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七章总是不平安
    第九十七章总是不平安

    “从回纥人这次送过来的贺礼上看出来的。? 八一?中 文? 网     w?w?w?.?8?1?z w?. com”铁心源看了一眼谢拉尔加木措道。

    许东升笑呵呵的如同问自己晚辈一般的口气继续问道:“十九郎还看出什么来了?”

    铁心源皱眉道:“很多。”

    “比如……”

    “比如我家的货物您打算收购多少?两万件吗?”

    听铁心源这么说,许东升顿时就捧腹大笑,对王曼道:“王家那样森严的家教,怎么教出这么一个机灵鬼的?

    刚才还说不在乎家里的那点货物,怎么转身就要挟老夫买货了?”

    王曼难堪的道:“这是家里的混世魔王,老祖宗宠着他,妾身拿他没法子。”

    铁心源不得不赞叹自家的姐姐确实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眼见自己刚刚引起了徐东升的注意,她立刻就不着痕迹的把老祖宗给抬出来了,逼迫许东升不得不听下去。

    “刚才那句话值一千件货物,少兄不妨畅所欲言,让老夫好好地听听高论。

    在商言商,老夫会按照少兄看出来的东西来订货的。”

    铁心源先把王曼扶着坐下,然后敲敲桌案道:“契约!”

    许东升脸上的玩味之意消散了很多,拍拍手,立刻有一个碧眼虬髯的西域汉子走了过来,在桌子上铺开一张羊皮卷,送上来一个墨水瓶,一支鹅毛笔。

    铁心源抬头看看许东升,现这家伙没有换毛笔笺纸过来的意思。

    就拿起鹅毛笔,在墨水瓶里蘸蘸墨水,按照西方的习惯,开始从左到右书写契约。

    用鹅毛笔写字,对大宋文人来说可能需要一个习惯的过程,对铁心源这样的怪胎,自然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简短的契约写完之后,铁心源就掏出自己的印章,身边的胡人立刻就拿来了火漆。铁心源皱皱眉,还是在火漆上把自己开国金城县男的印章按了下去。

    然后就把契约交给了许东升。

    许东升看到铁心源的印章之后,苦笑一声,放下契约朝铁心源拱手道:“飞骑尉许东升见过爵爷。

    购货之事就按爵爷所说去办理就是了。”

    铁心源摇摇头道:“相比爵位的威严。我更在意契约的公正性。

    如果我处处拿出爵位来逼迫别人,那还不如去抢来的轻省。

    许先生,签字吧,然后我们好好的论论河中之事。”

    不知为何,许东升心中已经恼怒至极。这个小子口口声声说尊重契约,但是他做的每一件事每一句话都把王家和自己的爵位拿出来压迫别人。

    这是大宋勋贵们最不要脸的平常做法。

    好在他是见过大场面的,嘴上说着钦佩的话,脸上带着笑容,手底下熟练地在羊皮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重新认识了铁心源的爵位之后,那些原本对铁心源不屑一顾的商贾,顿时就变得警惕起来,羊群里进来了一只披着羊皮的饿狼,不由大家不小心应对。

    铁心源怜悯的看着许东升道:“西域之地现有的僵局已经被打破了吧?”

    许东升哼了一声并不回答。

    铁心源继续道:“回纥人对大宋的供奉很少断绝过,在太学的时候我翻过礼部的文书。自从进入庆历年间之后,回纥人进贡的礼物就越来越重,也越来越丰富。

    尤其是今年,仅仅是玛瑙和宝石就足足有六箱子之多,据礼部记载,那些宝石多为旧物,有些甚至是从妇人的身上直接取下来的。

    故而,文书里才会有“毛间杂其中”的中的说法。

    而那个百斤重的天外陨铁更是一个大笑话,这些都说明,黄头回纥的国库已经枯竭了。这很可能是黄头回纥给大宋的最后一笔进贡。许先生,这些话值五千件货物吗?”

    许东升再次安慰了一下谢拉尔加木措,对铁心源道:“如果爵爷能说出我朝对黄头回纥的应对之策,老夫以为。购买两万件货物千值万值。”

    铁心源摇头道:“其实不值,不论是谢拉尔加木措,还是和回纥人有着紧密关系的许先生,你们都知道结果是什么。

    文彦博说大宋三十年不闻兵事,难道还不能让你们打消掉最后的希望吗?”

