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五章水虱的滋味
    第一二五章水虱的滋味

    “女子嫁人之后就是夫家的人,虽然可以兼顾一下娘家人,立场却要站在夫家的立场上。”

    赵婉这句话说的很轻松,就像是在说一件皮袄归属问题。

    阿伊莎笑道:“王后,我们登台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觉得你们应该先祭天,我们也该祈祷了。”

    赵婉掩着嘴笑道:“我家的天,就是铁家的列祖列宗,都是我的亲人,就算是一时怠慢了,列祖列宗也不会怪罪,您是神教的圣女,与天神的关系应该和我差不多,早点晚点祭拜关系不大。”

    阿伊莎奇怪的看了赵婉一眼道:“你这是对祖先的不敬,我也是在渎神。”

    赵婉抖抖袖子,伸出皓腕双手合十道:“我夫君说过,这个世界上奴隶可以信天神,农夫,牧人可以信天神,哪怕是勋贵们也能信奉天神,唯有皇家不成。”

    “为何?”阿伊莎的双眸平静无波。

    “因为天神或者佛陀他们都是王的敌人,我和夫君闲聊的时候,夫君就给我评论过穆辛这个人。

    他确实是人世间的智者,他的智慧如同太阳一般灿烂,论到博学多识,他学贯东西,论到进取心,他即便是年届七十,也没有停止过学习,堪称世间第一智者。

    不论是我夫君,还是阿丹王,都曾在他的门下修行,他们同样的崇敬穆辛智深似海。

    不论是我夫君,还是阿丹王,应该算是智慧之王最骄傲的两个学生。

    可就是这两个学生,他们先后都背叛了智慧之王,您知道原因吗?”

    阿伊莎笑道:“不知!”

    赵婉轻笑一声道:“你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只是不愿意说罢了。

    说起来奇怪,我这个原本应该内敛的宋人女子,却干着你们奔放活泼的喀喇汗女人的事情,你这个无拘无束的塞尔柱女子却比我更像是一个大宋国的大家闺秀。”

    阿伊莎笑道:“我确实感到奇怪,您身为大宋长公主,如此直白的说一件事,不应该。”

    赵婉点头道:“确实不应该,这样说话不但无理,还非常的粗俗。

    可是啊,我夫君说了,这一次与阿丹王的会盟关系重大,能用最简单的话语说清楚的事情,就千万不要拐弯,能用最直白的话表达含义的,就不要用书面语言。

    所以,王后大可不必在我面前再掩饰什么。

    如今,我们都站在天台上,能听到我们话语的人都是我们最信赖的人。

    要一个王说真话的时候不多,王妃千万不要错过。”

    “王妃确定哈密王站在这座天台上,就一定会说实话?”

    “确定!”

    得到赵婉确定的回答之后,阿伊莎就跌坐在天台上瞅着那座巨大的铁鼎思考起来,她总觉得铁心源这人天生就是骗子,根本就不会说什么真心话。

    实话有时候非常的伤人。

    比如孟元直和乌利尔之间的谈话就非常的让乌利尔受伤,他只不过礼节性的问了孟元直一声好,收获的却是无穷无尽的羞辱。

    当孟元直一句:“我从来不和奴隶说话”出口之后,暴怒的乌利尔就再也忍耐不住了,悍然向孟元直发起进攻。

    霍贤笑呵呵的给迪伊思倒了一杯茶道:“上次与夫人一唔,不觉已经一年有余,却不知夫人过的可还平安?”

    迪伊思拱手施礼道:“感谢霍相动问,老妇人有我家大王,王后宠信,日子的过的很好,恨不能粉身碎骨为报。”

    霍贤捋着胡须笑道:“古人有得英才而育之为人生一大快事,对你我而言,得雄主而伺之,何尝不是一件幸事。”

    迪伊思抱着茶杯笑道:“既然我们侍奉的都是雄主,那么,就不该在他们之间分出一个高下,主从来是也不是?”

    霍贤郑重的点头道:“确实如此。”

    迪伊思却苦笑起来,放下茶杯道:“老妇人这样一说,却已经暴露了阿丹王不如哈密王这个事实。”

    霍贤重新给迪伊思倒满茶水道:“夫人何出此言?”

    迪伊思瞅着站在另一处角落闲谈的铁心源与阿丹,再次叹口气道:“哈密国太强大了。”

    霍贤将茶水端给迪伊思道:“强大也不会伤害喀喇汗国。”

    “为什么?难道你哈密国的野心仅此而已吗?”

