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一章执法权
    第四十一章执法权

    东京的早晨依旧是从打更头驼的梆子声中开始的,运送夜香的驴车从通明坊出来之后就沿着城墙根最后出了金水门……

    接着出现的就是一辆辆装满热汤的水车,还有一些专门供给豪门大户家使用的河心水。

    大户人家已经炊烟袅袅了,小户人家的丫鬟侍女就提着篮子出门与贫家主妇一起去街上购买朝食。

    七哥汤饼铺子永远是最热闹的地方,一份带汤的汤饼加上两块炊饼,就是家里男人操劳一天的保障。

    晨钟还没有响,还不到男人们出门挣钱的时候。

    诺大的东京从空旷到人满为患仅仅是一炷香时间的事情。

    赵祯的眼神不太好,即便是戴上老花镜依旧看东西看的不是很真切。

    今天,他手里拿着一架望远镜。

    望远镜整体呈黑色,处处泛着金属的光泽,充满了工业时代的韵味。

    铁喜正在踞案大嚼,江米粥非常的顺滑,绵软,非常的和他的胃口。

    赵祯早晨是不吃荤腥的,所以,桌案上摆的十几样食物没一样是肉食,这一点铁喜不是很喜欢。

    “每天都是如此,没有半点的变化……”赵祯将望远镜递给了侍者,重新坐在桌案边上取了一个包子慢慢的嚼。

    铁喜抬头疑惑的看看高台下的东京城笑道:“您以前说过,没有变化就是最好的变化。”

    赵祯笑道:“以前是这样想的,现在不了,你父亲起了一个很坏的开头。

    用哈密国证明一个国家长年累月打根基这事有待商榷,一夜之间起高楼也不再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

    当然,哈密的那一套也只适合哈密,不适合东京,这里的人什么都慢惯了,突然变快,他们会手足无措。”

    铁喜笑道:“您才是大宋国的主人,这个国家必须以您的意志为前进的方向,就像我父亲在哈密国一样,慢有慢的优点,快有快的好处,总之什么适合大宋国,我们就怎么做,快慢都没有错,主要看人。”

    赵祯丢下手里吃了一半的包子道:“总是和稀泥可不是一种理政的方式。

    大臣们可以,王或者皇帝不成的,大臣们可以指望王与皇帝给他们拿主意,而王与皇帝只能自己拿主意,对与错总要分清楚的。”

    铁喜笑道:“我父亲说以前有一位智者曾经告诉过他,不管是黑猫白猫只要抓住老鼠就是好猫!”

    赵祯呵呵一笑,探手抹掉铁喜嘴边的米粒道:“好一个利字当头不顾其他的铁心源。

    大宋是不同的,我们不是西域野人,考虑利益的同时还要考虑别的。

    嗯,从今天起,你就跟随皇祖父一起去参加大朝会,你仔细的听着,看着就好,莫要多嘴!”

    铁喜连连点头。

    赵祯起身,铁喜也就吃不成饭了,他刚才虽然吃的很快,还是没有吃饱。

    赵祯见铁喜的眼神依旧落在包子上,就抓了两个放在铁喜的手里,他自己拿了那个没吃完的包子,与铁喜一起一边走一边吃。

    秘书监的官员眉头皱的很深,皇帝与哈密王世子两人没有丝毫的皇家风范,他不知道该不该记在起居注上。

    今日的朝会与往日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朝会上依旧在议论开边,屯田,赈灾,剿抚一类的事情,算不得新奇。

    唯一稀奇的是穿着二品小号官服的铁喜站在庞籍的身后参与了朝议。

    铁喜从头到尾一句话都不曾说,手里还拿着一枝哈密国特有的硬笔在一个小小的本子上记录今天朝会上发生的事情。

    哦,这是在观政啊!

    平章事文彦博瞅了一眼铁喜就不再看他。

    铁喜观政不算奇怪。

    大宋军队剿灭了西夏国之后,迁徙了银夏二州的百姓入关中,这离不开哈密国的支持,至少,需要哈密国支援数目庞大的粮草给屯驻在西夏的二十万大军。

    一战之下,西夏国的丁口消失了七成,边军俘获的西夏人大部分都是妇孺,好在也同时俘获了大量的牛羊与物资,其中搬空兴庆府就已经可以有效的弥补大宋在西夏的耗费。

    莫藏氏死于乱军,没藏讹庞携西夏皇帝李谅祚回到了黑水镇燕军司隔着大漠与狄青,杨文广对峙。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文彦博现在要做的就是彻底弄死西夏国,然后好名垂千古。

    收复燕云地的功绩,文彦博是不敢想的,当初太宗曾言“复燕云者王”这句话到现在依旧算数,却没人敢争取。

    普天之下,能收复燕云又不侵犯皇家忌讳的人,恐怕也只有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哈密王世子了。

