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一零七章龙虎会京师(3)
    一零七章龙虎会京师(3)

    铁心源回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昏暗下来了。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

    他独自走在街上,没有包子陪伴,也没有小巧儿他们跟随,就他一个人大摇大摆的混在人群里走的非常的开心。

    路过钟楼的时候,他停下来了一会,看过钟楼之后,他有转过身认真的看了看对面的鼓楼。

    在大宋,一般稍微有些规模的城池里面都会有钟鼓楼这样的建筑,它们往往会修建的极为高大,也只有修建的高大了,不管是钟声,还是鼓声才能够传的更加遥远。

    这些年他一直克制着自己的一个**,那就是克制自己不要轻易地爬上这两座高楼去俯瞰整个东京城。

    站在高处看什么东西都觉得小,而心却会变得很大,心只要变大,就会多出许多疯狂的想法来。

    天知道自己会干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总想找颗定心丸子吃,只可惜这些年吃过各种肉丸子,就是没有一颗是能够让人平心静气的,吃多了脾气反倒变得暴躁无比。

    一个小小的孩子停在人流中,彷徨无目的的胡乱看着钟楼,鼓楼,娟秀的面庞上还带着丝丝的迷惑,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孩子没有哭泣,很多人就会认为这个孩子已经迷失了方向。

    东京城人流中特有的那股子腥臊味道不断地冲击着铁心源的嗅觉器官,这让他本来就有些烦躁的心变得有些狂暴起来。

    每次干了不好的事情之后,铁心源的心情就会变得很差,帮杨怀玉已经成了他心中的一种执念,这无关感情,无关利益,更无关情怀,唯一有点联系的就是铁心源那颗想要掌控一切的野心。

    他觉得自己需要从现在就锻炼在新环境下的掌控能力,至少要学会掌控这些陌生的大宋人。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腰肋处一紧,嘴巴也随即被人给捂上了。★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看样子是被人家给盯上了,准备把自己给抢走。

    铁心源没有胡乱叫唤,只是无奈的弯曲一下手,抽出袖口的一根大号竹刺。随便在那个抢自己的混蛋身上刺了几下,此处人多,那个将铁心源夹在胳膊底下的汉子不敢叫唤,反而带着苦笑的脸向周围的解释自家的孩子是如何的不听话云云。

    大号竹刺里的蟾酥估计用完了,铁心源就抽出第二根继续有选择的刺这家伙的腰肋上肉多的地方。

    走了百十步的路。铁心源已经更换了四根竹刺……

    这一次下手很重,夹着铁心源疾走的汉子的步伐明显的慢了下来,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捂在铁心源嘴上的那只手也变得绵软无力,铁心源用竹刺在他的脉搏上轻轻地刺了一下,他就慌乱的松开了手,可能他也感觉不对劲了,立刻松手想把挟持的这个小孩子放开,却现那个小小的孩子就像一条柔软的毒蛇一样用手脚紧紧的缠在自己身上。

    铁心源不想就这样放走一个真正的坏人,他能理解那些为了钱财杀人放火的。却不能理解这种偷孩子卖钱的家伙。

    更何况这是一个偷到自己头上的坏种。

    如果自己真的被人家偷走卖掉了,母亲估计就没有什么活路了,这比杀了她还要悲惨。

    所以,拿定主意的铁心源就死死地缠在这家伙身上,反正蟾酥的毒性马上就会传遍他的全身,先就是因为肌肉痉挛从而夺走他的力气,没了力气的坏蛋,不过是一堆腐肉而已。

    路上的行人很多,铁心源不但没有叫唤,反而向那些投过注视目光的好人报以甜甜的微笑。就好像他真的是一个因为顽皮被父亲夹在胳膊底下准备回家收拾一顿的顽童。

    竹刺深深地刺进了那个汉子的脊椎处,这里的神经最多,感觉也是最是灵敏,痛觉也会来的更加热烈。

    肌肉已经有些僵硬的汉子踉踉跄跄的走进了一个小巷子。八▲一●■中?文网.ww.81zw.com ●此时他唯一的念头就是立刻摆脱这个孩子,快点去找大夫,他觉得自己好像生了很严重的病。

    才进到巷子里,铁心源就松开了手脚从汉子的身上滑落下来,左右看看没现这家伙有接应的人手,就放心的背着手跟在汉子身后亦步亦趋的走进了巷子深处。

    蟾酥不是迷药。自然不会让人的神智迷失掉,汉子慢慢地觉得自己好像控制不了双腿了,磕绊了一下之后就摔倒在地上。

    “饶我……”

    铁心源没有理会这个汉子好不容易从喉咙里挤出来求饶声,蹲在汉子的脑袋顶上问道:“福寿洞里的人?”

