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零六章让人刻骨铭心的推荐者
    第一零六章让人刻骨铭心的推荐者

    铁心源翻了一个身,坐了起来,低头看着自己因为痛苦而颤抖的双手道:“我能跟母亲去告别一下吗?”

    穆辛笑道:“当然可以,先知知道你的母亲付出了多少辛劳才将你抚养长大,先知也知道你是多么的敬爱你的母亲。?  八一 ??中文 网? ? w?w?w.81zw.com

    即便是圣人,也不能割断每一个人的母子天性,我有何德何能敢切断天神赐予凡人最美好的感情。

    去吧,我的孩子,只是要记得在天亮之前回来。

    唯有如此,才能避开魔鬼对你母亲的侵扰……”

    铁心源指指自己锁骨上的钩子道:“能把它取下来吗?”

    穆辛摇摇头道:“这是黄金锁,用来锁住你的心猿和意马。他能引导你走上正路,不至于坠入妖魔的怀抱。”

    说完话穆辛分开自己的衣领,一柄暗黄色的金属钩子赫然锁在他的锁骨上,看他锁骨上翻卷的皮肉,就晓得这柄钩子已经伴随了不知多少岁月。

    易普拉辛也解开衣领,在他的锁骨上,同样有这样一柄暗黄色钩子。

    看了他们两人身上的钩子之后,铁心源知道穆辛并非是在胡说八道,这应该是他们的一种仪式。

    “为什么一定要是我?船舱里的另外几个少年身上并没有这样的钩子。”

    易普拉辛的嗓音就像是两块粗糙的岩石在摩擦:“他们将来会是神侍,身体不得有任何的损伤,唯拥有俊美的容颜,无暇的身体的少年,才能进入神殿,侍奉天神。”

    “我们是异族人!”铁心源强忍着愤怒吼道。

    穆辛笑道:“神的光辉无所不在,神爱世人。”

    易普拉辛见铁心源不再说话了,就吩咐许东升去给铁心源准备新的衣衫,他的衣衫已经染满了血迹。

    躺在温暖的水里,铁心源直到这时候都不明白这群人为什么会选择自己。

    看着许东升抱着胳膊站在月色里。不由自主的道:“为什么是我?”

    许东升看着月亮感慨的道:“两年前,穆辛阁下就看中了你。”

    “什么原因啊?”

    “穆师居留东京十年,这十年里,与其说他是在和大宋的学问人交流学问。不如说他是在用自己的眼睛在看大宋。

    他最喜欢宋人相对较小而没有多少体毛和体味,因此显得精致的人种。

    穆师认为大宋的人是受过天神祝福的人群,因此他想从大宋的人群中,寻找到最好的一颗珍珠。

    有人推荐了你。

    也不知道这是你的幸运还是不幸,不过啊。推荐你的那个人,穆师非常的相信。

    他整整观察了你两年。

    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都是因为自己小心谨慎吗?

    如果不是穆师压制,你和你的全家,以及巧庄里的人,早就死了无数遍了。”

    “是谁推荐的我?”

    许东升笑道:“去问穆师吧。”

    铁心源**裸的从澡盆里站起来,两个青衣女婢上前用很大的布巾子裹住了他的身体,仔细的帮他擦拭干净了身体,最后穿上一袭很普通的士子衣衫。

    铁心源看看铜镜里的自己呐呐自语道:“推荐我的那个王八蛋啊,等老子回来我们再好好地算账。”

    许东升犹豫了一下,又对铁心源道:“不要想着逃走。那样的话,你真的会死,包括你的家人都会死。”

    铁心源撇着嘴笑道:“包括皇帝都不能保护我吗?”

    许东升摇摇头道:“阿拉姆特要塞里出来的人,斩下的皇帝头颅不下十个。”

    铁心源舔舔自己有些干的嘴唇道:“开玩笑……”

    许东升冷笑道:“你不知道谁是山中老人,如果你知道了,那么,你就丝毫不会怀疑老夫说的这句话。”

    “为什么告诉我这么多?我相信有些话是你不该说的话。”

    许东升扯开衣衫露出胸膛笑道:“老夫对你寄予厚望,即便是为奴,老夫也希望成为你的奴仆,成为宋人的奴仆。老夫这个宋人也就感觉不到多少屈辱了,你本身就是爵爷,我是商贾,我们本身就有尊卑之分。”

    铁心源看着许东升胸膛上那个奇怪的深深的烙印皱眉道:“那是什么意思?”

    许东升嘿嘿笑道:“二等奴仆的意思。等我升上一等奴仆了,他们就会帮我在这个标志上镶上金边。”

    铁心源:“……”

    在坐上马车离开之前,铁心源对许东升指指自己肩头的钩子道:“这难道就是成为主人的标志?”

