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九章想赚钱的藤原一味香
    第九十九章想赚钱的藤原一味香

    铁心源很不愿意醒来,一点都不愿意,被子里面暖和的让人陶醉。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可是身边总有一个女鬼在边上嘤嘤的哭泣,这让继续享受温暖的铁心源如同身在地狱。

    这辈子最烦的就是女人的哭泣声,而且不论是谁的。

    强忍着脾气睁开眼睛,朝身边的女子怒吼道:“我还没死,你哭什么哭?”

    王曼见铁心源睁开眼睛了,就嚎叫一声死死地抱住铁心源继续哭道:“你要是出事了,我怎么跟姨姨交代啊。”

    铁心源艰难的把脑袋从表姐的怀里抽出来,拍着被子道:“没有告诉我娘吧?”

    泪流满面的王曼连忙摇头道:“不敢说,也不知道怎么说。”

    放下心来的铁心源叹口气道:“这就对了,要不然她会哭死的。”

    姐弟俩正说着话,肩膀上裹着伤巾的许东升推开房门。

    一进来就一揖到底,久久的不说话。

    铁心源笑道:“五万件货,你不能和我家谈价钱。”

    红着眼睛的许东升愣了一下,然后满怀感激的拱手道:“爵爷莫要再提此事,羞杀许东升了。”

    铁心源摇摇头道:“这样最好,我们有契约,就必须尊重契约。”

    许东升朝王曼拱拱手道:“夫人,老夫明日就去贵店签订合约,银货两讫,不谈价,不拖延。”

    王曼踌躇道:“你也遭了灾……”

    许东升连连摆手道:“爵爷,王夫人受老夫连累也遭了灾,老夫已经愧疚难当了。夫人再替老夫考虑,那真是活活羞杀老夫。”

    铁心源起身朝许东升施礼道:“许先生莫要觉得愧疚,杀进许府的那些人不是一般人能对付得了的。

    在乳山的时候,即便是包拯也差点死在这些贼人的手中,即便是长公主也受了重伤,乳山一个清修之地被他们搅得天翻地覆。

    我唯独没有想到在京畿之地。天子脚下他们也会如此的凶悍。”

    许东升小声道:“老夫自付一身武艺不次于他人,身边的伴当也是追随老夫走遍大江南北的好手,这一次在家里折损了六人之多。”

    铁心源诧异的道:“没捉到活口?”

    许东升脸上的阴云变得愈浓重了,沉重的摇摇头道:“全是死士。老夫重创了两个贼人,结果他们全部服毒自尽了。”

    “模样呢?没人认出来吗?”

    许东升一拳砸在桌子上恨声道:“认出来两个,都是来自沧州牢城的贼配军!”

    铁心源坐起身道:“金印?”

    许东升点点头道:“额头有金印。”

    铁心源追问道:“许先生,你在和那些贼人交战的时候,可现有贼人会一刀五杀的刀法?”

    许东升回想了片刻道:“没有。一个都没有,都是很普通的枪棒路数,其中一人,使用的明显是军中大开大合的招数。

    但是,这些人的武艺都不低,开封府已经有差官去了沧州牢城,想必过些日子,总会知道这些贼人的来路。

    许某定不与这些悍贼干休。”

    铁心源点点头道:“府上伤亡惨重?”

    许东升的面颊抽搐两下点头道:“某家的至亲亡故了四个。”

    屋子里一片愁云惨雾的不好,铁心源就让有很多事情要做的许东升去忙碌了,自己喝了一大盆不知道名字的粥。就从床上下来了。

    腿部的伤口已经被大夫仔细的料理过了,伤口处凉飕飕的,看来是非常不错的伤药,如果不用太大的力气,几乎感觉不到多少疼痛。

    铁心源看看放在桌子上的短剑叹息一声,这一次损失惨重啊。

    怀里的七八个瓷葫芦瓶子一个不见,燕翅弩也丢河里了。好在软甲帮了自己大忙,只要看上面乱七八糟的刀痕,就知道那个婆娘对自己下手有多狠了。

    正在感叹自己受的损失的时候,大门再一次开了。

    一个披着红披风。穿着铠甲的虞侯出现在门前,看着铁心源张嘴问道:“贼人到底是谁?快快道来!”

    心情极为不好的铁心源张嘴就道:“滚!要问让包拯来。”

    那个虞侯似乎并不生气,面无表情的道:“府尊如今正在巡视淮河河务,不在开封府。如今悍贼凌虐东京城,还请爵爷告知贼人来路,莫要迁延。”

    听说包拯不在,铁心源就再次叹气道:“人家就是等府尊不在的时候才开始在东京犯案子的。

    到底是谁主事我并不清楚,只知道一个头目是倭国人,叫做藤原一味香。

    这个人你们开封府应该是有卷宗的。我就不多说了,现在那个女人被我斩下了右手的尾指。”

    说完之后,就挥手让虞侯出去,准备把昨日生的事情从头到尾的再捋一遍,好看看那些人到底留下了什么样的破绽。

    虞侯并没有离开,而是固执的站在铁心源的身边,因为身高的缘故,他俯视着铁心源道:“卑职查看过许府昨晚宴请商贾的名单,其中有王夫人的名字,唯独没有爵爷的名字。

    什么原因让爵爷降尊纡贵参加这场对您来说非常**份的宴会?

