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百零一章仗义多为屠狗辈
    第一百零一章仗义多为屠狗辈

    苏眉回到笸箩巷子之后,看到水珠儿在吸溜鼻涕,二话不说上去就把水珠儿揍了一顿,揍完之后她一副活不成的样子扶着院子里的小树狂呕不止,让留在笸箩巷子没去宗正府的两个婆子大为担心,在听了小丫鬟把事情说清楚之后,这才稍微安心一点。●八??一中■文网.ww.81zw.com ★

    对视一眼之后就决定和苏眉好好的谈谈,孤男寡女长久的逗留在一起,很容易出事,小娘子不可再这样任性了。

    小巧儿在听铁心源说了宗正府生的事情之后,长叹一声道:“是我疏漏了,木桶长期泡在热水里面自然会变形,里面的油自然会一点点的跑出来,如果那些油不能一次流出来,就造不成什么大祸害,毕竟八百斤油还是少了。”

    铁心源摇摇头道:“八百斤不算少了,想要烧掉宗正府到底是我一时的异想开天而已,在条件还不具备的情况下强行进行的,失败自然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小巧儿拍拍铁心源的肩膀笑道:“是我们太小了,也是我太没用了,机关消息这一门深远的好像看不到尽头,事情没办成主要是我的手艺太粗糙了,你的计划很好。

    慢慢来,我们总会长大的。”

    铁心源觉得目前的氛围很好,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小巧儿纯净的眼眸,原本那颗躁动不安的心也逐渐平息了下来。

    觉得静静地等候长大成人也是一种难得的乐趣,只要自己向这个世界索求的东西不多,应该可以活的幸福安乐。

    回到枣冢巷子的时候,母亲很是忙碌,她正在收钱,只要是东京城里卖酒的正店,都来给母亲纳贡,从而获取母亲一个承诺,那就是铁家汤饼店里的制造牌子,只是用来自家酿造酒水。在自家的店里买卖,或者赠送亲友,绝不大规模的去酿酒,去损害别家正店的生意。

    王柔花和邓八爷坐在一起的时候气势并不落下风。?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虽然孙羊正店比铁家汤饼店大了无数倍,母亲应付起邓八爷来依旧游刃有余。

    出身豪门的母亲,少女时期见过无数的大人物,包括自己那个已经死去的阿爷。

    “铁家原本是开封县的一户铁匠,向来是耕读传家的。只要口中有食,身上有衣,头顶有瓦片遮身就足够了。

    对于金钱,铁家虽然不算什么富户,却还没有放在眼里,诸位掌柜的今日携厚礼相赠,铁家实在是受用不起。

    不过啊,如果不收,想必诸位心中是不会痛快的。

    所以未亡人就斗胆收下诸位的礼物,一件简单的事情。本来就可以简单处理,因此没有必要让他复杂化。

    未亡人把话说在这里,请诸位听仔细了,铁家的制造牌子,是陛下怜我母子孤苦特意赏赐下来的。

    人不可太贪,更不可失去了陛下赏赐的本意,酿酒之权事关国家赋税收入,铁家断然不会从这里开一道口子让国帑流入铁家钱库,让陛下失望,也让天下人对铁家失望。”

    邓八爷闻听王柔花口口声声将皇帝和国家挂在嘴边。几次三番想要反驳一下,想要说说在商言商的规矩,却找不到王柔花话语里的破绽,最后只剩下拱手敬服的份了。

    母亲说话的时候铁心源就背着手站在母亲身后。脸上永远带着和煦的微笑,只要母亲说到激昂处,他就含笑点头,表示赞许和支持。

    那些商贾像看傻子一般的看着这对食古不化的母子,只盼着他们能够继续把这种古板的生活永远过下去。

    京城里共有一十二家正店,也只有这一十二家正店才能酿造出各种各样的美酒。

    这一点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官府里的作坊即便是再下工夫研究新酒,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十二家正店中的好酒层出不穷,官府的作坊依旧只能酿造最劣质的黄汤,即便是有一两种不错的酒出现,马上也会销声匿迹。●八??一中■文网.ww.81zw.com ★

    这是一个利益极为丰厚的行业,从一开始铁心源母子二人就没打算跳进这一行里捞钱,这个行当太招人恨了。

    年底的时候御史王九胜就曾经上本参奏东京十二家正店贪得无厌,竟然敢收买官营酒坊里的好酒方子,以至于官营酒坊花费了大力气研制出来的好酒,全部被这十二家暗中侵吞了。

    每年按照最少的损失来算,国库最少损失了七十万贯钱。

    这道奏章不知为何被皇帝留中不了,向来嫉恶如仇的王九胜好像也忘记了这件事,开始把目光盯在陈州洪灾上面,一场小小的洪水竟然造成七八万百姓流离失所,据说已经有老弱生生的饿死在了陈州……

