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五章治理国家很容易
    第五章治理国家很容易

    “这就是你的志向?”乌鞘岭上寒风呼啸,孟元直裹紧了披风笑着问道。

    在他看来,铁心源少年得志,此时又恰逢大军获胜,河西走廊马上就要被打通,西域与内地再无地理阻碍,这时候即便是高傲些也是可以理解的。

    铁心源大笑道:“那里是什么诗以言志,应景而发罢了,如果可能,我不想见到契丹和西夏。”

    孟元直嘿的笑了一声,对铁心源道:“你自傲一番也没有过分的,回想这些年,你做的很多,也很不容易,如今终于完成了一半的梦想,该有的霸气还是要有的。”

    铁心源猛地爆发出一连串的大笑,指着孟元直道:“你当初就是因为把治理国家看的过于困难,过于艰难,才会让我得逞,最终我成了哈密之王。”

    孟元直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铁心源道:“皇图霸业,百战功成,如何能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铁心源双手套在袖筒里,用肩膀碰碰孟元直道:“治国其实没有你们想的那么难,只要保证方向正确,其余的交给时间自然发酵就好了。”

    孟元直是最早追随铁心源创业的人,如何会不知道铁心源经历了什么样的磨难才成就现在,因此,对于铁心源这种不负责任的话不是很爱听,总觉得他这些话是对那些死去以及依旧活着为哈密国效力的人的不尊敬。

    “万事皆有成法,尤其在治国一道上更是如此,尤其是在我华夏,只要看看史书就会明白,天道循环的如此有因有果。

    其实当家的不管是谁,翻翻祖先的发家史,你就知道大致的方向。

    开国你只要不像秦那样行苛政,加徭役,不像晋那样内部大乱斗,学学汉朝对内无为而治蓄养民力,对外装孙子,和亲嫁女儿,避开隋炀帝大规模基建的误区。

    有个耐心等个几十年就是一场盛世,到时候公私仓廪俱丰实,几路大军出塞,把之前欺负过自己的什么匈奴突厥契丹一顿暴打。

    有的人说什么摸着石头过河,但中华是老马过河。几千年治国的经验就摆在这,浑水前人都帮你趟了个遍,西北东北打天下的胜率加起来百分之九十以上,即便神如诸葛亮都没辙。

    只要掌握了以上要点,约束,治理国家就一点都不难。

    老孟,要治理一个国家,就必须吃透这个国家国民的本性,只要在做事的时候从国民本性出发,基本上就不会丧失民心,从而长久的把江山坐下去。

    我之所以一定要把儿子送到大宋,其原因就是——大宋那些人正在做一些错误的事情,明明一个个都是土生土长的大宋人,却对自己的国民认知上有很大的问题。

    你知道不,他们对自己的国民只有恐惧之心,而没有同族认同之意。

    认为只要严格控制国民,就是皇权的胜利,以为只要让百姓一直处在蒙昧状态中,世界就会停止前进的脚步,王权可以永远高高在上。

    却不知静止就等于腐烂,只有流动的水才会保持新鲜,死水只会发臭。

    当死水发臭之后,水里面的鱼虾就会跟着死亡,如果鱼虾不想死亡,他们只能搅动死水,破开堤坝,让死水冲出堤坝的约束,从而变成活水,最终开辟一个新天地,改朝换代也就不可阻止的到来了。

    几千年政治权术斗争记录也淬炼出今天的中华,从不缺少真正聪慧的人。

    他的终极目标不是追逐基督安拉或者佛陀的脚步,不是想要到处推广自己的生存方式,而是使中华文明可以在这块土地上持久而稳定的存在。

    为此,他可以残酷而又无情至极,不管是对敌人还是自己。

    远可发动几十万人修长城,近可以在各种劣势下和匈奴开战,也可以让几千万的农民成为饿死的游魂。

    但他这种不惜代价延续华夏的历史使命感会感染每一个理解他的人,甚至是你孟元直。

    我们信奉的就是残酷的存在哲学,我们从不为神灵战斗,从不觉得主宰我们命运的是什么神仙。

    西域的跪羊总是祈祷着神灵的怜悯,佛教徒轮回的慰藉和对地狱的恐惧,使得死亡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糟糕甚至是解脱。

    猛兽则只是森然徐行,依靠着自己猎食的经验智慧和天然而生的那种疯狂的兽性,活下去。

    所以啊,千万不要担心我们会活不下去,几千年来,我们遭受了很多挫折和屈辱,可是,我们总能活下去,祖庙的香火从未断绝过。

    这才是我在西域做事的最大依仗,很多时候你们总觉得我做事过于轻佻,不明白我哪里来的这样强大的自信,今天就告诉你,我底气的由来。”

