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七章眼神威胁法
    第七章眼神威胁法

    倭人女子有在衣带上记下恩客名字的习惯,据说,她们衣带上记载的最多的人名,就是太学生的名字。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太学生在大宋是一个很奇怪的群体,他们一面可以上达天听,一面又可以连通底层百姓,为官家耳目,自然也是百姓喉舌。

    当然,成为官家耳目要比成为百姓喉舌轻松愉快得多,很多的时候在杯盘狼藉的时刻就帮助官家完成了对百姓的访问。

    至于田间地头或许有人会去,反正铁心源没看见,他经常地访问地点不是七哥汤饼铺,就是城外的巧庄。

    不像李繁铭他们访问次数最多的就是那些有倭女的青楼。

    这位老兄誓要让每个倭女都不空手而归,铁心源认为,用不了多少时间,倭国富贵人家凡是娶了来到宋国的倭女,李繁铭的子孙有很大的可能成为倭国富贵人家的家主……

    铁心源今天要早点去太学,不去是不成的,今日是太学生们的集体活动,如果不去会被所有人鄙视的。

    再说铁心源早就想看看类似公车上书这种行为,到底能不能在现实生活中起到真实的意义。

    这一次的要对付的目标就是太常寺卿彭杜!

    敢把太学里的肉馅馒头换成实心蒸饼实在是太大逆不道了。

    大宋朝廷厚待士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肉馅馒头更是先帝和陛下都曾盛赞过的好事,一个小小的太常寺卿就敢说什么太学生靡费无度,真是找死!

    还说什么太学生往往有肉馅馒头吃不完,放在窗外以至于孳生蚊蝇,蛆虫乱跑,身为太学生却不知五谷之珍贵,更没有一粥一饭当念来之不易的念头,愧为太学生……

    铁心源认为这根本就污蔑和胡说,自己吃不完的肉包子一般都是送给了包子吃,每回都不够吃。??? ◎№ 八一中?卐文网?  w`w-w`.、8`1、z-w`.com包子总在埋怨铁心源为何不给他多弄一些来,谁还敢随便放在窗外招蛆?

    虽然每个人中午饭都有六个拳头大小的肉包子,吃不完难道还不许我带回家?

    太常寺的管辖范围是祭祀祖宗和天地,不是来关心太学生们吃什么的。

    这样做不但让学宫很是为难,更是让内府那个胖胖的专管太学生吃饭的管事面上无光,太学生们不浪费一点他怎么可能吃的那么胖?

    像铁心源这种一眼就能看出事情本质的太学生不多。

    或许也可以说他们不情愿看懂,只是单纯的为自己的包子被人换成蒸饼而感到出奇的愤怒。

    我自家吃不吃是我的事情,你无缘无故的给我拿掉就是你的不对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之下。今天太学生们就准备一起去皇宫门口等始作俑者彭杜。

    铁家就在皇城边上,所以他就不用去学宫里和诸位学长汇合了,只需要等在御街边上看他们过来就成。

    原以为这种有后果的事情参与的人不会太多,谁知道不等早朝散掉,宫门外就围拢了三百多个太学生。

    这基本上算是倾巢出动了,就连从不在中午之前起床的李繁铭兄也打着哈欠到来了,他算是太学中年纪最长的学兄。

    和他同期的学兄早就主政一方了,唯有他依旧留在太学里逍遥度日,能把游学这一关干了五年的人,全大宋唯有他一人而已。

    今日来宫门前的借口是观政。

    也就是说这些未来的大宋官员们来这里看看前辈官员的风采。

    还以为太学生们会愤怒的一拥而上。揪住宰相陈执中的脖领子诘问为何会有克扣太学生粮饷的举动。

    谁知道大家都在用崇拜的目光看着陈执中,害的铁心源干紧把怒目而视的模样改成了由衷赞叹的样子,脸部这样剧烈的运动都没有面瘫,这要归功于这一年来在太学的锻炼。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抱着笏板的陈执中走过来,满意的打量一下在场的太学生道:“为官之道在乎一心,不在毛皮,官威在与廉,在于勤,不在朱紫袍服,尔等可记住了?”

    为的李繁铭带着诸位学弟一起深深地鞠躬。齐声道:“学生记得。”

    陈执中笑道:“既然已经来了,那就好好观政,不得胡闹!”

    说完之后就带着笑意离开了宫门。

    铁心源不知道自己这群人来这里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不是说好了大家要一起来宫门找个公道吗?著名的太学馒头没了,太学还能被称之为太学吗?

    光用眼神看官员。一句话不说有个屁用啊?

