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零五章传说中的地方
    第一零五章传说中的地方

    这是一艘非常漂亮的画舫,铁心源亲眼见过的这艘船的整体面貌。八一中文?网?  w?w?w?.?8 1?zw.com

    船舱里却不如外面那样好看,被丢进船舱之后锁骨上传来的疼痛,让他忘记了自己需要第一时间观察自己所处的环境。

    身材高大的大食人,矮着身子走进了船舱,将铁钩的另一头锁在一根铁柱上,然后就走出了船舱。

    昏暗的油灯下,四张满是泪水的肮脏面孔出现在铁心源脑袋的上方。

    那是四张极为稚嫩的脸,铁心源第一时间就明白这四个人的身份,他们和自己一样,都是那个所谓的山中老人需要的未来弟子。

    “你也是被他们捉进来的?”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小声问道。

    铁心源瞅了那家伙一眼,觉得这就是一句废话,就把目光从他的脸上移开,开始打量自己所处的环境。

    “没用的,我们试过了,船舱非常的结实,我们逃不掉。”

    “滚开!”

    铁心源怒喝一声,那四张苍白的面孔就慢慢的消失在黑暗中了。

    他站起身子,向前不过走了两步,肩部锁着骨头的钩子就让他痛苦不堪。

    “你们也被锁住了吗?”

    “没有!”黑暗里传来一声无精打采的回答。

    “你们进来几天了?”

    “最早的四十二天,最晚的是你,一柱香的时间。”

    “我是洛阳人,已经被捉来十一天了,你是哪里人?”另一道声音在黑暗里响起。

    “土生土长的东京人。”

    铁心源回答过之后,就靠着船舱摸索到了那道铁索。

    铁索不算粗,上面有一道拳头大小的锁扣在上面。

    跟巧哥在一起的时间久了,铁心源对于大宋的锁具,也就有了一定的认识。

    这是一把吉祥锁,比自己家里的一字锁要高明的多。

    只要打开这把锁,铁心源觉得自己就能自由了。麻烦的是锁在自己锁骨上的这把黄色的钩子。

    也不知道这把钩子是什么材料制作的,只要自己稍微活动一下钩子就让自己痛不可当,如果安静下来,进行轻微的活动。就感觉不到多少疼痛。

    身子震了一下,这艘画舫开始行驶了。

    现在距离晚上还有很长的时间,尽管铁心源心急如焚,他还是老老实实地坐了下来,准备等到天黑之后。再做打算。

    船舱里的气味非常的难闻,这一点铁心源还能忍受,只是受不了总有人哀哀地哭泣,还有人在一遍遍地喊着爹娘的救我的废话,如同魔音灌耳。

    “喂,东京来的这位兄台,你可知道我们如今身在何处吗?”

    铁心源摇摇头,想不出这家伙怎么会问出这样的废话,不是已经告诉他自己是土生土长的东京人了吗?

    看在大家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张嘴道:“东京。汴河上,估计再有半个月的时间,汴河就要结冰了。

    我们在船上的日子不多了。”

    “我叫张怜秀,你呢?”

    “铁心源!”

    很短的时间里,铁心源就从这个张怜秀的嘴里,知道他爷爷是谁,他父亲是谁,他的哥哥是谁,甚至还知道了他母亲的闺名。

    铁心源知道现在是张怜秀一生中最恐怖最无助的时间,多提提亲人的名字。让他多少有一个安慰,好幻想一下自己亲人来解救自己的场面。

    当油灯的灯碗里的菜油烧干的时候,船舱顶上的小门打开了。

    那个高大的大食人再一次走了进来,换好油灯之后。重新检查了一下铁心源身上的钩子和顶上的吉祥锁。

    取出一盒味道非常奇怪的药膏粗暴的涂抹在铁心源的伤口上。

    不知道是什么药,伤口感觉如同着火一般疼痛,铁心源把牙齿咬得咯吱吱作响,却不喊叫出声。

    大食人扭正了铁心源的脸,用古怪的汉话道:“可能有资格成为老祖的弟子,最后进入天国。享受人世间能够享受的一切。”

    铁心源想要再问两句,后脑勺却猛地一震,脑袋不由自主的耷拉了下来昏迷过去。

    大食人像抗着一袋面粉一样的将铁心源扛了出去。

    张怜秀很为自己新认识的朋友担心,忍不住大哭起来……

    不过他的哭声很快就停止了,因为他看见已经被打昏的铁心源竟然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

    上了船舱之后,铁心源才现天色已经变黑了。

    满是垂杨柳的汴河上,只有很少的几艘船在溯流而上,这是最后的运输季节,一旦汴河封冻,整个世界就好像也被冻住了。

    大食人扛着铁心源跳上了一个码头,只看了一眼,铁心源就现自己又回到了许东升的家里。

    许东升就站在小门前面等候大食人,见铁心源的脑袋无力的耷拉着,就随意的扒拉一下。

    然后对大食人道:“穆辛大人在等你,快些进去吧,如今,全东京的人都在找这个小子。”

    大食人扛着铁心源往里走,一面走一面道:“他的母亲不相信?”

