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章佛骨舍利
    第三十章佛骨舍利

    当时史上最强大的吐蕃军队为了佛骨舍利去了中天竺。

    中天竺的人虽然也进行了英勇的抵抗,可是,在这支连强大的唐王朝军队都能打败的吐蕃军队面前,他们的抵抗就像是一只螳螂阻挡一辆沉重的马车。

    吐蕃军团毫无意外的碾碎了所有的抵抗……

    于是,这支军队在诺大的天竺平原上为所欲为。

    佛骨舍利没能保佑中天竺的信徒,而是给他们带来了最恐怖的灾难,繁盛富庶的摩揭陀国在吐蕃人的铁蹄下变成了一片废墟。

    有了佛骨舍利的赤松德赞终于将他安放在五彩的桑耶寺,在安放佛骨舍利的那一天,六千名僧众齐齐颂佛,据说雪山震动,彩云成莲,石头开花,异香百里……

    佛家所说的轮回似乎真的存在!

    吐蕃繁盛一时之后,很快就四分五裂了,先是分成六个大部族,而后就分裂成十九个中等部族,随着农奴起义,十九个部族再次碎裂。

    从此,吐蕃筑城称王者不下千人,他们整整混战了一百六十年,才重新归于四王统治。

    即,拉萨王系—朗达玛之子云丹的后裔占据逻些,称为逻些王系。他的势力多在逻些、桑耶、朵康等地。

    阿里王系—哦松之孙尼玛衮退居阿里布让为王,其三子分别统治孟域——拉达克王系,布让、象雄——古格王室,总称为“上部三衮”。

    亚泽王系——尼玛衮的第十一代孙据亚泽为王,称亚泽王系。

    雅隆觉阿王系——哦松之孙扎西邹巴有三个儿子:巴德、斡德、基德,称为“下部三德”。斡德的第三个儿子赤穹,据雅隆秦昂达则城,形成雅隆觉阿王系,而次子赤德的后人在青海定居,成为宗喀王(唃厮啰)。

    哈密国迎宾使者泽玛就是亚泽王的后人。

    撒迦这些年之所以执着的在逻些暗杀那些逻些王族,他并不是想要统治逻些,真正的目的就在于桑耶寺里的佛骨舍利。

    瞎毡战败之后,宗喀王一系也烟消云散,为了重新凝结人心,重整兵马,瞎毡的目光也落在了佛骨上面,可以说,他在佛骨舍利上投入的精力,远比在重整旗鼓上消耗的更多。

    这些事情如果不是卓玛告诉李巧,哈密国至今为止对这些事情依旧是一无所知的。

    在知晓了佛骨舍利的消息之后,铁心源胸中很多的疑惑一瞬间就全部解开了。

    不论是撒迦的怪相,仁宝的犹豫,玉莲香的执着,卓玛的叛乱,全都有了一个说的过去的解释。

    四王中,逻些王的势力最小,却存在的最为悠长,说白了就是依靠桑耶寺的保护。

    而桑耶寺,在吐蕃人心中,那是真正的神圣之地。

    不走到穷途末路,没人敢对桑耶寺不敬,而撒迦和瞎毡偏偏就是两个已经走到穷途末路的人。

    “卓玛把最深的秘密都说了,你能不能饶她一次?”李巧搓着手很小心的道。

    铁心源从沉思中清醒过来,看着李巧道:“你们夫妻十余年,你怎么还不了解这个女人?

    她之所以在日月山把这个秘密告诉你,就是为了保住你的一条命。

    你现在还有脸拿这个秘密再为她乞命。”

    李巧嘿嘿笑道:“我哪里来的性命之忧?你怎么可能会干掉我?

    这么大的秘密用在我身上浪费了,还是用在卓玛的头上,我保证,只要你饶了她,我一定带着她躲进这座山谷里,一辈子都不出去。”

    铁心源苦笑一声道:“你怎么还不明白,卓玛也就是你以前的婆娘,她这回根本就没打算活,只是看在你们夫妻多年的情分上,用一个不值钱的秘密来保住你的性命。

    至于她自己,哼!恐怕已经去了桑耶寺。

    我不杀她,你以为冷平,王胄会对她手下留情?青唐大将军阿大发出的可是平叛令,在这条军令之下,你以为叛将还能有人活着?

    就算你老婆天神附体,杀出冷平王胄的包围圈,外面还有鬣狗一般的撒迦,以及桑耶寺的信众,哪一个会放过她?这女人这次十成十的把自己祸祸死了。”

    李巧似乎并不意外,他本身也是大将军,如何会推测不出这样的一个结果。

    一把拉住铁心源的手道:“我儿子也是你儿子,你看着办吧,我走一趟吐蕃。”

    铁心源强忍着怒火瞅着李巧道:“你早就做好准备了是吧?”

