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六章画地为牢
    第二十六章画地为牢

    包子向来是睡的早,起来的也早。?  八№◎§卐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因此,当铁心源还在呼呼大睡的时候,他已经醒来准备洗脸,等着吃早饭了。

    今天早晨非常的奇怪,整座监牢里面静悄悄的,那些饿死鬼投胎的家伙们,今天好像集体变得不饿了,不再叫唤着要早饭了。

    这让包子有些惊恐,看样子只有自己一个人是饿的,如果狱卒们今天不给饭那就糟糕了。

    在包子的印象中,铁心源这人是不用吃饭的,即便是吃饭,也只吃那么一点点就饱了。 为了自己的早饭,包子扯着喉咙大叫了一声——“我要吃饭!”

    他的声音在监牢里面回荡,没有回音。

    铁心源懒懒的翻了一个身道:“别叫了,这里没人了。”

    “没人了?都被放走了?”包子惊恐的看着铁心源。

    “没有,人家半夜自己走了。”没睡醒觉的铁心源有点起床气。

    包子连滚带爬的来到铁心源身边道:“怎么就走了?燕老大他们是芒砀山的土匪,官兵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捉住,怎么就走了?”

    铁心源无奈的从那个草窝里爬起来,揪掉头上的草屑,一把推开牢狱的门道:“门开了,他们自然就会跑掉。”

    包子凑过来开关两下牢狱的门,吃惊的道:“门是开的?”

    铁心源没好气的道:“门当然那是开的,要不然他们怎么逃走?

    走吧,我带你去找吃的,我也该漱漱口,嘴里全是怪味道。”

    铁心源带着包子走出监牢,路过那个叫做燕老大的人的牢房的时候,特意看了一眼,监牢的栅栏上看不出任何的蛛丝马迹,随手拍拍粗大的栅栏,才会看到一根已经完全断裂的木头。同时断裂的还有被铆钉铆在一起的铁条。

    看得出来,这是被人生生的用蛮力给拉断的……铁心源估计,东京城马上就会有关于燕老大徒手拉断铁条的传闻名扬于世。八一小卐說¤網w-w-w、.、8`1-z-w`.-c、o`m

    能拉断铁条,把一个人的喉管从脖子里揪出来就不算什么稀奇事情了。

    “好厉害的虎爪功夫!”走了两步。铁心源停下来对包子说。

    那个踢走铁心源给包子饭食的狱卒就倒在出口处,手上还拿着一只鸡腿。

    铁心源从他的身上跨过去,走进了狱卒们休憩的地方。

    这里面已经是一片狼藉了……

    七具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死状惨不堪言,那些逃走的凶犯。对这些人积怨深深,一旦有了脱身的机会,哪里肯饶过这群人。

    包子把脚边的一颗头颅踢到一边,看着桌子上的半只烧鸡喉头不断地耸动。

    “吃吧,等一会就没得吃了。”铁心源把半只烧鸡递给了包子,自己就走出了这间满是死人的地狱。

    开封府后堂很大,包括包拯以及开封府属官的家人都住在这里,只不过监牢在左,官员的居住地在右。

    此时,天色不过蒙蒙亮。铁心源从一个死去的更夫手里取过铜锣,“咣咣咣”的敲击了起来。

    铜锣的声音是如此的大,以至于还没有出巢去觅食的鸟儿都被这阵噪音给惊得扑棱棱的乱飞。

    铁心源没有停手的意思,只是不断地敲锣,包子被吓得把手里没吃净的鸡骨头都丢掉了,他不明白铁心源为什么会突然敲锣。

    很快,无数的衙役和官员就衣衫不整的出现在监牢所在的后院。

    一些认识铁心源和包子的官员大吼一声,就指派了衙役们冲上来围住他们,唯恐这两个悍贼逃跑。

    铁心源不让包子反抗,于是。在最短的时间里,他和包子两人就被衙役们给捆的结结实实。

    包拯昨夜一夜未眠,孙羊正店突然起火,大火从最底层烧起。等到火巡铺的人现了火情,那座雄伟的高楼已经变成了一座燃烧的烟囱,根本就无从救起。

    听到属下禀报说大狱有警,就匆匆的赶了过来,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铁心源和包子两人被衙役们给捆起来。

    当他看到铁心源的时候,胸中立刻就出现了一股极度不安的感觉。快步走到铁心源面前道刚要说话,就听铁心源嘶声道:“启禀府尊,学生现了大凶案,正在鸣锣示警,请府尊拿下奸人,还我东京城一片朗朗晴日。” 包拯似乎没有听见铁心源的话,而是扭过头死死地看着洞开的监牢大门,心中一片冰凉。

    吏目,官营中箭一般的冲进了监牢,好半晌才有吏目从监牢里面走出来,哆哆嗦嗦的跪在包拯面前道:“芒砀山贼燕飞以及一十六名等待秋决的罪囚全部逃狱。

    昨夜值守吏目孔元以及七名狱卒,全部死于非命……”

    包拯的身体摇晃一下,推开左右过来搀扶自己的部属,在众人的簇拥下走进了监牢。

    因为手脚都被绑在身后,不论是包子还是铁心源嘴巴都埋在地上的杂草里,好不容易侧过来,惊慌失措的包子现铁心源正在冲自己笑,不知为何,惊惶的神情也就慢慢地消失了,学着铁心源的样子,咬断一根草茎含在嘴里,闭上眼睛感受初升的朝阳带来的暖意。

    包拯出来的很快,三两步走到铁心源跟前居高临下的问道:“昨夜生了什么?”

