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三章一夜白头
    第六十三章一夜白头

    巧哥长吁了一口气之后,躺在草地上懒懒的道:“我第一次觉得当女人很可怜。◎◎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怎么说?”

    “提刑官带着张巡检的老婆和妹子正在踏青……”

    “那不关我们的事情,你情我愿的,你说什么都是错的。”

    巧哥看着铁心源道:“现在天色已经半黑了,他们去松林子里散步!”

    铁心源冷哼一声道:“你还不是经常带着王婆惜在草堆里散步。”

    巧哥有些恼怒的道:“老子是真人,谁会像你一样活得那么假。

    喜欢了我就会去找,找到了算我运气,找不到最多被抽耳光,骂一声登徒子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凡是大官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铁心源咬牙切齿的道。

    “你认识很多大官人吗?”

    “当然,除了你李大官人之外,我还认识一位西门大官人。”

    巧哥想了一会道:“不认识啊,西门附近的大官人我基本都认识,没有一个姓西门的。”

    “有,绝对有,这家伙抢了一个买炊饼的矮子的老婆,最后还伙同淫媒一起把卖炊饼的给毒死了。”

    巧哥呐呐的道:“没那个必要吧?给点钱就成啊,婆惜的丈夫刘二癞子不就活的好好地?”

    铁心源瞅着黑乎乎的松林道:“故事没完呢,卖炊饼的矮子,有一个能把老虎都打死的强悍弟弟,你觉得这事还有完吗?”

    巧哥不在乎的道:“那就完蛋了,那个能把老虎都打死的汉子一定是闯出天大的祸事了。

    我以后找女人一定会先打问好他们家有没有一个厉害的弟弟,然后再下手……”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说的就是巧哥这样的,铁心源之所以说了一大通废话,目的就是要让巧哥自己把今天的经历说一遍,结果,这家伙胡混过去了。◎◎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这就麻烦了。这是认真的表现了,如果这个女人类似王婆惜那样的,巧哥一定会说出来的,甚至可能会炫耀一下自己找女人的高手段。

    现在一句口风都不透露。麻烦就很大了,而且,铁心源不知道这样下去会有什么祸事生。

    天亮的时候,当铁心源安排了当日得进度,正在看账本的时候。张巡检进来了,整张脸惨白的如同鬼魅。

    “小相公可见过马提刑?”

    铁心源摇摇头道:“不曾见过。”

    张巡检又问道:“可曾见过贱内和我妹子?”

    铁心源的心咯噔一下,不过脸上依旧云淡风轻的笑道:“不曾得见。”

    张巡检额头上黄豆大小的汗珠子顿时就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铁心源装着低头看账本,没去看张巡检的样子,等他再次抬起头之后,张巡检已经离开了帐篷。

    铁心源把巧哥和自家兄弟都找来问了一遍每个人的行踪,安排了一下口径,就让他们继续去干自己的活计,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生一般。

    巧哥出门前就问了一句:“出事了?”

    铁心源点点头,巧哥就不再问了。有铁心源把持大局,自己不该问的就不要问,免得打乱了源哥儿的计划。

    张巡检如同受惊的老驴一般,带着自己的手下漫山遍野的寻找失踪的马提刑和自己的老婆和妹子。

    既然这家伙想要保密,铁心源自然不会戳穿这事的。

    人是过来找他对接公务的,和工地无关,和紫宸观无关。?¤ 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乳山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想要在这么大的范围内找到三个人或者三具尸体,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

    铁心源衷心的希望张巡检能够找到他们。并且能够把这件事抹平掉,否则就会引来无数的提刑司官员下来,像狗一样的东游西荡,那样会耽误自己的工期。

    大宋提刑司是一个很抱团的衙门。这个衙门里的人干的活计都是一些不受人喜欢的活计。

    因此这群人自己非常的珍惜自己的同僚,一旦有一个出事,他们就会大批的出动,一定要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不可。

    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大宋提刑官是一群很特殊的人群,不论是大宋言官。还是大宋地方衙门,一般都不会轻易地去招惹他们,惹了一个,出来一大群和你理论,是一件令人非常头疼的事情。

    核对好了账簿之后,铁心源就去了采石场,采石场如同往日一样,大家都在有条不紊的干活,今天没有采石,大家都在整理石头。

    用錾子将形状不一的石头凿成大小一致的条石,看样子进度很快,旁边已经放了很多凿好的条石,老石匠正在往上面泼水,来保证石头不会因为应力的关系而断掉。

    铁心源站在一边观察了一阵子才走到老石匠的身边笑道:“这就算是开了眼界了,总担心采石场供应不上那边砌墙,想不到这边的进度这么快。”

