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五章锦衣夜行
    第八十五章锦衣夜行

    已经二更天了,七哥汤饼店里热闹非凡,老苟和皮匠从路上的正店里买了好大一坛子酒,也不倒进碗里,从河道边上折了一把子芦苇杆子,掐掉两头插在酒坛子里,谁想喝酒就趴在芦苇杆子上吸就是了。∏∈八∏∈一∏∈中∏∈文,www.81zw.COM

    四五个孩子每人手里握着一根肉骨头在狠的啃着,住在店里的郭大嫂花蝴蝶一般的穿梭其间,一会和这个说笑两句,一会趴在另外一个男人的肩膀上勾引人家娶了她去。

    铁心源的面前放了一大把葱,正在卖力的剥着,王柔花系上围裙一面笑嘻嘻的看着店面上那群人在胡闹,一面用筷子飞快的将碗里的鸡蛋打散,油锅热了之后,蛋液倒进去,等蛋液刚刚凝固,一大勺子白花花的米饭就倒了进去,抓了一把葱花撒进去之后就开始疯狂的翻搅,动作非常的熟练。

    铁心源抽出一根洗干净的胡萝卜递给母亲道:“您忘了放胡萝卜。”

    王柔花笑道:“傻瓜,胡萝卜金贵着呢,咱家一碗炒米就卖十个大钱,放胡萝卜做什么,娘觉得不放胡萝卜更好吃。

    ”我喜欢吃胡萝卜,要是您嫌弃胡萝卜费钱,干嘛不干脆连鸡蛋都别放啊。”

    王柔花笑道:“娘试过了,如果连鸡蛋都不放,这饭吃起来一点滋味都没有,看来啊,这道饭菜,鸡蛋是主料。

    你喜欢吃胡萝卜你就自己吃,娘做的炒饭是要卖钱的,能省一点,我们家就多赚一点。”

    话已至此,铁心源自然只剩下挑大拇指的份了,见母亲兴致很高,就从怀里摸出四颗宝石递给母亲道:“这是孩儿赚的。”

    王柔花劈手就夺过宝石,避开饭厅里的那群人挨个对着灯火看了一遍恼怒的道:“你又骗了谁?”

    见母亲撒手,只好亲自上前炒饭的铁心源怒道:“都说了这是工钱,我帮公主做了一件铠甲,这是工钱!”

    听到公主二字,王柔花的两只眼睛立刻就变得弯弯的,掩着嘴巴嗤嗤的笑道:“既然是从公主那里骗来的,娘就帮你收着。”

    当晚,铁心源和王柔花也不知道炒了多少碗蛋炒饭,总之,到了快三更天的时候,那些街坊们一个个打着饱嗝腆着肚子醉醺醺的回家去了。

    老苟晃着身子打着嗝,誓等店铺开业之后一定天天过来吃一碗蛋炒饭,这东西的味道实在是太好了。

    回到家里铁心源躺在床上,重新把今天生的事情从头到尾慢慢地捋了一遍,没有现什么不妥,这才吹熄了油灯睡觉。

    早上醒来的时候,现自己的被窝里睡着很多毛茸茸的东西,铁心源一探手就从胯间捉出来一只肥硕的小黄狗,小家伙似乎很是不满意被人家从一个温暖的地方给捉出来,使劲的甩着尾巴,还嘤嘤的叫着。

    铁心源随手就把小狗丢到一边去了,探手进被窝继续捉,一连捉了七次,最后把揪着狐狸的顶瓜皮把它也揪出来了。

    拿手拍打着狐狸的脑袋警告它以后不许钻自己的被窝,直到狐狸低头求饶甩尾巴这才放过它。

    被它们这么一折腾,铁心源也就没有了睡意,起来之后见母亲已经早早出门去了,就把她留下来的剩饭放蒸笼里面蒸过之后吃掉。

    出门的时候看不见狐狸,连小狗都不见了,回头看看放在墙角的篮子,篮子已经不见了,该是被小公主用钩子给勾走了。

    一抬头就看见小公主那张被冻得红扑扑的小脸。遂笑道:“今天又有什么新鲜事?”

