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八章雄鹰埃米尔
    第一二八章雄鹰埃米尔

    死人总喜欢在黑夜的时候出现,远山后面是一片狼藉的战场,横七竖八的躺着无数的尸体。

    撒迦这个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也是如此,他从黑暗里走出来,最后靠近了火堆,留下斑驳的乱影。

    与铁心源对坐良久,一言不发只留下了一声叹息,而后又重新走进了黑暗。

    马希姆亲吻了铁心源的鞋子,然后就带着一支商队趁着天还没有亮,就踏上了漫漫长路。

    许东升看起来很疲惫,身上的伤口不下六处,胳膊上皮肉翻卷鲜血还在流淌,他一声不吭的坐在黑暗中自顾自的裹伤。

    孟元直也是如此,虽然看起来肮脏了一些,身上的甲胄却是完整的,只是不断地轻轻咳嗽,看的出来,他们已经疲惫到了极点。

    他们没有去休息,而是陪着铁心源坐在黎明前的黑暗中,直到东方大白。

    铁心源并不快乐,这一次,他耗尽了与撒迦最后的一点情义,下一次见面,只会有冷冰冰的交易。

    “两害相权取其轻……我也没有办法。”铁心源沐浴在朝阳里没有丝毫的生气。

    “大雷音寺一定会损失惨重的……而撒迦还是选择相信我。”

    “刺杀塞尔柱王族的事情我们不能沾,阿丹也不想沾,谁都想坐享其成,那么,总归会有受损失的。

    如今,塞尔柱国势庞大,自从二十三年前塞尔柱之孙图格鲁克伯克占领呼罗珊,短短六年就征服波斯全境,已经让他们的版图增加了三倍,四年前年又进入巴格达。

    阿丹的父亲哈里发卡伊姆感谢阿伊莎的父亲为他解除了什叶派布韦希王朝的控制,封他为苏丹,号为“东方和西方之王”

    如今,他们什么都有了,不论是强大的军队,还是皇族大义一样不缺,与拜占庭皇帝争夺宗主权力已经迫在眉睫,一旦他们胜出,就会毫无疑问的将目光转向东方。

    原本,哈密国只是一片荒漠,一片难以征服的荒漠,任何西方大军最终只能止步于此。

    可惜,我们哈密国兴起了,将一片荒芜的戈壁变成了一片人烟稠密的富庶之地。

    这让西方与东方的交流再无障碍,同时,军队的脚步也可以伸的更远。

    哈密国太年轻了。我们没有正面面对五十万骑兵的能力,喀喇汗人没有,我们没有,大宋也没有,西夏同样如此。

    我有时候在梦中都会被惊起,我衡量过,没人能在西域这片极度适合大规模骑兵作战的地方成为塞尔柱的对手。

    为此,我谋划了很久,没有阿伊莎的帮助,我们根本就无法靠近塞尔柱王族。

    没有撒迦这么些年来的布置,我们根本就无法完成任何祸乱塞尔柱的计划。

    所以我牺牲了撒迦,这是我第一次背叛利用了自己的朋友,虽然是无奈之举,我依旧感到难过。”

    孟元直坐直了身体笑道:“飞鹰山的刺客很厉害,我挨了一刀,虽然是刀背,估计肋骨断了两根。”

    许东升嘿嘿的笑着,声音沙哑:“两千对六百,我们死伤过半,飞鹰山雄鹰果然名不虚传。

    楼兰步军校尉张远山在火药炸响之后刚刚露头,就被一百余枝射中,整个人都被羽箭给淹没了。

    老子自以为武艺不错,还想冲锋陷阵一次,呵呵,如果没有老孟帮忙,我早就死在乱刃之下。

    您的六个大雷音寺武僧护卫,全部死于战场,伏击一开始就战死了。

    他们身披重甲,手握弯刀,即便被火药炸的残肢断臂漫天飞舞,依旧悍勇如狮,这是我见到的第一支没有被火药摧毁心智的武士。

    如果我们没有火药,没有火油,没有可以连续设计的连弩,没有可以贯穿重甲的八牛弩,大王,就算是有老孟这样的高手在,全军覆没的也只会是我们。

    我听说飞鹰山这样的武士有一万多……”

    孟元直笑道:“这根本就是一群不知道死亡为何物的军队,事后我检查了,他们的双耳被蜡封死了,他们的舌头与铁一他们一样也没有了,他们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作战,一声令下之后,唯战死而已。”

    铁心源抬头看一下初升的朝阳苦笑道:“人家玩的起,他们的奴隶市场如同一座城池,波斯奴隶多如牛毛,他们的拜占庭战奴多如牛毛,他们在北方抓获的强壮野人多如牛毛……”

    许东升苦笑道:“当初截获消息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塞尔柱人轻敌了,想用六百人就杀死所有参与会盟的首领,还在嘲笑他们的不自量力。

