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五章西夏烟云
    第三十五章西夏烟云

    西夏人能逃到那里去?

    亡国之人能去哪里?

    原本前来救援西夏的契丹的大军在听到好水川大战的结果之后,就立刻从友军变成了敌人,正在疯狂的攻击黑山威福军司,哈密国的大军正在攻击黑水镇燕军司,折家军已经攻破夏州,白马强镇军司只能龟缩在西平府绝望的等候最后时刻的来临。

    而一片云的祖普国则如同荒原上的野狗在周围游荡,只要看到逃出来的西夏人,就会凶狠的扑上去……

    一只野兽死了,就会引来无数的食腐动物,它们从天空,地上,地下附着在死去的尸体上吸允,啄食,吞咽下死尸身上最后的一滴养分。

    韩琦当年兵败好水川,这是他锥心刺骨之痛,骑骡子逃回宋地的时候,老妪问他,“府尊逃归,我儿何在”的话,让他汗颜无地,羞惭之下呕血三升几欲自尽。

    此次平灭西夏,五路大军齐头并进稳扎稳打,以火器开路,以强弩压阵,以步人甲士凿开敌阵,最后以骑兵追击溃军,不曾给没藏讹庞半点偷袭的机会。

    站在好水川战场,韩琦举着一颗从荒草中找到的干枯头骨,厉声吼道:“任福归来兮!”

    一介文臣最重风度,如今的韩琦却披头散发,战袍染血,双目通红如同索命的厉鬼,那里还有半分大宋重臣的儒雅之态。

    狄青,杨怀玉在远处窃窃私语,富弼更是远在六十里外的中军大营。

    这个时候没人愿意靠近韩琦这个枢密使……

    这人已经疯了,他来兴庆府,并没有上战场,唯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杀人……遇到昔日的仇敌,他甚至会亲自动手……

    杨怀玉眼看着韩琦张嘴喷出一口血,有些担忧的对身边的狄青道:“会不会有问题?”

    狄青与韩琦历来不和,眼瞅着韩琦吐血,却皱着眉头道:“这口血吐出来,韩稚圭的心病才算是真正好了。”

    杨怀玉吐口唾沫道:“我不关心他死不死,我只担心他会把西夏人全部杀光。

    此战之后您要告病还乡,我也要回东京躺在功劳簿上混吃等死,就指望拿战俘跟哈密王换钱呢,要是被他全给咔嚓了,我们喝西北风去啊。

    如果行囊不丰,后半辈子不好过啊。”

    狄青也显得有些忧虑,西夏之战乃是灭国之战,他的功勋也到了顶了,官职,爵位之类的官家自然会给足,如果告病还乡,还能落一个全家安稳与盖世美名。

    如果继续留在朝廷担任什么乱七八糟的高官,距离杀身之祸一定只有一步之遥。

    想到与哈密国特使许东升的交易,狄青也很担心韩琦继续发疯下去,要知道他多杀一个人,五十个红铜钱就会从他的口袋里溜走。

    有这想法的不仅仅是狄青与杨怀玉,还有其余将官,狄青,杨怀玉不受韩琦待见。

    心痛之下,西京转运使孙沔连忙扶住摇摇欲坠的韩琦连声道:“稚圭兄醒来,稚圭兄醒来。”

    一口烈酒灌下去之后,韩琦张嘴吐出一口带血的酒箭,面色酡红,哈哈大笑拉着孙沔的臂膀道:“达夫,达夫,我等终于用血洗涮了昔日的耻辱。”

    孙沔大笑道:“这次回环州,却不知还有没有老妪拉着稚圭的衣袖问儿子的去处。”

    昔日,如果有人跟韩琦这样打趣,韩琦一定会勃然大怒,现在不一样了,不但不生气反而跟着哈哈大笑。

    韩琦瞅着漫山遍野的死人,抓着酒囊将所有的酒倾倒在地上恶狠狠地道:“老夫愿你们到了地府也不得安宁!”

    听到韩琦杀气腾腾的话语,孙沔不免有些担忧,好在韩琦很快就安静下来,扫视了一眼眼巴巴看着他的众位将官,哼了一声道:“放心,老夫不会把你们的钱财全部都杀掉。

    不过,你们一定要问清楚,铁心源要这么多的降俘准备干什么?”

    这里面官职最高的狄青自然是不说话,孙沔笑道:“管他去干什么,反正不会对大宋不利。”

    韩琦沉声道:“铁心源此人虎视鹰扬,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

    孙沔惊讶的道:“稚圭兄,人家的儿子大势已成,而且已经入主东宫,铁心源还想干什么?总不至于他想自己住进东宫吧?

    你与铁心源不睦,这个时候要是再反对他儿子入主东宫,恐怕就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韩琦长叹一声道:“泱泱皇族竟然找不出一个人才,老夫又能如何?

