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十四章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倭国人
    第十四章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倭国人

    阁渊先生叹了口气道:“老夫就要赢了,好端端的胜利却毁在了鬼蜮伎俩之下。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王素捡起茶杯,将棋子复原笑着道:“孩子被你的一番话给吓到了,你看看,只乱了少许,我们继续下。”

    阁渊先生一把拂乱了棋局苦笑道:“为了不让世人知晓你的卑鄙手段,老夫还是乱了棋局为妙。”

    王素嘿嘿笑道:“本来就有两个气眼,刚才是你老眼昏花看错了。”

    阁渊先生笑道:“有子万事足?这是你外孙,不是家孙。”

    王素笑而不语。

    阁渊先生挥挥衣袖道:“去休,老夫这头老驴都被陛下牵出来重新上磨,年轻人夫复何言?”

    不管两个老头笑骂,铁心源仔细的将棋子分成两色装进篓子里面,重新给两个老头斟满了茶水。

    阁渊先生喝了一口茶道:“小子,今天你又想知道什么?先说好,朝堂内部的事情老夫不会告诉你的。”

    铁心源笑道:“小子今日只想知道倭国和我大宋的关系。”

    阁渊先生皱眉道:“撮尔小国罢了,近年常有岁贡,多为多为银铁之物,不值一提啊。”

    王素沉思一阵张嘴道:“自遣唐使开始以来,倭国与中原交往甚多,鉴真东渡之后,僧俗两道来往更加频繁。

    倭人多善学,多礼而忠诚,侍立于大家门下多执下人礼,虽遭受诸多羞辱却不改向学之心,其心可悯,其行可叹啊。”

    铁心源拱手道:“两位老祖可知倭国近况?”

    阁渊先生皱眉道:“只知道倭国如今外戚把持朝政,各地纷争不休,余者不知。”

    王素笑道:“外戚乃是藤原氏,藤原氏以外戚干政,为所欲为。八一小№說網w、w`w-.、81zw.com二后并立,四女三妃,与汉末曹阿瞒并无二致。

    东宫立妃,幼小天皇常住其家。摄政、关白、太政大臣、左右大臣之职为藤原氏一族独霸。

    以老夫之见。既然藤原氏已经挟天子以令诸侯了,那么倭国皇权更迭就在眼前。”

    铁心源笑道:“孙儿今日见杨怀玉怒砸孙羊正店,出来一位女主事,却是叫做什么藤原一味香的。

    孙儿就想知道,在倭国。藤原这个姓氏很普遍吗?

    就像我朝陛下姓赵,而百姓中亦有诸多姓赵者,藤原氏可否一样?”

    王素笑着拍了铁心源的脑袋一巴掌道:“尽出些稀奇古怪的问题。

    据老夫所知,在倭国并非是谁都能自称藤原氏的。

    倭国又有四大贵族之说,那便是平源藤橘。

    即平氏,源氏,藤原氏,橘氏。

    平、源两家实际上都是天皇宗族的分家,如最有名的清河源氏即是起源于清河天皇的庶子。

    藤原氏,起源于天皇赐姓藤原。

    至于橘氏。老夫就无从得知了。”

    铁心源继续道:“既然如此,孙儿是不是可以认为如今主持孙羊正店的那个叫做藤原一味香的女子,就是倭国藤原氏的贵女呢?”

    王素看了一眼阁渊先生不再说话了,他执掌鸿胪寺仪宾事,倭国重要人物到了大宋却不来鸿胪寺报备,这实在不是一个可以忽略掉的小事。

    也可以说这是鸿胪寺的失职,也是王素的失职。

    阁渊先生冲着铁心源叹口气道:“既然你的目的已经达到,那就去干自己的事情去吧,你舅公还不用你操心。”

    老头已经下了逐客令,铁心源即便是再受宠。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也不能继续留在清槐庄了,帮两个老头的茶杯续满水,就离开了清槐庄。

    铁心源刚走,王素那张愁眉苦脸的样子就不见了。得意的朝阁渊先生笑一下,就开始抿自己的茶水,颜面上看不到丝毫的担忧。

    “这小子既然已经开始为三槐堂担忧了,这说明你这几年的教化是有效的。”

    王素笑道:“就算是把一块石头捂在胸口七年,也会多少有些热度的。”

    “这小子其实有些杞人忧天了,我大宋如今正值万国来朝之时。国内有的是各国的王子,贵女栈恋不去,即便是有些阴谋诡计,他们如今身在我大宋疆域,又能如何?”

    王素笑道:“终究是孩子的一片心意,莫要冷却了,明日早朝老夫就上奏此事。”

    阁渊先生指着王素笑道:“你呀,你呀……”

    王素兴致勃勃的将棋篓子拿上来,把黑棋推给阁渊先生道:“上一局我输了,我们重新来过……”

    庆哥儿手里捧着铁心源给的那颗琉璃珠子眼巴巴的站在月亮门边,见铁心源出来了连忙捧着琉璃珠问道:“源哥儿,你真的把这颗珠子给我了?”

