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章原来是束修啊
    ps:上一章因为程序混乱的缘故,给大家造成困惑了,孑与就把混乱的部分整理好再贴上来,请大家重新看一下,

    庞太师说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不过被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引用之后就变了味道。

    他之所以抛弃了豪奢的生活跑去赵普的废宅子里寄居受罪,目的就是要告诉皇帝和所有的朝臣,自己对大宋只有忠心一片,他直到现在都不愿意表露自己的政见,哪怕是面对铁心源这样一个孩子。

    虽然好水川战败,大宋损失惨重,但是,这是国家的失败,并非是某一个人的失败,自己将和赵普一样忠心为国,不管皇家给出怎样的惩罚都心甘情愿的接受。

    想到这里铁心源笑了一下,大人物就是麻烦啊,自己只是想找一个通达世事的老师,没打算把自己的一辈子都献给大宋,即便是赵祯对自己母子有恩,也不可能。

    欠别人的还就是了,卖身这种事情还是算了吧。

    仔细的擦完桌子,铁心源就习惯性的瞅着那个靠在墙边摇晃着一身肥肉的黑大汉,长叹了一口气……

    第二十一章原来是束脩啊

    以前读《水浒传》的时候,在杨志卖刀一章里面见识过泼皮牛二的风采,还以为只是小说家言而已,谁知道,自己撞鬼了一般的在东京市上真的见到了这样的一个家伙……

    对于这种泼皮,前世的时候铁心源见过很多,如果把牛二身上的狻猊纹身换成龙,或者虎,把他光头上的那一撮毛换成染得花花绿绿的毛,再把他腰间的解腕尖刀换成西瓜刀,至少铁心源是看不出其中的差别来。

    西水门一带讨生活的都是苦力和小贩,但凡是有点资财的人都不会选择把家安置在这里。

    每天半夜时分,猪羊鸡鸭鹅这些被宰杀好的牲畜家禽就会从西水门进入东京城,通过西水门的码头被运送到四面八方。

    因为这里面有无数的利益纠葛,也就产生了数之不尽的大大小小的帮派,七哥汤饼店正好处在狻猊帮的控制范围里面。

    母亲因为要使用打量猪肉的关系,一直想把店铺挂在屠夫帮的照看范围之内,这样因为有了生意往来,屠夫帮就不会对七哥汤饼店加收很重的行会费用。

    在一次进货的时候,母亲和屠夫帮的管事说了自己的想法,于是屠夫帮的人就去找狻猊帮的人说话。

    说话的结果就是屠夫帮的一个帮众被狻猊帮的牛二砍掉了一只手,也连累七哥汤饼店一个月要交一贯钱的行会费用,具体执行的人就是牛二。

    屠夫帮打不过狻猊帮,母亲的店铺就没有法子挂在屠夫行会里,为了那个受伤的屠夫帮的人,母亲息事宁人的多出了俩贯钱,赔给屠夫帮,为这件事母亲生气的好几夜都没有睡好。

    牛二管理着半条街,应该很有钱才是,但是这个家伙长年累月的只穿一件长衫子,脚上的鞋子都能看见脚拇指,一靠近人浑身的酸臭气就让人几乎无法呼吸。

    这样的人怎么能让母亲去接待,眼看这家伙大步流星的走过来,铁心源笑着迎了上去,指着甜水井边上的大树道:“去那里说,那里凉快一些。”

    牛二也不反驳,瞅瞅店里三两位纳凉的食客,转身就去了甜水井。

    “你家的行费该交了。”牛二坐在树下摊开双腿毫不在意的对铁心源道。

    铁心源笑道:“行费该交,只是我想问一下,我家不是十五天前才交过吗?要交也是等到下个月再说啊。”

    牛二嘿嘿笑道:“爷的手气不好,没钱了,全西水门的店铺就你家生意好,爷爷不问你要问谁去要?”

    铁心源皱眉道:“这会坏了狻猊帮的规矩,您这样做如果被贵堂主知道了,恐怕不好。”

    牛二嘶声笑了一下道:“是你母亲先坏的规矩,既然店铺在我狻猊帮的地盘里,为何要去找屠夫帮?那些猪肉佬能给你母亲撑腰?

    小子,老老实实的把钱拿出来,要不是看在你们孤儿寡母的份上,爷爷早就把你家的店铺夷为平地了。”

    铁心源想了一下道:“可以给你,我只想问问你收的这种规费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如果我们家以后每个月都需要给你们上缴俩贯钱,这家店铺我和母亲也不用开了,反正赚的钱都给你们了。”

    牛二瞪大了眼珠子沉声道:“你们敢离开西水门?小心老子抄了你们的家。”

    铁心源笑道:“除了皇帝,没人能抄我们家,你在西水门混,难道连这个典故都不知道?我担心你还没进我家门,就会被强弩给分尸了。”

    牛二愣了一下皱眉道:“你家就是那户住在皇城脚下的人家?”

    铁心源点点头。

    牛二瞅瞅七哥汤饼店,缓和了一下语气道:“皇家成不了你家的靠山,做买卖进行会这是规矩,皇贵妃家的店铺同样要交规费,三个月,你家的规费只加重收三个月,三个月之后一如常例。”

    和铁心源说话,很容易让人忘记他的年龄,至少牛二从来都是把他当做大人来看待的,从小就在这条街上泡大的孩子多少都有几分担当的,相比起来,铁心源不过比那些顶着篮子在街面上叫卖的孩子更小一点而已,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油光水滑的人精孩子在西水门不稀奇。

    铁心源起身离开,走了半截又转回来俯身瞅着躺在地上睡觉的牛二道:“多出来的一贯钱,恐怕是你自己要的吧?”