    以为截杀刺客是一次轻松地战斗,六百人而已,两千骑兵一个冲锋就能碾死,谁料到,战斗的过程会如此的艰难。

    如果让这六百人摸过来,他们真的有能力杀死这里大部分的使者。

    如果让他们的计划达成,哈密国,喀喇汗国难辞其咎。”

    铁心源无声的笑了一下,站起身,抖落身上的草芥,缓步向军营走去。

    今天还有一场非常繁琐的会谈,出于对喀喇汗人的尊敬,他需要回去沐浴更衣。

    拉赫曼的长箭呼啸着离开了大弓,在空中留下一丝残影,而后就咄的一声钉在百步之外的箭垛上,强大的反震力抖碎了箭尾的羽毛,黑色的尾羽瞬间就变成了一朵盛开的黑色花朵。

    叫好声冲天而起。

    拉赫曼的脸上却没有多少笑意,依旧拉开强弓,一箭一箭的将箭壶里的羽箭全部都射了出去。

    也不看箭垛上的羽箭,向四周抚胸施礼,而后就离开了赛场。

    铁心源悬赏的那枚赤金金钱,依旧空悬在赛场上,两天了,依旧没有人能拿走它。

    乌利尔悲愤的捶着胸口,指着远处光顾着喝酒吃肉的孟元直破口大骂,他的手臂依旧不能拉弓射箭,这让乌利尔以为昨日的那一通殴打,纯粹是哈密人的计谋,不让他上场,无法为喀喇汗国争取更多的荣耀。

    六个只在腰间绑了一块麻布的西域大汉,正用力的摇动着一个巨大的弯曲的铁叉子。

    一头已经被烤的金黄的骆驼在铁叉子上缓慢的转动着,两个大汉用很大的刷子不断地将蜂蜜,酱料刷在骆驼肉上,肉香四溢。

    铁心源轻轻摇晃着手里的玻璃杯,殷红的酒浆在杯中旋转,尽情的散发迷人的果香。

    阿丹躺在松软的锦榻上,眯缝着眼睛瞅着铁心源道:“你今天的心情很不好?”

    铁心源点点头,抿了一口酒,他没有故作坚强,就在昨夜,哈密国的两千军队死伤过半。

    “我听斥候禀报说,哈密国昨夜在博斯腾湖以西三十里外,与一支无名大军战斗了半夜,能告诉我他们是谁吗?”

    铁心源从宽大的袖子里掏出一枚雄鹰印章丢给了阿丹,阿丹只是扫视了一眼那枚印章就开口道:“雄鹰埃米尔,可以统帅五百战奴,和一百亲军,昨晚你们用多少人迎战这位高贵的雄鹰埃米尔?”

    “两千!”

    “胡扯,雄鹰埃米尔率领五百战奴,外加一百亲军,你的两千人不可能有人活着回来,就算是你有火药和那种可以快速设计的弩弓也不行。

    你的火药威力虽然很大,可是面对全身重甲的战奴,杀伤力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

    铁心源没有辩解,低声道:“两千猛士战损一半,平安回来的不到两百人,余者不是战死,就是受了重伤或者轻伤。”

    阿丹坐直了身子,瞅着萎靡的孟元直道:“您的大将军亲自领军?”

    铁心源点点头道:“还有我的两百亲军。”

    阿丹缓缓地躺倒,喝了一口酒道:“如此,这个伤亡数量就是合理的,图格鲁克伯克攻伐呼罗珊的时候,另一个雄鹰埃米尔率领同样队伍,在巴图拉山口堵截呼罗珊三万偏师,在十六天里,呼罗珊偏师死伤惨重寸步不能前,导致呼罗珊王城被图格鲁克伯克攻破。

    战后,那个雄鹰埃米尔仅仅战损了三百四十七名战奴,而巴图拉山口战死的呼罗珊骑兵不计其数。”

    铁心源长叹一声道:“我以为我已经够看得起这群刺客了,没想到还是看轻了。”

    阿丹长出一口气道:“也不错了,雄鹰埃米尔在这世界上只有六位,你能弄死一个已经很不容易了,你要知道,雄鹰埃米尔在塞尔柱的地位,不比我低。”

    铁心源看着手上的酒杯笑道:“你就不问这位雄鹰埃米尔是来干什么的吗?”

    阿丹笑道:“杀人,雄鹰埃米尔是死亡骑士,只要有他出现的地方,就只有死亡。”

    “你难道认为这些人会看在你是塞尔柱女婿的份上不伤害你?”

    阿丹摇头道:“战奴不识字,不说话,不听敌人辩解,不会怜悯,作战向来是杀死目光所及的最后一个活人为目的,我怎么可能幸免?”

    “这么说你在你岳父心中并没有多高的地位。”

    阿丹咧着大嘴笑道:“在他的心中,除了他自己,没有谁是不可牺牲的。”

    铁心源等阿丹笑完了,继续摇晃着酒杯道:“这么说,如果你岳父死了,你并不会伤心?”

    阿丹哈哈笑道:“如果他死了,我会举行最盛大的酒宴来欢庆这个伟大的日子。”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