    铁心源不问不要紧,这一问,小公主立刻就狂一般的大笑起来,指着西水门的位置道:“一大早,宗正伯伯就进宫向我父皇哭诉他被一群猪给欺负了……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八¢£一¢£中¢£文,www.81zw.COM”

    铁心源笑道:“我昨晚就在危楼,差点没被那群猪给拱死!你宗正伯伯说的一点都没错,他真的是被猪给欺负了。”

    小公主瞪大了眼睛道:“猪不是笨笨的吗?怎么可能会欺负人?”

    铁心源苦笑道:“好几百头肥猪在一起就能欺负人,昨天晚上危楼很危险,最后还倒掉了,听说至少死了六个人。”

    小公主的眼睛瞪得更大了,面含恐惧的对铁心源道:“你家以后不要吃猪肉了,改吃羊只好不好?”

    “不,我以后要改吃狼才行,如果被一群猪吓唬住,将来就没有东西可吃了。”

    “狼会咬人……”

    铁心源敲着自己一嘴的白牙道:“我吃起肉来更可怕,咔嚓一声就能咬断一条狼腿!”

    小公主握着小拳头羡慕的道:“源哥儿好厉害啊,我不行,上一次吃鱼都被鱼刺卡……”

    “你以后有熊掌之类的东西都可以拿给我吃,让你看看我的本事。”

    “好啊,好啊,母妃的小厨房里好像有熊掌……”

    敲定了吃熊掌的日子,铁心源就满意的出了门,笸箩巷子那边的人一定等得快要疯了。

    猪拱危楼这么过瘾的事情不喊小巧儿,他这时候一定非常的不高兴,这家伙天生就是为了干坏事而生的人。

    推开门,几个女孩子正坐在太阳地里刺绣,阁楼上却传来朗朗的读书声,女孩子中间有一个长辫子的小女子,似乎对自己不是很礼貌,仔细看了看脸,才想起来,这个小女子就是苏眉的丫鬟。

    “登徒子!”小女子叫唤了一声。

    铁心源点点头,算是默认了这个称呼,自己刚才近距离看了人家的脸好长时间,被人骂一声登徒子是该的。

    “自从仓颉造字风雨大作,鬼神夜哭之后,我们就有了无比珍贵的文字,文字是祖先的智慧结晶,也是圣人开启民智的一道利器。

    在你们开始真正学习文字之前,我想要你们知道文字从何而来,只有自心底的珍惜文字,我们才能为往圣继绝学,一代代的把祖先的心血继承下去,让我们的后辈不至于落入蒙昧……”

    苏眉的声音很好听,铁心源听了一会就去找小巧儿了,这家伙一般不喜欢上学,他有自己的一套记录各种技巧的法子,木工房的墙壁上全是这家伙记录的各种各样的奇怪符号。

    乱七八糟的却不许任何人去涂抹,水珠儿不小心弄脏了他的墙壁,被他揍得很惨,从那以后,再也没有那个兄弟敢轻易进出他的木工房。

    今天他没有做木工,而是在用三根转动的铁轴卷铁皮筒子,地上已经摆满了铁皮筒子,也不知道这么多的铁皮他是从哪来找来的。

    “你从哪来弄来这些铁皮?”

    “自己弄的,你上回不是说做铁皮其实和你娘做面条是一个道理吗?我试过了,铁块子太硬,压不动,所以我就把铁块子化成水,再把铁水倒在石板上,用碾子碾压成厚饼,就是厚薄不太均匀,还脆的厉害,需要回火烧一下然后找铁匠用锤子敲成铁皮,不过这样已经省了很多事。”

    “你用石碾子碾铁水?”

    “没错啊,三皮家的碾子,最大的那个,不过做了这么一点铁皮,他家的碾子废了,石头爆皮爆的厉害,需要找石匠重新凿平打磨好,那个石磨我已经买下来了,准备装在后院,你看怎么样?”

