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剑飞仙 > 五百六十四、月婆娑
    许了在修越山按落遁光,按照许飞娘所言,很快就找到了许飞娘当年所居的飞光洞!

    许了启动了许飞娘所赠符诏,开了飞光洞的洞门,缓步走了进去,却见这座洞府并不奢华,只有例外三进,除了一个可做厅堂的中洞之外,就只有左右两个洞室。??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飞光洞有法术封禁,虽然许久没有人来,但却仍旧一尘不染,许了甚至都不用打扫就可以住下,他没有再关闭飞光洞,仍旧把门禁开了,自己选了左手一间洞室打坐。

    忽忽数日过去,许了听得外面风声大作,知道是那话儿来了,微微一笑,探收平推,闭住了外面涌入的风气,喝道:“哪位道友扰我清修!”

    一个身材曼妙,步姿轻盈的女子,清喝一声,叫道:“你是何人?为何占了那贱婢的洞府?”

    许了也没有想到,月婆娑虽然有了月明心这么一个小女儿,看起来却仍旧风姿绰约,艳若桃李,尤其是一举一动,仍旧婉若处子,不由得心头轻赞:“木族果然奇葩,繁衍后代与我们血肉之躯的生灵不同。”

    他早就想好了言辞,提气喝道:“我乃是龙虎山弟子,在同门手中购得飞光洞符诏,不知你说的贱婢何人?与你有什么关系?”

    月婆娑不由得微微一愣,随即冷笑一声,喝道:“你骗谁呢?肯定是那贱婢的相好,私下里颇多龌龊,这才把窝也给了你。快说那贱婢现在何处?可是要来跟你私会苟合?不过看你年岁,实在太幼,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私养的孩儿!那贱婢当年还颇正经,没想才突破妖将,就变得这么不知羞耻了。不管是贪恋幼物,还是私养孩儿,都一样的恬不知耻!”

    许了也没有想到,月婆娑这么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字字句句都带了啪啪酱,比男子还有俗口,不由得做出微微蹙眉姿态,体内九玄真法修炼出来的妖力在九元算经的推演下,褪去本源,演化奇经,双手一拍,就有两根雷电神鞭从袖里飞了出去,大喝道:“此乃龙虎山看家本领!你可要瞧仔细了,是也不是真货?”

    许了本身修为虽然只九玄真法,但是他有崩龙命格,也能修炼龙族六大神通,故而尽管他不曾仔细修炼,只是以九玄真法临时模拟,但这一道闻仲的看家法术还是使的似模似样,没有半分破绽。

    闻仲修炼的是操雷控电真诀,但两根雷电神鞭却是八部秘法之一,以雷生雷,法力霹雳交错,威不可挡。

    许了对龙族六大神通都了如指掌,就算仓促模拟,这两道雷电神鞭仍旧气势非凡,看起来好似有妖王级数的杀伤力一般,让月婆娑吃了一惊,急忙催动护身妖力弹开了两道雷电神鞭。

    月婆娑跟自家的女儿一般,也不曾修炼月婆灵树一族的嫡传妖法,但却凭了天赋传承,又东拼西凑,凑出来一门法诀,名为月婆八隐!

    月婆八隐非是隐身的法术,而是隐藏妖力之法,能够把妖力修炼的若有若无,寻常敌人根本无从捉摸,还没有感觉到有妖气切近,就已经中招了。

    但是许了根本不会给她机会,两条雷电神鞭宛如两条雷电蛟龙,招招抢攻,月婆娑功力给许飞娘吸走,一身修为跌落到了妖王初境,并不比许了强多少,哪里敢硬接这般强猛的招数?只能催动身法,不断的躲闪,月婆八隐也使不出来。

    其实月婆娑并不晓得,许了只是以九元算经推演,临时模拟的操雷控电真诀和雷电神鞭,其实空有其表,虽然看起来似乎也有妖王级数的杀伤力,但若是月婆娑硬拼几记,就能现他不过是个银样镴枪头,轻轻就能戳破。

    但是闻仲名声何等之盛?

    他一身雷电神通,几乎可以算作是南海龙宫第一人,就算其余三座龙宫能够胜过闻仲之辈,也不过屈指可数。

    他门下的弟子,又修炼的是正宗龙虎山法力,大家修为相若,谁敢去硬拼号称龙族第一强攻的妖法?

    月婆娑跟许了斗了几个回合,就不由自主的信了他的鬼话,急忙大叫道:“是我认错了人,还望道长海涵,且收了神通!”

    许了虽然两条雷电神鞭虚有其表,但战斗的意识和技巧却是无可挑剔,四海疆图内能够跟他比肩者寥寥无几。地球因为战乱颇多,妖怪们早就把战斗的技巧推陈出新,功法也是日新月月,变化多多,四海疆图内的战斗却还都是老模式,许了能够暗算凌威大帅亲子,以弱胜强,就是这种战斗技巧上差异的力证。

    月婆娑只道许了的雷电神鞭果然厉害,哪里想到对方不过是在弄虚作假?

    许了狠狠的抢攻了几招,让月婆娑知道自己“鞭法”的厉害,这才见好就收,把两条雷电神鞭收回袖中,呵呵笑道:“既然是误会,不知道你打算怎么补偿贫道?贫道刚才可是吃了大大的惊吓,全身小心肝都在颤抖,没有重金补偿,是绝对不肯干休滴!”

    四海疆图虽然也有坏人,但因为信息不够达,大多数妖怪仍旧秉性淳朴,月婆娑听得许了之言,脚下就是一个踉跄,几乎一头摔倒,脸颊顿时就红了,忍不住叫道:“你怎么就会吃了我的惊吓?刚才可是我被道友的逼的手忙脚乱!”

    许了大言不惭的说道:“我这人修道虽然还有些进境,但毕竟年岁幼小,天生胆子就小,吃了惊吓理所当然。你若是不肯赔偿,我就回去龙虎山,求老师和同门来讲理!”

    许了说的理直气壮,月婆娑开始还有些狐疑,但瞧着他不过三岁的外貌,居然也就有些信了,不由得羞恼交加的说道:“我身家穷困,哪里有什么好物可做赔偿?”

    许了微微沉吟,思忖了片刻,这才一拍大腿说道:“我瞧你是木族的妖怪,听说木族妖怪大多能产灵汁儿!不但香甜非常,还有颇多妙用,你给我一千杯灵汁儿,这件事就算揭过了!”

    月婆娑更是羞恼,叫道:“我们月婆灵树可不是产灵汁儿的木族,不要说一千杯,一杯也没得!”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