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零章龙虎会京师(6)
    一零九章龙虎会京师(6)

    都说情人之间容不下一个刀刃的距离,这话有失偏颇。◆●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

    只要苏眉相见杨怀玉了,她就必定拖上铁心源,似乎只要拖上铁心源她和杨怀玉的会面就变成了合理合法的了,而铁心源无论如何要比刀刃厚的多。

    时间久了之后,那两个人谁都把铁心源当成了隐形人,只要给铁心源一杯喝的,他们俩个就挨得近近的说着情人间的那些傻话。

    “大郎,我准备把手里的钱都拿去在城外买地可以吗?最近汝南王家准备出手六千亩地,都是河湾上好地,咱们手里的钱够买一百亩地的,早些出手,免得到时候没了。”

    杨怀玉听苏眉这么说,立刻就去翻自己的箱子,然后从箱子里取出一个不大的包裹递给苏眉道:“这是祖母给我的五十两金子,你给你打点金器留着吧。”

    苏眉毫不客气的接过金子,打开瞅了一眼笑道:“要金器做什么,有那闲钱不如拿来买地。”

    铁心源从背包里翻出一本书认真的看了起来,自己就是苏眉最后的一道贞洁保障,还是老老实实的当自己的人形铁**比较好,不做声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帮助了。

    免得苏家的那个老嬷嬷每隔三五分钟就找个由头来看看他家小娘子的衣衫是否完整。

    “源哥儿,你觉得陛下会如何整治这次武举的乱象?”杨怀玉的思维终于正常了,终于知道关心一下自己的前途了。

    铁心源抬头瞅了一眼杨怀玉道:“我以为你有情饮水饱呢,原来你也偶尔关心一下朝政?”

    杨怀玉瞅着苏眉傻笑了一下道:“我家老祖宗要我做最坏的打算,还说这一次的魁恐怕没有那么好当,即便是当上了,下场也很难预料,尤其是我们这些将门子弟。”

    铁心源大笑道:“你以为我把武举的事情弄得沸沸扬扬的是为了什么?事情弄得越大,武举就相对的越的公平。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

    往年的时候你们将门只要弄一员悍将出来,轻松地打败所有的武举之后再败给你们将门需要出仕的那个人,他就成了魁。哼哼哼,我倒要看看你们今年怎么弄!”

    杨怀玉拍拍自己的胸口道:“我本来就没打算找人帮我开路,那样的魁双手送给我,我也不要.

    如果只是在乎那点名声。我还不如继续当我的皇城副使,那个职位可比武举魁清贵的太多了。”

    铁心源瞅了一眼苏眉道:“你去了边关,苏眉怎么办?”

    杨怀玉笑道:“留在京师里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杨怀玉又岂是眉儿的良伴。”

    铁心源无所谓的跟着笑道:“悔教夫婿觅封侯的女子多了去了,你们将来莫要后悔才好。”

    说完话,铁心源就伸了一个懒腰。背上自己的双肩包打算去高联升去看看铁狮子,好歹是一条好汉子,没得给折在这场风波里。

    至于杨怀玉和苏眉,老天自有安排,什么样的脚丫子,老天就会给配一双什么样的鞋子。

    杨怀玉喜欢上战场砍人,那么苏眉就必定喜欢留在京城里向别人夸耀自己丈夫到底砍死了多少人,这就是天作之合。

    才出门,就听“笃”的一声,一枚带着铁头的竹刺就钉在了门框上。按照它运行的轨迹来看,竹刺是擦着自己的脸飞过去的。

    小巧儿站在二楼上,手里拿着一根很长的笛子,或者箫,正在装模做样的吹。

    “你要是能在没有孔的木头上吹出笛音来,我才会真正的佩服你。”铁心源拔下钉在门框上的竹刺,慢慢地走上了二楼。

    小巧儿却一个大翻身就从二楼翻下去了,铁心源来到小巧儿刚才站立的地方笑道:“你跑什么?”

    小巧儿笑道:“我要是不跑,说不定会挨弩箭,如果你能射准。★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我还不担心,问题是你射不准,老子才会担心。”

    铁心源摊摊手道:“我就是打算靠近一点……”

    话没说完,就听自家的大门轰的一声就碎裂了好大一块。一只硕大的马蹄子还套在破裂的门板上,好半天才收回去。

    正在院子里玩耍的几个小的,第一时间就窜进屋子里去了,那几个被吓傻的小姑娘也被小巧儿一声厉喝给吼进自己的房间,把门关好,齐齐的趴在窗户上往外看。

    一匹马从外面撞碎了大门之后缓缓地走了进来。与其说这是一匹马,不如说他这时候更像是一头怪兽。

    马,本来是一种性情很温和的动物,不管怎么看都充满了美感,铁心源一直认为这该是这个世界上最优雅的一种生物了。

    但是啊,当一匹马全身披上马凯之后,尤其是脑袋被一副绘着狰狞图画的头套套住之后,就变成了另外一种凶暴的战争机器了。

    进来的这匹马,就是这样,它比铁心源看到过的任何一匹马都要高大,也更加的雄壮,抬头的时候脑袋几乎要顶到门楣上了。

    马上没有骑士,铁心源想不出什么样的猛士才能配得上这匹战争猛兽。

    不过,很快就有人从战马的屁股后面走了出来,滴水成冰的天气里,他竟然还不断地摇着一把鹅毛扇,晃晃悠悠的走进了院子之后就扯着嗓子道:“杨大,你的债主登门了,还不出来迎接吗?”