    铁心源说着话站起身,来到夏拉尔加木措的身后。拍着他的肩膀道:“如果你爱你的国家,就该立刻赶回去,保护你的妻儿老小以及家园。

    西夏人会攻打你们,吐蕃人会攻打你们,契丹人会攻打你们,你们身边所有的邻居都会攻击你们。

    当一头大象衰老倒下之后,即便是鬣狗都会上来撕咬一口,花剌子模人放弃了你们的友谊,这已经是一个极为危险的讯号。

    这说明,连你们的朋友都准备瓜分你们了,如果你们还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帮助上,而不是自己拿起刀枪来保护自己,我相信用不了几年,你们的国家就会消失。”

    谢拉尔加木措扭过头看着铁心源道:“任何想侵犯我们家园的人都会被勇猛的回纥武士埋葬掉。”

    铁心源笑道:“好志气,不过,你现在能不能告诉我你队伍里面一个黑头的高个子歌伎哪里去了。

    如果你不把她交出来,你可能连回黄头回纥作战的机会都没有。”

    铁心源不等许东升诘问,就阴沉着脸对他道:“我的这句话才值得你购买我家三万件货物。”

    谢拉尔佳木措一长串回纥话脱口而出,许东升听了之后,脸色一变,挥手下令要仆人将那个女人找出来,他准备亲自盘问一下,等事情清楚了再说。

    铁心源做完自己的事情之后,就乖乖地坐在王曼的身边,见王曼投过来询问的眼神,就把她拖到柱子后面藏好才到:“初春的时候,开封府封锁东京城门,大索三日,将东京城翻了一个底朝天,就是为了找到这个女人,而我看见那个女人随着回纥人进了许家。”

    王曼听了之后狠狠地在铁心源的胳膊上捶了几下怒道:“那你刚才为何不逼着许东升购买咱家五万件货?

    咱家的库房里还存放着好多陈货呢。”

    铁心源正要后悔一下,眼角却无意中看到一道白光。

    他的身子就猛地一矮,连王曼一起拖倒,只听哗啦一声响,一个白瓷罐子就被丢了进来,里面的液体泼洒出来之后,铁心源嗅嗅鼻子,然后就惨叫一声,拖着姐姐快的向最近的一个门外面爬。

    四五只火把丢了进来,大厅中间立刻就腾起一团巨大的火焰,两三个身上沾染了火油的商贾,全身着着大火,撕心裂肺的喊着救命,像个没头的苍蝇到处乱撞。

    许东升好像并不惊慌,提起面前的一张矮几就砸破了自家的窗户,与此同时他的身子也随着矮几窜了出去。

    铁心源一直在盯着许东升,明明已经带着姐姐爬到了门口,却又折回来爬到窗户下面。“门,门在那边!”

    厚厚的羊毛地毯已经燃烧起来了,满屋子都是焦臭的浓烟,王曼被铁心源抓的死死地,脱不开身,见铁心源带着自己乱爬,连忙出声提醒。

    混乱中也有人踉踉跄跄的找到了大门,刚刚出去,就被长枪捅翻在地。

    王曼尖叫一声,就死死地抱住铁心源,生怕他将自己留下。

    屋子里全是灼热的火焰,铁心源自己也是心乱如麻,灼热的火焰让他快要窒息了。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该死的藤原一味香竟然敢放火。

    许东升跳出去之后就没动静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谢拉尔加木措站在门口正在用一双手对付同时刺过来的四五柄长枪。

    这家伙的后背已经着火了,不论他怎么努力的想要逃离火场都没有办法向前一步。

    铁心源咬咬牙用短剑割破了还没有烧着的地毯,将王曼整个包起来,然后拖过来一个惊惶失措的商贾,双臂一用力就把他给推出了窗户。

    铁心源眼看着那个商贾的身上挨了两箭,却嚎叫着逃跑了。

    就把心一横,抱起王曼丢了出去,自己也随之跳出了窗户。

    噗噗两声,后背传来一阵疼痛,两支羽箭掉在地上。

    铁心源来不及喊痛,扛着被地毯卷好的王曼就跑,羽箭嗖嗖的从耳边掠过,王曼的哭声从地毯里传了出来,她身上已经中了一箭。

    第一次痛恨许家这个巨大的天井花园,翻身滚进了一丛已经干枯的牡丹枯枝里,大口的喘着气,心跳的如同擂鼓一般。

    院子里十余个蒙着脸的人正在和许东升以及家仆作战,情形并不乐观,那些拿着刀的家伙非常的厉害,和许东升等人竟然战了一个旗鼓相当。

    站在外围的弓箭手的目标似乎并不是铁心源姐弟俩,见他们逃脱了也不继续追杀,只是抽冷子在外围射杀许家的仆役。

    谢拉尔加木措肩头插着一杆长枪,他竟然拼着挨了一枪,硬是从大门里杀了出来,后面侥幸没死的商贾仆役带着一身的火焰,一窝蜂的哭喊着跑了出来。

    铁心源叹息一声抱着王曼在茂密的牡丹丛里爬行,这时候王曼已经不哭了,只是身子已经抖动的不像样子。(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