    “彭杜出来了,大家做好准备。那个穿着大红官袍像个熟螃蟹的,走路也像螃蟹的家伙就是彭杜,大家千万莫要认错了人。”

    站在头排的李繁铭朝后努努嘴,小声的道,于是整个太学生队伍里顿时就鸦雀无声了。

    铁心源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他想过无数种太学生们找彭杜晦气的方法,哪怕是最后闹得血染长街都想到了,也做了特殊的安排。

    就是没想到大家来抗议的方式竟然是朝彭杜瞪眼睛……

    而且是狠狠地瞪眼睛……

    不知道彭杜感受到威胁了没有,铁心源觉得自己眼睛很痛。

    同样穿着一身大红袍服的王雍走了过来,透过人墙看到了铁心源,就笑呵呵的道:“原来你们不是在观政,而是在示威啊,呵呵,这可够彭杜喝一壶的,被天下士子鄙视的滋味恐怕不太好受,呵呵……”

    笑呵呵的王雍舅公走了,宫门里也没有官员再出来了,李繁铭原本直挺挺的身子立刻就塌了下来,有气无力的对身后的学弟们道:“都散了吧。

    今日观政结束,都散了吧。

    当然,如果有人想和哥哥我一起去喝一杯的可以同来,不拘多少都没关系,反正都是倭人付钱……”

    铁心源扭头就走,他觉得很丢人,刚才王雍舅公那两声呵呵,恐怕是单独对自己笑的。

    太丢人……铁心源誓以后再也不参加这样无聊的举动了。

    “都别走,今天哥哥我请客,大家一起去蓝天居耍子!”

    一个刺耳的声音传过来,让铁心源生生的停下了脚步,笑眯眯的又走了回来。

    无他,只因为听见李玮的声音罢了,刚才找了一圈子没找到,还以为这家伙没来,想不到现在钻出来了。

    “啊,李兄,蓝天居乃是出了名的吃人不吐骨头,我们还是不要去了。”

    “是啊,是啊,李兄昨日才在蓝天居输掉了四十贯钱,再去也不过是羊入虎口罢了,还是不去为妙。”

    “去蓝田居做什么,我那天不小心去了一趟孙羊正店,啧啧,那里的女子长得,我的天啊……尤其是那个女掌柜,天啊,那是仙女下凡,不,应该是魔女下凡啊。”

    李玮被魔女下凡四个字给吸引了,回过头却找不到说话的人。

    既然有魔女可看,蓝田居那样的赌场不去也罢。

    眼看着李玮带着一群同样被蛊惑的太学生们去了孙羊正店。

    就清清嗓子,自己正处在变声期,蹙着嗓子说话很难受。

    孙羊正店是个好地方这是谁都知道的,李玮招呼了一群人去了孙羊正店,立刻将打算招呼学弟们去第二等的青楼玩耍的李繁铭给晾在了一边。

    大宋的文人是出了名的阴狠,对这一点铁心源很早以前就知道,因此,这时候从李繁铭的眼神中,看出浓重的恨意来他并不奇怪。

    枢密使夏竦当年落魄之时,有同窗去酒楼,青楼喊了别人不带他,他就把这事记在心里三十年,得势之后,在满堂宾客欢聚一堂的时候,把这事说了出来,还问自己的那位同窗,今日宴会可能比得上当年的小酒馆?说的那位同窗掩面奔出厅堂。

    自从知道了这件事之后,铁心源即便是手里有一块糕点打算分给大家,宁愿用尺子比量着用刀子切,哪怕分成指头大小的碎块分食,也绝对不能有什么厚此薄彼之嫌。

    所以,铁心源在太学生中,向来有“规矩”之称,时间长了竟然还有人夸他,说他行事最是公平,从无眼眉高低之说。

    李玮带走了一批,李繁铭也带走了一批,剩下十余个都是家境贫寒的寒门学子。

    铁心源从怀里掏出一串钱数了一下朝准备离开的同窗道:“还有一百四十枚铜子够干什么的?”

    一个尖嘴猴腮,面色蜡黄的痨病鬼一办模样的家伙将手塞在袖子里笑道:“买些糕饼喝茶还是够的。”

    另一个面色微黑的同窗笑道:“喝茶那里比得上喝酒!”

    马上就有另外一个混蛋接话道:“喝酒怎能无肉?”

    铁心源笑道:“我们的家世比不得别人,想要喝茶,想要喝酒,想要吃肉,那就只能靠我们这颗不算蠢笨的脑袋了。

    你们再出十文钱,凑成一百五十文,我们请三位聪明的,一人拿着五十文钱。分别去采购茶水,采购酒,采购肉食。

    当然了,五十文钱不够买茶,不够买酒,自然也不够买肉的。

    可是啊,我今天就要请三位兄台出来,用这点钱购置好我们需要的茶,酒,肉出来,记住哦,不能添钱,只能靠脑袋。”(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第二章马上到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