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零章穆辛的教育方式
    第一一零穆辛的教育方式

    相比巧哥过的生活,铁心源就凄惨的太多了,原以为自己可以舒服的坐在骆驼上来一次远行。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谁知道还没到长安,穆辛就希望铁心源开始学习他们的语言。

    铁心源自然是不屑学习的,上辈子就对各种外语没有任何的好感。

    如今来到了这个时代文明最繁盛的国家,干嘛要学习哪些外族的语言?

    即便是在东京的那些异族人,不管口音多么的怪异,都说得一口的好东京话。

    全世界都在迁就宋人,现在,自己干嘛要迁就这群人呢?

    穆辛的教育手段比较出奇,既不是王家奉行的棍棒底下出孝子的教育模式,也不是太学里面苦口婆心以说服为主的教育模式,更不是王柔花那种想起来就管两下,想不起来就放纵的教育模式。

    穆辛的教育方式非常的简单——铁心源只有从嘴里说出阿语才算是语言,其余都只能算是毫无意义的乱喊乱叫。

    驼队中的每一个人都在严格遵循穆辛长老的命令。

    如果铁心源用大宋话要求吃饭,喝水,上厕所,那些人一律是听不懂的,如果用阿语说,不论他说的多么的难听,也会有人快的应答,将他伺候的舒舒服服。

    当许东升都开始用流利的阿语和铁心源说话的时候,铁心源只好放弃自己用了很多年的汉语,开始使用阿语了。

    思想即便是再强硬,也熬不过肚皮,更不要说铁心源被绑在骆驼上已经尿过一次裤子了,那群人对穆辛的命令,执行的一丝不苟。

    等驼队到达长安的时候,铁心源已经可以用非常熟练的阿语和许东升交流了,当然,这还是许东升刻意放慢语,保证铁心源每一句都能听得很清楚得缘故。

    越是往西边走。铁心源就现穆辛的权力就越大。

    在东京的时候,号施令的一般都是许东升,但是在长安,穆辛的驼队还没有抵达长安城。就有无数的阿族人出迎三十里之遥。

    扶着蔾杖的穆辛下了骆驼之后步行向前,另外一位白胡子老头伸出双手恭迎穆辛,俩人拥抱贴脸三遍之后,那个白胡子阿族老人就惊讶地指着铁心源,似乎非常的愤怒。

    穆辛不知道和那位老人说了些什么。那个老人就叹息一声,当铁心源上前见礼的时候,那个老人的神情依旧非常的不愉快,似乎还有点悲哀之意。

    这里所有的麻烦都该是穆辛的,铁心源就是这样认为的,走这一趟并非自己的意愿,所以这时候他对这些阿族人带来的东西更感兴趣。

    找到了无数的吃食,却没有找到酒,这让他觉得非常的遗憾。

    “他们是不喝酒的。”许东升嚼着一种薄薄的软饼小声对铁心源道。

    “整天都是清水和这种软饼,你难道还没有吃够?”

    许东升大大的咬了一口软饼道:“总比干饼强多了。反正我在没进入沙漠之前,打死都不吃干肉的。”

    说完看着铁心源又道:“趁着没有走进沙漠,你一定要把自己吃的胖起来,能多吃就多吃,能多喝水就多喝水。

    相信我,一旦进去了沙漠,再胖的胖子也会被风沙带走全身一半的肉。”

    铁心源不自觉地扭扭肩膀,锁在肩胛骨上的那道钩子来回摩擦的让他非常的不舒服。

    “这东西没有去掉的希望吗?”

    许东升摇摇头道:“按照规矩,它会陪伴你进入坟墓,到了天国。天神是要检验的。”铁心源皱眉道:“我昨日听易普拉辛说,活着的人也能进入天国?”

    许东升咬了一口夹了青菜的面饼笑道:“只有山中老人才有这样的无上法力,将人送进天国。然后再带出来。”

    “你见过?”铁心源不置可否的问道。

    许东升放下手里的面饼悠然道:“见过!而且不止一位。

    我不是傻子,如果不是真的。我不会这样说,更不会拿自己家族当赌注。”

    铁心源愣住了。

    他认为山中老人关于天国的传说根本就经不住推敲,但凡是有点阅历的人都会堪破其中的破绽。

    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许东升也会相信,通过这些天的了解。

    许东升绝对算得上是人中的精英,老奸巨猾这四个字用在他身上都有些不够力道。

    一个从小就走南闯北,最后成为一个坐地分赃大盗的人怎么可能会被这种小小伎俩蒙骗得住?

