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八章交易
    第二十八章交易

    铁心源的心情好极了。卍卐  八一小說網w`w-w、.-8-1-z、w-.`c`o、m

    抱着巧哥在他脸上狠狠地啃了两口,不习惯兄弟间如此亲密的巧哥一张脸比身上被烫伤的地方还要红。

    啃完巧哥之后,铁心源就站在太阳地里,就着冰凉的井水痛痛快快的洗了一个澡。

    换好带过来的干净衣服,让专门过来给巧哥做饭的柔儿帮自己重新梳拢了头,特意戴上自己进学太学的时候舅公特意打造的束金环。

    一身薄薄的湖绸轻衫,更显得少年俊俏,白色玉佩悬在腰间,再把一柄折扇握在手里,谁说这个少年郎不是人间美玉?

    包拯见到这一身打扮的铁心源隐隐觉得不太妙。

    这小子已经不见了早晨那副老实憨厚的模样,多了几分轻佻气,也多了一点傲气。

    这不是一个好的现象。

    至少包拯这么认为。

    多年的老吏了,察言观色自然是拿手好戏,能在自己面前表露出本来面目的人不太多,也没有多少人敢这么做,即便是少年得志的新科状元,见到自己也是双股战战。

    除非这家伙的自信心满满,否则这样做只是在自讨苦吃。

    铁心源以为,自己既然占了上风,那就没必要再装孙子,如果自己不论是否占优都表现出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这一辈子活的也过于没意思了。

    喝了一口包拯家的劣茶,吐出茶水道:‘这至少是前年的茶叶了,也亏您的管家可以找到。”

    包拯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双手抱着肚皮呵呵笑道:“老夫的茶叶也是你这样的小猴儿可以置评的?”

    铁心源把手里的折扇猛地合起来,用扇子拍着手心道:“学生此次前来,是来说出狱事宜的。

    开始的时候,小子以为画地为牢小子占尽了便宜,谁知,才走出开封府大门才现小子吃亏吃大了。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如果不尽快处理掉此事,小子恐怕一辈子都要活在监牢里面了。”

    包拯笑道:“按照大宋律法。罪减一等,或者两等,那需要你有相应的对等的付出,你可找到可以和老夫交换的东西了吗?”

    铁心源大笑道:“学生本来就没有什么罪过。自然无需向府尊讨饶。

    之所以会来,都是为了包子那个憨货。”

    包拯没有理睬铁心源的话,突兀的问道:“你今日可曾出城?”

    铁心源摇摇头。

    包拯喝了口水道:“怪不得你还敢来老夫衙门来勒索,原来你没有看到城头木笼里的那十七颗人头。”

    铁心源心头咯噔一下,瞅瞅外面堪堪西斜的太阳道:“燕飞一干芒砀山贼酋已经授了吗?”

    包拯叹息一声道:“为了捕获这些贼酋。老夫请动了带御器械四人。

    在你敲响警钟后的一柱香时间里,他们已然出动,午时一刻,你认识的那个铁狮子逯战已经背着两麻袋人头到开封府缴令。

    随行的牢狱管营明明听贼酋说,他是听了你的故事之后才想到了弄开监牢栅栏的法子,那个铁狮子逯战却一口咬定,他什么都没听见,对此一无所知。

    哼哼,你还真是知交满天下啊。”

    “管营一派胡言!”铁心源有些怒冲冠的样子。

    包拯丢下茶碗道:“如果这事是老夫干的,有带御器械给老夫背书。老夫也会这么说的,没什么好奇怪的。

    现在,你能不能告诉老夫你到底想出了一个什么办法把坚固的栅栏给轻易地掰断了?”

    铁心源四处瞅瞅而后坚决的摇头道:“荒谬,绝无此事,牢狱里的狱卒死了一屋子,谁敢胡说八道?”

    包拯重新把手交叉在一起抱在肚皮上笑道:“老夫当了多年的裁决官,自然知晓狱卒们的恶形恶状。八?一?小說網w-w、w`.、8`1`z-w、.com

    不过啊,他们对付的是罪囚,老夫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任他胡为。

    捞到了,算他们占便宜。要是遇见一个像你这种总是死灰复燃的家伙,倒霉也是活该。 不过啊,这法子老夫必须知道,免得老夫治下的监牢里总是有穷凶极恶的匪徒逃走。

    小子。燕飞这群悍匪在逃脱之后的三个时辰里杀了四个人,奸污了两名女子。

    老夫只求你们这些有智慧的人,在一怒之下动用智慧的时候,最好能够多想一下后果。 这世间的人,不是每一个都如同你们一般有着强大的自保能力,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你们这么好的运气。

    你们随手率性的胡为。往往会给他们造成没顶之灾。

    小子,克制一下自己,君子敏于行,而讷于言,行事中正平和,取中庸之道最佳。”

    铁心源叹息一声,问老管家要了一条薄毯子缠在坚硬的硬木桌子横衬上,找来一根短棒慢慢的绞紧毯子,没用几下,就听横衬咔嚓一声响,从中间断开了……

    “这是学生事后想到的……”铁心源丢下短棒,再一次为自己开脱。

    包拯看完了铁心源的表演,叹息一声道:“小把戏啊,只可惜就是这个小把戏害的老夫不得不请动带御器械,才能在他们的东京城窝点里捉到他们。”

    铁心源猛地抬起头恶狠狠地瞅着包拯道:“没有死掉四个人,也没有两个妇人被奸污是也不是?”

