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二章骗子的法则
    第三十二章骗子的法则

    糖糖见铁心源莫名其妙的转身就走了,不解的问身边的少女:“他干嘛要走?”

    少女叹口气道:“不走的话会有麻烦。”

    “有什么麻烦?张爷爷是一个慈祥的长者,不会拿他怎么样的。”糖糖想要跑去找那个白胡子老头,却被少女拖住了,还用力的把她拖上了马车,然后就朝西面疾驰而去。

    欧阳修等人见张浦老先生出来了,只好苦笑一声上前拜见。

    张浦见欧阳修等人叹息一声道:“如今国朝内忧外困,李元昊寇边之声甚急,尔等为何还是一副座上客常满,杯中酒不空的消散模样?”

    王拱辰上前一步拱手道:“先生教诲的极是,学生这就会官廨,希望不负陛下厚望。”

    张浦冷笑道:“老夫已经垂垂老矣,说出的话也如同微风过耳,你们不会听的,只可惜尔等风华正茂,既然领了天子的俸禄,就该尽心王事才好,为何要把精力消耗在象戏上面,真是让老夫失望。”

    欧阳修红着脸道:“先生勿恼,我等刚才也想通了,这就是一场骗局而已……”

    “骗局?”

    张浦似笑非笑的看着欧阳修道:“难道你打算告官不成?”

    欧阳修连忙道:“对手不过是一个黄口孺子……”

    “黄口孺子?恐怕不是吧,你看看这局棋,这哪里是一个黄口孺子能走出来的变化。

    这种局变化无穷,高深莫测,粗看之下,总感觉通过几步弃子就可以成杀,但是真正走起来时情况却不是这样,棋局背后的运子、弃子、妙杀不计其数,危机四伏,陷阱重重。

    真可谓是“一将两将连三将,背后透出断魂枪”,如此老辣的手法恐怕不是一个孩子所能控制的,这背后定有一位智慧群之辈操纵,只是老夫一时还想不明白此人为何要如此挑战我太学。”

    王拱辰,欧阳修等人面面相觑,不明白张浦为何会这样说,自己分明看到一个孩子在弄钱而已,怎么就成了对付太学的大阴谋了。

    张浦拍着那杆破旗子道:“一杆破旗让太学良久都抬不起头来,一个孺子更让太学蒙羞,也罢,都是自找的,老夫吞了这颗苦果。

    既然有第一步,那就必须有第二步,老夫等着就是。总有弄清楚到底谁在戏弄老夫。”

    小巧儿见铁心源把自己中午新做的两副棋子丢进了火堆里,奇怪的问道:“你昨日还说要把这个来钱的门路扬光大,怎么今天就要打退堂鼓了?”

    铁心源随意回答道:“骗子最重要的法则就是射一箭换一个地方,否则就有被抓的可能性。”

    小巧儿奇怪的道:“你这不是行骗啊。”

    “你高看我了,这还真的是骗术,所谓的残局,根本就是无解的,我以前听一个先生说过,只要是利用了别人的无知而获得钱财的做法就是骗局。”

    小巧儿怒道:“你先生就是一个傻子,那些太学生可不是傻子,你去问他们也不会承认的,所以你从他们手里骗点钱来养活大家,很合适啊。”

    铁心源郁闷的道:“别提了,太学里的人根本就是一群输不起的人物,我才摆了两天的残局,就有快死的老家伙冲出来找我算账,这事不能干了,再干下去,我们就会被送进开封县衙吃官司。”

    小巧儿怒道:“愿赌服输的事情罢了,怎么就会弄进官府?”

    铁心源盯着小巧儿手里的锤子道:“现在你手里有只锤子,你怎么对付桌子上凸出来的这个卯榫?”

    “砸下去就成了。”

    “你怎么对付门槛上的钉子?”

    “砸下去就成啦!”

    “你怎么对付地上的那只虫子?”

    “砸扁它不就好了!”

    “你看看,只要你手里有只锤子,你面对所有的问题,第一个解决办法就是用锤子砸,根本就没想到去用别的法子。

    官府就是人家手里的锤子,当我们这些毛刺,小虫露头的时候,人家不用锤子砸才是怪事请,因为这是他们最省力的一个法子。”

    小巧儿丢下锤子道:“现在怎么办?弟妹们总是需要吃东西的,咱们手里的银子都换成工具了,过些日子拿什么喂饱他们?