    汉子脖子上的青筋暴跳,努力地摇摇头。

    见这个汉子真的不是福寿洞的人,铁心源也就懒得理会他,把手探进这个汉子的胸口胡乱的摸。

    这家伙身上带的东西很杂,有火刀火镰,还有一根拇指粗细的竹管,打开看了之后现里面都是细细的线香,估计是迷香一类的东西,然后又从里面掏出一个不大的布包,打开之后现布包里竟然有一颗拇指大小的明珠,价值不菲。

    还有一些铜板和碎银子,铁心源也没有客气一扫而空,全部装进自己的背包里面去了。

    干完这些之后,再四处瞅瞅依旧没有现有人过来,就拿着那颗明珠问道:“我现在已经知道你是一个贼了,现在,告诉我这颗珠子是从哪里偷来的?

    如果你什么都告诉我,我就不杀你。”

    汉子已经恐惧的说不出话来了,自己正在经历的一切就像是一场荒诞诡异到了极点的噩梦。

    原本看到一个流浪的俊秀孩子,只想着可以再一笔才,没想到自己遇到的根本就不是小孩子,而是一个嘴里长满了獠牙的妖怪。

    “高联升,铁狮子!”

    听到这个贼人的话之后,铁心源终于笑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到了这个时候才开始转运了,自从没有炸掉赵允让家,自己一直在走背字,不论干什么事情都会有无数的枝节横着长出来。

    看样子,事情现在终于回到了原来的轨道上了。

    “我不知道你还能不能活,因为刚才我用竹刺刺了你的脊椎,那里的神经很丰富,不知道竹刺上的毒会不会杀死你的神经,如果只是杀死你的神经的话,你大半是要瘫痪的。

    我也不知道竹刺上的毒性会不会麻痹你的肾脏,和肝脏,如果麻痹了这两样器官,不论是肝功能没了,还是肾脏衰竭了,你都难逃一死。

    你就好好的躺在这里,能不能活就看上天给不给你机会了。”

    大汉喉咙里出嗬嗬的声响,铁心源帮着大汉整理好乱成一团的胸口,就站起身重新来到街面上。

    此时的铁心源心情好极了,刚才的那种迷茫感和郁闷感消失的一干二净,来到卖糖人的陈老汉那里,先是在木盘底下掰一下,然后随手拨动了摊子前面的一根竹针。

    竹针哗哗啦啦的在画着各种各样的飞禽走兽的木盘上转了很久,最终停在那个最大的凤凰边上。

    陈老汉笑的不成了,指着铁心源道:“小家伙想要凤凰说一声就是了,干嘛要把老汉的机关给卸掉?”

    铁心源笑道:“不成,您硬是骗了我七年,在过去的七年里,我把您的盘子转过无数次,每次都是一只小小的麻雀,小子现在是来报仇的,以后尽拿凤凰和三只爪子的龙。”

    “好好,等着,老汉这就给你浇糖人,只要你来了,就是你说的那两样,不过啊,以后不许戳破老汉的机关,三有,四有他们还等着糖人换钱吃饭呢。”

    看着陈老汉熬糖,然后用勺子浇凤凰,铁心源看得很是仔细,融化的褐色糖浆落在玉石板上,很快就凝固成了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陈老汉还取出两颗晶莹的红豆镶嵌在凤凰的脑袋上,这只凤凰看起来就更加的活灵活现。

    丢给陈老汉两枚铜子,铁心源咔嚓一声就把凤凰的脑袋咬了下来,嚼的咯吱咯吱的。

    “杀人了!捉住贼人啊。”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吓得铁心源手一哆嗦,半截子凤凰差点从手上掉了下来。

    就在他考虑要不要逃走的时候,却现所有的人都在向自己过来的地方挤去。

    陈老汉一把捞住铁心源把他从拥挤的街道上提到摊子里面,然后两人一起站在凳子上朝远处看热闹。

    只听前面轰的一声,皇城街坊的支撑柱子就断了,巨雷般的声音从密集的人群里传了出来。

    “某家没有杀人,某家不过是前来追索贼偷的,某家没有杀人啊,过来的时候贼偷就已经死了。”

    “哼,狡辩,老汉刚刚出门就看见你用手勒着那人的脖子吼叫,不是你杀的,难道是老汉我杀的不成?

    诸位街坊,这个杀人的就是一个武举,别看他武艺群,可他身家性命都在官府的帖子上,在皇城根上犯案真是胆大包天。

    老汉我就是这里的坊长,大家不用怕他,合力拿下贼人,官府有赏!”

    里面闹得精彩,铁心源却什么都看不见,不断地往上蹦跶,也只能看见一片黑压压的脑袋。

    陈老汉见铁心源一副猴急的样子,就把他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好让他看得清楚一些。

    这下子看清楚了。

    大吼大叫的人竟然是铁狮子,他手持熟铜棍站在人群里依旧威风凛凛的如同狮王一般,但凡吼叫一声,围拢的人群就向后倒退好多步。

    干瘪瘦弱的坊长刘世峰和这头狮王对峙却丝毫不落下风,指着铁狮子尖声大叫,还不断地把竹哨含进嘴里吹得哔哔作响……(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