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三章大王的秘密
    第四十三章大王的秘密

    铁喜欢呼一声抢过札记,一把就扯开了上面的麻绳,三两下,油纸包也纷纷碎裂……

    尉迟文痛苦的看着那根飘飞的狐狸毛第一次觉得自己过于小心做事,是一种病。

    很明显,铁喜能看懂那上面的文字,只是在读札记的时候嘴里总是发出啊啊,哦哦的声音,很奇怪,同时也非常的悦耳。

    明明努力克制着想要知道札记内容的冲动,尉迟文还是不由自主的问道:“这上面写了些什么,这么让您入迷。”

    铁喜摊开札记,乐不可支的指着最前面的一段道:“这是我爹爹的札记,这一段讲的是他发现毒蘑菇的事情……太好笑了,我爹爹是爬着去采蘑菇的……哦,我看看日期,庆历六年哦。”

    铁喜说了这里面记载的是大王生平,类似起居注一类的东西,尉迟文就不是很感兴趣了,如果他想知道大王生平,找将作营里的诸位统领,或者直接去找太后问就是了,太后总是很喜欢说起大王小时候的故事。

    他现在只想知道这是什么文字,弄不清楚这些文字,尉迟文觉得自己有些死不瞑目,第一次在背地里做手脚,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解释,他恨不得去死。

    “这是什么文字?”尉迟文假装扫了一眼,小心的问道。

    “拼音啊,怎么,你没学过?”

    “学?跟谁学?”

    “我父王,巧叔,火叔,水叔他们啊。对了,嘎嘎不是也学过吗?怎么就你不会?”

    听到这话,尉迟文就觉得自己脑袋里面好像响起了一声炸雷……

    他忽然想起嘎嘎以前跟他抱怨过的一件事——好像真的跟拼音有关……

    那是大王为嘎嘎启蒙时候发生的事情……他好像拒绝了跟愚蠢的嘎嘎一起启蒙。

    尉迟文浑浑噩噩的走出了东宫,没有乘坐马车,一个人沿着翁仲巷子过了下马桥,最后坐在一堆河边洗衣的妇人边上,一张张的把抄写的札记撕碎,最后丢在水里,眼看着那些碎片逐波而去。

    妇人们的喝骂声他一句都没听见,站起身离开了河边,两条腿带着他自动来到了铁家的小院子。

    嘎嘎回来的时候,尉迟文的脚下已经堆了一大堆的梨核,粗粗一数,竟然有十个之多。

    “你很渴?”嘎嘎小心的问道,尉迟文平日看起来随和,一旦发起脾气来根本就不能算人。

    尉迟文满怀希望的将半片纸片递给了嘎嘎。

    嘎嘎一头雾水的接过来,瞅了一眼就笑了,张嘴念道:“gongzhuzhanzaiqiangtou,xiaodexiangyigeshagua,zuichunhenhong,yanchi xuebai……”

    尉迟文默默地从嘎嘎手里夺走纸片,塞进了嘴里,咬了一口梨子,一起嚼碎了吞下肚子。

    “这事但凡有外人知道,我们就绝交!”魂魄附体的尉迟文淡淡的道。

    嘎嘎非常认真地点点头,这一回尉迟文是认真了。

    平日里一般都说老子干死你这种话,这种话嘎嘎一般都当他放屁,可是绝交这两个字,真的很严重。

    尉迟文张嘴吐出一口梨子,这口梨子是从胃里喷出来的,模样很恶心,嘎嘎躲闪的飞快,站在一边看尉迟文一边捶自己的胃部,一边呕吐。

    铁家的小院子自从他们两个住进来之后,就没有外人了,所以,打扫,做饭之类的事情都是他们两人亲力亲为。

    身为铁心源的弟子,做饭这种事情已经变成了一种乐趣,而不是什么负担。

    嘎嘎收拾完狼藉的地面,就小心的问尉迟文:“今天中午你想吃什么?”

    尉迟文想了一下道:“我做错了一件事,一件很卑劣的事情,现在悔过了,也惩罚过了,你也知道,我最喜欢吃梨子,从今往后,我不会再吃了。”

    嘎嘎很聪明的没有问他做错了什么事情,只是觉得这家伙现在好像依旧很痛苦。

    就凑到跟前道:“如果你觉得自我惩罚的力度不够,我可以帮忙。”

    尉迟文点点头,指着胃部道:“用力!”

    嘎嘎的拳头很大,力量也很重,一拳过后,尉迟文就弯曲的如同一只大虾,痛苦的倒在地上抽搐,最后还是昏厥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嘎嘎熬了小米粥,这东西很养胃,尉迟文坐在昏黄的烛光下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粥。

    过程很长,却只喝了一小碗,尉迟文见嘎嘎担忧的瞅着他,就笑道:“无债一身轻!”

