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章东京城的少年
    第一章东京城的少年

    东京汴梁城从进入晚春之后,就一天比一天热。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今年的天气不对,只是四月初,天气就热得让狗吐舌头了。

    官道边上的柳树也在烈阳下无精打采的耷拉着,没有风,所以也活泼不起来。

    两只拴在柳树上的奶羊,卧在树下无精打采的吃着身边的嫩草,不过,嫩草也不多了,它即便是伸长了脖子也吃不到更多。

    谁家的顽童这样偷懒?

    放羊讲究的就是勤快,需要不断的更换草场才对。

    柳树上没有蝉鸣,四月天里蝉还没有长大,不到声求偶的季节,也自然不会有勤快的孩子拿着竹竿去粘知了。

    地里的秧苗只有半尺高,不到抽穗的时节,却喝不到足够多的水,叶子蔫黄。

    不过啊,有一片土地上的麦子却长得非常好,不但比旁边的麦子高出一巴掌,杆子长得粗壮,叶片高高的扬起,泛着健康的墨绿色。

    地边上的水渠里有潺潺的流水滑过,从这里经过的行人,总会忍不住在这里洗洗手帕,再美美的洗个脸,把自己打折干净了,才会走向不远处的城门,要进东京城,整齐一些人家才会看不出自己是外乡人。

    一个穿着短褂子的半大小子,露出肥嘟嘟得肚皮,躺在一间草棚子底下,无聊的用蒲扇驱赶着早早到来的苍蝇。

    在他的身边放着几张被擦得泛着油光的桌子,以及一排排的条凳,桌子上有茶壶,虽然只是最便宜的那种粗瓷,上面的花色也拙劣不堪,但是,这样的茶壶,即便是达官贵人拿来倒茶也不觉得寒掺。

    泛着暗色贼光的新茶壶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干净,极度的干净。

    草棚的角落里还有一个小小的铁炉子,铁炉子上放着一个巨大的铜盆。¤ ?八一中文网 卍 w-w、w`.-8`1、z、w、.`c`o-m铜盆里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烧开的清水里面,全是一个个拳头大小的茶碗。

    一个兵丁打扮的粗汉子抹了一把脑袋上的汗水走进棚子之后,熟练地拿起竹夹子从铜盆里面取出一个茶碗。

    满满的倒了一杯茶。一口喝光,这样的动作重复了三次之后,就脱掉号衣,躺在小胖子的身边道:“直娘贼,四月里就热成这样。在这么下去,伏天老子就不用当差了,直接就成肉干了。”

    小胖子把身体挪动一下,懒懒的道:“喝茶没关系,总要把自己喝过的茶碗洗干净啊,不给钱,又不干活,小心巧哥儿回来扒了你的皮。”

    兵丁笑道:“先让老子歇口气,一会就去洗茶碗,不过啊。巧哥是没工夫来找老子的晦气的。”

    小胖子一骨碌爬起来道:“这是为何?巧哥说他一会就来的。”

    兵丁哈哈大笑道:“来不了了,刚才路过庄子的时候,看见巧哥拖着刘二癞子那个花不溜丢的婆娘进了干草堆……”

    小胖子吃了一惊,从地上跳起来,拿着蒲扇光着脚丫子就朝庄子里跑,一边跑一边喊:“巧哥,王婆惜不是好女子,我上回闻见她身上有狐臊味——我不要她当大嫂。”

    庄子上的庄稼好,因此每年都会有很多的干草,庄子里又不烧柴火。因此几年下来,就堆积如山了。

    厚厚的干草堆下面,一个赤条条的壮汉正埋头撕扯着身下妇人的衣衫,不时地引起那个妇人的一阵娇嗔。

    眼看妇人已经被剥成了一只大白羊。峰峦起伏的身子完全暴露在壮汉的面前。

    低头在妇人的脖颈间贪婪的吸气,两只大手早已在妇人的身子上来回游走。

    往日的时候,妇人早就情动**了,今日却总是想把他推开。卐卍 ? 八一小說網w`w`w`.-8`1-z、w-.com

    “干甚,老子已经欲火攻心了。”

    巧哥儿有些不快,却现妇人直愣愣的看着自己头顶。

    不由得转过头朝上望去。只见草垛的顶部齐刷刷的露出七八个脑袋,十几只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看着下面……

    “糟糕,被现了。”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大大小小的脑袋顿时就缩回去了,然后作鸟兽散。

    妇人羞臊至极,一把推开骑在自己身上的巧哥儿,胡乱穿了衣衫就跑。

    巧哥儿恼怒至极,咆哮道:“玲儿,福儿,火儿,老子要剥了你们的皮……”

    妇人一面整理衣衫一面慌慌张张的往外跑,却不小心踩在一个耙子头上,耙子的杆子直直的竖起,重重的敲在妇人的眉心上。

    妇人眼冒金星,软软的倒在地上,巧哥儿急忙把妇人拖起,见她已经昏厥过去了,耳听着那群混账嘻嘻哈哈的笑声更是怒不可遏。

    拖着昏迷的妇人就要去找他们算账,一个挺着肥肚皮的胖子从嘴里不知道喊着什么跌跌撞撞的跑进干草堆。

    眼见巧儿拖着一个半裸的妇人,尖着嗓子大叫道:“巧哥,那个妇人不是好人,有狐臊味,我不要她当我大嫂!”