    早在大门破裂的那一刻,杨怀玉已经站在院子里了,只是那个家伙的脑袋朝天看,根本就没看见。

    “曹八,我欠了你什么债?我怎么不知道。”

    那个脑袋朝天看的家伙这才平视了杨怀玉一眼拿扇子指着他道:“你现在欠老子一条人命。

    你把人杀了也就罢了,干嘛还要栽赃铁狮子?昨天晚上铁狮子差点被东京的街坊给活活揍死你知道吗?”

    “什么人命,什么铁狮子铜狮子的,老子根本就不知道。”杨怀玉一头雾水。

    曹八拿扇子指着杨怀玉笑道:“没了尸体尸体你就不认了是吧?要不要老子再帮你把尸体从地里挖出来?

    好赖不过是死了一个贼偷,在我们兄弟眼中算得了什么,兄弟已经帮你给埋掉了,有必要这样装聋作哑吗?”

    杨怀玉见曹八的神色不似作伪,连忙摆手道:“曹八,爷爷也是东京城的一条汉子,如果真干了,你问起来断然没有否认的道理。

    当初爷爷用弩箭杀了醉鬼,明明可以找人替罪的,爷爷都光明正大的去了开封府,一个贼偷怎么可能让爷爷失了脸面?”

    曹八也觉得纳闷,用力的给自己扇了两下冷风,指着铁心源道:“那个小人儿是最后从那条巷子里出来的,是在铁狮子进去之前。

    杨大,你别说那个贼偷是这个小人儿杀的,你别不是跳墙跑了吧?拿孩子顶缸可不算是英雄好汉。”

    杨怀玉回头看看一脸纯真的铁心源,皱眉道:“你觉得他能杀掉一个大人吗?”

    曹八笑道:“不能,所以啊,人是你杀的,老子因为要用铁狮子,所以才帮你料理了手尾。

    不管怎么说,你都欠老子一个人情,你得答应我,以后不要没事干就陷害铁狮子,你要是再这么玩下去,我曹八就没得玩了。”

    杨怀玉奇怪的道:“铁狮子是人家老高家的人,和你曹家有什么关系?你不是找了河北马彦吗?”

    “别提了,马彦快被铁狮子给打残了,老子的脾气你是晓得的,要嘛不要,要就一定要最好的,所以我看中铁狮子了。”

    说着话,拿扇子指指院子里不断走动的那匹马道:“武举魁你就别想了,爷爷我要定了,看见没,只要你不争魁,这匹马就是你的,这可是波斯商人从河中弄来的宝马,日行千里,夜走八百,是真正的河中马。

    爷爷也是走了交情之后还花了一千三百贯钱,便宜你了。”

    杨怀玉大怒,正要张嘴拒绝的时候,铁心源抢先说话了:“就这么说定了,杨大郎一个帮手都不找,一个帮手都不下场。”

    曹八笑眯眯的看着铁心源对杨怀玉道:“这孩子聪明,说实话,杨大,你要是遇到铁狮子也是被人家打成肉饼的主,到时候我会关照铁狮子对你下手轻点。”

    杨怀玉摇着牙道:“要是爷爷凭自己的本事成了魁呢?”

    曹八摇着一根食指道:“老子不认为你能打得过铁狮子,就算是你侥幸赢了铁狮子,嘿嘿,孟铁佛,龙川,梁师孟这三个人能把比折腾成人渣。”

    说着话见杨怀玉已经怒火作了,连忙摆手道:“有气别冲着老子,咱们这群人里面你杨大的武艺算是拔尖的。

    可是遇到那些人,说句你不爱听的话,咱们这些娇生惯养的还真不是人家苦熬出来的人的对手。

    武功这东西一份苦功一分长进,作伪不来的。

    如果你真的是靠自己本事当了魁,没说的,孙羊正店,还是樊楼,兄弟大摆筵席为你祝贺,这匹马自然也是你的,就当是做兄弟得给你的贺礼了……”

    杨怀玉一手抓着那匹马的缰绳道:“好,咱们就一言为定,老子一个帮手都不找,就凭自己的本事杀上去!”

    曹八哈哈大笑一声,立刻有四个脚夫抬着一定软兜走进大门,他很自然的往软兜里一坐,晃晃手里的鹅毛扇,一言不的就任由脚夫把自己抬走。

    只是他脸上的讥讽之意怎么都掩饰不住。(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