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章不会谈恋爱的杨怀玉
    第八十章不会谈恋爱的杨怀玉

    小巧儿躺在刨花堆里,喝了一口淡酒笑道:“人家抱得美人归,你却成了很恶心的坏蛋,怎么?你喜欢当坏蛋?”

    铁心源骑在椅子上瞅着小巧儿抓了一把刨花丢进旁边的小炉子冷笑道:“在刨花堆里点炉子,你觉得你死的不够快是不是?”

    小巧儿讪讪的拎着小炉子来到门口,又把满地的刨花扫到墙角,这才点燃了炉子里的刨花,将一把小水壶坐到上面等着水开。¢£八¢£一¢£中¢£文,www.81zw.COM

    “女人很奇怪的,她们好像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东西,却不知道自己的眼睛也会欺骗自己。

    我先是写了一封非常恶劣的信笺给苏眉,不但要激怒她,还要让她在那一瞬间失去起码的判断力。

    等她来到咱们家之后呢,就给她看一个完全出乎她想象的环境,她自然就会生出疑心。

    她既然喜欢自己掘真相,我们就给她一个美化过的真相让她慢慢掘。

    只可惜为了让这个真相变得活色生香,我只好把自己牺牲掉了。”

    听铁心源这样抱怨,小巧儿笑道:“我娘给我讲的神仙故事里面也总有几个坏蛋的,不知为什么,我娘的故事里面的坏蛋都是有吃有喝有美人的那种,弄得我现在对做好人有很大的戒心。”

    水开了,小巧儿准备泡茶,就听天井里又传来一声闷响,小巧儿用衣袖护住茶杯免得房顶上掉下来的尘土弄脏了杯子。

    “杨大郎最近受的罪不少啊,你现没,这家伙最近瘦了很多。”

    铁心源冷笑道:“你看看他要的美人,地位,名声,这三样有一样便宜的吗?不付出那怎么行?”

    “可是那两位虎翼营的教头下手也太狠了,你听听,真是拳拳到肉啊,每一拳都几乎山崩地裂,简直太猛了。”

    铁心源瞅着兴奋的小巧儿道:“我现你不是在为杨怀玉担心,而是在兴奋,现在我们好歹都是兄弟,你能不能有点人心?”

    小巧儿嘿嘿一笑,抬手给铁心源斟上茶水拍拍胸膛道:“了不起等会我卖力的骗骗苏眉,让她心甘情愿的留下来教弟妹们学问。八一中文(wWw.81Zw.COM)

    嗯,源哥儿,你确定你这做这事不是教书教烦了,我知道他们几个比较笨,只要你教,他们迟早会开窍的。”

    铁心源摇摇头道:“最希望他们成材的人是我,哪里会有厌烦一说,只是我怕把他们就教坏了,教书不是谁都能教的,苏眉的父亲就是朝廷的宴讲官,他哥哥看样子也要进太学当先生的,可谓一门都是讲师,所以由苏眉来教导他们,最合适不过了。”

    小巧儿点点头,不再说话,对铁心源他总是信任的。

    不知何时,天井那边残酷的教学终于结束了,杨怀玉浑身泥土踉跄着推开了铁心源和小巧儿所在的木工房,提起桌上那壶温热的茶水就要喝。

    这壶茶水是小巧儿每日都准备好的。

    杨怀玉嘴里含着壶嘴,眼睛却直愣愣的看着门口,忽然一声喊,豹子一样的从窗户里跳了出去。

    “苏眉,你等我一会,我换上衣衫就来。”

    苏眉的眼睛红红的,冷冷的瞅着仰头看着屋顶的铁心源道:“你做事怎可如此卑鄙?”

    铁心源瞅了苏眉一眼道:“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苏眉冷笑道:“大郎的大任是什么?”

    “持干戈,驱虎豹,卫边城,定四方!”

    “那么,你的志向呢?”

    “班定远!”

    “班定远绝域五十城,一声令下无数异族不敢抬头观其颜色,你何德何能定下班定远之志?”

    铁心源微微一笑,背着手走出屋子,头也不回的道:“我从不和妇人女子谈论我的志向。∮八∮一∮中∮文,www.81zw.COM”

    苏眉愤怒的跺跺脚,想要追出去斥责一下这个无耻之徒,如果可能,她很想亲手把这个恶棍狠狠地揍一顿。

    “他已经被揍过了,脑袋上的包才下去……”

    小巧儿重新泡了一壶新茶,用开水烫了两个瓷杯,给苏眉倒上茶水笑道:“他的性子古怪,极易得罪人,但是心却是不错的。”

    苏眉摇头道:“不,他已经走火入魔了。”

    小巧儿笑道:“苏娘子可知晓源哥儿这两年干了多少事情吗?”

    苏眉皱皱眉头道:“无非一《咏蛙》而已。

    小巧儿肃手请苏眉饮茶,苏眉端起茶杯轻轻地啜了一口茶水,今天过来寻仇,火急火燎的早就口渴难耐了,喝了一口茶水竟然觉得这种微微苦涩的茶水回味竟然极为清香可口。

    小巧儿笑道:“你看,这种茶就是出自铁心源之手,他常说茶为涤烦子,酒为忘忧君,添加了葱姜只能喝出俗世的繁华来,却与茶水的清静毫无干系。”

    苏眉一面听小巧儿说话,一面喝完了杯中茶,放下茶杯问道:“我其实很不明白,你看着像是一个明事理的少年人,大郎更不必说,少年时就以武艺群闻名东京,为何你们二人都与他成为好友?