    老石匠呵呵笑道:“只要不站,活计总会干出来的。”

    “您老人家总是这么说,小子算是受教了。”铁心源拱拱手,就把腰间的酒葫芦递给老石匠道:“喝一口,提提神。”

    老石匠也不推辞,接过来,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用袖子擦擦壶嘴把葫芦还给了铁心源。

    “小郎君拿的可是好酒啊,老汉上回喝这样香浓的酒,还是大儿子成亲的时候,那时候老汉心气高,一心想给自家老大办一场最热闹的喜事,可是咬着牙请人从东京弄来了这样的好酒啊。”

    铁心源笑道:“小子可没有您家大小子那样的福气,家父故世的早,是家母把小子抚养成人的。

    将来就算是娶亲,也没有您这样的老人来帮着操持。”

    老石匠叹口气道:“不一样的,老汉要是有一个能进太学的儿子,就算死了都不是什么大事情。

    这世上的人啊,就和地里的庄稼是一个道理,精贵的庄稼长得稀稀疏疏的,一颗就比得上别的庄稼半亩地。

    小郎君就是注定要成材的金贵庄稼,老汉的三个儿子都是河渠边上的野草,疯长着哩。”

    和老石匠闲谈一阵,铁心源就重新把工地走了一遍,工地上很安静。

    这真是太好了,马提刑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没法子定论,这样下去最好,石匠这里已经有了很充分的准备,很好啊。

    自己过来的目的就是打草惊蛇一下,不过,就算是把蛇惊出来了,铁心源也会装着看不见。

    只要工地上安安稳稳的,谁管马提刑他们是死是活?

    紫宸观里的人最近不出来了,包括王柔花和赵婉也不出来,听说长公主正在主持一场法会,为往生者祈福,为受难者解脱,道观里的诵经声清晰可闻,很是庄严肃穆。

    铁心源从瓷窑那边出来的时候,胳膊底下夹着一块一尺见方的白色瓷板。

    这块瓷板上还有一副兰花图,这是长公主的最爱,她的房间就要全部用这东西来装饰的。

    如果在后世,将睡觉的屋子上下左右全部铺满瓷板,一定是最傻,最无礼的一种装饰方式。

    铁心源根本就不敢想象自己睡在这样一间屋子的感觉,除了洗手间,谁会这样装饰房子?

    长公主喜欢!

    有这一条就足够了,赵婉已经在幻想自己屋子里全是杏花图案的样子,最重要的是她一定要铁心源想办法在她的屋子里装饰一只最漂亮的凤凰出来……

    巧哥看了赵婉画的自己房间的布置惊为天人,铁心源勉强忍住自己要呕吐的**,和巧哥他们一起违心的夸赞公主。

    到了现在,铁心源已经不期望赵祯能给自己弄一间什么样的屋子了,估计不是满墙的富贵牡丹,就是漫天飞舞的神龙……

    让他们自己选择自己喜欢的房间样式,这可以最大程度减轻建造者的责任。

    即便是不喜欢,这群贵人们也只好夸赞,自己选的样子,即便是再难看,也不会去责怪别人。

    这一手是从后世装修师傅那里学来的高妙手段。

    张巡检没有前世的经验可以遵循,一日白头就可以理解了。

    听说伍子胥过韶关的时候就是这样子,马提刑不见了,这对张巡检来说是比韶关还要难过的一个大关口。

    可能已经被愁疯了,张巡检反倒安静了下来,坐在铁心源办公桌对面,慢条斯理的喝着茶水,整个人看起来很有官威,就是高高的官帽底下露出来的白是那么的刺眼。

    “张巡检快来看看,今日窑工们烧出来了第一炉兰花瓷板,虽说废品很多,可是,好歹做成了三十三片。

    瓷板上的兰花是长公主亲手绘制的,你看看,堪称栩栩如生啊,明日献给长公主评鉴一番,你觉得会不会有赏赐拨下来?”

    张巡检看都没看铁心源献宝一样拿出来的瓷板,沉声道:“马提刑和贱内,以及我妹子昨晚失踪了。”

    铁心源笑道:“陈留这地方过于荒僻,马提刑那样的贵人待不住,说不定马提刑带着你的夫人和妹子去了东京享乐也说不定。”

    张巡检面无表情的摇摇头道:“如果是那样,是我张挺远的福气。

    小相公,某家想借用这里的上千工匠,彻底的将乳山搜一遍,你看如何?”(未完待续。)

    ps:    精神百倍的孑与来了,请兄弟姐们把剩下的月票都给我把,我非常非常的贪心。孑与拜上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