    “国家的基础是百姓,准确的说是温顺的百姓,是能够拧成一股绳,力往一起使唤的百姓。

    哈密国可以接纳西域野人吗,因为他们可以调教,哈密国也可以吸纳回鹘人,因为他们是被迫信奉你们的神,这样的人只要有时间,一样可以纠正过来。

    喀喇汗人不一样,他们对天神的崇拜是发自内心的,天神已经把他的神殿滞留在他们的心中。

    这样的人,哈密国不要。”

    迪伊思闻言愣住了,看着霍贤道:“这些话怎么听着这么刺耳,似乎不是霍贤叙事的方式。”

    霍贤哈哈一笑道:“所谓忠言逆耳就是如此,实话总是比较难听一些。”

    迪伊思回头看看正在被孟元直狂殴的乌利尔郑重的对霍贤道:“他们打架也是因为说了实话的缘故?”

    霍贤无奈的点点头道:“孟大将军长了一张臭嘴,说出来的实话很难听。”

    迪伊思又指指阿丹王与阿伊莎道:“哈密王与哈密王妃跟我王说的也是实话?”

    霍贤指指天空,又指指大鼎里插着的三柱点燃的大香道:“祖宗神灵再上,我们在下,所以我们选择说实话,说真话,用最大的善意来与喀喇汗国结盟。”

    “为什么?”

    “因为接下来的时间哈密国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我们没有多余的精力来防备喀喇汗国,更没有多余的时间先消灭掉喀喇汗国,再去做自己的事情。”

    迪伊思轻笑一声道:“恐怕是担心消灭了喀喇汗国,就需要直面塞尔柱与波斯,大食这样的强敌吧?”

    霍贤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和他们相比,喀喇汗国算是一个不错的邻居。”

    哈密国已经掀开了自己所有的底牌,这让狡计百出的迪伊思非常的不适应。

    喀喇汗国要做的不过是建立一条可以赚钱的商道,没想到哈密国却想要更多。

    从经济商业合作,一下子变成全方位的合作,这是非常让人难以下决断的事情。

    就在这一瞬间,迪伊思感到极度的迷茫,她甚至不知道该怎么与霍贤把话题继续下去。

    阿丹喝着铁心源从祭台上拿下里的酒,指着被孟元直殴打的满地打滚的乌利尔道:“乌利尔不是你家大将军的对手。”

    铁心源举起酒壶跟阿丹碰一下道:“这个世上很少有人是我家大将军的对手,你也打不过。”

    阿丹点点头道:“我们原本是按照我与乌利尔联手对付你家大将军就基础考虑的,另外,你打不过我!”

    铁心源点点头道:“这是实话,我这人不擅长武斗,平时都是靠一些奇巧淫技加上头脑来保护我自身的。

    面对你们这种肉体上的高手,我一般下手都很毒,只要得逞,你们基本上没命。”

    阿丹与铁心源避开乌利尔与孟元直,坐在大鼎造就的阴凉处坐下来,相互看了良久,阿丹终于道:“你明明占据了非常大的优势为什么反而要放低姿态与我结盟?

    尤其是我远征天竺的时候,你竟然没有向喀喇汗国下手,这让我很难理解。

    要知道,我甚至做好了吞并巴里黑和呼施建这两个大部族来安置喀喇汗人的准备,结果,你按兵不动,直到我满载而归。”

    铁心源喝口酒笑道:“有过这个想法,正在犹豫的时候被西夏人抄了我的后路,不得不直面西夏人,当时啊,我跟西夏人杀的天昏地暗,更担心你老婆趁机进攻我们呢。”

    阿丹停下手上的酒壶叹口气道:“你严重的伤害了我,你觉得我们还有结盟的可能吗?

    铁心源瞅着平台外面肃立的军队与无数部族勋贵拍着铁鼎道:“我需要时间,你也需要时间,就十年吧,十年后如果你还放不下心中的仇恨,我们就再战一次。”

    阿丹摇摇头道:“十年时间不够,太短了,这点时间不足以让我拿下塞尔柱。”

    铁心源点点头道:“十年时间也不足以让我儿子成为大宋的皇帝。

    只是,我了解你,你的忍耐力只有十年!如果你在控制塞尔柱的事情上碰壁了,你会向东,向南谋求的。”

    阿丹沉默了片刻,指着博斯腾湖边上的一块大石头道:“我从哈密国回来的时候整个人痴肥如猪,为了能让我的战马能驮载我,我让人在水边修筑了一个木头笼子,为了减轻体重,我在笼子里每日里只吃一点青菜……当时非常的饥饿,为了安慰被你养的奇大无比的胃口,我甚至捉水面上的水虱吃……

    你知道我在吃水虱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吗?”

    铁心源淡淡的笑道:“怎么想的?”

    阿丹哈哈大笑道:“我把每一只水虱都想象成了你,这样一来,水虱的滋味就妙不可言!”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