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九章不同人,不同命
    第九章不同人,不同命。卐  八一?小說?網w-w、w-.、8-1`z、w.com

    小花终于放下了手里的琵琶,端着盆子去边上洗菜,烫菜,干的很是熟练。

    痨病鬼学长凑过来小声道:“怜香惜玉还是金屋藏娇?”

    铁心源接过学长手里的茶杯道:“她就不是一个当歌伎的料子,再继续做下去只会活活的饿死。”

    痨病鬼轻笑一声道:“那就是救人了,不过俗话说的好,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你直接断了她唯一的活路,以后怎么办?”

    铁心源笑道:“你可小看这女子了,人家有一手包馄饨,煮馄饨的好手艺,只是卖早饭,赚的不一定比你我在太学里的钱粮少。”

    “学弟既然胸有成竹,做哥哥的也就不多说话了,我辈士人最重有始有终,希望学弟和愚兄在此道上共勉。”

    痨病鬼只是随意的一笑,竟然有些沧桑意不经意的流露出来,看样子不是一个简单的家伙。

    “学兄勿恼,小弟只是很好奇,学兄为何不直接参加秋试却要来太学蹉跎岁月?”

    痨病鬼笑道:“能走阳关道,谁愿意走羊肠小路?都是不得已罢了。

    你可知道柳三的死讯?”

    “那个柳三?哦,你说的是柳永柳三变?我记得当初他临走前,他对我说打算回武夷山老家去看稻花,也不知道他回去了没有。”

    痨病鬼笑道:“回去了,说来有趣,一个以诗词闻名天下的人在回到武夷山之后,面对青山秀水,竟然再无片纸流出。

    别人问他的时候,他总是指指胸口道,全部在心里,俗世人无缘于听。

    他是去年稻花开的时候淹死在水田里的,听说他死的时候,稻田里的胭脂鱼聚集一起想要托他起来。终不能成……”

    听到柳永的死讯,铁心源放下手里的茶,换了一杯酒,独自一人坐在水渠边上将脚泡在冰凉的水里。卍卐  八一小說網w`w-w、.-8-1-z、w-.`c`o、m把酒杯向南方遥敬一下,一口饮尽杯中酒。

    倒在杨柳岸,还是倒在稻花香中,区别不大,只要是倒在自家就没有什么好遗憾的。用一肚子的绝妙诗词来做陪葬也算是雅事,别人不晓得柳永曾经吟唱出来的那些词,铁心源如何会不知晓?

    “昨宵里、恁和衣睡。

    今宵里、又恁和衣睡。

    小饮归来,初更过、醺醺醉。

    中夜后、何事还惊起。

    霜天冷,风细细。

    触疏窗、闪闪灯摇曳。

    空床展转重追想,**梦、任敧枕难继。

    寸心万绪,咫尺千里。

    好景良天,彼此空有相怜意。

    未有相怜计。”

    想到柳永故去,这《婆罗门令》就不由自主的浮上心头。

    相比柳永别的诗词,这《婆罗门令》最是招铁心源喜欢。写得太飞扬灵动,层次太清晰。

    只要上口,愁绪顿生,以前的时候只是因为需要才诵读了很多诗词,谁知道这东西念多了,也就停不下来了,最后变成一种习惯,烙进了灵魂,即便是历经两世,也挥之不去。

    铁心源不喜欢哀愁。他认为这根本就是一种负面情绪,因此才把脚没进冰水里面,希望流水能带走心中的愁绪。

    回过头的时候,现痨病鬼兄正在嘴里捻毛笔。衣服的下摆上全是字迹,其余的学兄也都围在边上,指着痨病鬼的衣服下摆指指点点甚是兴奋。

    铁心源不由得惊叫道:“你做什么?”

    满嘴黑墨的痨病鬼笑道:“刚才看你一副文思泉涌的模样,就知道你想吟诗,只是没想到居然是一词,呜。??? ◎№ 八一中?卐文网?  w`w-w`.、8`1、z-w`.com这《婆罗门令》不比柳三的词差多少,某些地方甚至犹有过之。

    今日方见神童风采,愚兄佩服。”

    铁心源正要说话分辨一下,就听河狸兄吼道:“闭嘴,论诗词你可能高过我们一筹,不过啊,论到音律,还是听刘靖兄的。

    琵琶一道,李龟年之下,就要数刘靖,刘长风了。”

    刘靖笑道:“还以为柳三去后,这世上再也没有值得我谱曲的曲子词了,没想到大柳过后还有小铁,妙哉。

    河狸,给我拿琵琶来。”

    河狸兄赶紧把小花的琵琶拿了过来,刘靖只是拨动了一下,就皱起眉头,回头瞅瞅不放心的看着自己琵琶的小花道:“没有一个音是准的,你是怎么弹的?”