    铁心源倒吸一口气。觉得自己要重新衡量一下这位神秘的山中老人了。

    “你自己没有去过?”

    许东升遗憾的摇摇头道:“我没资格,如果不是你这样的神选童子,即便是哈里也没有资格进去。”

    穆辛和那个阿族老人交谈的似乎并不愉快,两人面对面的盘腿坐在一张毯子上,中间放着一壶茶,却没有一个人去碰那壶茶水。

    易普拉辛似乎有些愤怒,站在穆辛的背后,插了几句嘴,却被那个阿族老人给顶了回去,穆辛却要求易普拉辛向老人赔罪。

    许东升见铁心源一直在关注那位阿族老人,就小声道:“那是尊敬的哈斯尔教长,执掌长安大清真寺的阿訇,也是大宋地位最为崇高的伊玛目。

    即便是穆辛长老,也必须对他礼敬三分,看样子他不是很赞成你成为宋国的神选童子,他可能另有人选。”

    铁心源笑道:“你知道我是多么不情愿当这个神选童子,如果这位老人执意把我换掉,我没有意见。”

    许东升笑道:“如果你不是,那就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你还是不要指望这个。

    阿拉姆特要塞里最多的就是刺客,如果你被圣城追杀,你绝对不可能有任何生存的机会,你可能不敢想一个五岁的孩子都能对你举起屠刀的可怕场景。”

    许东升早就告诉过铁心源阿拉姆特要塞是怎么回事了,所以铁心源对他的话并没有多少怀疑。

    因为他自己通过艰苦的回忆,似乎也听说过山中老人霍桑的大名,在自己的记忆中,这位恐怖的老人似乎从来都没有死过,整整活了快两百年。

    现在明白了,那位老人在这两百年中已经不知道换过多少次了,而这一次自己去阿拉姆特要塞,将是这位借尸还魂的人物的再一次升华。

    九十九个童子争夺一个名额,铁心源只希望剩下的人不会在这个类似养蛊一样的争夺中死去。

    穆辛最终还是说服了哈斯尔教长,年迈的哈斯尔教长来到铁心源的面前,手抚他的头顶道:“祝福你,我的孩子。”

    穆辛笑眯眯的在一边道:“你可以对他进行一次引导了,他已经学会说神的语言了。”哈斯尔正色道:“当神在他的心里扎根的时候,他就是一个神选了,如果神不能在他的心里扎根,他就永远不是我们世界的人。

    神无处不在,只要他有心,终会成为神选,我再次祝福他。

    只希望他能走过九十九条河,翻越九十九座山,来到神的乐园。”

    穆辛笑道:“他必将如你所愿。”

    铁心源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表示自己真的可以做到他们说的那些事情。

    哈斯尔教长叹息一声,就背着手走进了长安城。

    穆辛从一个阿族人捧着的银盘子里取过一块面饼揣进怀里,抚胸感谢道:“有这一块面饼,我将有勇气去面对沙漠的考验,有你们的祝福,我们的前路将是一片坦途,感谢你,我的兄弟。”

    端着盘子的阿族人只是笑笑,说声真神永大,就极为潇洒的将盘子顶在脑袋上,追随哈斯尔教长的脚步离开了。

    穆辛笑眯眯的将一根带着一块银牌的链子挂在铁心源的脖子上道:“从现在起,用你的生命来保护它吧。”

    铁心源很想问穆辛这根链子和牌子代表着什么,却现穆辛已经离开了自己,径直上了跪在地上的骆驼,吆喝一声,易普拉辛就带着整个驼队继续启程。

    长安城就在地平线上,驼队却没有进去,从已经干涸的河床上走了过去。

    铁心源能够认出来,不远处就是杨柳依依的灞桥。

    过了长安,穆辛的教育方式又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一次不管铁心源嘴里说的是阿语还是汉语都不再管用了。

    除非他能够用硬笔写出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才会有殷勤的奴仆过来帮助自己解决事情,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一次,铁心源没有抗争,而是用十二分的心力投入到这种新的学习里面去了。

    有时候铁心源在想,如果把做学问和生命联系起来,他相信,只要是个人,他的学习能力都会有一个突飞猛进的过程的。

    事实上可以学习,这大大缓解了旅程了枯燥感,他甚至有些享受这样的学习过程了,从这一点看来,穆辛的教育方式远远地过了王素他们。

    铁心源同时也明白了,当他们的神使一手持经,一手持剑传教的时候,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会在最短的时间里皈依。

    只是每次那些人面对麦加朝拜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坐在骆驼上显得非常的傻。(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