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三章李巧的谬误
    第二十二章李巧的谬误

    铁心源家自然是不缺一两根鸡腿的,每人一根鸡腿不过是一种规矩而已。

    有孩子在,赵婉跟铁心源一般就不会说起朝堂上的事情,书房里爆发的激烈争辩还是瞒不过赵婉的。

    她很想跟丈夫谈谈那里到底发生了事情,见儿子一脸渴盼的似乎想要跟父亲单独说话,就强忍着把场地留给了他们父子俩。

    “昨晚我什么都没有梦见。”铁乐非常的沮丧。

    “我也没有梦见,睡了一个安稳觉,看样子那些敌人畏惧我父子的威风,昨夜没有来。”

    “今夜定不放过他们!”

    铁心源凝重的点点头。

    能被自己的瞎话欺骗的儿子才是一个好儿子。

    “爸,您今晚还是跟我睡是不是?”

    “没错,战事还没有开始如何能够临阵换将!”

    “不要我娘?”

    “上战场是男人的事情,女人要走开!”

    看着儿子蹦蹦哒哒的跑了,赵婉从门外边走进来,对正在吃饭的铁心源道:“这孩子有这么傻?”

    铁心源白了赵婉一眼道:“这对他来说就是一个游戏,一个能让他父亲陪他一起睡觉的游戏,孩子什么都明白,他只是愿意把这个游戏进行下去罢了。

    赵婉没办法理解男人的这种白痴理论,不过看在他们父子似乎对此乐此不疲的份上,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你准备一下啊,最近哈密国肝火旺,快要烧起来了,想想法子,让所有人消消火。”

    赵婉大笑道:“莫非您打算让妾身充任老鸨子?给你的那些名臣勇将们安排一些女子?”

    铁心源嗤的笑了一声道:“真正上火的人是谁,你心里清楚,你要是再敢让那个鬼女人待在我的床头,你这辈子就一个人睡吧。”

    赵婉鄙视的瞅瞅丈夫,坐在对面道:“安排酒宴,歌舞款待有功之臣,本来就是妾身这个王后的职责。

    您放心,定会安排的妥妥帖帖,让你们一团和气,也会化解掉朝堂上的戾气。

    在这之前您先要告诉妾身,您是怎么跟自己的那群兄弟弄成这个场面的。”

    “因为审计!”

    “审计?有人贪渎?”

    “这次审计重点不是在查贪渎,是在摸底,是在检验哈密国的国本,也是在检验,哈密国经过这些年的野蛮生长之后到底有哪些问题,有哪些经验需要总结。”

    赵婉吃惊的道:“您要修枝剪叶了?下重手?”

    铁心源点点头道:“恐怕要这样做了,审计结束之后,就该下手了。

    哈密国经过十余年的发展,老兄弟们谁还没有几个亲朋故旧在国朝任职。

    谁没有按照自己心思给自己准备一两条退路?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这种事情一般都发生在国家趋于稳定的时候。

    这时候他们有各种各样的担忧是有道理的。”

    赵婉一脸的忧色轻声道:“您准备效法太祖杯酒释军权的故智?”

    “胡说什么呢,哈密国现在还没有到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地步,哪里能褫夺将军们的军权,大臣们的权力。

    同心同德还来不及呢,哪能干这种让人心寒的事情。”

    赵婉尴尬的笑道:“妾身听说您一边在准备歌舞,一边又要……”

    话说了一半立刻又换上紧张的神情道:“您知道,您的那些臣子们不知道您要干什么,您先是审计,紧接着就修枝剪叶,无论如何看起来都像是您要褫夺权力的前兆。”

    铁心源给了赵婉一个淡淡的笑容道:“有谁会这么想?”

    赵婉倒吸了一口凉气道:“您这是故意的?夫君,这样不成的,父皇常说,人心薄凉,最经不起试探,很多时候只是一念之差,您这样做是君王的大忌!”

    铁心源不以为意的道:“这是喜儿的大忌,却不是他老子的大忌。”

    “您是国王!”

    “这个破国王我早就干的腻味了,如果不是要给孩子们守着,我更喜欢带着大军远征四方!”

    赵婉的眼眶有些发红,握住铁心源的手道:“您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父亲。”

    铁心源笑道:“你也是个好母亲。好了,我们夫妻两就不要惹人笑话了,我下午继续去跟那些大爷们琢磨,你快快的去准备酒宴歌舞。”

