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三章群体性开悟事件
    第一一三章群体性开悟事件

    喧闹声来自许东升的房间,一个浑身紫青的波斯舞姬,哭喊着从屋子里跑了出来,院子里还有两个遍体鳞伤的女人抱着头痛哭。八一中文网?  w?w?w?.?8 1?z?w?.com

    客栈里别的舞姬抱来毯子,将她们三个裹好,就站在院子里大声的指责着许东升。

    波斯俚语铁心源也听得不是很明白,不过,牲口,牦牛一类的比喻他还是能听懂的。

    ****着上身,显得神采奕奕的许东升拉开房门,丢出来三锭金子,然就笑眯眯的朝铁心源眨眨眼睛。

    三锭金子在石板地上滴溜溜的乱蹦,那三个哭泣的舞姬,立刻就停止了哭泣,扑到地上抱住属于自己的金锭。

    其余的女人在第一时间闭上了嘴巴,羡慕的看着那三个抱着金锭感谢许东升的舞姬。

    这些舞姬不辞千里,万里来到西夏,大宋,唯一的目的就是赚钱。

    只有赚到足够后半生衣食无忧的钱之后,她们才会回到自己的故乡,成为一个富裕的上等人。

    如今,这三个舞姬有了这一锭金子,目标至少完成了大半,这如何不让人羡慕?

    聪明些的舞姬已经开始向许东升抛媚眼了,她们觉得为了一锭金子可以博一下。

    “昨夜三寒暑,老夫任少年!”

    许东升哈哈一笑,挑选了两个最漂亮的舞姬就关上房门,看样子是去补觉去了。

    铁心源自己昨夜做了一夜的怪梦,一会是赵婉坐在小汽车里冲自己微笑,一会就变成巧哥被押上刑场被枪决的场面。

    一会又是王柔花站在自己后世的家里,从阳台上探出脖子喊他回去吃饭……

    自己的一夜过的痛不可当。

    而许东升竟然能把蘑菇的药效转化成春药,这是铁心源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

    “只要你满意就好。”

    铁心源喃喃自语了一句,就准备重新回房间里去睡觉。

    昨夜的噩梦,消耗掉了他很大的精力,只有睡眠才能让他慢慢的复原。

    用厚厚的皮裘捂着全身睡觉的铁心源没有听见雷音寺的钟声。

    穆辛却听见了。

    他站在院子里背着手默数着钟声。

    “三十六响,雷音寺有人开悟了?”

    穆辛虽然讨厌佛教,就是因为讨厌佛教。他才对佛教有过极为深入的研究。

    寺院里撞钟的由来是佛教东来、寺院兴起的产物。

    梵钟就是佛钟(幽冥钟),顾名思义是供寺庙做佛事用的,或召集僧人上殿、诵经做功课,另外诸如起床、睡觉、吃饭等无不以钟为号。

    大钟丛林号令资始也。晓击即破长夜。警睡眠;暮击则觉昏衢,疏冥昧。

    清晨的钟声是先急后缓,警醒大家,长夜已过,勿再放逸沉睡。要早起抓紧时间修持;而夜晚的钟声是先缓后急,提醒修炼人觉昏衢,疏冥昧。

    寺院一天的作息,是始于钟声,也止于钟声的。

    如果没有特别重大的事情,寺庙里的钟声是不会生变化的。

    而今天,钟声响了三十六次,代表了三十六梵天,三十六层天是道教的说法,寺庙也用这个传说。这是佛教和道教融合的结果。

    “有僧人开悟了?”

    穆辛抬头看看蓝蓝的天空,然后就召来一个阿族人,低声吩咐几声,就重新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去了。

    钟声响起,沙州城顿时就沸腾起来。

    西夏人从商铺,军营,甚至是骆驼上,跳下来,欢喜莫名的冲向雷音寺。

    一队僧人从雷音寺里漫步而出,芒鞋踩在冰冷的碎石上。每一步都非常的稳健,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双手合十,感谢前来祝贺的信众。

    也不知道是谁了一声喊。所有的西夏人又忘命的往回跑。

    那些穿着单衣站在寒风里的僧侣却一脸的笑容,似乎忘记了凛冽的寒风。

    最先赶过来的是沙州城主都罗然然,他带来了极为丰厚的礼物。

    雷音寺门口的空地上,顷刻间就被厚厚的地毯所覆盖。

    每一位单衣僧人,都被都罗然然带来的军卒用黄色的绫子包裹住,然后供奉在高高的桌子上。

    这样的僧人总共有一十二位。

    年纪最长的方丈站在一边朝都罗然然双手合十道:“佛祖成道。普度众生,一碗黄粱,众生开悟。”

    都罗然然回礼道:“高僧开悟,可喜可贺,却不知何故一夜入佛国?”