    就因为您看到了那个女贼吗?”

    铁心源抬头看看那个虞侯嘿嘿的笑了一声,然后踮起脚尖拍拍虞侯的肩膀道:“你应该是新到开封府的吧?

    如果你在开封府当差当得长久一些就会知道,最先现这伙贼人的就是我。

    所以啊,你就不要怀疑我了,把你的目光盯在贼人身上比较好。”

    虞侯好像不在乎铁心源近似羞辱性的举动,无论如何铁心源是上位者,所以他不露痕迹的向后退一步拱手道:“卑职从未怀疑爵爷您和贼人有什么瓜葛,只是想请爵爷能够对卑职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来,好尽快的捉到贼人。”

    铁心源没兴趣和一个怀揣梦想的虞侯纠缠,坐在椅子上道:“刚才对你说的就是我知道的一切。

    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办,没有空闲和你们一起闲扯。”

    虞侯见铁心源不愿意帮助自己,就躬身告退。

    走到门口的时候又道:“卑职开封府张将军座下虞侯张兴!”

    铁心源摇摇头道:“没听说过!”

    张兴的一张脸顿时就成了一块红布,随意的抱拳之后就匆匆的离开了。

    虞侯乃节级类无品的小军吏,很低微。宋军制副都头之下是十将。十将之下乃为虞侯,小而又小。

    这样人竟然能站在自己面前要求协助,铁心源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勇气。

    张兴的到访不过是一件很小的事情,铁心源更在意逃过汴河的藤原一味香。

    这一回算是彻底的和这群人杠上了。如果不能在走西北之前毁掉他们,自己终究不会心安的。

    想要干掉那些人,就必须借助包拯的力量,没有官府介入,自己还不是那些人的对手。

    既然那些人来自沧州牢城。没有官员介入这根本就不可能。

    而上一次遇见的黑衣人却都是些阉人,铁心源都不敢想象自己的对手的实力到底有多么庞大了。

    开封府全称是“汴京路开封府”,下辖十五个县和开封京城。

    府尹不单是开封地区的最高军政长官,同时对淮河以北、黄河以南的所有地方官员有稽查的权力,大部分开封府尹都兼大学士的职务,地位要远远高于其它地方府尹。

    如今的包拯留守京城,他甚至还有动用五百人以下的驻军权力。

    这是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

    铁心源现,如果包拯不在的时候,自己跑去开封府向那里的高官要求协助,估计下场和张兴向自己求助的结果差不多。

    站在同一个高度才能平视人家的眼神。这是一个非常结实的道理。

    就在铁心源心乱如麻的时候,藤原一味香悠悠的睁开了眼睛。

    掀开了身上的被子,虽然只睡了一柱香的功夫,她觉得自己的精神恢复了很多。

    从水盆里撩起清水扑在自己脸上,残存的一丝睡意也就消散了。

    瞅了一眼挂在柱子上的男人,藤原一味香就走进了厨房,取了一些米之后,就把锅子放在火盆上准备熬点粥。

    屋子里血腥味很重,所以她就蹲坐在门槛上,看着天上随风游走的云彩。

    嘈杂声从墙外传了进来。这让她有些烦躁,浅草寺要比这里安静的太多了,即便是到了一八日的茶汤月参讲的时候,浅草寺里也没有这样嘈杂过。

    长老说浅草寺太破败了。增长和持天的彩塑都脱落了,而那一场恐怖的地动,更让浅草寺只剩下一道孤零零的雷门……

    “笃笃笃,”一阵敲门声将藤原一味香从会议中惊醒。

    她站起身,从那个被钉在柱子上的男人嘴里拔出火签子,把身体藏在阴影里等待事态的变化。

    敲门声又响了几下之后。敲门的人就离开了。

    藤原一味香就重新坐在门槛上看蓝蓝的天空。

    东京的天空不如浅草寺的蓝,云彩也比不上浅草寺的白。

    回头看看那具没了依托,依旧僵硬的立在那里的尸体,她觉得东京人也没有浅草寺里的人善良……

    锅里的粥熟了,藤原一味香双手合十,感谢了神佛保佑,就用木勺一勺勺的吃滚烫的白米粥。

    “阿弥,我一定会弄到足够多的钱,足够多的染料回到浅草寺的,我一定会重新修建一座新的浅草寺的。

    我会在浅草寺的每一处穹顶上都绘满神佛,我会在每一座佛像上面都包上金箔。

    如果都做到的话,神佛应该会保佑可怜的阿弥吧。”(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