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五章母亲
    第三十五章母亲!

    睡眠和昏厥一样都是身体自我保护的一种机制。?  八№◎§卐一¤§中文?网?  w、ww.81zw.com

    铁心源很擅长使用这两种熔断机制。

    当自己受伤的时候,他一般就会选择睡眠来疗伤。

    天大的事情一觉起来之后,大半都会烟消云散,即便是不能消散,也会换一种积极地方式去重新理解面对的困境。

    一觉醒来之后,刑罚还在继续,铁心源冷漠的看了一眼那个已经看不出人形的烂肉,就准备驱赶着马车回家去。

    天已经黑了,留在这里的人已经不太多了,听说这次干活的刽子手魏刀儿手艺很好,人犯到现在还没有死。

    铁心源肚子饿了,中午就没有吃饭,到现在,年轻的肠胃根本就不容他继续留在这里。

    王柔花还在西水门等候铁心源,见儿子洗过手之后狼吞虎咽的吃东西的时候,王柔花才算放下心来,儿子真的没看行刑。

    今天有几个食客也是观刑回来之后过来吃饭的,看着没事,吃了一口就吐得天昏地暗的,儿子的胃口很浅,既然能吃就是没看。

    “今天的猪蹄子不好吃。”铁心源咬了一口猪蹄就丢下叹口气。

    王柔花拿起来尝了一口道:“没有啊,还是以前的味道,没变。”

    “那就是我的嘴巴有问题。”铁心源重新拿起猪蹄子啃完两个才满意的拍拍肚子表示吃饱了。

    王柔花见儿子吃饱了就把他拖到休息的地方,拿出来一张契约得意的道:“从今天起,咱们家也可以吃瓦片过活了,一年六十贯钱的收益,即便是汤饼店不开了,咱们娘俩也饿不死。◎  ?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铁心源拿过契约仔细的看了一遍还给母亲道:“有点便宜了。”

    王柔花笑道:“开粮店的倒是能给七十贯钱,娘之所以把地方给了绸缎庄,就是想图个长久。

    绸缎庄的掌柜的说了,他准备在咱家的地上起一座两层楼,前后两进的院子。这可是大手笔啊。

    这样一来,六十贯钱咱们能够收的长久,不像粮店,盖上一间窝棚就能卖粮食。如果绸缎庄违约,咱家就能把小楼和院子都收回来。那样最好了。”

    铁心源忽然想起老黄给的那块金虎头,从怀里取出来递给母亲道:“帮了老黄一次,他给了这东西,您拿去银楼给化掉。给您打两根簪子,带珠串子的那种,看着漂亮。”

    王柔花摸摸自己的脸颊笑道:“老太婆了,还戴什么金银,娘给你收着,将来你娶媳妇的时候这也是一担彩礼。”

    铁心源大笑道:“孩儿的老婆您可要仔细挑选好了,如果是我不喜欢的,成亲那天我会跑的没影的。”

    王柔花眯缝着眼睛盘算道:“糖糖就算了,娶了他你会辛苦一辈子,娘现在看得很开。金玉满堂还不如我们母子现在的粗茶淡饭来的实在。

    公主也不能要,那闺女性子好,却不是一个有福的人,你看她眉眼纠结,注定日后愁思不断。

    她苦归她苦,帮她一把是该的,我儿子可不能和她一起倒霉。”

    铁心源瞅着母亲呆呆的道:“您好像以前就是被人家胡说八道给祸害的不轻,怎么到现在您也信这一套?”

    王柔花傲然道:“我现在是当娘的,一个小姑娘家家的跟我比什么。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可我已经答应公主,如果她实在是找不到丈夫。我就将就着娶她。”

    王柔花大气的挥挥手道:“这没什么,为娘就没听说过嫁不出去的公主,你随便安慰她一下也是可以的。”

    “孩儿说话历来一言九……”

    “屁的一言九鼎,你在娘跟前说话不算数的时候还少了?要不要娘给你数数?