    李巧笑道:“如果不是因为不来见你实在说不过去,我早在日月山就跟她走了。”

    铁心源苦笑一声道:“你这个混蛋还真是食髓知味,老子就不信那个女人有这么大的诱惑力。”

    李巧上前一步正要说话,却听咔嚓一声,一直扶着他的水儿竟然把一直泛着红光的镣铐扎在他的左手上,同一时间,扶着他右手的火儿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就在李巧发愣的功夫,铁心源狞笑着将镣铐上的钥匙给生生的拧断,然后拍拍李巧的肩膀对水儿道:“照顾好他,等那个死婆娘死了之后再放出来。”

    说完转身就走,一点松口的余地都不给李巧。

    李巧艰难的瞅瞅身边的好兄弟惨笑道:“你们还真是我的好兄弟。”

    水儿低下头道:“大哥,不值得,家里还有三个孩子,这才是最重要的。”

    李巧冷笑道:“值不值得我心中有数,再说一遍,把镣铐给我打开。”

    火儿摇头道:“打不开了,镣铐是风磨铜做的,锁芯子是铅锡融合之后做的,钥匙也是铅锡制作的,源哥儿把钥匙掰断,里面的机括就乱了,想要打开,只有动用水压机缓缓把镣铐外壳切开,除此别无他法。”

    福儿低着头继续道:“而水压机现在归尉迟文看管,您也知道,那家伙除了源哥儿的命令,从不听任何人的。”

    李巧大怒,径直去了自家的铁匠房,取出一柄锤子,单手敲击,一时间,铁匠房里叮当声不绝于耳。

    李巧的耐心很好整整敲击了一个时辰才丢开锤子,只见锁在手腕上的镣铐除了变得扁了一些再没有多少变化。

    “大哥,没用的,您越是锤炼,镣铐里的铅锡就会被锤成一团,镣铐只会更加的坚固。

    这是造手铳的铜料,韧性极好,我们实验过,刀砍斧凿皆不能伤。”

    李巧目眦欲裂冲着水儿怒吼道:“她是你们的大嫂!”

    火儿阴着一张脸道:“能对自己丈夫下毒的大嫂我们不要也罢。”

    李巧的脸色更加的难看,冷冷的道:“你们怎么知道?”

    “密谍司的探子看见的,还把卓玛的毒药给换掉了。”水儿终于抬起头,眼中满是怒火。

    “是许东升还是源哥儿?”

    水儿再也忍不住了,重重的一拳砸在墙上怒吼道:“是我!是我问许东升要的人手,也是我趁着给你娶小妾的时候安排进去的。

    我只是不想让你干傻事,没想到却能看到那一幕,这件事我谁都没告诉,

    哼哼哼,这一次也就是那个女人没来,如果来了,我一刀宰了她。

    说实话,这个念头存在我心里好久了,我大哥堂堂的英雄好汉,如何能被一个妇人支使的团团转。“

    水儿说着话从袖子里抽出一柄短刀丢在李巧的面前,然后被颤声道:“我他娘的宁愿你恨我一辈子,也不愿意看着你死掉。”

    钢刀当啷一声掉在地上,李巧一张苍白的脸逐渐变成了死灰色,最后长叹一声,拖着沉重的镣铐一步一挪的走进了一间厢房,关死了大门,而后就鸦雀无声。

    水儿颤抖着手指着大门道:“你就死在里面吧,我们兄弟当初没吃的,没喝的,抱成团才能活下来,我们当初说过,要一起快活到死。

    你在乳山就为这个女人跑了,我们什么不都不说,明知道她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看在你的份上,我们还是左一声大嫂,又一声大嫂的叫着,只要你喜欢,我们兄弟的头上全是绿的也无所谓。

    你知不知道,老娘为了分辨孩子是不是你的血脉,特意从大宋皇宫带来了八位老宫人。

    还以为那婆娘终于知道消停了,会跟你好好地过日子,看在几个孩子的份上,我们把以前的事情都忘了。

    你知道不,你老婆弄走了一批军械,第一个知道的人是我,是我担心你会发现,特意从将作营给你又运去了一批填窟窿。

    火儿后来也发现了,他什么话都说,背着我又给你青唐城运去了一批军械。

    你为了那个女人,不要兄弟,不要孩子,不管不顾的要死要活。

    老子现在就给冷平王胄写信,告诉他们,如果那个女人活着回来了,老子就跟他拼命。”

    水儿说完话,等了好久,不见屋子里有动静,恨恨的跺跺脚就狂奔出去。

    火儿叹息一声,朝其余兄弟挥挥手,示意他们离开,自己搬了一把椅子坐在门前低声道:“我守着你,想吃想喝我陪你……”

    大门开了,李巧的一双眼睛红的如同火炭,淡淡的道:“让人送些酒来,我想喝酒,越烈越好,也送一个火炉子来,我很冷,冷得厉害,从里到外凉透了……”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