    庞籍在平章事任上收复了青唐,进越国公,文彦博以为,自己任上收复了西夏,无论如何也该进吴国公。

    这是千古未有之荣耀,也是人臣之巅峰,到了这个时候,朝政如何变幻,已经与他这个到达了人臣荣耀极限的人关系不大。

    不管谁上位,最终他文彦博依旧是大宋的吴国公。

    因此,他已经不再站什么队伍里,地位已然超然,干涉的国事越少,文家的荣耀就能保持的更久。

    对他来说,铁喜站在朝堂上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意外的,就当是一个年轻的后进,真的在观政罢了。

    冗长的大朝议直到午时才结束,赵祯已经非常疲倦了,临走的时候还朝铁喜招招手,带着他就走进了后殿。

    一起去后殿的人还有文彦博,参知政事曾公亮,开封府知府丁度,知枢密院事王德用。

    铁喜对这个王德用有着极深的警惕之心。

    别看此人已经年过七旬,平日里在朝堂上基本上不说话,可是,父亲早就说过,真正能够对皇帝产生巨大影响的人这个王德用绝对算一个。

    从王德用若有若无飘过来的阴冷眼神,铁喜觉得这个老家伙好像对他没有多少好感。

    好在文彦博温和的话语让他的心里平静了一些,他觉得没有必要现在就对王德用这个人示好,在敌我未分之前一动不如一静。

    赵祯非常的疲惫,需要小睡片刻,文彦博等人坐在偏殿等候召见,一个个慢慢的啜饮着茶水,一言不发。

    偏殿里的椅子很高,铁喜坐在上面双脚挨不到地上,即便如此,铁喜依旧坐的四平八稳,与其余重臣相比,养气功夫不遑多让,只是有些滑稽。

    王德用不喜欢铁喜,却不敢质问他坐在这里的资格,这个弱不禁风的孩子身后,有一头比老虎还要凶恶的猛兽父亲,这头猛兽可不是豢养在御花园里的宠物,而是真正的嗜血猛兽。

    大宋好不容易有了目前这个自开国以来最好的局面,大半都托这个孩子父亲的福。

    铁喜刚刚施礼的时候,王德用心中依旧极为不快,眼见这孩子坐在椅子上已经一炷香功夫了依旧沉稳,不由得叹口气道:“世子在东京过的可还安好?”

    王德用一开口,文彦博等人问问闭合的眼睛都睁开了一瞬间,不过,马上就合上了。

    铁喜从椅子上滑下来,恭敬地施礼道:“劳动老大人动问,小子惶恐,回老大人的话,铁喜在京中一向安稳。”

    王德用见铁喜把自己当老父亲一般尊敬,叹口气道:“仅仅十六天,东京城失踪的人口不下三百,不知世子可知晓他们的去处?”

    铁喜微笑道:“准确的说失踪了两百二十六人,这些人都被我哈密国的属下,我父王听说这些人在京中为非作歹败坏我哈密名声,就全部召回了。”

    王德用寿眉一掀沉声道:“哈密国对我大宋用间?”

    铁喜摇摇头道:“在我父王还是大宋臣子的时候,这些人就已经存在了,这么多年,我父亲经营西域对这些人的管束有些鞭长莫及。

    昔日的够义气的好兄弟如今变了味道,依靠我父王在西域打下来的名气胡作非为,我父王怕小子被他们蛊惑,才做出这样的决定,如有不妥之处,还请老大人责罚小子便是。”

    王德用没想到铁喜这么光棍,竟然一下子把话说穿了,还承认了,这完全出乎了他预料之外。

    闭目养神的文彦博不由得笑了,都说铁心源乃是时间罕见的少年英才,没想到他这个儿子丝毫不比父亲差。

    在东京城,哈密人本身就非常的显眼,大宋密谍司对哈密人也自然是在重点照顾。

    这些年以来,虽然单远行以及胡鲁努尔行事低调,却并没有逃出大宋朝堂的法眼。

    单远行在东京的势力膨胀太快,自然就良莠不齐,开封府也是看在铁心源与长公主的面子上没有严加追查,只是要他们自律。

    没想到这些人得寸进尺,愈发的无法无天,就在王德用准备用大力剿灭的时候,哈密国人自己出手了。

    王德用的怒火不是来自那些人的失踪,而是来自一拳打空之后的羞恼。

    “如此说来,哈密国留在东京的暗桩,已经被世子拔除干净了?”

    王德用平缓了一下气息接着问道。

    铁喜摇头道:“还是留下了一些替小子奔走的人。”

    “都是些什么人?”王德用继续追问。

    铁喜皱皱眉头,抬头看着王德用道:“老大人难道以为小子孤身一人在京才合适吗?”

    王德用不好跟一个少年争论,闭上眼睛不再说话,铁喜咬咬牙径直出了偏殿,走进了赵祯的寝宫。

    文彦博淡淡的道:“王将军多事了。”

    王德用赫然起身怒道:“死的都是大宋子民。”

    文彦博晒然一笑继续闭目养神。

    曾公亮叹息一声道:“现在,哈密子民,大宋子民还有区别吗?”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