    无处泄怒的巧哥儿伸出一只大脚,重重的踹在小胖子的屁股上,于是小胖子一头就钻进了干草堆,只留下一把蒲扇还留在草堆外面。 一个穿着青衫的少年从城门里面摇着折扇漫步到了茶棚。

    茶棚里面只有一个**着上身的壮汉睡的恶行恶相的。

    桌子上放着一个喝过茶水却没有清洗的茶碗,少年人皱皱眉头,就放下折扇,拿起那个茶碗,蹲在草棚子外面的水渠边,仔仔细细的将茶碗清洗了一遍,最后放进铜盆里面煮。

    他从铜盆里挑出一个格外干净的茶碗,给自己倒了一碗凉茶,一口喝干之后,才拿折扇轻轻的敲着桌子自言自语的道:“水珠儿那个财迷,竟然放着茶棚不去招呼,真是怪哉!” 说完了话,就施施然的起身,抖抖身上的青袍,就轻摇着折扇向庄子走去。

    走了不远,忽听得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青袍少年骇然扭头回望。

    只见一彪红影正风驰电掣般的茶棚子冲过来,青袍少年暗叫一声不好,左右瞅瞅,立刻就腾身钻进了右边的麦地,刚刚长成的麦苗堪堪护住他的身形,就是那支束金环在太阳底下依旧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好在他张开了折扇护在脑后,折扇上面翠绿色的山水图画正好将脑袋藏得严严实实。

    睡的正香的军汉,猛然间觉得胸口像是针蛰一样的疼,惨叫着跳起来扒拉着胸口正要怒骂,只见眼前站着一个身穿红衣的小丫鬟端着一个空茶碗对自己怒目而视。

    打了一个激灵连忙用双手护住胸口谄笑道:“几位小娘子可是要喝茶?您尽管请,这里的茶水可是出了名的干净。”

    小丫鬟怒道:“这里的茶水干净我们知道,就是你有些脏!”

    军汉弯腰陪着笑脸道:“是,是,小的这就离开,您几位请慢用。”

    一颗小小的金豆子凌空飞了过来,军汉很自然的一把抓住,正要致谢,就听一个背对着他头戴幕离的红衣少女张嘴问道:“别装傻,我问你,铁心源是不是刚刚来过?”

    军汉连忙摇头道:“您也看见了,小的刚才睡的不省人事的,别说铁家少爷来过,就算是有老虎把小的叼走小的也不知道啊。”

    小丫鬟见自家小娘子不问了,就没好气的道:“那就拿着赏赐快滚。”

    军汉握紧了手里的金豆子,连号衣都不要了,跳出棚子转瞬间就跑的没影了。

    红衣少女卸下头上的幕离,对另外一个青衣女子恨恨的道:“铁心源以为他占了便宜就能跑的掉?”

    青衣女子取下幕离,从铜盆里面取出三个干净的茶碗,倒了三杯茶分给红衣主仆笑道:“糖糖,下回可不能说这样的怪话,源哥儿看见了你的**,这不能怪他。

    我早就告诉过你,女儿家的**不能晒在大太阳底下,要阴干才好,你晒在院子里他不小心闯进来看见了,不能全怪他。”

    红衣女子怒道:“阴干的衣服穿着不舒服,都是是他不好,大男人往我的小院子里乱跑什么?”

    青衣女子拍拍自己光洁的额头苦笑道:“你觉得源哥儿拿你当过女子看过吗?还是你自己把自己当过女子看过?

    上元节跳鱼龙舞的时候,我可是看见你骑在源哥儿背上的……”

    “那是我喝醉了头晕——”

    “算了,你总是有怪道理的,我就问你还找不找铁心源了?我看你找到之后怎么向他兴师问罪?

    难道指着他的鼻子道——无耻的登徒子谁让你看我**了?”

    糖糖烦躁的摇摇头道:“不管了,先找到他再说,那家伙一定是去找李巧了,他们两个在一起那就是蛇鼠一窝。”

    说完话一口喝干了凉茶,戴上幕离催促其余两人快点喝茶,好去找铁心源算账。

    三匹马特特的从铁心源藏身之处驰过,等人走远了,铁心源这才从麦地里坐起来,扒拉着脑袋上的草屑苦笑道:“下一回打死都不去糖糖的院子了。

    这鬼女人真是让人想不通,当年的胖丫头竟然变成了一位绝色佳人。

    就她刚才上马时展现的腰身和屁股,老子见过的不多啊。”(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小侄女得了急性黄疸型肝炎住院,耽误了一些时间,请原谅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