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三章麻烦的女婴
    第四十三章麻烦的女婴

    小六果然如同夏竦说的那样,贤良淑贞都是极好的。?  八?一中文卐¤网  w-w`w、.-8、1zw.com

    全身上下就一条巴掌大的红肚兜裹在身上,一看到铁心源就探出莲藕一样的小胖胳膊去抓他的头。

    铁心源抱着小六全身僵硬,生怕屋子里的寒气冰到孩子,赶紧窜出房间,站在屋檐下这才敢重新打量一下自己怀里的胖孩子。

    孩子很可爱,眉心还点着一粒胭脂印记,张着满是口水的嘴巴,用力的揪着铁心源的头啊啊的叫唤。

    夏竦从铁心源的怀里接过闺女,疼爱的揣怀里,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的欣赏铁心源傻乎乎的表情。

    “老夫最好的结果就是被远窜边远军州,运气差点难免要走一遭岭南,这么小的孩子根本就熬不过岭南的瘴疠疫气,跟我走就是死路一条而已,这一点老夫是清楚的。”

    铁心源挠头道:“您是朝廷大员,怎么可能说撤换就撤换,即便是被撤换了,也不一定会被贬斥。”

    “陈执中还是同平章事呢,结果,陛下一句话,陈执中就变成了居家翁。

    虽说爵位还在,那里还有半分说话的机会?听说他如今整日里以钓鱼为乐,凡是官场上的事情一概不问。

    小子,这其实是陈执中的福气,坐到那个位置上的人,能有这样一个下场算是不错了。

    故去的王公是殁在任上的,所以才会有无数的哀荣,他陈执中死后能混一个不错的谥号就算是陛下开恩了。“

    铁心源痛苦地道:“您为什么三天两头就把小子揪过来说一些朝堂上的隐秘?”

    夏竦低头亲亲闺女的脑门道:“不跟你说,跟谁说?

    你觉得老夫还能信得过谁?”

    “我一看就是那种刁滑之徒,根本就靠不住的,万一我大嘴巴说出去,您的麻烦可就大了。”

    夏竦笑道:“一个人一辈子总要相信一个人的,如果连一个可以相信的人都没有,那种人如果不是皇帝,就该是世上最恐怖的阴谋家。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老夫两不沾边。自然是要找一个试着相信一下的。

    说来也怪,老夫也不知为何看你顺眼的紧,这是没道理好讲的。

    哼哼,如果是别人羞辱老夫。老夫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报复一下,胸中的块垒才会烟消云散。

    只有你拒绝成为老夫学生,让老夫在世人面前丢了老大的面子,却还能继续逍遥自在。”

    夏竦话说到这里的时候,两只眼珠子里的目光就跟狼似得。看起来很吓人。

    于是铁心源连忙探出胳膊道:“把小妹给我抱抱。”

    夏竦摇头道:“还是我抱着吧,趁现在能抱的时候多抱会,以后想抱也只是一个念想。

    你以后会有很多时间来抱她的。

    小子,你以后不用对这孩子多好,只需要给她吃饱,穿暖,好生养大也就是了。”

    夏竦说的悲惨,铁心源心里却似乎有一万只说不上名字的马在胡乱跑。

    谁要是敢相信官员,尤其是一个老政客的话他绝对是一个傻瓜,更别说这家伙刚刚被皇帝提升了爵位。从英国公上升到了郑国公,这样的圣眷,谁会相信他马上就会倒霉?

    一般情况下,狡兔有三窟,官员比兔子强多了,有些家伙如同土拨鼠一般的把地下打的千疮百孔的,里面的暗道和洞窟,绝对比自己背上的着张图纸上的标注的洞窟要多一万倍。

    如果铁心源还真的年轻,而不是顶着一张少年人面孔的年轻的话,夏竦的这一番话绝对会让他掏心掏肺的去帮他。

    所以铁心源现在就想知道这个女婴儿到底是谁的孩子。到底是怎么到夏竦手里的,这家伙到底要达到什么目的?

    铁心源探出一根手指让女婴抓着,笑着问道:“小妹的名字呢?”

    夏竦笑道:“只得一个喜字。卍 八一小說№網w、w`w`.`8-1、z`w、.、c`o、m`”

    “夏日融融,嘉禾满园。夏喜?好名字!”

    夏竦别有意味的道:“夏喜怎如铁喜来的刚强。”

    铁心源见女婴抓着自己的手指就要送进嘴里,轻轻地抽回手指,女婴顿时就开始哭号起来,哭的声音大极了。

    铁心源眼角悄悄地扫视了一眼夏竦,果然,夏竦的脸上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烦躁之意。

    铁心源趁势接过女婴笑道:“如果这孩子进了铁家的门。

    郑公想要再接回去可就难了。铁家虽然只是小门小户,一旦这孩子姓了铁,就断然没有再改姓的道理。”

    夏竦笑眯眯的道:“老夫本姓原本就不姓夏,被继父收养,就从了夏姓,老夫即便是进了坟墓,也只会进夏家的祖坟。

    这个孩子又如何能够例外?”