    许东升摇摇头道:“是可能成为主人的标志。”

    铁心源长吸一口气道:“假如我有一天真的成为了主人,我会把你这个狗奴才招揽到我的麾下的。”

    许东升施礼道:“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老奴不胜荣幸。”

    马车行驶在东京的街市上,看到一队队来回巡梭的军兵。以及满街乱窜的衙役,铁心源算是明白易普拉辛为什么又会把自己送回许府。

    城里是这样,想必城外更是官府重点搜寻的对象。

    在这样的情形底下,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把自己送出东京城。

    远远地就看见母亲站在家门口,也不知道她站了多久,很多邻居都站在那里陪着她,安慰她,铜板父子难得的不再劳作,就那样坐在自家的门槛上,瞅着王柔花呆。

    铁心源笑着下了马车,还没来得及给四周的邻居施礼感谢。

    王柔花就疯了一样的扑过来,两只手像风车一样的抽打在铁心源的脑袋上,脸上……

    母亲下手很重,铁心源头一次没有逃跑,就站在那里任凭母亲抽打自己。

    “你为什么不跑?”王柔花的眼中满是恐怖的神情,然后又尖叫着道:“你是真的要跟着什么狗屁异人去远方求学?”

    铁心源给母亲跪下,将头埋在她的脚面上一言不。

    王柔花铁青着脸道:“随我进来!”

    铁心源随母亲进了自家院子之后,就关上了大门。

    狐狸跳过来希望铁心源抱它,铁心源就抱着狐狸进了母亲的房间。

    “到底怎么回事?”王柔花取过许东升逼迫铁心源写下的那张告别书递给儿子。

    “你给娘写东西从来不用这些文绉绉的词汇,娘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知道是别人逼你写的。

    现在,你回来了,告诉娘到底是怎么回事?”

    铁心源低头道:“儿子不走一趟远路是不成了。”

    王柔花脸色一片苍白,颤声道:“是谁在逼你?娘跟他拼了。”

    铁心源挤出一丝笑容道:“拼不过啊,孩儿已经拼了两场,都失败了。”

    “你外公……”

    铁心源摇摇头道:“不能找,找了他们会连累更多的人。”

    “皇……”

    “皇帝不是万能的,他能保护我们一时,保护不了我们一世。”

    “可是你走了,你让为娘怎么活啊……”王柔花哆嗦着嘴唇挤出一句话之后,就放声大哭。

    铁心源上前拥住母亲,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王柔花的哭声满满变小了,另外一道响亮的哭声又从房间里响起。

    铁心源转头看过去,才现一个胖嘟嘟的小女孩揉着惺忪的眼睛,正在放声大哭。

    看清楚这个孩子之后,铁心源的后背就像是挨了一鞭子,痛楚弥漫全身,也就在这一刻,他明白了到底是谁把自己推荐给了穆辛。

    母亲抱着这个刚刚满两岁的孩子,出声哄她睡觉。

    铁心源对母亲道:“娘,我走之后,你们离开东京吧。”

    王柔花吃了一惊连忙问道:“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你倒是说清楚啊。”

    铁心源摇摇头道:“娘,离开东京吧。这里已经不是我们的安身之所了。”

    王柔花抱着孩子看着铁心源道:“你已经长大了,家里的事情也该你说了算,你说说,我们能去哪?”

    铁心源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从屋子里取出一摞子纸张拿给王柔花道:“明天,您就拿着最上面的这张图纸去找折家,要求他们必须把你和巧庄里的人送去金城县,并且要寻找一处安全的地方安置。”

    王柔花见儿子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就接过图纸,呐呐的道:“可是咱家在这里的产业。”

    “您要尽快帮火儿和柔儿成亲,有他们两个留下来就足够了。”

    “你呢?”

    铁心源跺跺脚道:“我不走一趟西域是不成的,少则俩载,多则五载,我一定会回来的。”

    一听儿子不和自己去金城县,王柔花又开始大哭,那个小小的女婴也跟着大哭起来。

    铁心源硬着心肠回到自己的房间,研磨之后就开始给巧庄里的人安排工作,他相信,等自己过些年回来之后,自己的兄弟姐妹应该已经做了很多的事情。

    有阿大,阿二的存在,有水儿他们帮助,有折家的庇护,铁家在金城县应该可以安身立命。

    王柔花抱着孩子就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奋笔疾书。

    她的眼泪就没有干过,红肿的眼睛看着身材已经有些拔高的儿子,仿佛看见了很多年前,自己站在熊熊的火炉旁打铁的丈夫。

    一样的安稳如山,一样的让人爱不释手。(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