    牛二睁开一只眼睛道:“爷爷早就把话说的清楚明白,是老子赌输了没钱了,难道说你还敢去告诉堂主去不成?”

    铁心源蹲下来平视着牛二道:“你是一个讲规矩的人,西水门的商家都清楚,为什么你不是狻猊帮的堂主?”

    牛二笑道:“小子,你前几日说的那些话爷爷都听进去了,后来仔细思量之后现,老子要是现在另立旗号,死的恐怕会很快。”

    “狻猊帮里好像你的武功是最好的,是不是?”

    牛二咧嘴一笑道:“爷爷是从尸山血海里趟出来的好汉子,帮里那些土鸡瓦狗算得了什么。”

    “为什么你不是堂主?不是说你们只认拳头吗?”

    牛二像赶苍蝇一般的挥手驱赶铁心源道:“他们人多!”

    铁心源点点头表示知道,然后就甩着抹布回到了店铺,无论如何,明天必须给牛二一贯钱……

    下午的时候来了一片阴云,不大功夫天上就开始下雨了,很快就驱赶走了暑热,趴在柜台上睡觉的王柔花抬起头,见儿子在店里忙里忙外的,就重新把脑袋支在下巴上准备再睡一会。

    店铺交给儿子很放心,这孩子从来都没有算错过账目,莫说零散的一点小账,年尾的店铺大帐这孩子也从来没有算错过。

    店铺里挤满了避雨的人,牛二也挤进来了,也不知道是谁问了一句:“牛二,你要当狻猊帮的堂主了?”

    牛二冷冷一笑并不理会,总有些无聊的人会说一些没影子的事情。

    铁心源从柜台后面数出一贯钱,也不包上,就用手拎着费力的拿给牛二道:“这是你要的规费。”

    一个戴着绿头巾的茶叶铺子老板惊诧的问道:“源哥儿,这个月的规费你娘不是已经交过了吗?怎么还交?”

    铁心源只是笑笑不做声。

    牛二一把取过那串铜钱,挂在脖子上斜着眼睛瞅了一眼茶叶店掌柜的道:“怎么,你有想法?”

    茶叶店掌柜的顿时脸色白,两只手摇的如同车轮一般的道:“没有,没有,您随意。”

    牛二瞅瞅天上的阴云,见雨水渐渐变小了,就敞着胸怀脖子上挂着沉重的一贯钱冲进了雨水里,脚步很是匆忙。

    “看样子牛二这是真的要当堂主了……”绿头巾掌柜的瞅着牛二远去的背影喃喃自语。

    天色渐渐地昏暗了下来,这时候都该回家吃饭了,雨水下的再大,也没有继续避雨的理由了。

    店里的人群逐渐散去,王柔花安排两个婆娘今晚住在店里,她找来一件蓑衣,母子二人顶在头顶嘻嘻啊哈哈的往家跑,狐狸背着一个不大的钱袋子吃力的在雨中挪动,见铁心源母子已经跑远了,委屈的仰头大叫两声,然后努力地在雨中奔跑。

    母亲从头到尾都没有问起那一贯钱的事情,儿子做事很有章法,既然他把一贯钱给了牛二,那就一定有给的理由,她从不认为有人可以哄骗自己的儿子。

    “源儿啊,为娘问过了,上土桥的梁先生答应接受你的束脩了,不过听中人说,束脩不能轻,还要加上三色礼才成。”

    铁心源笑道:“母亲不必烦恼了,孩儿今日已经把给先生的束脩交过了,整整一贯钱呢。”

    王柔花警惕的朝门外看看,小声道:“儿啊,夏竦不是要被砍头了吗?你这个时候拜他为师不成啊,这会连累你的。”

    铁心源把碗里的稀饭喝光之后道:“这人死不了,大宋从来都是刑不上大夫,更何况夏竦乃是大宋士林中的重要人物。

    孩儿想给娘挣一副诰命回来,跟着上土桥的梁先生根本就达不到目标,唯有跟着夏竦才有可能。”

    “就算他不会被砍头,他如今落难了下场一定好不了。”

    “娘啊,如果夏竦不落难,您觉得孩儿有机会拜在他的门下吗?就算是夏竦倒霉了,可是他一肚子的学问却是真实的,难道您以为夏竦的学问会比不上上土桥的梁先生?”

    “梁先生自然是比不上夏竦的,他连夏竦的脚后跟都比不上,当年啊……”

    铁心源见母亲把话只说了一半就奇怪的看着母亲,却现母亲的脸色有些苍白,嗫喏了很久之后才道:“夏竦不是好人。”

    铁心源笑道:“我从来没有打算请一位好人来当我的先生,如果孩儿的心术不正,自然要请一位博学通达的先生来弥补心智的不足,如今孩儿开始一个乖乖孩子,自然要学一点鬼蜮伎俩来防身,免得有一天被人家卖了还不自知。”

    “源儿,夏竦真的不是好人,如果有别的先生可以代替,就不要拜在他的门下。”

    铁心源笑道:“您不说清楚,孩儿怎么知道。”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