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五章做一个洒脱的人
    第五章做一个洒脱的人

    穆辛对与铁心源表现出来的茶道极为喜欢。?八 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他本身就极为喜欢喝茶,虽然他喜欢的只是长安产的那种粗糙的茯苓茶砖,这并不妨碍,他喜欢喝铁心源从家里拿来的炒制的绿茶。

    在拜穆辛为师的时候,就有这一道礼物,包括茶具和炉子,没想到穆辛竟然不远万里的把这些东西带到了这里。

    铁心源尽量让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茶道上,不去听穆辛和孟元直之间的谈话,这是一个好的茶艺师必备的素质。

    孟元直也会说一点波斯话,不过说的不好,很多时候都磕磕巴巴的,他们的谈话只针对这大漠的严酷和波斯的遥远,对于之前的话题一句都不提起。

    享受茶道的时间很短,因为穆辛希望铁心源能为他煮一壶砖茶,唯有这样才能让他过足茶瘾。

    茯苓砖茶掰下来一块之后在小小的茶罐子里熬煮,很快,茶汤就变得红,亮。

    趁着煮茶的功夫,铁心源从旁边的一个漆盒中取出一个精美的银罐,这里面放着糖霜压制成的糖块。

    穆辛取过一颗糖,满意的闭上眼睛,感受糖块带来的清甜,茶水好了,他就慢慢的啜饮,茶水喝完,口中的糖块也融化殆尽。

    而后,就挥挥手,铁心源施礼之后告退。

    走的非常干脆,他相信,接下来穆辛和孟元直之间的谈话一定非常的重要,以至于穆辛需要喝足了茶,提起了全身的精力来应对这一次的谈话,或许是谈判!

    “那个宋人是谁?你认识吗?”许东升见铁心源回来了,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认识,不过,在穆辛面前,我装作不认识。”

    许东升立刻闭上嘴巴不问了,转而问道:“我帮你武装一下你的六个随从怎么样?”

    铁心源点点头道:“好啊,多少钱?”

    “不要钱!”

    铁心源认真的瞅瞅许东升笑道:“武装六个骑士的费用不菲。你这样做让我非常的意外。”

    “不意外,你已经度过了最难熬的时光,已经成了波斯人的使徒,你迟早会带给我更大的利润。”

    这就是铁心源为什么会喜欢和许东升成为朋友的原因。

    一个人不怕别人利用。这个世界的人类关系就是依靠相互利用构建起来,而且,这种利用是相互的,如果一个人连利用的价值都没有,那才是一桩惨事。

    能够无偿一直替你付出的除了爹妈之外。铁心源想不到还有什么人能够做到这一定。

    所以当许东升说出自己将来必将从自己身上收获利润的时候,他不但不反感,反而非常的安心。

    孟元直的事情是没有办法跟许东升说清楚的。

    告诉他这是一位带御器械?

    还是告诉他,这家伙睡了皇帝的女人,大宋待不成了才跑到这里来的?估计这两件事情中任何一件都是许东升没办法接受的事实。

    当然,如果许东升一定要问,铁心源会告诉他的,他和孟元直无亲无故,没有替他保守秘密的义务。

    如今变成水塔一般的喷泉,为驼队提供了足够的水源。驼队倒掉从沙漠泉眼里收集的苦涩泉水,洗涮了羊皮口袋之后,重新装满了清水,保证驼队有足够的清水,这是驼队能够活着走出沙漠的第一要素。

    泉眼的边上有一片密密匝匝的胡杨林,如今还是冬季,那些胡杨林的树叶已经脱光,只剩下古怪的枝干一根根的刺向晴空。

    铁一铁二,铁三他们正在收集胡杨的枯枝,却不会去动任何一枝还有水份的活着的胡杨树枝。。即便是收集枯草,也是从地面上割断,而不是连根拔起。

    这中保护树木的行为方式似乎已经渗进了他们的血脉。

    夕阳的沙漠壮美无比,却不会有人希望沙漠有朝一日铺遍大地。

    铁心源躺在一个巨大的牛皮兜子里面。舒坦的呻吟出声,他感觉自己的无数毛孔似乎正在滋滋的痛饮着牛皮兜子里的温水。

    “不许在水里搓澡,不许在兜子里用澡豆。”

    许东升眼巴巴的看着躺在水里的铁心源不断地大喊大叫。

    铁心源正在奋力的和自己的长头较劲,澡豆涂抹到头上,让头又涩又黏,想要清爽的分开。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出于对虱子的恐怖,铁心源不断地吆喝铁一他们继续往牛皮兜子里倒热水,直到自己忍无可忍的时候才停止。

    “老许,有空等我洗澡,你不如自己再去烧水,我今天晚上不打算从这里面出来了。”

    许东升苦笑道:“没关系,哥哥我等得起,那些波斯人用完的牛皮兜子哥哥我根本就不敢用。

    天知道他们为什么会那么腥膻,洗完澡之后的牛皮兜子,要是再用热水一烫,我的天啊,会把我活活熏死的。”

    铁心源笑道:“你怎么会不准备这东西呢?你也不缺这两钱啊。”

    许东升苦笑道:“哥哥当然有自己的澡盆,可是我的澡盆被穆辛长老送给那个宋人了。”

    “你的伙计……”

    “他们就不洗澡!”

