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五章乱争(2)
    第一一五章乱争(2)

    两声锣鼓就宣告了铁狮子的胜利,过程简单的令人指。▲八★一中文??网.ww.81zw.com ?

    就这样的场面,也让那些武举们狂喜不已,往年的时候,武举根本就没有人关心,一群武人比斗完毕之后,吃一顿冷猪肉就要各自散去,寻找住处。

    东华门唱名的盛典是武举们根本就不敢指望的事情,至于烧尾宴,琼华宴,升衣宴,披红挂彩,走御道,跨马游街接受万民恭贺更是想都不敢想。

    有钱人家的子弟,会在教军场上搭建一架帐篷,在里面更衣,披甲,休憩。

    没有钱的寒门子弟只能坐在寒风里嚼两口已经炊饼,喝一点烈酒来暖和一下身子,好让已经活动开的筋骨不至于抽筋。

    焦急的等待自己出场。

    杨怀玉也在一场纷乱的战斗中胜出了,同样的,他在迅击败了对手之后,也遭受了其余四人的围攻。

    虽然应付的很是吃力,不过他还是毫无伤的击败了对手,不论是风度,还是气派都强了铁狮子不止一个档次,唯一的差别就是时间用的长了一些。

    不像铁狮子那样轻描淡写的就击败了所有的敌人。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不论是龙川,还是梁师孟,亦或是林焦川,雷猛,霍北山,孟铁佛,马彦,梁师孟,颖文,呼延寿,曹芳,石仲,高延赞这些人也安全的过了第一关。

    有人是凭借自身的本领过关斩将,有的则是凭借自家雄厚的实力过了第一关。

    最过分的就是曹芳,一个彪形大汉没有理会自己的对手,而是先站在曹芳的前面,用一根熟铜棍轰飞了曹芳的对手,而后才与自己的对手纠缠在一起。

    这个彪形大汉非常的有战斗经验,明明可以在短时间里击败对手却一直拖着时间,等其余三对对手打得两败俱伤的时候才突然力,一棒子击垮了对手。

    而后就如同疯狗一般的向其余武举动进攻,以一敌三险胜对手之后。???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却被曹芳一马槊抽的在空中翻飞了三个筋斗之后掉在地上,无论小番如何催促,他也不起来了。

    傻子都知道这是在作弊,但是周围的东京百姓却全部在为曹芳叫好。似乎这里从来就没有生什么不公正的举动。

    三百个铜钱足够让那些东京人漠视眼前的一切。

    呼延寿,石仲,高延赞也是这样过关的,不过他们做的就比较隐秘了,好歹是经过了一场奋战之后才获取了胜利。至少在过程上,要比曹芳这种卑鄙之徒获胜的过程要好看的太多了。

    下午要考校的是兵书战策,教军场周围已经围好了青布幔,获胜的一百一十二名武举要在这里答卷,监考的官员,全部来自枢密院和兵部,仅仅是兵部侍郎就来了两位之多。

    曹芳坐到位置上,四处扫视一眼,现一些武举目瞪口呆的瞅着小番抗在肩上来回走动的题目牌子,他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三十六个军阵的名称岂是这些大字只认识一箩筐的家伙们所能回答上来的。

    武举的文试题目历来就那么几道。只要有起码的军事常识过这样的关不难,尤其是军阵图略更是每年必考之题,昨晚的时候,父亲从兵部回来之后就要求自己必须记住三十六张通用阵图……

    不过,当小番扛着题目来到他面前的时候,他也愣住了。

    今年的武举科考竟然足足有三题,试策两题,另一题为默写武经。

    看到这些,曹芳的头都要竖起来了。

    大宋武试分为解试,省试。殿试,看起来和文科是一样的。

    只要九矢俩中,举起一百五十斤的石锁就能过关,参加省试。

    省试只要九矢五中。举起一百八十斤重的石锁,再加上弓马娴熟即可过关。

    今日参加武举考试的人大部分都是在十天前考过了前两条的人。

    现在进行的就是省试的最后一场弓马。?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

    举行变态般的群殴也就算了,怎么连殿试上考魁才会用到的五经七书都搬出来了?

    曹芳紧紧地抱着脑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仿佛已经看到自己以小兵的身份跋涉在西北荒芜土地上的情景。

