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章烂摊子
    第四十章烂摊子

    铁家小院子里,尉迟文坐在磨盘上,脸色非常的难看。

    他万万没有想到,单远行领导下的东京密谍司已经腐烂到了这个地步。

    人手不少,效率却很低,仅仅是领密谍司俸禄的人就足足有六百八十三人。

    受这些密谍控制的城狐社鼠组成的帮派就不下十四个,看起来非常的兴旺,然而,真正受密谍司控制的密谍却少的可怜。

    单远行麾下的四大天王更是在东京横行无忌,杀人放火,贩运私盐,绑架勒索,开赌场,开妓院,放高利贷,买卖幼童无恶不作。

    如果不是因为单远行已经病入膏肓,尉迟文首先做的就是砍掉他的脑袋以示严惩。

    尉迟文沉默了半晌,而后就取出从单远行那里得来的名册,看过之后就开始焚烧。

    现在,把东京密谍司跟这些城狐社鼠分开远比重新整顿他们更重要。

    世子乃是大宋未来的皇储,他的身上绝对不能沾染半点污点。

    嘎嘎打着酒嗝从外面走了进来,九月的东京依旧炎热,见尉迟文在烧东西就脱掉直辍丢在梨树枝子上,探手摘下一颗还没有成熟的梨子嚼着道:“怎么了?一张脸拉的比驴脸都长,怎么,单远行不愿意交权?

    你不是已经控制住他闺女一家了吗?”

    尉迟文摇摇头,取来一桶水,把水浇在纸灰上,用棍子划拉散了,这才道:“这是逼着老子杀人啊。”

    “单远行不用杀吧,你不是说他活不了几天了吗?他跟大王结交最早,还是留点情面比较好。”

    尉迟文苦笑道:“东京密谍司已经成了藏污纳垢之所,再不清理,会影响到世子的声誉。”

    嘎嘎啃了一口梨子,没长熟的梨子全是渣滓他皱皱眉头丢掉梨子非常无所谓的道:“那就动手呗!隐秘点,我最近也要干掉胡鲁努尔,估计动静比较大。”

    尉迟文站起身道:“他的家产呢?如何拿到?”

    嘎嘎挠挠脑袋道:“这家伙很有脑子,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处境不妙,估计不会把家财放在宅子里。”

    尉迟文摇摇头道:“取胡鲁努尔的性命是小事,取他的家财才是大事,我们来东京没有带什么钱财,所有花销都要从他这里找出来,不容有失。”

    嘎嘎笑道:“既然如此,我们把手里的活换一下,你去对付胡鲁努尔,找他的钱财,我去帮你铲除那些毒瘤。”

    尉迟文摇头道:“来东京之前,大王特意分派了我们的活计,我想大王不会无的放矢的,既然这样安排了,必有含义,我们还是各干各的比较好。

    对了,既然密谍司已经烂到根子里了,我觉得很有必要重新审视一遍我们在东京的人手。

    东京是一个花花世界,让人变质起来很容易。”

    嘎嘎笑道:“军司马已经把人手都撤到了东京城外的十二个农庄,自检自查正在进行,想必很快就会有结果。”

    “只要发现有变节者,就杀了吧!”

    嘎嘎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随着尉迟文与嘎嘎的到来,铁喜的心情就变得很好,他终于不用再经常去看骷髅一般的单远行,也不用整天提心吊胆的防备胡鲁努尔了。

    他相信,尉迟文与嘎嘎会很好地处理好他们手里的事物,从而把他从繁重的庶务中解脱出来。

    皇祖父最近脾气变得很是暴躁,杖责宦官跟宫女的次数在不断增加,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朝堂上的风向随着大佬们对铁路的认知逐渐加深,也变得诡异起来了。

    那些远在外地的藩王似乎看到了新的希望,又开始派人频繁的出入重臣的府邸。

    虽然据皇祖母说那些重臣不过是在敷衍,可是,藩王使者能够进入重臣府邸本身就代表着一种不好的倾向。

    大宋如今的局势前所未有的好,堪称开国以来最好。

    接连拔除了青唐,西夏两颗钉子之后,大宋的敌人只剩下北面的辽国。

    而辽国在面对大宋南面,西面,以及哈密国从北面的威胁已经开始大规模的收缩兵力,据说,契丹勋贵的仆兵已经被辽皇剥夺,已经正式加入了王帐军。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契丹人害怕了,西夏崩溃的如此迅速以至于辽国都来不及派出援兵。

    一旦宋军装备了和他们一样的战马,并且能够熟练地使用火器之后,契丹对大宋的威胁已经降低到了有史以来的最低。

    南边的国际贸易做的风生水起,北面再无威胁,大宋士大夫们已经开始了自己醉生梦死的生活。

    每到夜晚,东京就彻底变成了一座不夜城,一座光明之城,无数盛赞盛世来临的诗篇被歌姬们传唱,让人听得筋骨皆酥。

    市面上甚至有人传言,现在,该是哈密国举国来投的时候了,只要铁心源投入大宋的怀抱,分封一个藩王足矣。

    “文哥,没人告诉你你的笑脸看起来很假吗?”铁喜实在是受不了尉迟文未语先笑的那一套,驱赶走了侍女宦官之后就直言不讳了。

    嘎嘎大笑道:“嘴上叫哥哥,腰里掏家伙说的就是你文哥这种人,不像老子一根肠子通到底,谁跟我打交道都感到如沐春风啊。”

    尉迟文揉揉面皮叹口气道:“习惯了,世子多看看也就习惯了。”

    铁喜从大椅子上下来,坐在蒙着地毯的台阶上笑道:“单远行已经走了?”