    嘎嘎点点头道:“有些错挨一顿揍就能过去,有些错就不是挨一顿揍就能过去的事情,以后少犯错。”

    尉迟文点点头道:“不会了。”

    嘎嘎仔细打量了一下尉迟文,见到他的眼睛重新变得亮晶晶的,就长出一口气道:“胡鲁努尔把他老婆杀了。”

    尉迟文笑道:“他出现了?”

    “出现了,同时,你的内线也没了。”

    “没了就没了,她也没什么用处了,胡鲁努尔出现了你却没有抓回来,这说明出问题了。”

    嘎嘎重重的一拳砸在桌子上怒道:“他杀了老婆之后就把开封府衙役招来了,投案了!”

    尉迟文张开嘴无声的笑了一下道:“这么说,他如今在开封府大牢里面?

    他岳父胥吏出身,开封府的牛头马面估计认识不少,或者说开封府大牢里面的狱卒都是他的人。

    他知道我们不方便,也不愿意跟大宋官方起冲突,就把藏身地放在大牢里面,同时有自己人保护,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保命方法。”

    嘎嘎点头道:“开封府大牢就在衙门后面,听说十几年前被贼人突袭了一次救走了里面所有的囚犯,自那以后,开封府大牢边上就有一营捧日军护卫,现在想要杀进监牢,难比登天。”

    尉迟文摇摇头道:“问题的关键不在开封府大牢,而在胡鲁努尔的钱财上!

    只要我们弄走他所有的钱财,即便是不理睬他,他最终也只能在监牢里慢慢腐烂。”

    嘎嘎叹口气道:“他府上的地库里空荡荡的,里面落满了灰尘,看样子已经很久不用了,我们没有丝毫线索。”

    尉迟文笑道:“把他财富下落不明的消息告知开封府知府,自然有人能追索出财物的下落,这么一来我们不就有线索了吗?”

    嘎嘎不解的道:“应该是开封府捷足先登才是。”

    “放心,胡鲁努尔这种人有的是狡兔三窟的本事,最先供出的财物埋藏处一定是价值最低的。

    事不宜迟,你现在就把消息传出去,我去安排人手监视监牢的动静,时间很重要!”

    嘎嘎快步走出房间,尉迟文却再一次愣住了。

    “庆历六年!这怎么可能!”

    尉迟文惊叫起来,他忽然发现,今日上午,世子殿下给他念的那一段札记内容是庆历六年发生的事情……那一年大王只有一岁……

    “怎么可能!”尉迟文猛力的将脑袋在桌子上撞得梆梆作响。

    他现在非常后悔自己干的事情,他喜欢揭开别人的隐私偷偷地看……如果看不懂将是对他智慧的最大羞辱,而大王的隐私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说,对他都有着无与伦比的诱惑力。

    胡鲁努尔财富宝藏这事,在大王的隐私面前什么都不算。

    东京城就像是一座山,没有什么东西能改变他的形态,尉迟文的思虑自然也不能。

    天亮之后,这座城市又开始了他新的一天,今天与昨日没有多少区别,同样的艳阳高照,同样的秋风送爽。

    对尉迟文来说还是有一些变化的。

    世子殿下不再跟他谈大王札记的事情,一个字都不肯说,之说这是父辈的隐私不可外传,这让尉迟文是如此的失望。

    世子殿下很聪明,他一定也发现了札记中出现的奇怪事情,尤其是关于时间那一部分的。

    站在下马桥上,尉迟文瞅着波光粼粼的汴河,就是这条河在昨日带走了大王所有的隐私……

    胡鲁努尔伤痕累累的脸上布满了绝望,当开封府知府丁度调用了捧日军强行调走了所有狱卒之后,胡鲁努尔的心就不断地下沉。

    直到丁度那张满是皱纹的老脸出现在他牢门外面,他就知道自己的末日到来了。

    宋人对非宋人的态度很简单,那就是赤裸裸的无视,律法只适用于宋人,对于一个刚刚杀了一个宋人的西域人,丁度确实有为所欲为的权力。

    就在昨日,他在知道妻子是尉迟文的眼线之后,就派了四队人马匆匆的离开了东京,这四队人马都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东京城外。

    哈密人的准备非常的充分,即便是在大宋境内,也不给他半点空子钻。

    很久,很久以前胡鲁努尔就知道铁心源一定会杀了他,即便是两人结盟之后,这个下场依旧不可逆转。

    还以为这一天会很晚才会到来,没想到,仅仅过了十年,这一天就到来了。

    “府尊饶命,草民愿意献上全部家产,求府尊给小民一条活路。”

    胡鲁努尔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涕泪交加。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