    等那些人全部离开之后,王柔花带着铁心源一头钻进了自家的库房,开始兴高采烈的数钱,拿这些人的钱,这母子二人没有半点的内疚感,反倒觉得极为解气。

    铁心源吃力的从一个箱子里拿出两个巨大的银判笑着对母亲道:“这些人真的好有钱。”

    王柔花举着一株小珊瑚笑的见牙不见眼,揉揉眼睛才把红珊瑚放下来道:“这点钱在他们眼中实在是算不得什么,别看他们一个个慈眉善目的像是一个好人。

    哼哼,如果咱家的制造牌子不是陛下亲自的,而是从衙门里直接得到的,你看看这些人会如何对付咱们家。

    和他们相比,宗正府的人几乎可以算的上是好人。”

    说到这里王柔花忽然放下手里的红珊瑚叹了口气道:“好人的运气总不是太好。

    西水门那个喜欢磨刀的单老头出事了你知道吗?”

    铁心源心头一紧,这些天为了把自己从福寿洞的事情上撇开,一直在想方设法解开绳子上的那些秘密,再也没有去过单老头那里去,却不知道他出了什么事情。

    王柔花也没了数钱的心情,坐在椅子上苦笑道:“好好的一个冬烘先生,非要去学人家的古道热肠,这一次没有把老命送在福寿洞里的算是命大了。

    好好的捡谁的褡裢不好,非要捡那个该死的崔屠夫的,如果没人看见自己把银钱花用了也没人能够找到他头上去。

    却偏偏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带着褡裢去福寿洞赎人……”

    “成功了吗?”

    王柔花点点头道:“成功了,赎出来一个四岁的孩子,是张玉书家的老三,过年的时候走失的。”

    铁心源提在胸口的心一下子就落了地,马上又想起母亲说老单头差点死在那里,连忙追问道:“他怎么样了?”

    “被人揍得快要认不出眉眼来了,好在人硬气,满身是伤的生生背着那个孩子从福寿洞里的一步步的走出来了,现在正在家里养伤呢,听对门的刘大夫说,骨头断了两根,不修养个一半年的休想下床。”

    “娘的意思是咱家带点钱过去探望一下?”

    王柔花点点头道:“你去吧,马上就要天黑了,娘不适合去一个老鳏夫家里,你去最合适,带上俩贯钱吧,多了,单老头也不会收。

    把那株人参也带上,我们母子还用不着那东西。”

    铁心源按照母亲说的准备了俩贯钱,都是上好的制钱,铁心源拎了一把竟然没有拎动。

    王柔花在儿子的脑门上拍了一下道:“快三十斤重呢,你以为都是些当三的串钱吗?娘帮你喊了包子,他应该就要来了,让他陪你去娘也安心一些。”

    铁心源笑着拍拍自己的脑袋,这颗脑袋只要开始急,就会忘记这具身体的实际年龄。

    母子二人抬着一袋子钱来到了店铺前面,果然,包子巨大的身影就出现在店门前。

    包子见是铁心源咧着大嘴开心的笑了,习惯性地将铁心源丢到肩头,从桌子上取过那袋子铜钱,然后就用小狗一般的眼神瞅着王柔花不动弹。

    王柔花笑骂道:“傻精,傻精的。”说着话就从袖笼里摸出十个大钱拍在包子的手上道:“把源哥儿看好,明天过来再给你五个大钱。”

    有了钱的包子万事好说,冲着王柔花傻笑一下,然后按照铁心源说的方向狂奔,害的王柔花追出汤饼店连声要他们慢些。

    别看包子的身材高大,他的反应其实也是非常灵敏的,自从上回差点弄死铁心源之后,他就非常的小心了,一面跑的快逾奔马,一面还能灵巧的避开所有的招牌。

    弄不明白单远行的想法,真的,铁心源非常的不能理解这样的行为,他这样带着褡裢去福寿洞根本就是一种找死的行为。

    包子很快就把铁心源送到了单远行的家里,铁心源站在门口看了良久,才推开柴门走了进去。

    里屋有压抑的咳嗽声传来,院子里弥漫着浓重的汤药味道,院子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不见,看样子周围的街坊这时候已经回家吃饭去了。

    包子推开里屋的门,好奇的朝里面看,就听单远行吃力的道:“包子啊,你这孩子怎么也来了,进门的时候小心,千万莫要撞了脑袋。”

    包子嘿嘿一笑就钻进了屋子,将一大袋子铜钱丢在桌子上,单远行愣了一下,他知道包子不可能有这么多的铜钱,然后就看见铁心源从门外走了进来。

    一老一少对视了一阵子之后,单远行露出一个比苦还要难看的笑脸道:“再不去,张家的老三就可能没命……都说仗义多是屠狗辈,老夫虽然没有屠过狗,临老了,想当一回屠狗辈。”

    铁心源淡淡的道:“你的行为让我非常的尊敬,但是我学不来。”(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