    眼看着就要入秋了,也该给他们置办冬衣了,这又是很大一笔钱,不如,我们把工具抵押掉算了。”

    铁心源想了一下,指着正在忙着收拾破屋子的小福儿他们道:“总会有法子的,大家都在干活,总会有法子的。”

    小巧儿低声道:“听水珠儿说,你今天在学堂里学的是怎么当强盗的学问?”

    铁心源听得差点跳起来,连忙解释道:“书里说百姓没了吃食,才会走这一步路,这一步路一旦走出去,就没回头路了,再说,你指望我们这些小不点去当强盗不成,你觉得我们可以打劫谁?”

    “当强盗有什么大不了的,李元昊不就是造反了吗?大宋不是一样那人家没办法吗?

    只要强盗当得够大,谁跟说个不字?”

    铁心源看了小巧儿良久之后怒道:“你他娘的就是一个突厥人。”

    小巧儿怒道:“老子是真正的汉人。”

    铁心源见别的孩子朝自己两人这边看过来了,连忙笑道:“好好,你不是突厥人,钱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我会想办法,不要总是想着去当强盗,我还指望他们将来全部都能成家立业快活的过一辈子呢,如果当了短命的强盗,我现在这样做为什么啊?”

    小巧儿一把拖住准备离开的铁心源道:“你不要想着怎么把神臂弩卖掉这回事了,那东西烧掉最好,就像你说的那东西虽然精贵,但是落在我们手里就是杀人的钢刀。”

    铁心源拍拍小巧儿的手道:“我没那么傻,给我几天时间,我会想出办法来的。”

    “也不要用你娘的钱,她经常给我们吃的,已经不容易了,不能因为我们,连你们母子都拖累成乞丐。”

    “知道了。”铁心源朝后挥挥手就大踏步的回家去了。

    王柔花回到家中的时候,正好看到儿子坐在桌子前面聚精会神的写大字,就悄悄地来到儿子背后,看他都写了些什么?

    看了儿子写的大字之后,王柔花大怒,一巴掌拍在铁心源的屁股上吼道:“我叫你光知道赚钱,我让你光知道赚钱。”

    铁心源猛地挨了一顿揍,倒腾着短腿在屋子里躲闪,可是屋子很小,怎么也逃不脱母亲的魔掌。

    王柔花把铁心源写的赚钱两个大字放在他的眼前吼道:“你给我听清楚了,赚钱是为娘的事情,你要做的就是好好读书。”

    铁心源呲牙咧嘴的,母亲这次是真的火了,屁股火辣辣的疼,为了不再挨打,连忙道:“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锺粟;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男儿若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

    王柔花丢掉那张纸苦笑道:“也不知道皇帝这句话是不是骗人的,所有人都去读书了,谁来耕田做工经商?”

    铁心源连忙拍马屁道:“母亲高见,孩儿的本部经书就是韩昌黎先生的《原道》。

    原道中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您的话与先哲不谋而合,真是了不起。”

    王柔花傲然道:“别人家的孩子自然该去种田,做工,经商,你和他们不同,天生就是读书的料子,你给我死了赚钱的心思,把所有的心思都给我用在念书上,否则我决不轻饶。”

    夜深了,铁心源明明困倦的厉害,却怎么都睡不着,王柔花的头一点一点的给儿子扇着风。

    不知何时,起了夜风,吹得窗棂啪啪作响,王柔花心头一惊,连忙起身关好窗户,狐狸却在外面叫唤的很是厉害,又打开大门把狐狸放进屋子里,狐狸却不愿意睡觉,围着王柔花的脚前后转圈子。

    铁心源也起身了,在狐狸的脑门上拍两下,狐狸才安静下来,虽然趴在自己的窝里,灯光下闪着蓝光的眼睛死死地看着铁心源,似乎非常的恐惧。

    “不是要地震了吧?”

    铁心源小声的自己问自己,侧耳倾听,却听不到外面有狗吠的声音,弄不清楚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抬头看看自家的房子,这样的房子即便是地震了也不要紧,母亲没有力气,房顶上铺设的材料都是最轻的芦苇,即便是倒塌了也不要紧。

    至于皇城,铁心源不以为地震会弄倒他,早就问过人了,皇城的城墙是黄土拌了糯米水夯制而成的,外面还加了厚厚一层条石,可谓坚不可摧。

    和母亲二人抱着被子坐在小院里,等候不知名的灾难降临。

    ps:大幕终于拉开了,我终于不用添加私货了,有存稿可用的人真是幸福啊,继续求a推荐票,求收藏,求点击。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