    罢了,留些剩勇继续追击穷寇吧,此战之后,老夫也该回河北享受几年清净日子。”

    孙沔目送韩琦离开,直到他的卫队群离开了视线,才叹口气对围拢过来的众将道:“收拢降俘,派人解往大石城。”

    众将一扫刚才的哀怨之色,立刻散开回到本军,归拢自己部属擒获的降卒,点清数目就用牛皮绳穿了,最后汇成一支长长的队伍,在全副武装的军卒押送下一路向北。

    在他们的背后,兴庆府的繁盛已经过眼云烟,粗大的烟柱从沙漠边缘升起,在高空散开,然后笼罩着天空。

    兴庆府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一场屠城,高大巍峨的皇宫,金碧辉煌的寺庙,密如鱼鳞的民居,如今都在大火中崩塌毁灭。

    刚刚被发明还没有来得及扩散的西夏文同样在大火中变成了灰烬。只有一些碎裂的石头上还存有一星半点的痕迹。

    李元昊高大的陵墓被火药粗暴的炸开,已经腐烂的只剩下枯骨的尸体被军卒们从坟墓里拖出来,散落在荒漠上,指骨上的戒指变成了宋卒的战利品,被他们穿上丝线挂在脖子下面向每一个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炫耀。

    擒生军昔日捉来的奴隶们正在用最凶狠,最残忍的手段来报复他们昔日的主人。

    衣香鬓影的贵妇在尘土中哀嚎,继而被她们昔日最无视的奴隶拖去暗处……飞鹰走马的贵公子煌煌如丧家之犬找不到一处可以藏身的地方,最终被狞笑着的悍卒生生的割开了咽喉……秃发的党项贵族带着自己最华丽的首饰坐在火焰的深处为这个死去的国度做最后的献祭。

    让大宋痛苦了五十余年的西夏国,如今终于被毁灭了,狂暴的富弼抛弃了身上最后一丝儒雅,一声令下,兴庆府这座西北名城就化为了灰烬,就连那些坚固的城墙也在火药的轰鸣中成为了断壁残垣。

    大宋不想在这里屯兵驻守,不想这里继续出现李继迁,李元昊这样的人物。

    或许以后这里会出现几个边远小县,会有一些农夫重新用铁犁耕作这里肥沃的土地。

    而现在,大宋需要这里成为一片白地,需要这里成为野兽横行的荒原。

    唯有如此,大宋的国祚才会绵延悠长。

    西征已经进行了足足半年,胜利从年初就已经是触手可及的事情。

    因此,好水川大捷的消息传到东京,百姓们载歌载舞欢庆帝国的第二次大胜。

    而大宋的官员对此并不感到吃惊,在允许百姓欢庆三天,金吾不禁之后,他们就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皇宫里。

    准确的说是放在了御书房。

    赵祯,铁喜祖孙二人这两天一直躲在书房里,工部的官员流水般的进入书房,出来的时候却一个个忧心忡忡。

    文彦博按捺不住自己好奇的心,也走进了书房,一进门就被挂在墙上的巨大施工图给震惊的不轻。

    主要是看不懂这张图纸,好在随侍在皇帝身边的工部员外郎梁楷很是识情知趣,用嘶哑的嗓音重新为大宋最高官员讲解了这张图纸。

    文彦博这才将目光落在书房地上的驰道模型……

    铁喜如同一个真正的孩子一般,愉快的用手推动着轨道上的小马车百无聊赖的玩耍着……

    赵祯有些疲惫的声音从桌案后面传来:“文卿,将这些图纸带回去,十日之后准备大朝议。”

    文彦博躬身道:“此物极为荒谬!”

    赵祯摆摆手道:“哈密国联通清香城与哈密城的驰道已经修建完毕,所费不多。”

    文彦博皱眉道:“征西大军年底就会班师,国库恐怕没钱来修筑这样的驰道。”

    赵祯苦笑道:“我们就算是想要投钱,哈密国也不愿意让我们占有更多的份子。”

    文彦博长出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还在玩耍的铁喜,不由得有些羡慕这小子的好命,有一个极度强势的老爹,人生路果然平坦。

    仅仅叹息了片刻,文彦博就重新把注意力放在这条前所未有的驰道上。

    仅仅是粗粗一看,他就明白这条驰道对帝国统御西域的重要性。

    只是,靡费也必然惊人,哈密国此次恐怕是举倾国之力在做这件事,颇有些蛇吞象的意味。

    文彦博在最短的时间里就做好了决定,他很想知道这条驰道能否掏空哈密国的国库,能否让富庶的哈密国变得穷蹙起来。

    如果哈密国没有现在这样富庶,即便他们的甲兵犀利,对大宋的威胁立刻就会掉几个档次。

    同时,他很不明白以铁心源的聪慧,霍贤刘攽的老道,如何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所有的可能都思索之后,他也只能喟叹一声,羡慕铁喜的好命。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