修炼,我从小就道心坚定,也没觉得此物有甚用处,倒是最近几年经常饮用太渊蛇果,这玩意虽然不是灵茶,但喝起来齿颊留香,虽然助长根基的效能对我来说聊胜于无,也还不错了!”

    红线娘惊讶太甚,险些把自己小香舌咬断,紫鳞龙苔虽然珍贵,尤其是对心性浮躁之辈,有莫大功效,最能镇定心神,但却远远比不上太渊蛇果。

    太渊蛇果的确不是什么灵茶,这可是仙品级的灵果,寻常人服食一枚,就能炼化俗骨,让资质跃升一个品阶,这种灵果若是现世,就连许飞娘都得豁出命去抢夺,不要说赐给徒儿了,她自己都未必有机会吃上一枚。

    更不要说以太渊蛇果充当水果茶的原料,还经常服用,这种豪奢的水准,只怕就连闻仲和应王都未必能有。

    红线娘一时间大脑没有转轴,何况在四海疆图内,众人的思绪还是颇为古代,并没有现代人网络思维,居然并没有想到许了是在吹牛。虽然实际上,许了说的是实话,他在龙华会上得到的各种仙品,的确有太渊蛇果,只不过这玩意他并不常吃罢了,因为他手里的仙品太多,每天都要换花样。

    两人正闲谈的时候,许飞娘带了吕青樱摇曳多姿的走了过来,许飞娘虽然对两个女徒儿无可奈何,只能替她们周圆场面,但心底也是想要跟许了碰一碰的,她对许了的好奇心,还在几个女弟子之上。

    许飞娘未言先笑,说道:“多谢师弟让出一半洞府,姐姐先谢过了!”

    许了闻弦歌而知雅意,当即笑了一声,说道:“此乃老师安排,师姐未需要谢我。”

    许飞娘也不纠缠这个话题,先吩咐徒儿送上酒菜,她平时用度颇为奢华,菜肴虽然临时凑就,但也十分精美华致!

    许了修成了九元算经第四章,结成了五方法轨,平时思想东西都喜欢推演一番,他微微一挑眉头,推算了片刻,不由得微生惊讶,按照他推算的结果,若是此时交好许飞娘,有可能得一份机缘。

    想要交好他人,自然以礼物为上,许了现在手头颇为穷困,除了一朵五色莲花,这东西被他炼化了弥天大阵,也不能送人,更没什么实物。不过许了毕竟眼光见识,都脱了这个世界,只是顷刻间就有了想法。

    他伸手一指许飞娘的头,说道:“师姐头上这跟簪子倒也别致,居然是一头成了气候的木妖!”

    许飞娘扑哧一笑,轻轻抚摸了一下头,说道:“这可是我的一个小徒儿,她天生灵秀,只是身子孱弱,受不得天风,师姐只能以法力护持,随身携带,到似一个护雏儿的母鸡,说来也是惭愧。”

    许飞娘自承好似母鸡,虽然有自污之意,但却也看得出来十分爱护这个徒儿。

    许了顿时就有了主意,笑道:“我瞧令徒儿天资不俗,只是似乎不懂得本族的修炼秘法,才不能壮大本源,我恰好有一部秘法,最合适木族修炼,今日叨饶师姐的酒席,又是师姐的乔迁之喜,就当作贺礼了吧!”(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