    铁心源想不出来小巧儿是如何用石碾子来碾压铁水最后弄出铁皮来的,不过,这家伙说能够弄出来就真的可以弄出来。⊥八一中文,www.81zw.COM

    至少眼前这一堆铁皮管子就能作证。

    在大宋想要弄块不错的铁皮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铁心源所见到的铁皮都是铁匠一锤子一锤子敲出来的,坑坑洼洼的根本就看不成。

    小巧儿的铁皮看起来规整多了,至少卷了筒子之后很像后世的铁皮烟囱。

    “这本来就是烟囱,苏家的那个婆娘来了之后烦人的很,屁事没干就先使唤起我来了,先是要炉子,要精煤,后来要烟囱,要的还不是一点,整整三套炉子,再加上十四丈长的烟囱,也不知道她家的房子到底有多大,要这么多的铁管子当吹火筒吗?”

    铁心源撇撇嘴道:“那个婆娘就在楼上教你弟弟读书呢,有本事你上去骂,在我跟前说硬气话干什么。”

    小巧儿抬头瞅瞅楼上,不再说话了,拿来一个已经卷好还没有铆死的铁皮筒子放在一根粗大的铁棒上垫好厚牛皮,叮叮当当的敲打起来,还不敢出太大的声音,怕吵到楼上读书。

    “我以为你会问我关于危楼的事情呢。”

    小巧儿放下手里的木槌道:“不管多精彩,都是你的乐趣,我从到尾都没有参与,有何乐趣可言?

    以后啊,你自己干的事情少跟我说。”

    “可是我觉得要是不跟你说说我心里憋得慌。”

    “那就憋死你……”小巧儿再一次拎起木槌,敲打铁皮,手底下的力气不知不觉的大了一点,就听楼上传来苏眉的怒吼:“小点声!”同时还有一个空杯子从上面被丢了下来。

    看着院子里碎了一地的瓷器渣子,小巧儿的脸皮抽搐两下,终于还是忍住了臭脾气,丢下木槌拖着铁心源一起去看杨怀玉是如何被人虐待的。

    第八十六章余波

    不知为什么,铁心源和小巧儿只要看到杨大郎在噼里啪啦的挨揍,他们心中就快意无限。

    今天的杨大郎很是抗揍,六个虎翼营的大汉围着他走马灯一般的和他作战,他竟然以一对六丝毫不落下风,全身汗津津的腱子肉在阳光下显得油光水滑,如同缎子一般好看。

    为此,铁心源和小巧儿一致认为,如果能被虎翼营的那些老兄把他缎子一般光滑的肌肉揍成五颜六色的才是最好看的。

    不过,他们两个人注定是要失望的,虎翼营的教头不可能每日都过来,今天来的是教头的徒弟,这六个人即便都算是好手,但是,在武学上已经开窍的杨大郎面前依旧不够看。

    看着杨大郎将六位壮汉一一的击倒之后,铁心源和小巧儿一起长叹一口气。

    大冷的天气里得意的抖动着一声肌肉的杨大郎抬起一脚把已经温好的黄酒踢向了其中的一个大汉,朝铁心源他们挤挤眼睛然后得意的对大汉道:“黄大哥,您几位今天可没有什么精气神啊。”

    大汉捉住黄酒坛子喝了一口递给自己的兄弟道:“有精气神也不会用在你身上,春风楼边上半掩门的小娘子还等着老子去疼爱呢。”

    另一个大汉笑道:“大郎如今窥得门径,晏师,虎师都说今年不出意外的话,你夺魁不难,你还这样天天打熬筋骨做什么?”

    杨怀玉笑道:“我将来一定是要上战场的,这时候多一分功夫,将来就多一分保命的本事,怎么敢懈怠啊。”

    为的大汉皱眉道:“大郎,以你的家世不该上战场苦熬啊,即便是将来夺取了武状元,在捧日军中谋一个俸禄高,没什么事情的职位易如反掌,何苦去边军喝风粑屁?”

