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八章无可奈何
    第一一八章无可奈何

    楼兰城就卧在黄沙边上……

    三面葱绿,一面枯黄。

    再远处就是碧波万顷的菖蒲海。

    菖蒲海边上的人工种植的芦苇如今已是郁郁葱葱,只是少了点点白帆。

    “菖蒲海到底是一座新的海子,海里面的鱼获不多,先要成鱼米之乡还需要再等几年。”

    黄元寿坐在马上,欣慰的看着眼前的楼兰城,这是他几乎倾注了所有心力的一座城池。

    这也是他的城。

    “沙漠里就这一座孤城啊……”

    霍贤捋着长须感叹道。

    “前年种下的枣树已经结果了,苹婆果也结果了,杏子,板栗核桃,梨子还需要两年。

    待大王明后年再来,这里就有吃不完的果子了。”

    黄元寿说这话的时候满脸的憧憬。

    霍贤看看黄元寿笑道:“元华,哈密国黄门侍郎的职位已经空悬一年了。”

    黄元寿点点头,瞅着黄沙脚下的楼兰城低声道:“相国再给我一年可好?

    下官还没有吃到亲手栽下的梨树上的梨子……”

    “一年又一年,吃了梨子又要吃核桃,吃了核桃又要吃板栗,梨子总会吃到的,就算你回到了清香城也能吃到,元华,你留在楼兰城的时间太长了。

    也要可怜可怜我这个老头子,哈密国的政务如今是千头万绪的,老头子已经撑不下去了。”

    黄元寿长叹一声道:“终究不能亲眼看到这座古城重新成为西域明珠。”

    “哈密国已经成了明珠,一颗比古楼兰城更加灿烂的明珠,元华的目光何其短也?”

    黄元寿自嘲的无声笑了一声,摸摸自己已经被西域阳光晒得黝黑的面孔凄声道:“九年未曾见过家母,也不知她老人家还能不能认出他这个不孝之子。”

    霍贤满意的拍拍黄元寿的肩膀道:“九年辛苦,牛年耕耘,哈密国记得你的功劳,楼兰城也自然知晓你的辛苦。

    如今,我哈密国已经屹立在西域之地,楼兰城更是已经成为了西域名城。

    元华身为楼兰城守,此时归家,正是衣锦还乡之时。”

    黄元寿振作一下精神,用马鞭指着楼兰城道:“此城已经百姓四千三百三十三户,就在昨日还有两名男丁降生,迁入大宋流民一百四十七户,不出十年,这必定是一座万户之城。

    那时候,菖蒲海以西的沼泽地就能化为农田,城东的石炭矿更是可以增加十倍产量,再加上这里的瓜果梨桃,自给自足有余,就不必再让大王继续给这座城补贴什么了。

    却不知有幸接受这座城的人到底是谁?”

    霍贤笑着看看黄元寿道:“你不去挑选,老夫哪里会知道这座城未来的城守是谁?”

    黄元寿愣了一下道:“相国是说,谁接手这座城下官说了算?”

    霍贤点头道:“你的意见占七成,大王的意见占两成,相国府的意见占一成。

    也就是说,只要你推荐了,大王会衡量一下,相国府会调查一下,如果大王和相国府这两关有一关通过了,你推荐的人选就会继任城主。

    当然,他会先成为你的副城主,你需要带他三个月,等他真正熟悉了政务之后,才能成为城守。

    大王把这个过程称之为,扶上马,送一程,这样能最大的保持楼兰城政策的延续性,不至于你一离开,以前那些好的政策和方法就毁于一旦。”

    黄元寿大笑一声道:“却不知楼兰城城守的继任者在那里?”

    霍贤跟着笑道:“就在大王车驾后面,一共有六位,都是经过相国府层层遴选的士人,至于到底是谁,就看元华看中谁了。”

    黄元寿回首看看车队中间的三辆马车笑道:“来我西域做官,不会骑马可不行。”

    霍贤笑道:“那是你的事情,早点让他们成熟起来,早点让他们接班,你好去清香城履新,黄门侍郎啊,官职可不低,以这个身份作为我哈密使节回一遭大宋,来哈密苦熬九年的苦就算没有白吃。”

    “使节?”

    “对啊,西域会盟之后,我哈密必然要派出使者去东京,向大宋官家禀报会盟结果。

    事关世子能否继承大宋皇统,哈密国不能在大宋没有声音。”

    黄元寿嘿嘿笑道:“我老师子桓先生上月有信函过来,似乎有来哈密一游的意思。”

    霍贤笑道:“那就接过来……”

    与霍贤和黄元寿两人的乐观态度不同,铁心源正在皱着眉头和赵婉商量将要到来的会盟。

    根据派驻喀喇汗国细作的密报,喀喇汗国这次参加会盟的人很多。

    虽然军队只有约定的一万人,可是参与会谈的人却足足有三百余人。

    细作没有办法打探到真正的内情,他只是从喀喇汗国来焉耆的车队的数量判断出来的。

    “也就是说,塞尔柱,波斯,大食都有重要使者来,而且还是秘密的,这一次估计有很多人是来观察我们的。”