    说完不等小花回答,自己就动手调音,片刻之后,一声脆响就在草棚中弥漫开来,而后就有无数的大珠小珠落玉盘……

    绝妙的音乐让所有的人陶醉,唯独不能把铁心源算进去,他的神经如同钢丝一般坚韧,人间的声色,对他来说不过是一卷冗长的画卷而已。

    暗暗看过众人的表情,尤其是在看到小花痴迷的模样,铁心源就叹了一口气,自己想要让小花去农庄的打算恐怕要落空了。

    河狸听曲子听得潸然泪下,而火塘边上正在烤制的肥鱼都已经快要焦了。

    铁心源就蹲在火堆边上,轻轻地转动着肥鱼……

    也不知过了多久,茶棚边上已经停满了过路的马车和行人。

    当刘靖五指按在琵琶上的时候,满场尽是落泪抽泣之声。

    刘靖意外的瞅了一眼正在吃鱼的铁心源叹了口气道:“许久未曾动琵琶,想不到技艺已经滑退到如此地步了。”

    铁心源笑道:“我和常人是不同的,没心没肺,没肝肠,你的音律再美,如何能够打动的了我?”

    说完拿拳头敲敲自己的胸口,出砰砰的声音。

    “听见了没有?这里面是空的!”

    刘靖哑然失笑道:“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做声!

    有这样大志向的人如果连五迷声色都无法抵抗的话,这句话就是一句空话。”

    河狸看着铁心源脚下的一地鱼刺,跺着脚道:“你一个人就吃掉了三条?怎么没把你撑死?”

    铁心源笑道:“我才说完要你们看看我吃起东西来是何等的粗野,你们刚才都不信,现在埋怨什么。

    对了,河狸,五十文钱可买不来十多条鲜鱼,最多能买两条啊。”

    河狸夺过铁心源手里的第四条鱼放在刘靖的手里怒道:“傻子一样的题目为难谁呢?我用五十文钱租用了一条船,一张网,自己在河里撒网,一个时辰就有了这些鱼。

    然后又把自己现的鱼窝子指给了租船给我的船夫,船夫又给了我一百文钱。

    买了调料之后,我还多买了一只鸡。”

    铁心源又把目光转向刘靖,五十文钱想买小龙凤团茶根本就是在做梦。

    刘靖摊摊手道:“我去茶庄拿茶叶一般是不要钱的,所以我也落下了四十文钱。

    你也不要看钱穆,他家在剑门,剑南烧春从前唐时期就风靡天下,据他自己说,剑南烧春的酒窖就在他家后面的山上。

    看酒窖的人是他爹。你觉得他弄来一些酒有什么好稀奇的?”

    铁心源看看桌子上精美的剑南烧春瓶子,吞了一口口水道:“原来我们这里才是藏龙卧虎之地。”

    刘靖仰天大笑一声道:“东京人的眼睛都长在脑门上了,自以为是京城人士,就小觑了天下英雄,何其的可笑!

    你且看看,东京城除了盛产无用的勋贵,还盛产什么?

    就连殿堂上的官员都是黄河两岸,大江南北的好汉,可笑李玮等人以为自己领走的那些人才是大宋英才。

    我辈即便在身在荒村,粗茶淡酒,破衣烂衫也一样是人间良才。”

    “说得好!”只听一声暴喝从亭子外面传进来,一个蓝衫大汉大笑着走进棚子,朝刘靖等人抱拳道:“京城杨怀玉见过诸位,特来讨一杯水酒喝。”

    刘靖笑道:“五十骑逐羌人,立马关山阵斩胡人一十三骑,喝问还有谁的将军来了,刘靖为刚才失言赔罪。”

    杨怀玉大笑道:“胡混军功而已,当不得大家赞叹,某家只是听闻有剑南烧春,馋涎难忍,这才冒昧一见。

    至于大家刚才的言语,杨怀玉大为赞同,否则某家也不会去边地了。”

    河狸从火堆边上取过一条鱼递给杨怀玉道:“将军放马血战,河狸佩服之至,唯有请将军食一条鱼聊表心意。”

    杨怀玉笑着接过烤鱼,咬了一口之后挑起了大拇指,嘴里忙不迭的吃鱼,眼睛却已经盯上剑南烧春了。

    钱穆微微一笑,打开了一坛酒,倒在茶碗里也不端起,肃手邀请杨怀玉饮用。

    杨怀玉大喜,一手鱼,一手酒碗,等手里的鱼吃完,桌上的十几碗酒,也被他喝的精光。

    吃完鱼,喝完酒,抹抹胡须上的鱼油,酒渍朝铁心源笑一下,就朝刘靖等人拱手道:“某家进京,还未去兵部报备,待某家了结了俗事,定邀诸位大家一醉。”

    在诸人的欢送声中,杨怀玉跨上战马,带着一群部属一溜烟的向城门跑去了。

    钱穆看看桌上的空碗笑道:“这样的武人恐怕才是真正的武人吧!

    却不知他匆匆回京所谓何事,难道说边关狼烟又起了?”

    铁心源闷哼一声道:“这家伙是来东京和老婆生孩子的,七年间,他回来了三趟,他老婆就给他生了两男一女,这一次回来,说不得杨家又要添丁进口了。”(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还有一章,就是有点晚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