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七章网开一面的包拯
    第二十七章网开一面的包拯

    铁心源并不理会那个官员,却对自己目前的处境极为恼怒。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包拯蹲了下来,亲手解开铁心源身上的绳子道:“你想去查契丹人吗?”

    铁心源抖抖酥麻的手脚没好气的道:“我就知道你们其实是有方向的,只是不愿意去查而已。

    既然你们不愿意查,把我这个无辜者关在这里做什么?”

    包拯站起身背着手笑道:“大宋和契丹之间根本就没有小事。

    自澶渊之盟缔结以来,两国至今四十五年不闻金鼓声。

    北疆无战事,我大宋才能全力经营西疆,与元昊恶战多年,收效甚微,多次丧师辱国暂且不提,如今,南疆有生战事。

    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保持北疆平定,就成了重中之重。

    呵呵,如今有很多人,也就是你们这群太学生尘嚣之上说什么大宋四十年积累已经国富民强,当可一战。

    你们中又有谁知道这四十五年以来我大宋到底遭受了多少次灾害?

    旱灾,水灾,蝗灾,兵祸,几乎每年都会出现,老夫这个开封府知府,在任四年,倒有三年奔波在外赈灾。

    小子,早就听说你是太学中算学一道的佼佼者,你倒是给老夫算一笔账。

    十五万灾民转化为厢军,朝廷需要支付多少钱粮?”

    铁心源笑道:“灾民转化为厢军这是大宋祖制。

    大宋就是依靠这一条,才能用极少的地方武装来维护住我们的统治,保证天下不会出现大规模,席卷性的暴动。

    这笔钱其实出的很值。

    用钱粮去对付自己的百姓,无论如何也要比用刀枪去对付自己的百姓强一万倍。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包拯笑道:“冗兵如何解决?大宋如今的军费已经占据国帑六成。”

    铁心源大笑道:“这就是你们做的不够好,只是简单粗暴的把灾民转化成厢军,每年拨给一点饿不死的钱粮就置之不理了。

    百十万人不事生产,被困在军营之中,朝廷不供养,谁来供养?

    如果把他们编练成厢军之后。给他们寻找一条生路,一条活路,然后让他们自食其力,最终重新转化成可以收税的民籍。如此,才是正路。”

    包拯哈哈一笑,拍拍铁心源的肩膀道:“且看着吧!既然你要画地为牢,那么老夫就不让先贤专美于前,也画一座牢狱给你。除非你能自证无罪,否则此生不得解脱。”

    铁心源只想狠狠地抽自己一记耳光,刚才自觉心态不错,才说出什么画地为牢的话,偏偏忘记了大宋时代,是最注重信诺的时代,不是自己以前那个随意胡说的时代。

    无意中的一句话,就把自己死死地弄进精神牢狱之内去了。

    包拯看到了铁心源的脸色变了,就指指包子道:“既然是牢狱,只关押一个人犯实在是浪费了。你这座牢狱还要关的下他。

    他的情形老夫甚为清楚,当他母亲在世的时候,此子勤勉劳作,侍奉老母,从未与人交恶。

    既然你们也是熟识的故人,那就一并交给你了,如果今后他再犯案,你当同罪。”

    铁心源呐呐的道:“这是不是有点儿戏?学生说画地为牢只是一种说法,古贤人做起来自然没有问题。

    如今《宋刑统》已经确立,难道不该按照法统行事吗?”

    “这就是世人啊。老夫严苛之时说老夫是酷吏,老夫宽减之时却又说老夫儿戏,怎么,你到底认为你是有罪之身?”

    听着包拯充满讽刺的语言。八?一?小說網w-w、w`.、8`1`z-w、.com铁心源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般。

    “学生从来都不是什么罪……”

    “画地为牢是你自己说的,哼哼,没有罪的人会自己把自己关进牢狱?

    袄庙斜街里该死的人全死了,活着的人什么都不知道,老夫确实没有办法认定你有罪过,但是啊。天日昭昭,你纵算是机敏过人,可以逃脱人间的法网。

    却难逃这世间的公道对你的惩罚。”

    铁心源苦着脸道:“袄庙斜街的事情真的与我无关。”

    包拯瞅了铁心源一眼道:“有没有关系,天地,以及你都是知道的。”

    包拯叹口气拂拂袍袖,带着属官离开了空旷的监牢,不知为何,铁心源这一刻竟然觉得想来刚硬如铁的包拯有些软弱。

    也不知道是谁给包子上的绑绳,铁心源解了很久才解开。

    带着弄不清形式的包子跨出开封府的时候,铁心源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这座雄伟的官邸。

    如果包拯不把自己抓进去,自然什么事情都不会有,一旦他抓了,现在又莫名其妙的放出来了,那么,他那些隐藏在黑暗处的政敌如何会放过他?