    铁心源掀开帘子看看近在咫尺的楼兰城道。

    赵婉伸了一个懒腰道:“看就看呗,让这些化外野人见识一下我上国风采也没有什么不好。”

    铁心源皱眉道:“穷鬼要是看到你穿那一身衣衫会发疯的。”

    赵婉得意的笑道:“妾身的职责就是给天朝上国长脸面,至于打贼骨头是您这个男人的事情。

    要是贼骨头来了,您好好敲打几次,也就没人敢打妾身的主意。

    对了,您为什么只担心那件衣衫,却不担心妾身这个大活人,要是妾身被人家掳走了,您哭都没眼泪。”

    铁心源探手搂着赵婉道:“五天前,孟元直告诉我,要把兄弟情义看的比皇位高,才是正确的。

    我没有搭理他,如果人家抓住了你,逼我滚蛋,我二话不说立刻收拾行礼滚蛋。”

    “为什么?妾身比孟元直重要?”

    “这个没办法论,孟元直那种人被人捉住了,只能说他活该,你要是被人家捉住了,我就没活路了。”

    “妾身不会被捉住的。”

    “为什么?别说你会自杀这种蠢话。”

    “自杀?你想多了,妾身来的时候,身边多了两个嬷嬷两个老宦官,这事您知道吧?”

    “知道啊,这就是为什么不喜欢去你屋里睡的原因,咱两睡觉,他们四个站在屋子里算怎么回事?每次都要驱赶,难道咱们夫妇敦伦的时候他们也不离开?”

    赵婉伸长脖子用手帕给自己扇扇风笑道:“那就是四个物件,您就当他们不存在,我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铁心源摇摇头道:“不干。”

    赵婉不屑的道:“您还是没有成为金贵人的自觉,我父皇的寝宫里就有这样的六个人,不论我父皇干什么,这六个人都寸步不离。”

    “他们不需要休息?”

    “不需要啊,自我懂事起,就是那六个人站在我父皇的寝宫里,直到我成年,还是那六个人,我甚至见不到他们变老,时间长了,我也就把他们当一个物件来看了。”

    “胡说八道,他们不是马,是不能站着睡觉的。”

    “他们就是站着睡觉的……”

    “你确定那六个人没换过?”

    “长得一模一样。”

    铁心源吃惊的朝站在马车四周的两个宦官,两个嬷嬷瞅了一眼,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不是赵婉提醒,他真的会把这四个人当做四个木头桩子看,他们站在颠簸的马车上随着马车颠簸,似乎是马车的一份子。

    “你们皇家都是变态。”铁心源不满的哼唧一声。

    “那,您也是变态吗?因为您也是皇家的一份子,有这四个人在身边,天下大可去得,这可是我父皇告诉我的。”

    在夫妻两人的争吵声中,车队缓缓进了楼兰城。

    这是铁心源第三次来到楼兰城,每来一次,他就会感叹一次,黄元寿对于这座城确实是倾注了所有的心力,每看一次,这里都有不小的变化。

    虽然因为这座城因为产石炭的缘故,到处都有黑黑的煤灰,可就是如此,才能让人觉得这座城充满了活力。

    铁心源出行没有黄土垫道,净水洒街一说,可是整座城还是被居民们细细的清扫过一次。

    街道两旁的柳树还小,不过,还是吐出柔柔的丝绦,碧绿的枝条随风轻舞,像是在欢迎铁心源这个哈密王。

    刚刚在城主府坐定,尉迟文就阴沉着脸来禀报,那个老铁匠居然咬舌头自杀,虽然没死成,却受创甚深。

    铁心源枯坐了一会,就拒绝了黄元寿的晚宴,亲自去看了那个老铁匠,这件事不解决,他总觉得心中不安。

    老杀才就斜靠在墙壁上,嘴巴被撑子撑开,一条烂糟糟的舌头就耷拉在嘴巴外面,口水流的满地都是。

    “他识字吗?”铁心源问道。

    尉迟文摇头道:“大字不识。”

    “补偿他一百枚金币,放他离开,告诉他,他愿意去哪里就去哪里,从此不会再有人来打扰他。”

    铁心源说完就走了,心中有丝丝的凉意……一个人能把自己的舌头当一块肉吃下去,这该需要多大的决心啊。

    这个老杀才,既然宁愿死都不肯把自己的手艺传给别人,想必那些异族人就更加不可能获得他的手艺了。

    如今,火炮已经是哈密国的杀手锏,而他的工艺却不是很难,一个高明的工匠,只要看几眼,再实验几次就能完美的复制出来,当初在将作营,这个老杀才偏偏是见过火炮的……

    杀人,自然是最完美的解决方式,不知为何,杀人如麻的铁心源就是挥不下去手里的刀……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