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四章糊涂账
    第二十四章糊涂账

    王柔花并不感到吃惊,剪下一朵半开的玫瑰放进篮子里,遗憾的看着这朵玫瑰道:“在最美丽的时候死掉未必不是一种福气。”

    铁心源摇头道:“不到无路可走的地步,我不想杀巧哥,甚至到了走投无路的时候,我也不想杀他。”

    王柔花叹息一声道:“你来找我是想要从为娘这里得到一些杀人的勇气吧?”

    “不是,孩儿希望您能帮巧哥求情,这样我就能说服自己去做一些规矩以外的事情。”

    王柔花莞尔一笑,对儿子这种近乎愚蠢的法子实在是不好评判。

    “你有些恨巧哥是不是?就因为你恨他,所以才需要为娘来帮你下决心,否则,你早就下决断了。”

    铁心源苦笑一声,把身在藏在树荫里道:“他总是这个样子,什么都不说就把事情办了,对我们的想法不管不顾,事到临头,他觉得只要把命交出来就能给所有人交代了。”

    王柔花笑道:“但凡是个人,就会有自己的想法,巧哥看起来是个刚强的人,其实是一个心最软不过的人。

    在东京的时候,他宁愿自己挨饿,也要把吃的留给弟妹,在乳山的时候,他宁愿自己一个人去追自家的仇敌,也不愿意拉上你们。

    到后来,同样是为了你们,他又放弃了追击凶手,在哈密一待就是十余年。

    为娘说这些不是为巧哥的胆大妄为做什么解释,只告诉你,巧哥以前是在拿命来维护你,你要处罚他,就一定要考虑到这一点,否则你的一生都不会安泰。”

    王柔花一生中很少对儿子的事情做肯定或者否定的决断,这一次也是一样。

    她总是认为儿子是天底下难得的聪明人,一定会想出最合理的解决办法。

    玫瑰花,月季花被太阳一晒就很容易开花,而制作香精用的花朵却不能开的太厉害。

    铁心源帮母亲采摘了一个时辰的花朵,就回去了,很明显,母亲在后面凝视了他的背影很久。

    按照历史记载,不论是大宋以前的历史,还是大宋以后的历史书上都记载的很清楚。

    开国君王总要杀死几个自己最亲密的战友伙伴来整肃一下朝纲的。

    这样做的好处很多,尤其是对中央集权很重要,让天下人都知道开国君王不是一个任人唯亲的人,他会给其它的阶层一个上升的大路,让所有人看到一线成功的希望。

    霍贤,刘攽之所以会如此坚决的准备通过审计来整肃一下朝纲的想法,铁心源很清楚他们的目的之所在。

    那就是哈密国确实已经到了需要整肃一下的时候了。

    这两个人都是大才,对于时局的把握很准,他们的任何做法都是有着极强的目的性的。

    好在他们的行为是为了让哈密国继续强盛下去,而没有党争的心思。

    这非常的难得,铁心源非常感激在自己最需要人才的时候有这样两位睿智的长者来帮助自己。

    可是,铁心源虽然也想整肃朝纲,却非常的不愿意用巧哥的人头来祭旗。

    他决定在赵婉举行的盛大宴会上好好地跟霍贤刘攽交谈一次,这一次他不想有任何的隐瞒,原原本本的将自己的心迹表露出来。

    欧阳修是沿着胡杨河溯流而上,然后转道哈密河一路来清香城的。

    这样做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一路上把自己的三个不听话的儿子齐齐的收拾一遍。

    事实上在长子欧阳发面前他就做的很失败。

    一个掌控整个河西走廊的哈密国封疆大吏自然有他的威严所在,麾下的属官不下千人,即便是府邸中都有甲士护卫,行动坐卧之间,上位者的威严让好几年不见儿子的欧阳修都感到吃惊。

    好在有夫人的嚎啕大哭做掩饰,欧阳修才得以重振自己身为父亲的威严。

    他敏锐的感觉到,儿子与大宋的封疆大吏有着完全不同的气质。

    大宋的封疆大吏或者温润如水,或者威严似狱,或者老奸巨猾,或者铁面无私。

    唯独没有儿子身上的锐气与强大的自信。

    看过,听过儿子治理河西走廊的策略之后,欧阳修就觉得这个昔日还非常青涩的儿子,现在变得面目可憎。

    他完全没有留下任何漏洞让他展现一下父亲的威严。

    既然孙子不在河西走廊,他又不待见长子,在河西修整了半月之后就匆匆的踏上了行程。

    “老爷,这里有一个渡口,看似很热闹,是什么地界,难道说已经到了哈密城?”