    包拯重新坐回椅子,继续把双手抱在肚皮上道:“当然没有,恶贼的胆子再大,这时候也只会想着赶紧匿影潜踪,如何会光明正大的犯案子?

    你这么聪慧,难道就没有想到吗?”

    铁心源本想大怒,不知为何忽然松了一口气,抱着包拯家难喝至极的茶水猛灌了一气道:“这样也好,没死人就好。”

    包拯仰着头看着屋顶悠悠的道:“心性还算是不错,不枉老夫顶着弹劾放你离开。

    直到现在,老夫才肯定,袄庙斜街的案子不是你们做的。

    说吧,是谁杀死了那些色目人,是谁顺带着杀死了在哪里洗澡的宋人?”

    铁心源笑道:“藤原一味香!”

    包拯似乎并不惊讶,拿指节敲敲桌子道:“证据何在?”

    “有人看到了藤原一味香施展了一刀五杀的功夫,至于怎么求证,就不关我事了。”

    包拯叹口气站起来看着铁心源道:“李巧看到了藤原一味香施展一刀五杀的绝学之后,心中定然极为恼怒,是不是顺带着一把火将孙羊正店给烧了?”

    铁心源听到包拯这么说,立刻就闭嘴,和这个老狐狸说话实在是太考验智商,稍微不注意就会被他给带进沟里。

    “有了目标自然是好事,不过啊,想要求证很难,技艺是长在人家身上的,如果人家不再施展,就很难拿她。”

    铁心源站起来,绕着桌子走了两圈道:“这里说话方便吗?”

    包拯看了一眼伺候在一边的老管家,老管家给俩人添满了茶水之后就退下了。

    铁心源看着包拯小声道:“学生觉得不管是李玮的死,还是色目人的死都不过是一件小事,小的几乎可以忽略的小事。

    李巧在进入孙羊正店的时候,不光看见了藤原一味香,还看见了另外一个人,这个人才是关键。”

    包拯略一沉吟,也压低了嗓门问道:“谁?”

    “颜将军,听他的话语,似乎是内侍军官,另外啊,他有三个一同收受了一千七百贯钱的同伴。

    听说早在七年前就有一些暗谋,不知什么原因在危楼倒塌之后就停止了。

    现在又有人出面,用当年他们收受钱财的事情重新要求他们做一些事情。”

    铁心源说到这里,就拿手指蘸着茶水在桌子上画了危楼,孙羊正店,以及皇宫的位置图,等包拯看完之后,就一把抹平。

    用手帕擦拭着手上的水渍道:“此事过后,你我两不相欠,再没有什么画地为牢之事,包子那个傻瓜也没有了罪责。

    可否?”

    包拯闭上眼睛沉思,两只手依旧抱在肚皮上,只是他的两根食指在快的抖动,可知他此刻的心中会是何等的惊骇。

    “别怀疑此事的真假,也就是府尊,铁心源才会毫不保留的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和盘托出,换一个人,做梦去吧。”

    包拯睁开眼睛,他的眼神像是一根根乱飞的竹刺,和铁心源对视几次之后,让铁心源极为的不舒坦,只想离他远些。

    这才是他的官威。

    包拯起身来到书案前面,铁心源帮着磨墨,包拯的字铁钩银划,力透纸背,一纸开脱书内容写的更是滴水不漏。

    “这是王宝的释放文书,老夫既然已经僭越了一次,就不在乎僭越两次,你说的事情从现在起你就该全部忘记,彻底的忘记,此事非常的危险,这一点你应该知晓的。”

    铁心源只是点头笑了一下,就眼巴巴的等待包拯用印,没用过大印的文书屁用不顶。

    加盖了开封府大印之后,铁心源小心的吹干了墨迹,头都不回的离开了开封府。

    出门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大门,笑着摇摇头就坐上等候在门前的马车。

    轻轻地抖抖缰绳,就带着躺在马车里的巧哥欢快的直奔农庄。

    这些天,东京城里还是不要多留的比较好,谁知道会出什么样的大事。(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孑与在此恭祝所有的兄弟姐妹们新年快乐。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