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百零三章好阴谋就该从最初开始
    第一百零三章好阴谋就该从最初开始

    就仿佛是在一瞬间,铁心源就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找到了以后立身,处事的根本。?八一?中?文◆网.ww.81zw.com ?

    谎言和真实是一对孪生姊妹,她们相辅相成构成了这个世界上多彩的语言世界,谁都离不开谁,相互纠缠着滚滚向前演绎着人间所有的风云变化。

    铁心源决定自己以后要向包子学习一下,用真话来包装自己,然后再用假话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真话用来防守,假话用来进攻,看当时的状况再考虑攻防之间如何的自由地转换。

    人世间所有的美德对别人都是很有杀伤力的,尤其是良善人家对美德的攻击更是没有多少抵抗力。

    只要是皇城根上的人家,没人不知道包子的品性的,只要是这家伙说出来的话,那就必定是真话,这几乎是这条街上上所有人的共识。

    于是,包子把自己的忧愁又说了一遍给老板娘听了之后,作价二十三个制钱的铜簪子包子九个制钱就拿下了。

    见不得每隔一秒钟,就把簪子掏出来看看的傻瓜,个子只到包子腰上的老板娘最喜欢包子这样的憨厚孩子,想要宠溺的摸摸这孩子的脑袋,还需要包子刻意的把腰弯下来。

    “嘿嘿嘿……嘻嘻嘻嘻……哈哈哈哈”

    “源哥儿,你说我娘会喜欢吗?”

    “会的。”

    “源哥儿你说我一会把簪子给我娘插上你说她会喜欢吗?”

    “会的。”

    “如果我把簪子放在灶台边上,让我娘无意中自己找到,你说她会喜欢吗?”

    “会的。●▲▼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

    “我要是放在床边上呢?”

    “会的。”

    “我还是认为亲手给娘插上比较好……”

    “随您的意……”

    不知为何,到了最后铁心源手里的三枚铜钱也成了包子的了,这家伙把铁心源送到家门口,眼看着他走进了家门,这才得意的在跳起多高,然后就向家里跑去了。

    铁心源关门的时候看见了包子欢快的身影,心情也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愉快起来。

    人家孩子那样疼自己的老娘,自家老娘当然那不能亏待了。一进门,铁心源就拿着扫帚把院子清扫的一尘不染之后才进了屋子。

    母亲正在用一个小巧的算盘正在算账,就上前把油灯的捻子挑高,让整间屋子变得明亮起来。

    又见母亲面前的茶碗是空的。又重新沏了一壶茶水,给母亲倒满,这才去了厨房端自己的晚饭。

    晚饭不错,一大碗油汪汪的面条,再加上一小碟子青菜。铁心源吃的非常满足。

    算完账的王柔花皱着眉头走了过来,把铁心源的小钱袋放在桌子上皱着眉头道:“没钱了?娘又给你装了五十个制钱,省着点用,谁家几岁大的孩子一个月的花销比大人还多?”

    正在吃面条的铁心源嘴里含着面条,不解的瞅瞅老娘,不明白她为什么又会给自己钱。

    “懒惰成性的你竟然会跑去扫院子,还能想起来给娘倒茶水?好了,不要装了,知道你想要钱,下回没钱了直接要。曲里拐弯的要钱看得人心酸。”

    铁心源决定不解释了,只是闷头吃面,只是狐狸跑过来要臊子吃的时候被他一脚就给踢到一边去了。

    吃完饭之后铁心源就习惯性地去了院子里看星星,狐狸根本就不在乎刚刚受到的侮辱,没皮没脸的趴在铁心源的脚下纳凉,大冬天的身上的皮毛太厚,待在热烘烘的房子里不舒服,所以陪着铁心源一起在院子里竖起耳朵瞅着一群肥嘟嘟的小狗在院子里胡闹。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

    王柔花顺着儿子视线的瞅了一眼就笑道:“原来在看星星啊,织女星就在那里,仔细看看银河对面就是牛郎星。

    儿子。当年啊天上有一个仙女……”

    铁心源郁闷的瞅瞅母亲道:“娘,您看错了吧?现在是冬季,一年中亮星最多的时候到了,您刚才指的是金星。那颗星星再过半个时辰就要落下去了。

    织女星在那一边,您指的也不是银河。

    观看银河的最佳时间是夏季和秋季,此时太阳拖着我们运动到靠近银心的位置,从地上能看到更清晰明亮的银河,而冬季的银河要黯淡的多,不适宜观看……”

    铁心源还没有给母亲普及完天文知识。脑袋上就挨了一巴掌。

    “跟你这孩子就没办法说话,娘说织女星在那里,他就在那里,谁敢说不在那里?

