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一章人是怎么变成神的
    第一二一章人是怎么变成神的

    铁心源听明白了穆辛的话。?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用最简单的一句话说出来就是——只要你能找到尽量多的信徒,只要你的信徒多到一定的数量,你就从人变成神了。

    对于穆辛来说,神其实是一个大而化之的符号。

    我们可以幻想神坐在九天之上,手握权杖,威严而不可侵犯。

    如果神要在人间行使自己的权利,那么就要通过一系列的人,有先知,有神使,有代言人。

    也就是说一个人的随处越多,他宣称的神谕就有更多人听。

    铁心源认为,这是权利的另外一种巧妙地表达方式。

    好像也更加的公平了!

    沙漠里倒着很多尸体吗,至少有五十具之多,西夏人的尸体占据了大多数,从他们身体上的残留的铠甲就能看出来,追过来的都是精锐。

    不过,他们的水囊都是瘪瘪的,嘴唇也大多干裂了,手上的冻疮还在流着黄水。箭囊里的弓箭也似乎只有一个基数,也就是三十六支。

    这不是一支专门为了追杀他们而专门派出来的军队,他们应该是在边境巡逻的斥候,零时领命追杀穆辛一行的。

    装备补给不齐整,就敢冲进沙漠,铁心源都佩服这些人的胆量。

    “西夏人已经把我们恨到骨子里去了,那边还有一个没死的,根据他的口供说,长老在那一夜杀了三千六百多西夏人,还包括一百多名僧侣,其中十二名僧侣是刚刚开悟的高僧。”

    许东升蹲在铁心源的身边,一面往嘴里塞着乳酪,一面小声的嘀咕。

    “那个老头子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起狠来屠城的事情都能干出来啊,以前只听说他是十二位长老中最仁慈的,天啊,最仁慈的都是这个样子。最狠的岂不是要吃人肉了?

    我们兄弟这次去波斯岂不是羊入虎口?”

    铁心源笑着把摊开的芒硝全部收起起来,不知道说什么好,在大宋的时候,这位坐地分赃的大盗商贾。恐怕从来都没有怕过谁,没想到从繁华的都市来到荒原上之后就变成一个畏手畏脚的人了。

    “家养的狗再厉害也斗不过野狼,而野狼在东京也不过是一盘子端上饭桌的野味而已……”

    许东升絮絮叨叨的话让铁心源实在是受不了了,就靠在许东升的身上,探手取过他手里的奶渣道:“你去过西域。怎么会如此的害怕那些人呢?你以为夏竦不可怕?还是包拯不可怕?更不要庞籍和文彦博那群人了,老许,你在东京停留的时间不够长。

    如果你在东京多停留些时间,你就会现,那群人才是真正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

    论到耍手段和阴人,西域的这些喜欢杀人的家伙给他们提鞋都不配,你当了这么多年的大盗,难就认为喜欢杀人的人才是最可怕的吗?那也太浅薄了。

    在东京,有些人是用来护卫国家的,有些人是用来治理国家的。有些人是可以拿来当棋子交换的,有些人是可以拿出来牺牲掉的,更有一些人是专门拿来利用的。

    你知道夏竦说过最恐怖的一句话是什么话吗?”

    许东升摇摇头,表示不知。

    铁心源有些痛苦地咆哮道:“那个王八蛋说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毫无用处的人,哪怕是一个废物,一个无赖,只要用得好了,也能起到别人无法替代的作用。

    当我们还在捣鼓阴谋诡计的时候,人家已经开始操弄人心了,当我们还在拿刀子四处砍杀的时候。人家早就做到杀人不见血了。

    这他娘的比我们高级了不止一个等级。

    如果这群混蛋自己不内耗的话,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西夏人,契丹人蛮横的道理。”

    许东升嗤的笑了一声道:“你太高看他们了,老子从西京一直混到东京。堪称一路顺风,一路上钱财开路,利诱威胁那些官员哪一个不是为老子大开方便之门?