    欧阳夫人扶着船舷在侍女的簇拥下瞅着岸边热闹的渡口欢喜的问丈夫。

    欧阳修继续瞅着手里的书本道:“这不是哈密城,是胡杨城属下的临河县,有丁口一万七千余,辖四千九百户。”

    欧阳夫人狐疑的瞅瞅热闹的渡口,又眺望一下高大的城池不满的道:“老爷这是糊弄妾身呢,谁家的小县会这么热闹,城池会修的那么高?

    我们出渑池县的时候妾身看过,您说那里辖七千户是上县,渑池可比不了这临河县。”

    欧阳修闷哼一声道:“我说的是我卸任的时候,这么些年过去了,自然会有些变化。

    等你到了哈密城再看吧,那里的繁盛应该不比东京差多少,唯一的区别就是胡人多些。“

    欧阳夫人疑惑的道:“这里跟大宋州县没有什么区别啊,您看看飞檐,还有城门楼子,鼓楼,钟楼似乎都有,百姓穿着也是我宋人的装扮,您看啊,那里还有一个穿着阴阳鞋的中人。”

    欧阳修无奈的丢下书本道:“这里本身就是宋地,人也是宋人,汉人,自然跟关内是一个模样。

    再说了,临河县的城池修造还是老夫下的令,图纸也是宋人大匠绘制的。”

    欧阳夫人不再说话,遣散陪侍身边的侍女,凑到欧阳修身边小声道:“妾身看这哈密国也不错,咱们家的三个孩子都在这里为官,说到底还是年轻了一些,跟脚不稳当。

    老爷,要不您继续在哈密出仕算了。”

    欧阳修瞅了夫人一眼道:“哦?你希望我出仕?我记得官家要我出任黄门侍郎,你好像非常的不愿意。”

    欧阳夫人尴尬的笑了一下道:“您在大宋为官,纯粹是在受罪,那样的官不做也罢。

    在哈密为官就不一样了,您与哈密王君臣相得,一定不会受什么委屈,不但能一展怀抱,更能给几个小的遮风避雨,两全其美有什么不好?”

    欧阳修沉吟片刻道:“且看看哈密王是如何处置大将军李巧再做打算吧。”

    欧阳夫人皱眉道:“听发儿说,那个大将军李巧不但私通外敌,还倒卖军械,这样的人有什么难以处理的?”

    欧阳修叹息一声道;“没有那么简单,李巧与我共事三年,他并非一个有野心的人,更非一个喜欢财货之辈,这中间一定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既然哈密王已经召李巧进京,我们到了清香城,事情也就该明朗化了。”

    欧阳夫人见丈夫有些失落,就住嘴不言,亲手沏了一壶热茶,放在丈夫手边。

    守在边上准备为他倒茶,陷入沉思的欧阳修对茶水的冷热是没有多少感觉的。

    在同一时间,同样在沉思的还有李巧。

    不过,他只想了一会,就吩咐卓玛准备启程去清香城,接替他镇守青唐城的阿大,阿二已经到了,他就没有继续留下的理由。

    卓玛没有动弹,颤声道:“您真的要去清香城?”

    李巧淡淡的道:“我们干了那么多的事情,怎么可能不给大王一个解释!”

    卓玛连忙道:“能解释的通吗?”

    李巧无声的笑了一下道:“事情已经干了,解释的通与不通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一定要去清香城。”

    说着话又长叹一声道:“我已经很久没有给母亲问安,也没有跟兄弟们一起喝酒了。

    再不去,恐怕连兄弟都没得做了。”

    卓玛站起来大声道:“这些年,住在清香城里的那些人知道你是如何在群狼环伺的青唐城是如何生存的吗?

    十年,整整十年,清香城里的那群人只知道从青唐城调兵,您刚刚训练出来一批骑兵,他们就抽调一批,您刚刚聚集了一些好马,就会被清香城以装备近卫军为借口全部抽调走。

    他们知不知道,周围的吐蕃人是如何来骚扰青唐城的吗?他们知道青唐城周围的马贼到底有多少吗?

    他们知不知道十几个部族联合假装马贼来抢劫青唐城这样的事情吗?

    这座城是他铁心源儿子的,他的儿子正在世界上最繁华的城市里谋算着这个世界上最荣耀的位子。

    有谁知道你在这些年中到底作战了多少次,有谁知道你为了守住青唐城付出了多少?

    孟元直在清香城吃香的喝辣的,他老婆堪称哈密国第一富婆,他家的商队遍及哈密,店铺更是数不胜数。

    您劳心劳力,常年驻守在贫瘠的青唐城有什么?

    那些人还拿你支援那些倾向我们的部族的一点武器说事情,说您贪渎!

    天啊,有你这么穷的大将军吗?有你这种连给老婆置办精美衣衫的钱都拿不出来的大将军吗?”

    面对卓玛的狂暴,李巧的目光依旧是冷的,心里有鬼的卓玛不知不觉的放低了声音。

    李巧瞅着卓玛道:“我出征在外的时候,你到底给瞎毡支持了多少?”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