    尉迟文道:“已经走了,他在东京的活计干的不好,不过啊,好歹给我们留下了一个摊子,有这个摊子我就能重新把架子搭起来。

    单远行还是非常识情知趣的,把所有的底子都交代了,也不负大王给他的厚赐。”

    铁喜聪明的没有问尉迟文怎么搭架子,反正以他的理解,想要搭架子就必须先把旧的腐烂的架子推倒才成。

    他不想知道知道太多,父亲很久以前就说过,作为一个上位者,有时候仅仅要结果是一个明智的选择,给属下添加很多的要求,只会让结果出现偏差。

    再说了,杀人这种事身为帝王还是少干些,一个不喜欢杀人的帝王远比杀孽满身的帝王受所有人喜欢。

    “不是恶贯满盈之辈,还请文哥酌情宽恕,不管怎么说都是为我哈密出过力的。”

    尉迟文躬身施礼道:“臣谨遵命!”

    铁喜笑着接受了尉迟文的礼敬,这时候可不是话家常的时候,上下尊卑一定是要理清楚地。

    “嘎嘎姑父可不要随意去东京的花楼柳巷,姑姑来信要我把你看紧些。”

    嘎嘎最喜欢听铁喜,铁乐,铁蕊他们喊自己姑父,每到这时候他都会骄傲的斜睨尉迟文一眼,非常享受这种在身份高尉迟文一辈的感觉。

    尉迟文哼了一声道:“为了一棵树就放弃了整个森林,智者不取也。”

    嘎嘎自然把尉迟文的这些话归类为嫉妒,身为长辈自然是要关切一下晚辈的婚姻的。

    于是他张嘴道:“听说世子已经有了意中人,还把两个伊赛特人送过去了?”

    听嘎嘎这样说,铁喜立刻羞怒交加,连忙岔开话题道:“皇祖父在明日早朝准备召见你们。”

    尉迟文一听这话,立刻就没了打趣的心思,正色道:“什么环境下说起这件事的?”

    “与皇祖母观看完蒸汽机之后提起的,你们要小心应对,皇祖父最近容易暴怒。”

    尉迟文点点头拱手告辞;“请世子容许微臣现在就下去准备奏对。”

    “就住在东宫吧,这里房间很多。”铁喜连声挽留,他一个人住在东宫非常的寂寞。

    嘎嘎大笑一声道:“我们是哈密国的臣子,可没有住在大宋国东宫的道理,住在祖宅很好。”

    说完话,就与尉迟文联袂出了东宫。

    铁喜的心情有些晦暗,他发现只要是哈密国真正的人手都不喜欢住在东宫,铁蛋如此,嘎嘎,尉迟文也是如此。

    傍晚的时候,尉迟文与嘎嘎悄悄出了城,做了一段马车之后就来到了一座掩映在树林里的农庄。

    他们来的时候,在树林深处已经有七个垂头丧气的人被人绑缚着双臂一脸死灰的等待最后时刻的来临。

    军司马林盛手里抓着一卷文书站在一棵枯死的榆树下,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

    即便是他也没有想到身经百战的哈密悍卒,仅仅在东京停留了年余,竟然就出现了变节者。

    这还仅仅是初次筛选,他不敢想继续深入下去还会挖出多少来。

    尉迟文下了马车瞅着跪在地上的七个人淡淡的道:’;只有七个?”

    林盛躬身道:“这只是初检!”

    最左面的一个汉子眼见嘎嘎来了,努力挪动一下膝盖冲着嘎嘎凄声道:“校尉!”

    嘎嘎看清楚了是谁之后,要过林盛手里的文书翻开看了一下咬牙问道:“粪桶,我来问你,你真的将世子的行程告知了宏盛楼的婊子?”

    冯通低下头艰难的道:“属下是醉后失言,绝不是有心出卖世子。”

    嘎嘎怪笑一声道:‘我怎么听说你已经有了跟宏盛楼的头牌有归隐田园的想法?”

    冯通满脸通红,最后咬牙道:“都是属下的错,不关芳官的事。”

    嘎嘎笑道:“还是一个有情意的,哈哈,林盛,告诉我那个芳官是何许人,我晚上去会会。”

    林盛瞟了一眼被两个侍卫死死按住的冯通讥诮的笑道:“韩琦府上的一个切菜丫鬟,价值两百贯,就因为冯通的一句话,导致世子在国子监被人家早就安排好的士子百般诘难,最后被大宋官家训斥他不学无术。”

    嘎嘎一脚踹翻冯通之后怒道:“那个贱婢呢?”

    林盛笑道:“应该已经死了,韩家为了解脱干系,必定会杀人灭口的,毕竟我们是从那个芳官的被窝里把冯通抓回来的。”

    几人说话的功夫,尉迟文已经看完了卷宗,烦躁的挥挥手道:“既然证据确凿,那就立即行刑,再给清香城去公文,将人犯的家眷全部贬为蓝户,剥夺他们所有的黄户权益,同时持我的名帖给韩府送一封信,问问他们想干什么?”

    林盛听了尉迟文的话再无犹豫,挥挥手,七道血光迸现,柔软的草地上就多了七颗滚动的人头。

    树林里死一般的寂静,只有瘫倒在地上的七具死尸的脖腔里还在嘶嘶的向外喷着血。

    “拿他们的首级传告所有人,犯错不要紧,重要的是死不悔改,只要主动站出来承认的,家眷既往不咎,即便被处死,也会上阵亡名册……”

    尉迟文的声音似乎是从地狱传来的寒风,即便面前站立的都是百战的悍卒,也齐齐的打了一个冷颤。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