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九章从天而降的好机会
    第九十九章从天而降的好机会

    王柔花和铁心源不是不在乎那些钱,而是不愿意把属于子孙后代的钱全部用心在自己身上,在这一点上,母子二人都是有很清醒的认知的。?▲八一中▼?文网.ww.81zw.com ▲

    年纪轻轻的时候丈夫就已经去世了,所以王柔花期待着成为老祖宗的那一天,只有将来儿孙绕膝才能让她感受到一个成功女人的骄傲。

    铁心源就更加不在意了,直到现在他依旧把宋朝的这些铜钱和银块,金锭当成古董来看。

    赚钱对他来说就是一个收集古董的过程。

    有七哥汤饼店就足够了,这家店铺的产出就足够母子二人在东京过上很不错的生活了,多余的钱对他们来说没有多大用处。

    受王柔花吩咐,铁心源带着一大包香肠去笸箩巷子,这些香肠是喜欢去学堂念书的水珠儿的束脩。

    苏眉其实教得很好,远比一般的先生强的太多了,可是水珠儿朴素的认为只有长胡子老先生教的学问才是好学问,因此,这孩子自己去找王柔花哭诉,说蒙学开学之时,他一定要上蒙学。

    爱学习的孩子谁都喜欢,王柔花何能例外?抓住小巧儿臭骂了一顿,说他阻碍了一个孩子的上进心,如果没钱可以来店里拿啊,怎么就随便找了一个没出闺阁的女子来胡乱教那些聪明孩子。

    学习的事情没办法和王柔花讲清楚的,她虽然出自高门大户,对学问的见识和水珠儿基本上没有什么区别。

    王家的女儿没有一个能在学问一途上出彩的,因此他对小巧儿说苏眉是一个很好的学问大家的事情嗤之以鼻。

    铁心源是从来不会忤逆母亲的,哪怕是母亲说错了,他也会坚定地站在母亲一边,睁着眼睛说瞎话有一句没一句的来羞辱小巧儿。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

    “我就想知道你以后是不是所有事情都听姨姨的?”正在扫地的小巧儿看到铁心源进来第一句话就要确定自己这群人今后脑袋上会不会多出一个蛮不讲理的妈妈来。

    “听啊,一定要听啊,满世界这么多人我只有一个老娘,把她气坏了我找谁说理去?

    当然了。老娘的话是一定要听的,但是怎么做就非常的有商榷的余地了,巧儿我告诉你啊,后退着走路也是走路。只要方向对了谁说后退就不是前进了?”

    “你的意思是阴奉阳违?”

    “胡说,怎么能够这么对待我娘,理解一个人就一定要把这个人的话嚼透,一定要把她老人家的心思摸透,还要把她的话前后联系起来一起考虑。最终做出一个大家都满意的决定就好。”

    “那样更恶劣,已经是扭曲姨姨的话了,别的我不管,你去把水珠儿的事情弄好,他今天又哭了一天,天啊,一个男孩子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眼泪流啊。”小巧儿朝天嚎叫了两声就直接去自己的木工房待着去了,铁心源要的手弩还没有完工,需要尽快完成。

    苏眉的一双大眼睛就盯在水珠儿的胖脸跟前,一眨不眨的。水珠儿害怕的不断把身子往后缩,苏眉就向前压迫,直到把水珠儿逼得没有地方躲藏了,大哭起来才作罢。

    “我要去找姨姨……”

    “找姨姨也是没用的。”

    “姨姨说让我进学堂,不跟你说胡乱学,还说你会把我这个神童教坏的……”

    “谁家神童连千字文都背不下来?谁家神童整日里嚎啕大哭?谁家神童整天都是一副鼻涕过河的模样?”

    “姨姨说了我是神童,郭先生也说我孺子可教……只有你整天逼我背书,我要去蒙学做学问,不背书!”

    苏眉笑的前仰后合的道:“谁告诉你神童不背书了?”

    说完话,侧着耳朵听了一阵子。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好像听到铁心源站在院子里,立刻就推开门走了出去,再进来的时候手上已经揪着铁心源的脖领子了。

    把铁心源推到水珠儿的面前道:“告诉他,神童到底需不需要背书。告诉他蒙学里的先生会不会要求背书。”

    铁心源叹口气扒拉开苏眉的手道:“水珠儿啊,苏眉姐姐没说错,不管你是不是神童,都需要好好背书的。

    以前学堂里的那个胖子你知道吧?就是总给你买肉饼吃的那一个,你看他的手就知道蒙学是怎么回事了,你还说他的手肿的像猪蹄。

    那可不是胖的。是被先生打的,苏眉姐姐到现在只是骂你,教训你,还没有打过你,告诉你啊,蒙学里的先生每人手里都有一根竹板,不好好背书的人拿起竹板就揍哟,那个惨哟……”

    苏眉一把推开铁心源怒吼道:“我要你给他讲道理,谁要你吓唬他了,他一哭起来就不会停你知道不?”