    方丈笑道:“一碗黄粱饭,舍却旧皮囊,大道有形,又无形,妙不可言。”

    都罗然然忽然跪地拜求道:“俗人如何开悟?如何解脱?”

    方丈单手摩顶道:“野马西去不可追,本心立地不可夺。”

    都罗然然的面孔抽搐两下,回望去,只见沙州城里的西夏人再一次从城里涌出来,每个人都手捧礼物,一一的敬献在地毯上。

    方丈指指堆积如山的献礼笑道:“我佛慈悲,度化世人,世人知恩,百倍还之,昨夜黄粱,莫要轻贱。

    今日晴空朗朗,当有佛陀讲经,众生听好了,苦难善恶就在一念间。”

    老和尚的一番话说的晦涩难懂,好在有人听懂了,粗粗的解释了之后,众人才知道,昨夜那些盘膝坐在供桌上的神僧,就是吃了大众敬献的腊八粥才开悟成佛。

    如今,仁慈的方丈要把剩下的腊八粥加水重新熬煮了之后,让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喝上一碗。

    欢声雷动,宣示佛号之音,十里可闻。

    雷音寺的钟声再次响起,寺庙里的僧人鱼贯而出,给每一位信众面前都放了一碗几乎能看到碗底的清水粥。

    都罗然然的面前,却是一碗还算浓稠的腊八粥,他满意的在方丈的注视下一饮而尽。

    铁心源这一觉一直睡到日落西山,才被饥饿的肚子给唤醒了。

    爬起来之后去了饭堂,却找不到吃的,也找到任何一个管事的西夏人。

    沙州城的西面,火光映红了天空,各种各样的乐器声不绝于耳。

    西夏人特有的粗犷号子声一刻都未曾断绝,他们好像在庆祝什么。

    那两个站在门口的奴隶骑士不见了踪影,铁心源去了穆辛的院子也没有找到一个阿族人,如果不是因为穆辛的蔾杖还在,他甚至会认为穆辛把他丢下,自己回波斯去了。

    看到了自斟自饮的许东升,铁心源暗自叹了一口气,自己还是没有脱离樊笼。

    他手下的四十多个大汉正在忙碌的往骆驼上捆绑货物,看来这里已经居留不得了。

    “雷音寺有十二个高僧开悟,西夏人疯了,穆辛长老的计划失败了。”

    许东升的语调平静无波。

    “你好像不是很在乎穆辛长老的胜败得失?”

    许东升笑道:“我是一个商贾,这是我的本性,其余的都不过是身上穿的衣衫,如果烂掉了,就换一件。”

    铁心源坐在许东升的对面,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慢慢的道:“我是一个士子,喜欢享受轻歌曼舞的调调,喜欢闲暇时赶着牛车行走在满是庄稼的原野上。

    喜欢和有学问的人谈论学问,喜欢和猛士谈论流血五步的悍勇,更喜欢找一个温柔的妻子生一堆孩子,而后教育他们成长。”

    许东升灌了一杯酒道:“沙漠里行走近三十年,我已经厌倦了这种永无止境的奔波。”铁心源点点头道:“我才开始,就已经厌倦了,非常的厌倦。”

    许东升给铁心源倒了一杯酒道:“但愿这是我们兄弟最后一次远涉大漠。”

    铁心源笑道:“我誓,这是我第一次进沙漠,也将是我最后一次进沙漠。”

    “穆辛长老去干什么了?”铁心源喝掉许东升给自己倒的还魂酒,小声问道。

    “弯月上升到半空的时候,天神的弯刀就会肆虐沙州城,

    当然,是在瓜州西平军司大军到来之前。”

    这是一个可以预料的结果,沙州被战火烧成白地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估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这个世界上最残酷,最猛烈的战争,就是宗教战争!

    他无关于利益,只关乎信仰。(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