    画地为牢?这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周文王乃是君王,自然可以施行,符合恩出于上的原则,包拯?哪来的资格?

    一个臣使君权的罪名他是脱不掉的。

    带着包子这个总是喊饿的混蛋,铁心源能去哪里?只有先去母亲的店里让他吃饱再说。 王柔花两天没见儿子了,正在焦急,忽然看见儿子和包子两个人走进店里。

    先是一顿连珠炮一般的诘问,而后才注意到这两个人浑身脏兮兮的。

    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样子的人王柔花当然清楚,一个连衣服上的汗味都不能忍受的人怎么可能会把一件满是泥巴的衣服穿在身上。

    包子这孩子也从来都是穿的干干净净的,现在看他的样子和野人没什么区别。

    “你们到底干什么去了?和人家打架了?还是被人欺负了?”

    已经被铁心源下了封口令的包子自然是什么都不说,只顾着往嘴里填汤饼,铁心源叹口气道:“这些天榨油来着,孩儿第一次觉得农户不容易。”

    王柔花听儿子这么说,这才放下心来,心疼的往儿子碗里添了一勺子肉汤道:“这倒是真的,以前的时候,你爹爹在农忙的时候,也顾上休憩,整日里都需要帮着乡亲修整农具,农户想要吃一年的饭,农忙时节就要流足汗水才有可能。”

    铁心源一口气吃完了一大碗汤饼朝母亲笑道:“吃完了还要去,大军就在城外,估计需要的菜油会更多。”

    王柔花看着已经慢慢长大的儿子笑道:“那就去,事情没有只做一半的道理,既然你在太学说了要亲农,那就着实去做,别半途而废,做人要实诚。”

    见母亲没有怀疑,铁心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匆匆的吃完饭,必须去笸箩巷子和巧哥见一次面了。

    拿了换洗的衣服铁心源才走了两步,就停下来脚步,带着包子转了一个圈就去了瓦市子,不管身后有没有人追踪,自己还是小心为妙。

    瓦市子就是一个人流熙熙攘攘却又四通八达的地方,自小就在这里泡的铁心源自然对这里捻熟无比,从程庆义家的飞坨场子进去,再从王庆帮家的吞火摊子上钻出来,一路上不知道拐了多少弯经过了多少场子。

    即便是有盯梢的人,这时候也早被甩掉了,不是谁都能大鸣大放的从人家做生意的场子上随意穿越的。

    巧哥**着身体躺在一张浸了冷水的芦席上,水珠儿眼泪巴叉的不断地把冰凉的井水一桶桶的浇到巧哥红彤彤的身上。

    不敢挪动的巧哥咬着牙硬撑,治疗烧伤的獾子油已经涂抹了两遍了,全身依旧火辣辣的疼。

    没想到大火会是那样的暴烈,竟然能够席卷进地洞里,如果不是自己跑的够快,这时候恐怕早就成烤猪了。

    铁心源带着包子进来的时候,巧哥忍不住**了一声,瞅着铁心源道:“杀人的就是倭人,我看到那个倭国婆娘练习的刀法,就是一刀五杀,木人身上中刀的位置正是人的心肝脾肺肾。”

    铁心源点头道:“那就应该是他们了,你是从那里现的?”

    “孙羊正店的酒窖隔壁,我以前怎么没现孙羊正店底下会有那么大的地方,住下百十个人没有任何的问题。

    对了,你是怎么出来的?”

    铁心源摇头道:“没出来,我现在走到那里,那里就是监牢,还要负责看好这头大呆瓜,免得他出手伤人。”

    巧哥见铁心源出来了,自然就不会再理会他的事情,他相信铁心源绝对会处理好自己的事情。

    倒是包子出现在这里让他非常的奇怪。

    “他会伤人?以前的时候被顽童把狗屎丢脑袋上都会傻笑的家伙会伤人?”

    铁心源叹口气道:“逼急了,兔子都会伤人,更别说包子这种身强力壮的汉子了。

    弄死了七个,活埋了一个。”

    “什么?”巧哥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兴奋地拍着包子粗壮的胳膊道:“我就知道包子只要胆子大些,绝对是一条一等一的好汉子。

    现在好了,杀了八个人,以后再杀人就没有那么难受了,把包子交给我,我找最好的枪棒教头教他,一两年就能出一个媲美铁狮子的好汉。”

    安抚了兴奋过度的巧哥,让水珠儿带着包子去了城外庄子,这两人才有机会老老实实地坐下来,互诉各自的遭遇。

    当巧哥准备一语带过那位颜将军的时候,却被铁心源给拦住了,要他讲述的越详细越好……(未完待续。)

    ps:  第三章送上了,恭祝所有的兄弟姐妹新年福运绵长,家人身体康泰。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