    偷偷的看一眼杨怀玉,这家伙如今正在奋笔疾书。只要瞅瞅这家伙脸上的自信笑容,就知道人家一定是熟读兵书的那种王八蛋。

    十余位监考官背着手在武举中间巡查,不时地低头瞅瞅举子们的卷子。

    有些如饮琼浆一般的舒坦,有些就像是不小心看到一坨狗屎一般恶心。

    大部分都是紧锁眉头,好像不是很乐观的样子。

    一只青袍大袖垂落在曹芳的桌子上,等青袍大袖离开桌子之后,曹芳惊喜的看到一张写满字的卷子就摆在自己面前了。

    想看看这位神人到底是谁,曹芳却怎么也看不清楚,眼泪都他娘的流下来了。

    赶紧誊抄一遍,这是最紧要的事情,重新有了信心的曹芳蘸好墨汁,开始奋笔疾书,别看这家伙腹内空空,但是一手簪花小楷却是着实下过苦功的。

    曹家要求自家子弟可以读不好书,却绝对不容忍曹家子弟写一手的烂字。

    抄写文章的过程里,曹芳还有心情得意的朝四周瞅瞅,结果,他奇怪的现,刚才和他一样傻的很多人,如今都在奋笔疾书,最可疑的是他们和自己一样都是在誊抄。

    监考的官员们巡视完毕了考场之后,就挤成一堆小声的说着闲话,时不时的还有笑声传过来。

    即便是曹芳也能从那些人的笑声里听出浓烈的讥讽之意来。

    曹芳清楚,如果在文科考试中胆敢这样明目张胆的作弊,估计考官们人头无论如何是要掉下来几颗的,即便是负责科举的中宰相公们,恐怕也要去岭南走一遭的。

    武举就是一个烂泥潭,原本三年或者四年才会有一次,这些年国朝总是在打仗,所以就连续开武科开了四年……

    这样随心所欲的考试,难怪文官们并不是很在意,完全没有文科进士考试那样的严谨。

    曹芳一面誊抄一面腹诽着这场该死的考试。他让自己的颜面丢尽了。

    誊抄完毕之后,曹芳一刻也不愿意多加停留,匆匆的在试卷抬头位置写上自己的名字之后就逃跑一般的离开了考场。

    出了考场之后,自己的仆人曹富刚问了一句少官人考的如何。

    就被曹芳按在地上狠狠地踢打了一顿之后才铁青着脸离开了教军场。

    该死的省试已经结束了。下一次就要在皇帝眼皮子底下开始作战了,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下来,也不知道说好的事情会不会有什么别的变化。

    按照现在的形势来看,殿试的时候皇帝亲自观看的可能性很高。

    往年的时候武举殿试能有一两位三品官到场就已经算得上隆重了。

    今天,三品的兵部侍郎就来了两位……想到这里曹芳的脑袋都要炸开了。

    难道说自己的草包本质这一次真的要被无情地展现在世人面前了?

    骑在马上回家的曹芳这时候无比的渴盼自己的战马突然疯。把自己的腿弄断之类的惨事都允许生啊……

    杨怀玉出来的时候,大部分人已经离开了,不过,在交卷的时候,监考官特意亲手将他的卷子接过来,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另一边。

    这一边的卷子很少,不过就整齐的状态,和另一边乱糟糟随意摆放的卷子有着天壤之别,这让杨怀玉有些担心,毕竟今日的考题比较难。自己最多能得一个中上而已。

    两道策论,一道说的是西贼之祸,另一道则说的是领兵之道。

    西贼之祸好说,自己和父亲在信中不知道交流过多少回了,父亲的见解总不会太差。

    至于领兵之道,回答的就有些差强人意了,毕竟自己只统领过十一个贼配军而已,这时候说领兵之道会被别人笑话的。

    心情忐忑的出了考场,迎面就看到笑的贼兮兮的铁心源。

    心情不好的杨怀玉怒道:“我在里面受罪,你们却在外面看了一天的猴戏。现在还有脸来笑话我。”

    “曹八出来的时候揍了仆人一顿,你要是想揍人,去找你家那些仆役,不要把怒火撒在我身上。”

    杨怀玉左右瞅瞅没看见苏眉。就听铁心源调笑道:“这么拥挤的地方你指望苏眉敢进来?我骑在包子的脖子上,屁股都被一个无耻的混蛋摸了好几把。

    苏眉要是在臭男人中间挤上一天,你还敢要啊?”

    杨怀玉受教的点点头道:“题目很难,两道策论,一道默经题,我答的不是很好。”

    铁心源指指那些6续从考场里出来的武举们笑道:“比他们还差?”

    杨怀玉回头一看。顿时就笑了,教军场上勇猛无比的铁狮子嘴角上全是墨汁,看样子没少把毛笔塞嘴里润墨。

    “估计会比他们强些,毕竟我读过的书比他们多,又有家父指点,不会太差的。”

    铁心源瞅瞅有意无意的围在杨怀玉身边的几个闲散人笑道:“忙碌一天,该是吃饭的时候,小巧儿已经回去煮饭了……”

    杨怀玉摸摸肚子道:“难道我们不应该去大酒楼大吃一顿吗?我已经快要饿扁了,要一只烤羊正好下饭。”

    铁心源摇摇头道:“还是回去吃饭吧,我都有在别人晚饭里下泻药的冲动,就别提那些和你有利益冲突的混蛋了。”

    杨怀玉狠狠地抓抓头怒道:“好,我们就回去喝粥,吃咸菜。”(未完待续。)

    ps:  词库找不回来…………绝望的哀鸣…………………………………………………………从今后我又要重新积攒词库了…………天啊………………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