    铁心源苦笑道:“府尊总是问学生这种问题,你让学生如何回答?”

    包拯长吸了一口气道:“知道什么就说什么。”

    铁心源想了一下道:“昨日天黑之后,学生用完晚饭,与同监牢的包子说了一会话,还给包子讲了一个故事之后就睡着了。

    天明,包子被饿醒之后,就现诺大的一个监牢里面只剩下我们两个活人了。

    而且监牢栅栏的门大开……见到满地的死人,学生心生恐惧,匆匆的逃离监牢,到了这里就鸣锣示警!”

    包拯叹息一声道:“这么说,你昨夜的遭遇与你在袄庙斜街的遭遇毫无二致?”

    铁心源点点头道:“确实如此。”

    包拯不再理会铁心源转过头问包子道:“你是一个浑人,虽说在乡间斗殴致死人命,本官怜你心窍未开,又事出有因,孝心可嘉,原本不想将你按律治罪。

    给你求情的法外施仁的奏章已经上达天听,只要陛下准许,你最多配三千里从军而已,你应该知道此事吧?”

    包子连连点头道:“知道啊,知道。”

    包拯见包子回答的快,脸上顿时就浮现出一丝笑意,点点头道:“既然你知晓,那么昨夜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你知道吗?”

    包子连连点头道:“知道,知道,燕老大说大家伙就要被砍头了,不如豁出一条命一起找机会杀出监牢,和狗官拼命。”

    听到狗官二字,在场的官员一个个面黑如锅底。

    包拯却不在意,笑着问道:“燕老大说这些话的时候是昨晚吗?”

    包子连连摇头道:“昨天监牢里来了源哥儿这个外人,燕老大就不肯讲了。”

    包拯继续问道:“既然燕老大弄开了栅栏,把别人都带走了,为何就留下你们二人?” 包子有点伤心,垂着头道:“源哥儿是外人,我和源哥儿亲近,因此,燕老大就不肯带我们走了。”

    包拯拍拍包子的肩背道:“你回答的很好,现在你能告诉我燕老大是如何逃走的吗?” 包子翻着白眼仔细的回忆,好长时间才对包拯道:“好厉害的虎爪功夫!”

    包拯霍然起身转头问身后的捕头:“果真会有人赤手撕开铁条吗?”

    捕头呐呐不敢言,在包拯的逼视下才期期艾艾的道:“有些人天生神力……”

    包拯不再问话,冷冰冰的下令道:“现在城门未开,太平车通过的厢门历来是许进不许出的。

    既然人犯逃走了,那就封锁城门全力缉拿吧。”

    眼看着包拯就要走,铁心源连忙道:“府尊,学生之事该如何处理?

    总这样不清不白的被关在牢狱中,学生以为再来一次这样的事情,学生性命难保。”

    包拯似笑非笑的看着铁心源道:“你觉得本官怎样处置你才算是稳妥?”

    铁心源笑道:“府尊何不效法周文王对武吉画地为牢旧事?

    铁心源谁不是古代的仁人君子,却也是心高气傲之辈,断然做不出什么潜逃之事。

    如果府尊允许铁心源离开,铁心源自然会全力弄明白到底是谁在陷害我。

    说实话,此时的铁心源愤怒的快要炸开了,不找到凶手决不罢休!“

    包拯点头道:“你两次可以潜逃,却都乖乖归案,这时候再说画地为牢旧事确实很有说服力。

    老夫问你,你将如何追查如你所说的那些陷害你的人?”

    铁心源沉思了一下道:“伤痕,尸体上的伤痕,五刀之下,刀刀见内腑,这应该不是一般的杀人手段。

    学生不信没有蛛丝马迹可循。”

    包拯摇头道:“这件事老夫已经做过了,访遍东京城积年的老仵作,毫无消息。”

    铁心源笑道:“没有消息就是消息。”

    包拯皱眉道:“此话怎讲?”

    铁心源努力的把脑袋抬高道:“没有消息就说明这几十年里,没人用这种手段杀人,那么,就这一条,已经可以排除掉很多人了。

    只要在外来人中找,应该会有收获。”

    一个官员不屑的道:“东京城原住民不过十一万户,来东京城谋生者倒有三十万,你如何寻找?”(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我继续,补昨日的。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