    太白金星没事干总留在天边干什么,一看就鬼鬼祟祟的不像是一颗好星星,织女不是要**吗?鬼鬼祟祟的样子正好符合她的境遇。

    坐好了,娘给你将牵牛织女的故事……”

    看母亲威风八面的样子铁心源不敢反驳,勉强耐着性子听母亲磕磕巴巴驴头不对马嘴的讲完了织女和牛郎那段稀奇古怪到了极点的爱情故事,就把母亲送走了。

    王柔花走到门跟前忽然回头看着铁心源道:“小公主去那里了?怎么好久都没有见过他?”

    铁心源笑道:“听说陛下也不在宫里,都去了离宫避寒,别问我,我也不知道离宫在那里。

    怎么,您很喜欢那个小公主?”

    王柔花又回到了院子里,抱起一只最肥的小狗道:“现在这些小狗都已经断奶了,该是自己去找主人的时候了。

    儿子,你说咱们家留几只狗比较好?”

    铁心源立刻道:“自然是全部留下来,要是东送一个西送一个的,狐狸一定会感到非常难过的。”

    王柔花皱眉道:“那不成,要是一只都不送出去,过上两年,咱家满院子跑的都是狗了,又不是养了来吃肉的,养那么些做什么?

    娘就是想问问,这些狗都是公主喂大的,想问问她的主意。”

    铁心源抱起一只狗仔细看了看也觉得这是一个大麻烦,这些狗都是最常见的土狗,有钱人家养的狗大多是性情比较凶猛的看家狗,权贵家畜养的狗是细狗,这种狗的主要用途是打猎。

    只有百姓家才会养这种性情既不凶猛,又不会打猎的土狗,它们最大的功用就是养在家里,贼人来了之后汪汪个两声,提醒一下主人家里进贼了,然后把身子缩起来等候主人把贼打跑。

    所以东京市上的狗肉铺子很多,都是屠户们清理干净了之后充当羊肉来卖的。

    怀里抱着一个毛茸茸的肉团,铁心源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它们和肉食联系在一起,如果公主要是知道自己养的狗会被别人给吃掉,天知道她会干出什么样的疯狂事情来。

    可是,家里的狗实在是太多了,现在小,还看不出拥挤来,一旦到了明年秋日,这些狗都长成大狗之后,家里估计就没办法住人了。

    这是需要尽早的处理,越快越好。

    铁心源等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公主,估计她最少需要到上元节的时候才会回来。

    听苏眉说柳三变走了,一个人背着包袱回武夷山老家去看稻花了,铁心源认为自己干了一件好事,至少让柳三变没有路死在河边,当然,那些妓子们也没了替他收敛尸骨的风雅之事。

    杨怀玉这些天没有住在笸箩巷子,他去了东京城外一处荒僻的道观,同他一起去的人还有一群虎翼营的力士。

    他想趁着最后的一段时光来尽最大的可能来提升自己的武技。

    小巧儿这段时间也没有闲着,他不但要去冻得硬邦邦的河边去捉冬眠的蛤蟆,还要不间断的锻炼使用吹箭。

    吹箭这东西很容易上手,经过这段时间的训练,他的准头已经精确的吓人了,十步之外墙上的一只干瘪的苍蝇都逃不过他的毒手。

    铁心源取蛤蟆身上的蟾酥手段很是残忍,先是把蛤蟆生生的用暖柜子给唤醒,然后就用夹子使劲的捏蛤蟆的脖子,可怜的蛤蟆大半个冬天都没有进食,也没有水份补充,脑袋两侧只能流出很少的一点蟾酥,不过这时候的蟾酥毒性更是惊人。

    中空的小竹管注满蟾酥之后,射在鸡的身上,不过短短的功夫,那只鸡就浑身痉挛,两只腿子伸展的长长的倒在地上,尖嘴不断地敲击在地上,最后终于不动了。

    花婆婆家的大黄狗在被吹箭射中之后,一柱香的功夫就变得呼吸急促,浑身痉挛,嘴里有白沫子吐出来,躺在墙角抽搐了半个时辰之后,就慢慢地恢复了正常。

    小巧儿想去街市上找一个泼皮来试验一下自己这个武器的威力,被铁心源严词拒绝。

    不过小巧儿还是在晚上的时候去了一遭马行街,第二天的时候春风楼就传出中人老蔡马上风的传闻。

    每两年一届的武科终于在喧闹的上元节鱼龙舞之后就要开始了。

    东京城里一瞬间就多了甚多身材伟岸的大汉,他们或者骑马,或者步行背着武器从四面八方涌向东京城。

    这和往年的的武科比试没有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每一个城门口上忽然都多了一个拿着账簿专门记录进京武士住宿处的伙计。

    他们声言,只要在账簿上留下名字就能获得一瓶来自东京大酒楼的美酒,而且还会有说书人将他们的平生的事迹编成故事在坊间流传。(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