    在铁心源滔滔不绝的时候,孟元直已经开始向远处走了,等铁心源说完话,他正好走出了两人可以交谈的范围,最后他朝铁心源挥挥手,就纵马下了乌鞘岭。

    铁心源的脸色有些难看,一半是被冰雪冻的,另一半是因为孟元直的举动。

    现在,基本上没有人愿意和铁心源说心里话,做一些交心的举动了。

    大军翻越乌鞘岭,用了整整六天,山顶还是冰雪茫茫的时候,山下的杏花已经开的吐火如荼。

    大军前进的道路上,没有遇到敌人的阻拦,只有一些西夏游骑站在远处的高地上,瞅着哈密大军在这片昔日的西夏土地上行军。

    没藏讹庞麾下的大军已经退守喀罗川,卓啰河南军司也放弃了卓啰城,一路向东退守淖尔洼。

    从邈川城出发的杨怀玉,进占了古浪峡,至于兰州守将刘贺在确定没藏讹庞离开了陇中,这才小心翼翼的兵进会州虎豹口。

    杨怀玉在古浪峡很不客气的修建了一座城寨,铁心源来到古浪峡的时候,看到这座簇新的城寨实在是无话可说。

    六天时间,仅仅用了六天时间,原本地势险峻交通不易的古浪峡南口,就出现了一座高达三丈的坚固城寨。

    这座城寨把狭窄的古浪峡塞得满满的,即便是水流不算小的古浪河上也修建了桥梁,并且在桥梁上也加盖了寨墙。

    直到铁心源到来的时候,这座城寨居然还在不断地加高,加固中。

    杨怀玉就站在城寨上面高声和铁三百嘻嘻哈哈的说话,却没有半点打开城寨迎接铁心源进去的意思。

    铁心源也没有强行要进入城寨的意思,下令就地扎营,就在古浪河边。

    一个满怀悲壮的巡检司巡检带着富弼的问候走进了铁心源的中军大帐。

    来之前,他甚至已经安顿好了自己的后事。

    铁心源耐心的听完了巡检的转述富弼的话语,再耐心的看完了面前那叠厚厚的文书,还喝了一杯茶之后,才停止了对那个可怜巡检的精神折磨。

    这个过程说起来很长,其实仅仅是两炷香的时间而已,而这个巡检却觉得过了足足有一生那么久。

    铁心源觉得跟这个巡检没什么好说的,虽然富弼没有亲自来只派了一个巡检对伟大的哈密王是一种羞辱,他依旧决定不发火,不跟大宋的人发火。

    “文书我收下了,既然富弼想以古浪峡为界,就让他自己过来跟我谈,放心,我不会把他丢进锅里煮成肉汤的。”

    说完这句话,铁心源觉得很有趣,不由得笑了起来,大帐里的哈密官员,将军们也哈哈大笑起来。

    巡检却面色苍白的瞅着大帐外面那口吊在火堆上巨大行军锅,盘算那口锅能否放得下富弼那具高大的身体。

    看到哈密王挥手让他退下,巡检如蒙大赦,匆忙的离开了哈密军营,一刻都不停歇的进了古浪峡城寨。

    霍贤的脸色苍白,翻越乌鞘岭对他这样的老人来说无疑是一种莫大的身体折磨。

    以至于来到了山下,他依旧头痛欲裂。

    “以古浪峡为界不可行,古浪峡以北都是荒蛮之地,乌鞘岭一带不适合长久居住。如果我们答应富弼的计划,哈密国就只能占领乌鞘岭以北的地方。

    与大宋隔着一座高大的乌鞘岭,很难对大宋形成压迫性的威胁,对世子在东京的形势没有任何的帮助。”

    刘攽接话道:“打通河西走廊大宋获得的好处要远比我们哈密国大,富弼此时又想获得更大的好处,如此贪得无厌我们不能答应。”

    说完话,就把目光放在孟元直的身上。

    孟元直耸耸肩膀道:“既然你们文官都已经制定好策略了,下面就该我们出动了。

    铁三百,给老子往古浪河里倾倒猛火油,然后再把火药装在木桶里顺流而下,老子要烧掉那座破城寨。

    对了告诉杨怀玉,想要活命,就赶紧给老子滚!”

    刘攽吓了一跳,他只想要武将们适当的给富弼一点压力,却没有想到孟元直会如此的直接。

    霍贤却老神在在的闭目养神,只要大王不反对,他从不会干涉武将的行动。

    孟元直说的没错,文官只管制定前进的方向,至于怎么前进,那是武将们的事情。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