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剑飞仙 > 五百六十、祥云真诀
    许了自从转生到了四海疆图,修为进境神非常,比他在地球的时候,进步还要快。?八一中文网  W㈠W㈧W?.㈧8?1㈠Z?W?.?C㈠OM

    这是因为一来他毕竟是重修,以前有妖将级的底子,二来却是因为他的玄金帝猴血脉比上一世要浓郁的多,没有了十色花藤的血脉干扰,让他九玄真法的进境一日千里,迥非当年可比。

    这十余日的功夫,许了再次炼开一条罡脉,如今已经炼开了六条罡脉,实力骤然再上层楼。

    在地球的时候,许了得了甚多奇遇,根基就有些不稳,如今他细细体会修炼的细微之处,又是一门心思只修炼九玄真法,体会比原来更多,炼开六条罡脉之后,就隐隐感应到了血脉中的传承,似乎随时都能感悟到九玄真法第三式。

    许了隐约感悟到九玄真法第三式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知道镇江侯一脉的传承显然非是后天合璧而来,若不然就算能有些感悟也必然不全,没有九玄真法的完整传承,就算他玄金帝猴的血脉再精纯,也没得用处,修行上总有阻碍。

    许了这一次正在参悟九玄真法,忽然心潮来血,催动了九元算经掐指推算,立刻就把敖天翔唤了过来,说道:“你在我这里也呆了甚久,不如先回去龙虎山吧!”

    敖天翔微微愕然,他倒是也想过回去龙虎山,只是许了传授他八部秘法,让他食髓知味,不甘心不学成了就走。

    敖天翔犹豫片刻,说道:“我才学成了青龙镇日锤法,还未学全了八部秘法,不如再待几日,才回转龙虎山如何?”

    许了微微一笑,说道:“秘法什么时候都能学,但你若是再不回去,只怕就要有大难临头!”

    敖天翔惊惧不已,急忙追问,许了却不肯说明,只是跟他说道:“你现在赶紧回去龙虎山可保无事,若是回去的迟了,就只怕天上地下都没有人能够救的了你!这次的危机,不是外来,却是你老师闻仲身上,故而宜早不宜迟,快些动身吧!”

    敖天翔无奈,只能跟许了道别,许了有心助他一臂之力,先运转了九条龙阵法把他直接传送到了九龙岛外。

    不提敖天翔离开了烂桃山,回归龙虎山,许了送走了敖天翔之后,就起身离开了五灵洞,直奔老龙口,去寻找大师兄敖极。

    敖极正在苦修青龙锏法,忽然觉察到许了来访,不由得欢喜不尽,迎了出来,问道:“师弟怎么有空来拜望为兄?正好我修炼有些心得,想要问师弟讨教。”

    许了微笑不语,跟敖极走入了老头口,两师兄弟谈论了半日道法,许了不但解答了敖极修炼上的种种疑难,还把八部秘法的另外一门《化龙戟法》传授,待得敖极把法诀领悟于心,这才告辞离开。

    话说许了离开五灵洞不久,武丁就急匆匆来访,许了那时候已经离开,许飞娘虽然跟许了同居一处,但却也不清楚许了的行止,只能把武丁留下来招待了一番。

    武丁心头焦虑,他后知后觉,才知道自己跟梁山泊商量的事情,已经被李金禅传了出去,故而想要来寻许了问个章程,也想求得许了原谅,却没有想到许了根本不在。

    他呆了半日,也不见许了回来,心头焦躁,再也坐不住,又不好跟许飞娘谈及此事,就只能闷闷的告辞离开。

    武丁才走,许了就回转了来,许飞娘倒是知道些关窍,但是她聪明过人,又承了许了的几分情面,故而也不去做这个恶人,也只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生过,连武丁来访的事情都不曾提起。

    许了回来后,在自己的洞府静坐的半日,忽然展颜一笑,自言自语道:“所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如今武丁来的早,却不如这人来得巧,刚好和我所用,可以见上一面!”

    许了施施然出得洞府,却见梁山泊也急匆匆赶来,才按落遁光就瞧见了他,不由得微微脸红,拱手一礼,说道:“孙无妄师弟,小兄来寻你,有些事情要说!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

    许了笑了一声,说道:“先不忙说这些话,我观梁山师兄血脉芜杂,当是修炼了两门秘法,想要借之突破。”

    梁山泊已经修成三十六道罡脉,只是始终无法突破,不能把体内三十六条罡脉混为一条,凝练成一道大衍脉,踏入妖将层次,心头早就渴盼,被许了提及,顿时忘了来意,答道:“我修炼的是飞云诀和乘云秘法,两部法诀都已经修成,只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合璧,不能化为祥云真诀!”

    许了倒是知道飞云诀是云兮兽的天生妖法,但却乘云秘法却一无所知,就随口问了几句,梁山泊自然不会隐瞒。

    他知道了乘云秘法来历,不由得惊讶万分,乘云秘法不是什么妖兽的天赋法术,而是上古大能模拟的乘云腾蛇所创法门,这部法门在四海疆图内流传甚广,在地球上却无人知晓,许了听都没有听说过。

    云兮兽是乘云腾蛇的从兽,最高也只是妖王级数,但若是云兮兽能吞了乘云腾蛇,或者吞噬了足够的乘云腾蛇妖气,就能蜕变为祥云。

    只是就连许了都不知道世上居然还有乘云秘法,可以模拟乘云腾蛇的妖气,这部秘法修炼起来全无用处,就是单纯的为了修炼出来乘云腾蛇的妖气,让拥有云兮兽血脉的弱小妖怪吞噬。

    许了又多知道了一件上古秘辛,不由得暗暗称奇,心道:“也不知道上古之时,究竟有多少秘密,若是我能一一拼凑起来,不知有多么趣味!若非是转世到四海疆图,说什么都不会知道这些东西。”

    梁山泊叹气一番,说起来修行,他心头颇为烦闷,说什么也不知道,为何自己就是没法突破。

    许了倒是心知肚明,为何梁山泊不好突破,因为想要修成祥云真诀,就要以飞云秘法吞噬了乘云秘法,这个诀窍也不知道为什么姜尚没有跟这个徒儿提起,也从没有其他同门指点,他只以为所有法术都是一般,都要合璧了才能成功。

    梁山泊性子拘谨,说什么也不舍得辛苦修炼的乘云妖气,始终坚持两法并修,自然怎么都无法突破了。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