    你可知他刚才干了什么腌臜事情吗?”

    小巧儿给苏眉的茶杯里重新添满了茶水笑道:“苏娘子不必说,不管他干了什么事情,我们两个都相信他。”

    苏眉惊讶的一下子站立起来道:“这却是为何?”

    小巧儿平静的道:“铁心源救了我的命,同时也把一个萎靡不振的杨大郎重新弄成了一条龙精虎猛的可以夺取武状元的汉子。”

    说到这里小巧儿挑眉又笑道:“这个理由应该够了吧?”

    苏眉默然不语。

    杨怀玉推门走了进来,这让小巧儿非常的惊讶,自己和苏眉不过是喝了一杯茶水的功夫,这家伙竟然已经把自己收拾的人模狗样,看样子连头都重新梳理了一遍。

    杨怀玉来了苏眉立刻就把幕离放下来了,盈盈起身施礼道:“世兄安好。”

    杨怀玉平日里还算是稳健的双手此时竟然变得手足无措起来,好半天才还礼道:“愚兄鲁钝,让你失望了。”

    苏眉取出杨怀玉的那封信再次施礼道:“世兄信中说的极是,是小妹轻佻了。”

    杨怀玉两手摇摆的就像风车一样急忙道:“这其实不是我的主意,是源哥儿的主意,我本来想请他作诗的,谁知道他说作几越柳三变的诗词很容易,只是把他和柳三变相提并论,有些侮辱他。”

    杨怀玉不提铁心源则罢,一提起铁心源苏眉那颗极度好胜的心再一次复活。

    躲在门外偷听的铁心源叹息一声,准备跑路,就听苏眉大声道:“柳三变的词虽然上不了庙堂,但是他的词锋清丽婉约,尤长于抒写羁旅行役之情,创作慢词独多。

    铺叙刻画,情景交融,语言通俗,音律谐婉,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其实浪得虚名!”

    杨怀玉听苏眉这样说立刻就冲出屋子大声吼道:”源哥儿,源哥儿,眉妹子要听你作诗词,你快来啊!”

    躲在厨房和水珠儿一起吃炊饼的铁心源恨恨的道:“眉妹子,没妹子,你要是再这么喊下去,老子保证你这辈子只能独活。”

    水珠儿往铁心源身边凑凑道:“源哥儿,眉姐姐身上香香的一定是好人。”

    铁心源阴郁的瞅瞅水珠儿道:“难道我身上闻起来就是臭臭的吗?你这么大了,怎么还是依靠鼻子来分辨好坏人?”

    水珠儿抽抽鼻子道:“牛二身上就很臭,还有丐帮的那些人身上也很臭,街边上卖假老鼠药的那个小鬼三,身上也是臭的,还有欺负小柔儿的那个**子也是臭的。”

    “**子是臭的你还敢下嘴咬?”

    “我回来之后拿青盐漱口了,一连好几天我吃炊饼都能吃出一股子臭味出来。”

    铁心源挠挠后脑勺道:“说不定你还真的有凭借味道就能分辨出好坏人来,哪一天我们好好的试验一下。”

    听着杨怀玉的声音去了后院,铁心源站起身,拍拍水珠儿的脑壳道:“该走了,再不走我娘就要着急了。”

    “可是杨家大郎在喊你啊,你不去帮忙吗?”

    “傻小子,哥哥我要是再帮忙,就要帮他入洞房了,好了,我走了,记得把后门拴好,最近这里总是有贼偷,不要被人家捡了便宜。”

    “贼偷会被大郎哥哥打死的……”

    铁心源朝后面招招手就双手抱着后脑勺懒洋洋的往母亲的新店进,过完年之后枣冢巷子的新店就要开业啦,现在一定有很多的事情等着母亲去安排,自己这样乱跑,很是不孝啊。

    从笸箩巷子去枣冢巷子必须是要经过西水门的那口甜水井的,铁心源又去看了看自己的那群肥猪老朋友,如今,他和那头猪王已经成了好朋友,好朋友就该经常走动才是。

    看猪的老梁喝的酩酊大醉,寒冷的日子里躺在窝棚里,身子已经抽成一团了,铁心源找来**的黑被子给老梁盖上,想了想,又把窝棚的门打开了一条缝隙,火盆里的炭火还没有烧完,如果今天自己不过来,明天就可以为他收尸了。或许老梁根本就不想活下去了,官府三天两头的来找麻烦,这些猪如今都成了官府的财产,老梁还必须养着这些猪,直到年后的武科开考,朝廷准备用这些猪来为那些前来应考的武举们增加一点油水……

    铁心源来到了猪圈,那些猪见到他都非常的兴奋,有的甚至顾不上睡觉,精神抖擞的站在猪圈边上,呼扇着大耳朵希望能够再享受一下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蘑菇粉从铁心源的指缝里面溜了出去,落在湿乎乎的猪鼻子上……当他走出猪圈的时候,猪圈里的肥猪正在出高亢的鸣叫。

    ps:继续求a推荐票啊,继续求收藏,孑与大清早高兴地鼻涕冒泡,点击推荐双榜第一,牛啊,谢谢大家了。孑与拜上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