    杨怀玉抽出兵器架上的马槊抖了一个碗大的枪花笑道:“以前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在皇城副使的位子上尸位其上两年之后忽然觉得很是没意思。

    说起来我杨家是将门,但是只有我爹带着几个家将上战场算什么事啊,子承父业天经地义,所以我也想去边疆看看。”

    姓黄的汉子忽然道:“大郎如果真的想在边疆一枪一刀的建功立业,走的时候记得带上我们兄弟,这东京城待的也忒没什么意思了。”

    杨怀玉收起手里的马槊郑重的道:“一言为定?”

    其余的五条汉子一起笑道:“驷马难追!”

    杨怀玉哈哈大笑一声,就重新开始舞弄马槊,滚滚的槊影已经渐渐地有了风雷之音。

    那几个虎翼营的汉子哈哈大笑着喝完了坛子里的酒,甩手就把空坛子丢给了铁心源,如果不是小巧儿伸手捉住坛子,害得他差点被坛子砸到,大汉们却嘻嘻哈哈的走了。

    “果然啊,人只要一强立马就有追随者啊。”小巧儿羡慕的瞅着天井里面的杨怀玉道。

    “屁的追随者,不过是一群想要借助杨家实力在边境建功立业之后再回到东京当官的人罢了。”

    小巧儿点点头道:“确实是这样,即便是如此,杨大郎也确实很了不起,虎翼营里的汉子是出了名的骄傲。”

    “来的都是一群穷鬼!但凡是家里有点门路的,绝对不会把赌注押在杨大郎的身上的。”

    杨怀玉不知何时停止了练武,坐在长条凳上笑道:“有利用价值就算是好的,就怕没有才可怕。

    这种人我杨家见多了,第一次你确实能够以性命相托,一旦这人有了功名,就绝对不能再相信了。

    第一次他们帮我在边疆立住脚跟,我帮他们取得武将的最低品秩,如此就两不相欠,这是军中的惯例。”

    铁心源瞅着杨怀玉道:“我现你未来老婆来了之后,你整个人好像都变了。”

    杨怀玉俊脸微微一红,马上就老神在在的道:“是又如何?不过源哥儿啊,你做事是不是真的有些卑劣了?”

    铁心源瞅瞅小巧儿道:“我就知道好人做不得,他那个老婆被家人圈在家里圈傻了,如果不是我把她拎出来透透气,天知道会傻多久,这样的女人会贻害三代啊。”

    杨怀玉很不愿意继续和伶牙俐齿的铁心源说苏眉的事情,很快就转了话题道:“昨夜危楼垮了,你们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铁心源和小水儿对视了一眼连连摇头表示不知。

    杨怀玉得意的拖着两人进了木工房,把自己的衣衫披上之后,蹲在炉子前面神秘的道:“是被一个妖人带着一群猪施了妖法给弄塌的。”

    铁心源和小巧儿一起倒吸了一口凉气惊诧的瞅着杨怀玉,让他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地满足。

    把身子往两人跟前凑凑道:“昨夜司天监的少监温云东奏报说,就在昨夜罗睺早到了半个时辰,计都晚了半个时辰,这是有妖人作祟之像,结果你们知道的……”

    铁心源和小巧儿再次对视了一眼道:“我们知道什么啊?”

    “不学无术之辈!”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杨怀玉满脸的温柔,小巧儿一脸的愤怒,铁心源则堆着笑容等候才女驾临。

    “黄道和白道的降交点叫做罗睺﹑升交点叫做计都。同日﹑月和水﹑火﹑木﹑金﹑土五星合称九曜,也就是九曜星君。

    凡男人逢到罗睺星值年,凶性最验,家宅不安,官司破财,又加上阴阳相交延迟了半个时辰,所以就一定会有妖人作祟。

    司天监少监温师傅乃是今世少有的星象大家,他老人家的话岂能有错。”

