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四章孟元直
    第四章孟元直

    奴隶骑士心中只有战争和伙伴!

    这是一位非常有名的先知说的话,这位先知的名声是如此的大,以至于许东升这样的外人都听说过这句话。?  八?一中 ?文?网?  w?w?w?.?81zw.com

    一个相对封闭的圈子,将所有的奴隶武士囚禁在里面,不论是身体还是思想都已经慢慢的被禁锢了。

    别人越是排斥他们,他们之间就越是喜欢抱团取暖。

    如果有人对他们代开心扉,很自然的,渴望与外界交流的奴隶骑士自然也会接纳他们,铁心源就是这么做的。

    和大宋的历史不同,西域人的历史更多的是通过游吟诗人的嘴,和撒伴儿的舞蹈来继承的。

    当历史变成艺术之后,各种各样的夸张,升华,凝练,删减就会同时出现,毫不留情的将严谨的历史变成一个万花筒。

    羊皮卷上记载的东西很多时候会被虫子吃掉的,而写在棕榈叶子和骆驼锁骨上的记载,会消失的更快,即便是加持了神谕的经书也是如此。

    这就让人们对远古的历史可以肆意的修改,在这个过程中,神魔就出现了,人们所不能理解的无数自然现象,也就自然而然的变成了神迹,最后神魔从虚无中走出,渗入到每一个人的生活中。

    被许东升用沙子烤过的铁心源终于感到舒服了许多,在不吃不喝的饱睡了三天之后,他挣扎着从篮子里爬了出来,抱着一锅温度刚刚好的小米粥,吃的让人心酸落泪。

    铁心源觉得全身就像是一个空乏的皮口袋,一锅浓稠的小米粥下肚之后,他的目光依旧在许东升手上的羊腿打转。

    许东升将羊腿放到背后笑道:“你现在不能吃这东西。”

    铁心源自然是知道羊腿现在不是自己合适的食物,就忍着馋涎躺在皮裘上幽幽地道:“我到底睡了几天?”

    许东升指指头上的太阳道:“两天多一点,你看起来瘦了很多,人却变得精神了,多少有点在沙漠中讨生活的模样了。

    你这场病可没有白生啊,只要是进了沙漠的人。都要经历这一遭的,你比我强多了,我当初进沙漠腹泻了整整半个月,全身的肉掉了快二十斤。才慢慢适应。”

    “你睡了三天,你的部下就陪了你三天,不论昼夜你的身边总是有两个人看守你,这样的部下我也想有。”

    铁心源吃东西吃的太快,现在才感觉到自己吃的实在是太多了。满意的拍着肚皮笑道:“你弄明白穆辛去那里了吗?”

    许东升笑道:“仆役们说那一带有一座古城,被沙子给埋掉了,每年冬春交集之时会有大风吹开古城上的沙子,夏秋之时又会被流沙覆盖,穆辛应该在在等待古城重现人间。”

    铁心源惊讶的道:“你都不知道的事情,为何你家的仆役会知道的如此清楚?

    许东升嘎嘎笑道:“我没了一颗琉璃珠。”

    铁心源朝许东升挑挑拇指,无声的夸奖了一下,就要过地图,用手指比量距离。

    据许东升说,上一次穆辛就是从沙漠边缘莫名其妙的钻出来的。难道说这一次也是一样?

    不过,通过比量沙漠的距离,他现从穆辛消失的那个地方到沙漠边缘,至少还有两百多里路,这世上不可能有那么长的地下通道。

    如果有,大家都会喜欢在地下通道里行走,谁愿意在漫天的黄沙里跋涉?

    这其中必有古怪。

    许东升取过地图笑道:“再有两天,我们就能走出沙漠了,到时候再探查一下穆辛的秘密,说实话。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一条不为人所知的通道,我们就财了。

    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穿过沙漠,径直出现在甘州边上,不用经过守卫森严的酒泉。也不用缴纳沉重的赋税。”

    “如果那条路能让军队穿过的话。河西走廊就应该可以唾手可得。穆辛之所以会神秘的失踪,恐怕考察行军路线才是他的要目的。”

    铁心源不等许东升把话说完就截断了他的妄想。

    “那是军国大事……”

    “我说的就是军国大事,穆辛图谋的也一定是军国大事,当沙漠不能成为阻碍的时候,河西走廊也就不能再称之为兵家绝地了。

    西夏人的防卫手段整体就像是一颗鸡蛋,外围坚硬。里面稀松,一旦人家避开他们屯有重兵的瓜州,酒泉,兵锋直指甘州,断绝酒泉,瓜州的粮草供应,那里的大军很可能就会不战而溃。一旦瓜州,和酒泉失守,河西一带将再无应对之力……“