    男子汉大丈夫对一个小女子许什么诺言啊。你当真了,人家就没当一回事。

    耽误了你,成全了别人这种傻事你可不能干。”

    铁心源听得目瞪口呆,拿手搓搓脸颊道:“您不是最恨寡情薄义的负心男子吗?

    怎么到儿子这里就全变了?”

    王柔花哼了一声道:“重情重义的男人都活的太累,为一句话就跑成马,累成狗。你爹爹就是被情义给害死的。

    如果他不理睬庄子里别的人,只带着咱们母子早早离开,他哪里会死,以至于连自己的儿子娶亲都看不到。”

    提到死去的父亲,这道理就没办法讲了,铁心源呲着一嘴的白牙,好不容易把变得哀愁的母亲给哄高兴,却绝口不提自己的事情了。

    士子娶亲一般都比较晚,比不得乡农百姓十四五岁成亲。

    一面要读书,一面要照顾妻儿根本就做不到两头兼顾。

    自己还有时间,等到自己十八岁以后再说吧。

    回家的时候,铁心源觉得空气里面的血腥味更重了,看样子,行刑还在继续……

    老天似乎都看不下去这一幕惨状了,从入夏以来,一滴雨都没下过的东京城,此时已经是乌云密布。

    远远地地方有血红色的闪电照亮了远空,或许是距离太远,闷雷传过来的时候变得有气无力,没有了往日威凌四射的霸气。

    可能有犯人熬刑不过死了,钟楼上传来一声清越的钟声,听起来是那样的刺耳。

    大街上多了很多的兵丁,他们排成长队手持长枪从马车前面走过,队伍的后面总是用绳子拴着三五个人,一个个垂头丧气的。

    最奇怪的是大街上一个乞丐都看不到,往日这个时候应该是乞丐最多的时候。

    路过一个阴沟的时候,看到了守卫在那里的兵丁,铁心源会心的笑了一下,包拯这一次看样子是下了大力气要整治一下东京城的治安,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

    回到家的时候,狐狸跑出来迎接,却被头顶炸响的惊雷给吓得又跑回去了。

    王柔花笑道:“今晚看仔细了,莫要让狐狸钻进你的被子。

    这家伙快要成精了,你看看它长出来的新毛,在变黑。”

    “不是在变黑,而是白到极致了,在阴暗的地方看起来就像是长了黑毛。”

    “那就是成精了。”王柔花驳斥了儿子一句就回屋去了,今天和儿子的谈话并不是很愉快。

    铁心源把马匹从马车上卸下来,松了嚼子,在石槽里倒上马料,旁边的水槽也加满清水,就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去了。

    明日就要回太学了,该温习的功课还是要抓紧,外祖父对自己这些天懈怠学业已经很不满意了。

    特意派了自己的老仆过来送书,这里面的含义不用想,铁心源都知道。

    久旱之后必有大涝,老天爷今年不是舍不得给人间降雨,而是把前面亏欠的雨水一次给了人间。

    看似公平的分配,却得到了两个截然相反的结果。

    暴雨如注……

    城墙上的龙吐水出巨大的轰鸣声,一夜都未曾停息过,这是住在皇城边上唯一不好的一点。

    对于这场大雨,铁心源是极为欢迎的,它即便是不能给人间带来福泽,至少可以带走这座城池里的血腥味。

    大门外面战马的蹄声也跟着响了一夜,帝国对弥勒教的征伐,现在才算是开始了。

    想到藤原一味香曼妙的身体,铁心源笑着关上了窗户,不知道她能不能逃脱,当一个帝国开始全力对付一群人的时候,他们是不会顾及任何事情的,不论这些人是谁,什么身份。

    即便她是倭国皇族,也不可能有任何幸免的可能。

    再说大宋也不会顾忌她那个所谓的大女身份,包拯还要从她身上平息李玮之死造成的后患。

    李玮的母亲已经在开封府府衙前面不吃不喝的静坐了两天了。

    在这样的烈日下,中暑昏厥已经是家常便饭,即便是这样,李玮的母亲也执意要求开封府给她找出杀人凶手。(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