    铁心源摊摊手道:“没法子,他是男孩子,自己酿造的苦酒,含着泪也要把它喝完,束脩我都带来了,明日小巧儿就要带他去郭先生那里拜师了,这已经无法更改。”

    苏眉皱眉道:“你们不相信我?”

    铁心源指指自己,又指指小巧儿房间的方向道:“我们两个对你信任的无以复加,问题是水珠儿自己总是向往正式的学堂,与其说他是想去学堂里学东西,不如说是他的执念在作祟,即便是郭先生教的不如你好,他也愿意去郭先生那里。

    因为真正吸引他的地方是学堂这两个字,而不是学问。”

    苏眉哼了一声道:“世人总被表象所迷惑,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柑橘都有人购买,我还有什么话说。”

    铁心源瞅瞅苏眉,搂着忘记了哭泣的水珠儿笑道:”你运气算是好的,总算是没有盲婚哑嫁,杨怀玉虽然没有达到你最高的要求,但是我觉得就男子汉气概而言,他算是头一份。

    这世间女子其实比男子要凄苦的多,从小就生活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里,好不容易长大了还要面对新一轮的选择。

    如果选择的好,这一生就能快活一生,如果选择不好,或者平庸,或者凄苦总是逃不掉的。”

    苏眉愣住了,她想不到铁心源竟然会跟她说这些女儿话,两手抱在小腹上,坐在椅子里似乎失去了谈话的兴趣。

    良久之后才淡淡的道:“你见过多少人?如何就敢说这样武断的话。你又是如何得知我心中还有遗憾的?”

    “那天那破诗词就让你魂不守舍,可见你的心还是不定。你还敢说你到现在心地没有一丝丝别的渴盼?”

    苏眉叹息一声道:“你说这些干什么?”

    铁心源笑道:“我之所以会说这些不该我这个年纪说的话,是因为我想请你给杨怀玉多一点耐心,至少等他参加了武科选才之后再论其他,不过我觉得战场上的杨怀玉一定能够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这世间精彩的不光有诗词,还有勇猛绝伦的武技,这两者都不过是一种技能罢了,不见得比木匠和铁匠的技能更加的高尚。”

    “上元节一过,就到了官府开印的日子了,你为何会认为我连这点时间都不会给大郎?苏眉不是见异思迁,水性杨花的女子。”

    “你当然不是,问题是有一个该死的家伙给你了一张请柬,邀请你去他家里参加宴会。”

    铁心源说着话就从怀里掏出一张洒金小笺递给苏眉道:“这是你家人刚刚送来的请柬。”

    苏眉嗤之以鼻,随手把那个没有封装的请柬丢在桌子上道:“这样的请柬,我接到的多了,谁有工夫每一个都去参加。”

    铁心源把请柬重新递给苏眉道:“你一定会去的,这个邀请你的人身份很高,恐怕也不允许你拒绝。”

    苏眉笑道:“不管是谁,我不想去难道说他能绑着我去不成?”

    铁心源摇摇头道:“人家没打算绑你去,人家只不过把柳三变给绑去了宴会,勒令柳三变必须要作出三诗词出来,你确定你不去?”

    苏眉一把就将请柬夺走了,眼睛都不眨的仔细看起请柬来了。

    “怪不得我娘总要我不要相信女人,刚刚才说不去的,现在立刻就改变主意了,不可信啊。”

    苏眉看完请柬之后笑道:“不错,不错,汝南王的二儿子成年礼,自然要大宴东京城里的贵女,请我们过去不就是想从我们中间挑媳妇吗,谁能看得上他啊,不过啊,我还是要去的。”

    说完话看着一脸憧憬的铁心源道:“知道你刚才为什么会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了,还把大郎拉出来作伐,不就是你也想去吗?

    好啊,我就带你去,让你看看宗正府冬日盛开的荷花,免得你像土包子一样到处说闲话,让你亲眼见识一下柳三变的本事也好以后闭上那张总是说诗词无用的臭嘴!”

    铁心源立刻就很狗腿的把苏眉搀扶到椅子上坐好道:“和你说话就是愉快,谁管杨大郎有没有老婆,只要你能把我带上,就算是你和柳三变眉来眼去的勾搭,我也一定装作看不见。”

    说着话侧身躲过飞过来的茶叶罐子,一溜烟的跑的不见影了。(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