    铁心源见孩子哭得凄惨,就把孩子还给了抱她进来的乳娘。

    孩子走了,耳根子顿时清静许多,铁心源抱拳道:“郑公对铁氏有恩,铁心源并非心如铁石之人,这样可爱的孩子只要郑公肯割爱,铁家就敢收。

    家父故世太早,母亲膝下只有我一子,常常感叹膝下空虚,我又顽劣不堪,多一个妹子承欢家母膝下,这是喜事啊。”

    夏竦大笑道:“既然如此,就这般说定了,一旦时机到来,老夫就会遣人将孩子给你送过去。”

    商量好了事情,铁心源就拱手告辞。

    出了夏竦家的大门,铁心源回望了一眼这座庞大的府邸,会心的笑了一下就坐上了夏家安排好的马车。

    夏竦根本就没给自己任何拒绝的机会,与其这样,不如先答应。

    如果夏竦真的倒霉了,自己接受一个去岭南必死的孩子只会有功,不会有错,即便是把这事摆在皇帝的桌案上,自己也能说的慷慨激昂,悲天悯人。

    现在唯一可虑的是这孩子到底是谁的孩子,大宋狸猫换太子的事情弄出来的风浪才渐渐平息,难道说还能再来一次?

    再说这是一个女孩子啊。

    铁心源想破了脑袋都弄不清楚夏竦的目的何在,只好先把这事抛诸于脑后。

    回到家里之后,铁心源自己动手做了三两样可口的小菜,烫了一壶梨花白,等母亲回来吃饭。

    不知什么时候,母亲开始有了在晚饭时节喝上一杯酒的习惯。

    王柔花回家的时候看到做好的精致菜肴和美酒之后,狐疑的瞅了儿子好几眼,见儿子一脸的平静,这才心安理得的坐下来。

    “有什么要求快说,娘一旦开吃了,你说什么都白搭。”

    铁心源狗腿的帮着母亲捶肩膀笑道:“就是见不得母亲日日辛苦,孩儿就做了一顿饭请母亲松快一下。”

    “真的?”王柔花用筷子挑起一根蕨菜道:“做这个干菜可麻烦着呢,又是泡,又是洗,又是煮的,你平时好像没这耐性。

    一般都是随便炒个鸡蛋来骗娘的。

    还有这酒,味道如此的浓烈,看样子像是梨花白,你偷你外公的酒了?”

    孝心这东西需要持之以恒的,猛然间对母亲太好,母亲绝对会认为这是在无事献殷勤。

    铁心源笑道:“今天差点被人大街上捉婿……”

    王柔花感刚刚听了一半话就猛地把手上的筷子拍在桌子上怒吼道:“是那个不开眼的见我儿长得好看,就下这样的毒手?

    儿子你没答应吧?就算答应了,为娘我还没答应呢,这桩婚事不算数!”

    铁心源叹口气道:“是夏竦!”

    王柔花愣住了,过了好一阵子拍拍铁心源的手道:“郑国公,我家惹不起,如果他闺女长得不算太差,你就娶了吧!”

    “您刚才还说他是一个不开眼的……”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刚才为娘不是没听清是谁在大街上捉婿吗?

    嗯?不对。

    儿子他家的闺女是正妻生的吗?如果是妾侍生的,这事还是不成。”

    铁心源见母亲已经开始幻想自己靠上夏竦这颗参天大树之后飞黄腾达的模样,连忙道:“他女儿才一岁的样子。”

    “啊?”

    铁心源见母亲的神思终于回归了正途,就给母亲布菜,请她吃。

    王柔花嘴里叼着菜,眼泪都快下来了,那孩子才一岁,即便是要成亲,自己儿子至少还要在等十五年,这不要说孙子了,连重孙都一起耽搁了。

    “孩儿没答应。郑公也没有再提。”

    王柔花快的把嘴里的菜咽下去之后白了儿子一眼道:“以后有话一次说完,你快吓死老娘了。”

    铁心源笑道:“娘,王家和夏竦走的其实挺近的,您听说过夏竦近一年生过孩子吗?”

    王柔花闭目沉思道:“没有,绝对没有,生孩子这样的大事,王家一定会知道的。

    儿子,你说那个女婴不是夏竦生的?”

    铁心源点点头道:“有这个可能,夏竦要求那个女婴跟咱家的姓氏,准备送过来,以后也不打算再要回去了。”

    “如果是夏竦自己的亲骨肉,断无可能,他自己就是过继过去的,顶着别人家的姓氏拜祖宗这已经够丢人的了。

    现在的夏竦官居宰辅,爵高郑国公,血脉外流之事他断无可能做出来。

    儿子,这事你不用想,那个女婴绝对没可能是夏竦亲生的骨肉。”

    铁心源点点头给母亲倒上酒,刚才自己还不能肯定,毕竟自己的想法和宋人的想法差别很大,母亲这个土生土长的宋人说不可能,那就真的不可能了。(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