    铁心源怒道:“我不是已经给你了吗?怎么还问?”

    庆哥儿带着哭腔道:“上回麒麟儿拿了你的东西,你揍的他好惨!”

    铁心源把庆哥儿的身子扳过来看着他的眼睛道:“上回麒麟儿拿的是我的午饭,你知道午饭是干什么用的?”

    “吃的。”

    “对啊,既然是吃的,如果麒麟儿因为肚子饿把我的午饭吃掉了,而不是丢给狗,你觉得我会揍他吗?”

    庆哥儿摇摇头道:“不会,糖糖经常偷吃你的饭食,你从来没有揍过她。”

    铁心源笑道:“你看看,这就对了,饭食是人吃的,不是丢给狗的,更不是指着饭食说猪肉只配喂狗,我娘就是卖猪肉把我养大的。

    这样的情形底下,我不揍他揍谁?”

    庆哥儿笑道:“谁骂我娘,我也揍他。”

    铁心源笑道:“虽然你理解的有点偏差,不过这么说也对,谁要是敢骂你娘,你就揍得他连他娘都认不出他来。”

    庆哥儿朝铁心源嘿嘿一笑就快的把琉璃珠子揣进怀里,跑去给自己的小伙伴显摆去了。

    铁心源留在三槐堂看书直到傍晚,这才离开三槐堂回到家中。

    狐狸现在不是很活泼,春天才换的新毛现在就开始脱落了,估计是得了病,总是卧在自己的窝里不愿意出来。

    铁心源回到家里的时候,母亲正在给狐狸喂肉糜,那家伙好像胃口不好的样子,吧嗒几口就重新卧倒了。

    “狐狸是不是不行了?”王柔花把肉糜盆子放在狐狸的嘴边,站起来忧虑的对铁心源说道。

    铁心源蹲下身子掰开狐狸的嘴巴,拿手碰碰这家伙的牙齿,又提起狐狸的爪子仔细看了之后摇头道:“牙齿坚固,爪子锋利,全身的本事都在,狐狸就还是狐狸。

    可能是住在城里太闷了,明天带他去巧庄住一阵子,说不定就好了。”

    王柔花点点头就和铁心源一起回到了屋子里。

    临睡前,现自己的枕头上放着一份湿哒哒的信,信上还有狐狸的牙齿印子。

    打开信函之后,铁心源就懊恼的拍拍自己的额头。

    信是公主写的,铁心源就弄不明白了,一个在尔虞我诈的皇宫环境下长大的公主,竟然能在一封做不到任何保密的信里,第一句就问李玮倒霉了没有。

    这封信要是落进有心人的手里,自己绝对会被配三千里,估计还是遇赦不赦的那种重罪。

    如果不是因为和公主一起长大,对她实在是太熟悉,铁心源一定会认为这个人是在准备陷害自己了。

    三两眼看完了这封傻透顶的信,铁心源就把它放在烛火上点燃,直到全部成了灰烬这才放心。

    明天,明天一定要告诉公主一个道理,如果想要害一个人的时候,最好不要在嘴上说出来,更不要把那些话变成文字。

    至于李玮,铁心源并不着急对付他,就目前而言,他先要把藤原一味香的妖孽身形从他的心里赶出去才行。

    铁心源觉得这很难,就在自己见到藤原一味香的第二天晚上,自己可耻的做了一夜的春梦,早上起来的时候狠狠地洗了一个凉水澡,才把那个女人的样子从自己的心里撵了出去。

    除了杨怀玉那种只认为苏眉是女人的人,可以不受妖孽的影响之外,世上能像自己一般斩断**的人并不多啊。

    李玮应该没有自己这样的毅力,此时还不知道是怎样的思念着藤原一味香。

    巧哥之所以会急不可耐的去找王婆惜,估计也是心火难耐造成的后果。

    那个女人就是一个天生的尤物。

    这种女人铁心源是不敢碰的,两辈子的人生经验告诉他,在某些时候,美色真的可以祸国殃民。

    男子自诩的智慧和城府,在她们面前很难起到什么作用。

    铁心源知道,地上的水汽上升到一定高度之后才会变成云彩,当水汽形成并且升腾的那一刻起,到底是成为乌云还是白云,就不再由地面说了算了。

    狐狸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进了屋子,在昏暗的烛光下,它的两颗眼珠子出幽幽的绿光,用力的抖抖身上的毛,弄得满屋子毛飞扬之后,就懒洋洋的把下巴搁在铁心源的脚上,再次一动不动。

    铁心源低下头抚摸着狐狸的脑袋道:“你终究还是感到寂寞了是也不是?”

    狐狸习惯性的扬起脑袋,享受着铁心源的爱抚,黑黑的鼻子喷着潮湿的气息,嘤嘤的叫唤两声,像是在回答铁心源的问话。(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后台出问题了,怎么都登录不上,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才上去。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