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六章孔雀东南飞
    第二十六章孔雀东南飞

    卓玛穿上了一袭女甲,紧身的甲胄不但没有让她显得臃肿,反而让她的身姿显得更加挺拔。

    三百多甲士就站在她的身后,每个人都沉默不语,很多人回头瞅着高大的城主府恋恋不舍。

    卓玛长吸一口气道:“没什么舍不得的,只要城池还在,我们总有一天会夺回来的。

    现在,我们走,谁敢阻拦,杀无赦!”

    甲士们轰然应诺,对他们而言,卓玛,就是他们的神。

    卓玛强忍着鼻腔传来的酸涩,重重的抖抖缰绳,战马就直奔青唐西门而去。

    青唐城的军营在北面,高高的刁斗上站着一个瞭望手,他很快就发现了在街市中疾行的那支队伍。

    在半夜,青唐城军规不允许有成队的骑兵在城中出现,于是,低沉的号角声就传遍了军营,同一时间聚将鼓也如滚雷般的在半空回荡。

    军营中顿时如同滚沸的开水锅,一队队衣衫不整的军卒匆匆的出了居住的房间,一边向校军场狂奔,一边整顿身上的衣甲。

    鼓声停止的时候,军卒们已经全副武装肃立校军场,鸦雀无声的站在夜风中等待自己的主将出现。

    然而,大将军并没有出现,于是,整顿完毕的大军依旧在原地肃立。

    中军大堂灯火通明。

    阿大阿二就坐在李巧的对面,浓烈的青稞酒一碗接一碗的往嘴里倒。

    两个脑袋两张嘴往一个肚子里的灌酒,很快,阿大,阿二就有些不胜酒力了。

    李巧喝酒却像喝水,喝的酒越多,眼珠子就越红,面色就变得更加苍白。

    当李巧再一次拿起装酒的皮囊准备倒酒的时候,阿大一把按住李巧的手道:“不能再喝了,再喝就要醉了。”

    李巧笑着问道:“阿大,你尝过女人的滋味吗?”

    阿大仔细的看看李巧,确定他不是在笑话自己,就笑道:“没有,我与阿二两人一体,娶妻有伤伦常。”

    李巧点点头道:“确实如此,既然从一开始就没有过,自然也就谈不到失去。

    我这一生,看起来非常的失败!“

    很少说话的阿二忽然端起一碗酒一口喝干,用非常嘶哑的声音道:“别让我们兄弟看不起你!”

    李巧笑道:“看不起我是应该的,我自己也觉得很窝囊,不过啊,既然已经错了,那就干脆错到底,也算是一个有担当的汉子。”

    阿大笑道:“你以为把我们兄弟拖在这里,卓玛就能顺利的逃走?”

    李巧摇摇头,有些自傲的道:“我在这里驻扎了十年之久,说出去的话多少有人会听,只要你们兄弟不去,卓玛就能走掉。”

    阿大叹息一声道:“王胄,冷平已经出了黑山口,泽玛已经与黑溪吐蕃达成了共识,瞎毡无路可逃。”

    李巧懒洋洋的道:“这与我无关,我只答应放她离开青唐城,至于以后,我也帮不了她了。

    毕竟,我这次回到清香城,打算一辈子留在将作营里不出来了。”

    阿大点点头道:“那就继续喝酒,喝醉了去球。”

    李巧满意的笑道:“正合我意。”

    卓玛听到了聚将鼓,咬咬银牙抽出身侧的战刀吼道:“城门就在眼前,全军突击!”

    战马的速度顿时加快,如雷的马蹄声充满了杀伐之气,如同一道龙卷向城门扑击过去。

    城墙上站满了甲士,对于卓玛的出现并不吃惊,一个个握紧了武器等待校尉陈武下令。

    陈武站在箭楼上,牙齿咬得咯吱吱作响,已经抬起的手臂无论如何都放不下来。

    神臂弩队已经仰天卧倒,双脚蹬在弓臂上,只要校尉的手臂落下,第一轮弩箭就会射出去……

    而操控八牛弩的弩兵,已经操起了手里的木槌,只要校尉的手臂落下,木槌就会砸在机括上,粗大的弩矢就会激射而出。

    耳听得沉重的城门被人吱吱呀呀的打开,吊桥轰然落下,陈武的手臂却一直没有落下来。

    急促的马蹄声逐渐远去,陈武颓丧的坐在椅子上,面对无数看过来的目光,他摘下自己的头盔,对已经站立在身边的军司马道:“明光校尉陈武纵敌逃脱,甘愿自领军法。”

    军司马回头看着被黑夜遮盖的原野淡淡的道:“将罪囚陈武拿下。”

    城门重新被关上,吊桥也被高高的拉起来,西城门重新归于安静,仿佛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过。

    陈武双手反剪低头跪在中军大堂上一言不发。

    李巧往嘴里丢了一颗豆子笑道:“人已经走了?”