    吃过饭,铁心源枯坐在书房里沉吟不语。

    桌面上堆积着高高的一摞子本章。

    这里面记述的内容全是哈密国需要快速面对的问题,哪一个问题一旦被忽视,最终都会酿成后患。

    赵匡胤当年就是因为处理事情处理的不够缜密,一句与士大夫共天下的话说出去之后,就最终形成了尾大不掉的局面。

    铁心源不想给儿子留下后患,能解决的他准备在自己活着的时候全部解决。

    这样,即便是有遗漏,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这个哈密王当的让他很不快活……

    得不到的时候,心永远在骚动,得到之后,就会变得平淡无奇。

    打江山是一个非常刺激的过程,然而,守江山却是一个很没意思的事情。

    打江山的时候敌人是明确的,钢刀砍在敌人脖颈上鲜血飞溅能让人的荷尔蒙催发到极致,那是一种如在云端的感觉,野蛮也罢,残忍也罢,都是男人身体里潜藏的那头野兽在肆虐四方。

    而治理国家的时候,敌人是不明确的,或许昔日的亲朋好友会在某一个特定的时间段向你挥出刀子,也或者是你将绳索套在昔日老友的脖子上然后卸掉他脚下的木板……

    李巧在青唐城的问题很大……在娶了卓玛之后,他又娶了四个女人,没有一个是汉人,也没有一个是宋人,全部都是青唐城以西的吐蕃大族女子……

    东吐蕃人之所以有力量向逻些城发起进攻,完全是因为那些尚未开化用钢刀与血肉为武器的战场上,突然响起了霹雳,冒起了硝烟。

    八万四千六百斤火药,四千六百八十枚火药弹,一百二十四具八牛弩,两千一百二十六架神臂弩,二十四万发弩矢,从青唐城驻军账册上消失了。

    在这之前,李巧从未想起跟铁心源这个哈密国的主人提起任何一个字。

    霍贤看得出铁心源心中是何等的煎熬,没有继续与铁心源争辩什么,挥挥手就带着群臣离开了王宫,这个时候,铁心源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清醒一下头脑。

    只有等大王想清楚了,事情才有可为,否则,再多的无意义争吵也无济于事。

    一个将官,怎么可以在一地驻守的时间超过十年!

    这就是霍贤与铁心源争论的焦点,这么些年,唯一能够破解哈密国将军轮转驻地制度的人就是李巧。

    这都是铁心源的错误。

    是他当初不忍心拒绝李巧最终酿成了现在的大祸。

    铁心源在书房里等待了很久,都没有等到霍贤的到来,问过值星官尉迟文,才知道霍贤他们来过,又走了。

    铁心源也不愿意继续留在闷热的书房,推开门向母亲所在的福寿宫漫步。

    七月的福寿宫正是花团锦簇的好时候,即便是池塘里也有几株睡莲开的正艳。

    诺大的福寿宫,其实就是一个很大的花园,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是在王柔花的注视下成长或者修建起来的,虽然整个宫室修建的并不大气,在林园方面也没有多少可取之处,这并不妨碍王柔花对它的喜爱。

    哈密国有牡丹,还是铁心源从临洮移栽过来的,不过,王柔花这里却没有栽种,她素来不喜欢那种花比叶子都繁盛的花木,所以,她的福寿宫里栽种了很多的玫瑰与月季。

    玫瑰是波斯商人带来的。月季是大宋皇后曹氏派使者送来的,这两种花都带有浓郁的香味,王柔花最喜欢采摘花朵来提炼精油。

    为此,她的福寿宫中还养着十几个专门为她提炼香精,精油的波斯人落魄贵族。

    七月初的园子里鲜花盛开,无数提着花篮采花的宫女穿梭其中,在蜜蜂与蝴蝶的包围中辛勤工作。

    与其说这些女人都是宫女,不如说都是王柔花收拢的无家可归的妇人。

    穿过花园,铁心源走进了母亲的禅房。

    “观自在菩萨,行深……”

    王柔花每天要在菩萨面前诵经百遍,这是她每日不可缺少的功课。

    等母亲诵经完毕,铁心源走过去将母亲搀扶起来轻声道:“你的膝盖总是痛,就不要长时间跪拜了。”

    王柔花接受了儿子的孝顺,任由他搀扶自己起来,看看儿子问道:“昨晚睡得可好?可还做噩梦了?”

    铁心源摇头道:“昨晚跟小乐儿睡得,睡得香甜,有我儿护佑,万邪不侵。”

    王柔花回首朝高高在上的菩萨告罪之后叹息一声道:“你是菩萨神灵保佑的既得利益者,如何能对菩萨不敬?”

    “孩儿敬佛,只是供在心里罢了。”

    对于儿子的无赖,王柔花没有丝毫的办法,母子两走在万花从中,却不约而同的没了赏花的心思。

    “让玉莲香看护你安寝,不要再推脱了。”

    “万一玉莲香想嫁给我怎么办?”

    王柔花瞅瞅儿子再次叹息一声道:“如果真是这样,该是你的福气才是,只是人家早就以身侍佛,早无男女执念,你想多了。”

    铁心源跟着叹息一声道:“玉莲香说到底不过是一介女儿而已,而巧哥,却把天捅了一个大窟窿。

    说实话,孩儿到现在还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