    见许东升如此可怜,铁心源也不好意思继续享受,勉强洗干净之后,就跳出了澡桶。

    许东升看看澡桶里黑糊糊,油腻腻的洗澡水,哗啦一声就把里面的脏水全部倒掉,指挥自己的仆役赶紧把皮兜子洗干净之后继续装水……

    洗澡在出了沙漠之后是头等大事。

    铁一他们洗澡方式非常的壮观,或者说是非常的悲壮,他们从来都不洗热水澡,在冰柱子边上用钻子钻出一个孔洞之后,一根白亮亮的水柱就喷涌而出,飞溅出去至少十米开外,铁一在出水口不远的地方放了一个装水的羊皮口袋,****的水流经过羊皮口袋卸力之后,一个现成的淋浴喷头就出现了。

    他们非常注重自己的**,用几张牛皮把洗澡的地方围起来,就赤条条的站在冰点以下的水里面,痛快的洗澡。

    即便是没有舌头,他们单纯依靠嗓子出来的怪叫就足够吓跑戈壁滩上的狼群。

    这样洗澡虽然痛苦,他们好像乐在其中……

    许东升用一块大麻布把自己的要害部位遮起来,躺在皮兜子里和刚刚洗过澡的铁心源品酒闲谈。

    身边的火堆上吊着一口铁锅,肥美的羊肉在铁锅里上下浮沉,这是驼队中难得的休闲时光。

    孟元直已经无意中路过铁心源身边两次了……

    许东升喝了一口酒,见孟元直已经是第三次路过,就朝孟元直所在的方向对铁心源努努嘴道:“又来了。”

    铁心源摇摇头道:“我的麻烦已经够多的了,不想再招惹麻烦。”

    许东升笑道:“有些麻烦你是避不开的,还不如早点知道,想想怎么自保才是上策。”

    铁心源觉得许东升说的有理,就拎了半坛子葡萄酿,来到坐在枯树上看远处沙漠的孟元直身边。

    “你似乎不情愿理我,是因为我睡了皇帝的女人?”

    “你只要不睡兖国的母亲,你睡哪一个都和我没有半点的关系。”

    孟元直笑道:“如果我愿意的话,不是睡不到淑妃。怎么?你对兖国有意思?”

    铁心源笑道:“兖国是我的女人。”

    孟元直挑挑大拇指道:“好眼光,满皇宫里面就这么一个好女娃,你如今不在东京,皇帝把她嫁给别人怎么办?”

    “那个想当驸马的人一定会死掉。”

    “你留了后手?”

    “你以为我凄凄惨惨的到了这里,就没有什么交换条件?”

    “你只要兖国?”

    “我又不是龙阳,要皇帝做什么。”

    “哈哈哈……”孟元直歇斯底里的大笑起来,甚至抱着肚子从枯树上掉了下去,摔得那么重,却不理不睬继续在地上翻滚。

    铁心源很纳闷,自己说的话有那么可笑吗?

    “酒来!”喘均匀了气的孟元直躺在乱石堆里问铁心源要酒。

    半坛子葡萄酿扔了过去,孟元直两根手指钳子一般的捉住酒坛子,一口葡萄酿入口,皱皱眉头,似乎不喜欢这种寡淡的酒。

    “来西域为何不喝三勒浆?”

    “葡萄美酒夜光杯……”

    “闭嘴,老子在东京受够了你们这些大头巾的鸟气,现在就让老子的耳根子清静一些。”

    铁心源探长了脖子看着喝酒的孟元直道:“你真的把皇帝的后宫当成自己的后宫了?”

    孟元直看着头顶上的铁心源有些伤感的摇摇头道:“没有,只是遇到了一个好女子。

    我一时冲动,害了我,也毁了她。”

    看着痛苦地孟元直铁心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孟元直大怒,躺倒的身体猛地倒立而起,重重的一脚就把那根上千斤的枯木,连带着铁心源一起踹到了空中。

    不等铁心源惨叫出声,就被飞起来的孟元直从半空中捉到,提着脖领子拎到一边,而那根粗大的枯树轰然一声砸在乱石中断裂成了两截。

    “今天你如果给老子说不出哪里可笑,老子就拗断你的脖子。”

    铁心源一张脸都吓白了,看着断裂成两截的枯木吞一口唾沫道:“如果你是为了别的女子,我一定笑不出来,还回夸赞你一声好汉子,如果是为了卓玛那个女人,我现在还是想笑。”

    “你见过卓玛?”

    “他是我兄弟的女人,我怎么可能不认识?”

    “胡说八道!”

    “我怎么胡说八道了,算算日子,她该给我兄弟生孩子了!”(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