    许东升瞅着铁心源笑道:“那也该是西夏人的事情,与我们何干?即便是穆辛的大军到了兰州,那也是朝廷里那些人考虑的事情,还是与你我无关,不论是你,还是我可没有带着那群人屠戮中原的意思。

    我们兄弟不过是两个可怜的倒霉蛋。”

    铁心源笑而不语,见铁一正在手忙脚乱的正理驮架,就上前去帮助他,自己的六个手下,在战场上是绝对的好汉,只可惜对别的事情,他们就像是婴儿一般无能。

    好在,他们已经开始学习了,铁心源觉得现在开始也不算晚。

    只要身体能够允许,铁心源就会主动地帮着他们做饭,事实上,这六个部下,很快就被铁心源的厨艺给折服了,虽然他们无法品尝出味道,却能通过别人的神色,知道自己如今吃的是怎样的美味。

    眼看着铁一将半截羊鞭咬碎之后快活的吞了下去,铁心源也非常的高兴,给他的盘子里又添加了一大勺子胡萝卜炖羊肉,这六个人普遍的来说还是太瘦了。

    虽说骑兵需要控制体重,可是没有体重就没有力量,在这个还是仰仗冷兵器的时代,力量就代表着胜利。

    这些东西铁心源是不会吃的,自己是一个标准的男子汉,自然不会缺少什么雄性激素,相反,在前一段时间自己还有好几次到了精满自溢的程度。

    这是属于少年人的尴尬。

    眼看着三个本来如同死狗一样的伙计如今慢慢的恢复,这样的感觉很好,就像农夫看到自己的庄稼成熟一般喜悦。

    就是想要教会他们笑,这很难,铁一虽然张开了自己没有了舌头的嘴巴,还出黄狗喘气一般的声音,可是不管是谁,都不能从他们的脸上辨别出那是在笑。

    铁心源一直都认为,一个人脸上带着笑容去面对所有事情的时候,比带着苦大仇深的模样去办事的效果好的太多了。

    这世上还有很多傻瓜以为,笑容就代表忙着和善,这种亏铁心源吃的实在是太多了,他现在宁愿面对一张张苦脸,也不愿意看见别人笑着面对自己,尤其是夏竦,包拯他们这一类人。

    铁心源自己也需要学习一点武技,他觉得将来可能用得上,未来毕竟是未知的,能够多准备一点,就多准备一点,免得到时候败在准备不足上,那样的话,即便是失败了,他也不会甘心的。

    沙漠的边缘依旧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这一切其实都是风造的孽,他们先是山峦变成巨石,然后再把巨石变成碎石,当碎石成为砂砾的时候,沙漠就出现了。

    驼队绕了一个很大圈子终于来到了契丹人的土地上。

    和铁心源想的不一样,边境上空荡荡的,既没有绵延不断的长城,也没有星罗棋布的烽火台,甚至连巡逻的骑兵都看不见一个。

    只有蓝天下的白色乱石,在阳光下散着惨白的光芒。

    这就是著名的白石滩!

    铁心源从骆驼上跳下来,从地面上抓起一把有些咯手的白色砂砾,缓缓地松开一条缝隙,白色的细砂就从手中滑落下来,不见半点尘埃。

    白石滩上有一眼泉水,叫做白石泉,这是一眼真正的泉水,水质清冽,含一口有一点微微的甘甜。

    泉水喷涌的很高,因为寒冷的天气的缘故,泉水外围的水被冻成了坚冰,而喷涌的泉水却从不停歇,因此,就出现了一个奇观——地上井,坚冰形成的井壁,盛着一汪泉水,泉水从上面倾泻下来,如同瀑布。

    穆辛就坐在这座微型瀑布的边上,不论是身上的衣物,还是头上的裹布,都一尘不染,洁白的如同身边的白石。

    炊烟袅袅,他正在喝茶,在他的对面,盘腿坐着一个文士打扮的宋人,虽然只看见侧脸,铁心源的瞳孔就已经在收缩。

    见穆辛招呼自己过去,就乖乖地靠了过去,跪坐在厚厚的毯子上,很自然的往小小的红泥炉子里投了一颗干透的松果,目不转睛的开始为穆辛和客人烹茶。

    “小徒也是东京人氏,不知元直先生可曾见过。”

    孟元直瞅瞅铁心源,也有些意外,不过他不露声色的笑道:“东京有人百万,某家没有见过令高徒也不稀奇。”

    穆辛笑道:“如此更好,元直先生一身武艺功参造化,只是不容于宋庭,如果去我波斯,定会有一番大作为。”

    铁心源行云流水一般的为穆辛和孟元直布好了茶水,做了一个请喝的动作,就继续跪坐在边上很有礼貌的听两位长者的谈话。(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