    即便是有几个不识相的,一柄飞刀传书,还不是老老实实地?“

    铁心源把装着芒硝的羊皮包裹挂在骆驼上,回头看着许东升笑道:“你以后会见识到他们的厉害的。假如你能从西域回家的话。”

    关于许东升说自己所向无敌的笑话,铁心源是不会在意的,东京城里多得是养猪人。

    很多世家和勋贵最喜欢豢养许东升这样的家伙了,尤其是身上带着斑斑劣迹的家伙,他们最喜欢了。

    世家大族最常用的手段就是等自己养的猪变肥之后,挑一个吉祥的日子开宰,一来可以让平日里受尽许东升这种恶霸欺凌的百姓叫好,收敛声望,一面可以把类似许东升这样的肥猪拨皮拆骨的分割干净。

    猪头,猪肠,猪血,猪肉,猪骨头,亲朋好友一起分一点,大家一起过一个肥年,然后继续培养,招揽新的猪,养肥之后周而复始。

    铁心源以前认识一个真正的养猪的,最后还不是被大家拆分了一个痛快,如果不是铁心源帮忙,他想在临死前闭上眼睛都不可能。

    这种可怕的事情铁心源不打算告诉徐东升了,免得让这家伙以为铁心源现在和他交好,目的是为了最后吃肉。

    朋友之间就是这么微妙,不要以为你有时候是在为他考虑,人脑袋里面的念头千差万别,天知道他会理解成什么样子。

    点到为止最好。

    西夏人的斥候出现了,就说明留在沙漠的边缘依旧不够安全,穆辛下令,连夜走,今晚是月圆时分,不担心看不见路。

    圆月下的沙漠是蓝色的,这种有些暗的蓝色曾经让铁心源魂牵梦萦了好久,今晚可以躺在食品篮子里继续欣赏沙漠的美景。

    只是没了驼铃,让这绝美的环境多了一分诡异。

    在这个空旷的环境里,头上顶着一轮明月,铁心源现自己再一次有了想要嚎叫的冲动。

    理智告诉他,这是自己最近的压力太大了,身体自然而然的想要通过嚎叫来泄一下压力。

    沙漠里是听不到狼嚎的,如果有那就一定是西夏人牵引的狼,西夏军队中经常饲养一些小狼崽子,等狼长大之后,就会成为他们行军作战的最好帮手,杨怀玉的一匹坐骑就是被西夏人养的狼给咬死了。

    如今,狼嚎声就在不远的地方,

    老道的许东升甚至能够辨别出,西夏人已经到了驼队白日里休整的营地了。

    在沙漠中,如果相距十里,前面的队伍在不缺少补给没有迷路的情形下,后面的队伍永远都追不上。

    而此时的驼队,已经在用最快的度前进了。

    西夏人那些受过训练的狼,之所以会放弃让狼保持沉默,让它率性的对着圆月嚎叫,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西夏人已经放弃了追击。

    寒冬里的圆月,并不会维持很长的时间,随着月亮落山,沙漠沉入黑暗,骆驼背上的货物没有卸下来,因此铁心源也没有离开食品篮子,在这个寒冷的夜晚,他已经爱上了被裘皮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小窝。

    天亮的时候,铁心源敏锐的现,穆辛不见了,赛义德也不见了,驼队里的其它人却似乎一点都不惊讶。

    铁心源看得出来,许东升也现了这一点,他应该也不知道。

    驼队只留下了一点祷告的时间,没有做饭,就匆匆上路了,驼队攀上沙丘脊背的时候,铁心源特意站在骆驼背上,也没有看到穆辛和赛义德的任何踪迹。

    故意落后的许东升小声道:“除了长老和赛义德之外,不见了十二个人。”

    铁心源皱着眉头问道:“漆黑的夜里在沙漠中行走有这个可能吗?”许东升嘿嘿笑道:“神可以做到。”

    铁心源大笑道:“看样子穆辛长老已经成神了。”

    许东升笑道:“有什么现?”

    铁心源摇摇头道:“现不大,估计穆辛长老钻到地下去了。老许,记住这个地方,回来的时候有机会就好好地探查一下。

    说不定会有一个大现。”(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