    苏眉推开门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她的跟屁虫水珠儿,一进来就搬来一个板凳给苏姐姐坐,搬凳子之前还小心的用自己的袖子把凳子擦了一遍。

    至于杨怀玉又露出那种想亲近又不敢的恶心模样,搓着手半天,才一把夺过铁心源手里的干净茶杯,倒了一杯茶递给苏眉道:“世妹,喝茶,莫要被这两个粗人气坏了身子。”

    苏眉心安理得的享受着水珠儿和杨怀玉的马屁,端着茶水得意的喝了一口,斜睨这坐在小板凳上的铁心源和小巧儿又道:“读书人讲究一运二命三风水,不懂天文,不识地理如何在世间立身?

    哼,汝阳郡王今年命犯小人,三灾八难奇多,司天监早有定论,如果不能后天改命,恐怕会有血光之灾。

    你们看啊,好好的修什么楼阁不好,偏偏修了一座危楼,那座楼整体偏西,楼顶的飞檐如同尖刺一般直入西方白虎之心,虎为百兽之王,伤痛之下只好派了距离危楼最近的猪妖作祟。

    听说其中有一头猪足足有千斤重,这就是猪妖,结果这头猪妖没有算计好,最后生生的被危楼砸死了……

    我表姐当晚就在危楼,亲眼看见那头猪妖眼珠子红红的冒着红光,拿妖法魇镇了六王子,逼迫六王子张开嘴,还把猪舌头塞进六王子嘴里转着圈子吸取阳气,哎呀呀,好恶心啊。

    从那以后六王子就变傻子……”

    铁心源打了一个冷颤,瞅着小巧儿道:“你以后还信这一套吗?”

    小巧儿瞅瞅听苏眉讲故事讲的如痴如醉的杨怀玉和水珠儿两人,把嘴凑到铁心源耳边道:“我以后打死都不信这套神叨叨的东西了,同时啊,我誓不娶这样的女人,如果老天非要给我一个这样的女人,我宁愿不要女人……”

    铁心源听了小巧儿的话之后深以为然。

    原本以为苏眉出身苏家,一定是一个端庄秀丽的大家闺秀,如今看她将八卦讲的如痴如醉的样子,就知道自己以前看人似乎看错了。

    不断地有人走进了木工房听苏眉讲故事,不一会整个院子里的人都齐齐的坐在苏眉的身边了。

    小巧儿悄悄的指指大门,铁心源就率先出了木工房,不一会小巧儿也溜了出来,两人沿着天井就进了后面的铁匠房。

    这里果然有一座大的出奇的磨盘,小巧儿拍着磨盘道:“可惜了,我找不到更大的磨盘了,如果我有一个足够大的磨盘,只需要把铁烧红了放在磨盘上,转动碾子,就可以碾出我需要的各种厚度的材料来,用铁锤敲打,想要得到大量的钢铁根本就行不通。”

    铁心源一纵身就做到磨盘上,笑着对小巧儿道:“你是聪明人怎么就糊涂一时了呢?”

    你需要那么大的磨盘做什么,你也不想想,什么样的磨盘才能把烧红的铁块碾成博饼?那需要多重的碾子?”

    小巧儿笑道:“尽管往大里制作就是了,能做多大就做多大。”

    铁心源取过两根棍子,夹在双手的三个指头之间对小巧儿道:“假如你现在需要我中指这么厚的铁板,那么这两根棍子就是两根极其粗大的铁棒,如果你把烧红的铁块放进两根棍子之间,想办法让两根棍子相对旋转,你觉得能弄出我中指这么厚的铁板吗?”

    小巧儿面无表情的瞅着铁心源道:“你总是要这样羞辱我的智慧吗?你就不能早早的在我傻之前把你的好主意说出来?”

    铁心源笑道:“先生说过,只有吃一堑才可长一智,你以后确实需要多读点书了。

    你看看,我读的书多,所以你就没有办法比。”

    小巧儿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如果有一天我能造出你说的那种压铁机关,头一个就把你塞进去压一下。”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