    陈武神色难明的抬起头看着大将军低声道:“走了。”

    李巧笑道:“军务完成的不错,记功就算了,反正你也在青唐城没了立足之地,就跟我一起回清香城吧。”

    陈武长叹一声道:“大将军,末将只想解甲归田。”

    李巧摇摇头道:“大王的意见还没有出来之前,你哪里都去不了。

    放心,你只是依照我的军令行事,不会牵连到你,相反,你是我哈密国千辛万苦才培育出来的自己人,大王不会迁怒与你的。”

    李巧说着话就瞅着阿大,阿二直笑。

    阿大丢下酒碗道:“老子喝醉了,不知道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巧向阿大阿二拱拱手以示谢意。

    然后就从怀里拿出一枚大印放在桌子上对阿大阿二道:“这是青唐城的关防大印,此事与你无关。”

    阿大将大印揣进怀里指指清香城方向道:“你觉得大王是一个很好哄骗的人,还是认为国相,黄门侍郎,提刑司大主事,密谍司大统领这些人是傻瓜?”

    李巧站起身,整整散乱的衣衫,再次朝阿大拱手道:“军务交割已经完成,我这就离开青唐城回清香城去,还请大将军行个方便打开东门让我离开。”

    阿大叹息一声道:“此时夜黑风高行走不易,还是天亮之后再走吧。”

    “我一刻都等不及了,只想早日回到清香城,回到我钟爱的打铁房抡大锤去。”

    阿大沉默片刻,终于对军司马挥挥手,示意他去办,然后也站起身,更不送李巧,留下一句“全军归营!”就直接进了后堂。

    没了卓玛,李巧基本上就没有什么行礼,陈武更是光棍一个,五百人的亲军队伍一人双马举着火把匆匆离开了城主府一路向东行军。

    轻装简行,马蹄匆匆,只用了三天就到了倒淌河。

    出了青唐城之后,李巧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不但没了在青唐城时候的阴郁,脸上总是挂着笑容,这让心中惴惴不安的陈武非常的不解。

    “大将军,如今清香城诸君对您多有不满,此次回去吉凶难料,您为何一点都不担心。”

    李巧哈哈笑道:“以前在青唐城,事事都要我做主,唯恐那里做的不好辜负了大王的信任。

    当初我说我要去主掌将作营,大王说我留在将作营是一种浪费,哈密国需要我去四处征战。

    现在,事情果然出来了,这可怨不得我,而决定权如今在大王手里,我落得一身轻松有何不好?”

    “可是,相国……”

    李巧瞅了陈武一眼道:“这天下是大王的天下,不是他霍贤,刘攽的天下。

    所以,能下决断的人只有大王一人,只要大王还不想杀我这个罪人,我们就什么屁事都没有。

    你觉得大王会杀我吗?”

    陈武满怀希望的附和道:“这怎么可能!”

    “既然大王不会杀我,我们还苦着一张脸做什么,陈武,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放心,就算我回到清香城什么官职都没了,老子一样保你继续成为校尉!”

    一想到在哈密国身居重位的铁姓兄弟,陈武顿时就信心满怀。

    日月山彩色的石头山崖出现在视野里的时候,李巧纵声长啸,啸声绵绵不绝,似乎要把心头所有的郁闷都发泄在这座满是传说的山崖上。

    啸声绝音,李巧却如同一只被扎破了的皮口袋,里面的精气神也全部都不见了。

    “哎——

    我心爱的哥哥走了再也不回头。

    急风骤雨猛进袭,涧湖暴浪极汹勇,阴云黑霾满天际,日月被囚入牢狱,二十八曜逃无迹,天河星系皆不见,星辰深锁渺天际。

    哎——

    我心爱的哥哥走了再也不回头。

    继此飓风暴雨后,连续昼夜十八日,大雪狂降未暂息,天上天下尽白雪,茫茫漫漫穷荒际。

    哎——

    我心爱的哥哥走了再也不回头。

    大雪降块如羊毛,似鸟坠空落于地,小雪飞片如纺轮,密密坠地似蜂群,微雪细小如麦种,如豆如棉如飞絮。

    哎——

    我心爱的哥哥走了再也不回头。

    此雪实难量!雪山尖峰触天际!大树小树尽埋葬,惟见茫茫雪天一!”

    李巧吃惊的四处寻找歌声的来处,却看见一个红衣女子站在日月山上边歌边舞……

     李巧努力的转过头,却朝那边挥挥手,以前那些对的,错的,或者无礼的,野蛮的,卑鄙的,无耻的事情这时候都变得没有任何意义。

    只是挥挥手,就全然忘记,只记得那双曾经水汪汪的大眼睛。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