    许东升拍拍自己的脑门道:“易普拉辛,这里是大宋,不是你的故乡,这里的女子远比你想象的要聪慧。”

    易普拉辛点点头道:“河道上有巡检司的人在搜检,所以我才会掉头回来。”

    许东升长叹一口气道:“现在麻烦了,我这个见证人,现在被官府盯上了,虽然有张兴从中斡旋,可是庞大的王家,不是张兴和他父亲能够得罪的起的。”

    易普拉辛探出一只手拍拍许东升的肩膀道:“不用担心我的兄弟,穆辛大人会解决你所有困难的。”

    许东升长叹一声,随着易普拉辛走进了一间不算很大的院子。

    将铁心源放在一张地毯上,随后铁心源就被两个壮硕的大食人抬进屋子里去了。

    许东升和易普拉辛跪坐在门外的地毯上,静静地看着一位须皆白的大食人。

    大食人优雅的放下手里的割肉刀,笑吟吟的看了昏睡不醒的铁心源一眼,然就就笑着对易普拉辛道:“你这时候还能活着,我感到非常的意外。”

    易普拉辛大吃一惊,正要问,却看见铁心源从地上窜了起来,手里握着穆辛大人刚刚放下的割肉刀,顶在穆辛大人的咽喉上,并冷冷的道:“放我离开!”

    穆辛抬手制止了易普拉辛要站起来的身子呵呵笑道:“这就是我们想要的人。”

    铁心源见那个老大食人丝毫不在意自己身处的环境,不由得将身子向后挪一下,手里锋利的餐刀横在大食人的咽喉上大声道:“放我离开。”

    穆辛不理会铁心源的威胁,继续笑着问易普拉辛:“你是怎么把他带来的?”

    易普拉辛红着眼睛看看铁心源手上的刀子连忙道:“我打昏了他之后,扛过来的。”

    穆辛点点头道:“应该是这样,只是你没有打昏他。”

    说着话又转过头看着铁心源道:“我的孩子,易普拉辛的身手不错,你是如何避开他的掌刀的?”

    铁心源一手抱住穆辛苍白的脑袋,心一横就要拉动刀子,形势对自己不利,无论如何也要先打开局面再说。

    穆辛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握在铁心源的手腕子上了,无论他如何力,那只手都不能动弹分毫。

    “我在前,易普拉辛在后,油灯更在后面。”铁心源努力的维持着自己的身体平衡,不让自己因为疼痛而跪下来。

    穆辛手上的力道松掉了一点,啧啧赞叹道:“看看啊,这就是我们想要的,一点灯影就几乎可以翻转整个局势,太好了。”

    穆辛的老眼仿佛都在亮,一霎不霎的看着铁心源,让他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手里的切肉刀跌落下来,穆辛用宽大的袍袖一挥,那柄割肉刀就被拍了出去,牢牢地钉在易普拉辛耳畔的柱子上。

    铁心源脸上一片灰暗,等穆辛松开了手,就起身乖乖地坐在侧面的一张地毯上,朝穆辛拱手道:“狗急跳墙,不得已而为之,冒犯了长者,得罪了。”

    说完话就端起面前的酒杯自斟自饮的连喝了三杯。

    见铁心源无礼,易普拉辛低吼一声,就要扑上来教训他。

    穆辛并不阻止,眼看着铁心源如同肉球一般被易普拉辛揍得凌空飞起,端起一杯酒笑呵呵的一饮而尽。

    铁心源重重的掉在地毯上,醉里苦,咸,还有点泛腥,四肢腰背处痛的几乎麻木掉了,唯独胸腹没有任何的问题。

    穆辛看着艰难的抬起头来的铁心源道:“等你成为我们中的一员之后,我允许你打回来。”

    铁心源呻吟一声道:“我现在就要加入。”

    穆辛哈哈大笑道:“只有淌过九十九条河,越过九十九座山,去过流着蜜汁的乐园的英雄才能成为我们中的一员。”

    铁心源痛苦地呻吟一声道:“很远吗?”

    穆辛的表情肃穆下来,右手抚着心口道:“学问虽远在中国吾亦当求之。

    因此,老夫在东京一住就是十年,你远去巴格拉什求学又算得了什么?”

    铁心源穷搜脑海都找不出一个叫做巴格拉什的地方。

    跪坐在门外的许东升拍着手掌笑道:“恭喜爵爷,贺喜爵爷,你就要去山中之城阿拉姆特要塞进学,真是万千之喜啊。”(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