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十六章黄金血
    第十六章黄金血

    小野人似乎永远都处在饥饿之中,不论给他多少食物,他都能用最快的度装进肚子。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看到他肚脐都快要翻出来了,铁心源才制止了他继续吃饭的自杀行为。

    欢喜的小野人注意力都在自己手里的食物上,对于铁心源眼中那一丝丝沉痛毫不在意。

    铁心源先前自以为救助了小野人,现在看起来不是那样的,这一趟旅程,可能会要了小野人的性命。

    自己无论如何是不能离开许东升他们的,即便是自己和铁一能够逃出生天,这不能这样做。

    抱成团才能活下去,这是戈壁沙漠的法则。

    许东升在傍晚的时候终于找到了一处易守难攻的所在,马队刚刚停下来,在铁心源的建议下,所有人就疯一般的开始构建自己的防御工事。

    说是工事,不过是把一些乱石堆砌起来,堵住通往这片凹地的两条出口而已。

    在红砂岩地带,有这样一块能够暂时容身的地方,铁心源非常满意,至少,这里半封闭的地形非常适合爆破。

    坐在砂岩上监视那些沙盗的许东升回来了,吐掉嘴里的茅草有些丧气的对铁心源道:“人数很多,而且还在继续汇聚,到了晚上,至少会有上千人。”

    铁心源笑道:“如果我们现在开始突围,只要不携带黄金,你觉得有几成把握突出去?”

    “八成!”

    同样去看了敌我局势的孟元直插嘴道。

    铁心源看看许东升又瞅瞅孟元直道:“我的这个建议你们两个不会同意是吧?”

    许东升摇摇头,孟元直干脆垂不语。

    铁心源就知道是这个样子,让这两个把钱看的比命还要重得家伙就这样空手离去,不如一刀子砍死他们。

    他现在就想一刀子砍死这两人。

    强忍了半天才沉声道:“我答应你们,在这里试着守卫一次,如果现真的打不过,我们就该立刻撤退,如果你们连这个要求都不答应,我宁愿现在就带着铁一他们离开。

    你们的目标是财,而我的目标不是!”

    孟元直闷哼一声不答应。许东升吞咽了一口口水之后艰难的道:“好吧,如果实在是保不住,还是老命要紧。”

    铁心源长叹一声道:“我原本以为在生命和钱财之间,我们用不着花费太多的心思去分辨孰轻孰重。

    两位好自为之吧。如果我走的时候,你们还是选择留在这里保护你们的金子,后果自己承担就好。”

    对铁心源极为熟悉的许东升连忙问道:“会生什么事情?”

    铁心源冷冷的看了许东升一眼之后道:“天罚!”

    “因为我喜欢金子?”

    “这一点足够了。”

    见铁心源离开,孟元直无奈的摇着头对许东升道:“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小子,如何能够知晓钱对世人的意义。

    老子五岁起开始练武。风雨无阻的修炼了三十八年,货与帝王家之后,才勉强家道小康……”

    许东升没有时间和孟元直讨论以前困顿的生活,打断了他的感慨道:“老孟,两条通道,我们各守一边,外面的敌人实在是太多了,正如铁心源所说,我们只能守卫一次,如果不能在这一次把那些沙盗打残。我们接下来只能撤退了,不管我们心里有多不愿意,也必须撤退。

    这里的人没有应付第二波攻击的能力。”

    孟元直喟叹一声,就带着胆战心惊的手下就去了左面,戈壁上的沙盗已经开始向这里聚拢了。

    铁心源坐在砂岩顶上,小野人就跟在他的身边,即便是再愚钝,小野人自从看到戈壁上四面八方涌过来的沙盗骑兵,也知道大事不妙。

    铁心源看着小野人乌溜溜的大眼睛苦笑道:“别看我,这真的不关我的事情。有人把钱看的比命重要,这出乎我的预料之外。

    还以为来到戈壁上之后,他们可能会认识到我们这点人没有办法把金子运回去,会选择把金子就地掩埋。

    天知道他们能坚持到现在。死了快三十人了依旧不想放弃。

    那些金子有可能害死我们所有人。”

    小野人听不懂铁心源在说什么,他只是焦急的指着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的沙盗啊啊的大叫,还多次拽着铁心源的衣袖想要他和自己一起逃跑。

    一把匕被铁心源放在小野人的手里,他指着砂岩上的一些缝隙小声的道:“赶紧藏起来。”

    这一回小野人似乎听明白了,从高大的砂岩上溜下去之后,很快就找到了一个不起眼的缝隙。小心的把身子藏在里面。

    铁心源把一个装食物的包袱放进小野人的怀里,就找来一些风滚草,小心的遮挡在缝隙上。

    小野人却将那些风滚草给扒拉开,焦急的指着还有位置的空隙,希望铁心源也能钻进去。

    铁心源笑着摇摇头,重新把风滚草挡在缝隙里,透过风滚草小声道:“好好的活下去。”

    说完就下了砂岩,开始准备自己的武器。

    这一次没有什么花招好用了,只剩下拼命这一条路好走了。

    直到此刻,铁心源心中才有了一丝悔意,自己确实不该在现黄金之后,依旧和许东升他们走在一起的。

    黄金或许可以让人疯狂,可是为那些注定不属于自己的黄金拼命那就太愚蠢了。

    马队里的其余人也是这么想的。

    不过,许东升还不算太蠢,他在第一时间就告诉所有的部下,如果黄金能够保住,这里的黄金每人都有份,这样做极大地提高了这些人的作战意志。

    许东升没有把黄金分给这群人,一旦分了,那群人就会想着如何带着自己的金子离开,而不是保护别人的金子,毕竟生命和黄金对他们来说都是同样的重要。

    铁心源小心的检验自己的弩弓,还给弩弓换上了新的弩弦,三枚弩矢被扣在机架上,每一枝都是精挑细选过的。这能保证他在第一轮的射中,可以最大限度的杀伤敌人。

    短剑需要绑在手上,他知道自己的力气不如那些沙盗大,能够借助的唯有短剑的锋刃。

    铁一他们好像并不着急。抱着自己的武器靠在砂岩上假寐,他们面前的土地上密密麻麻的插着一些羽箭。

    铁心源数过,每人面前足足有二十枝,这是能有效开弓的最大数量,再多的话。手就会抖,射出去的箭会失去准头。

    孟元直骑在马上,手里握着一柄铁枪,锁子甲穿在他的身上简直就是再合适不过了。

    这个猿臂蜂腰的家伙戴上头盔之后,不论怎么看都是一员真正的猛将。

    许东升穿着一身步人甲,丈二的斩马刀握在手中如同杀神降临,铁心源甚至能够看到那个家伙被怒火烧红的眼睛。

    自己穿盔甲很没样子,最小号的铁甲穿在他身上都大,备用的软甲给了尉迟灼灼,自己身上就只有一件软甲了。这个时候本该穿上两件的。

    铁心源是清楚的,这一场仗,恐怕不是三两下就能结束的。

    沙盗就是沙盗,先来的这群人在人数足够多之后,就向这座孤零零的砂岩起了攻击。

    先是一个,紧接着就是两个,最后,就是从四面八方向砂岩方向扑过来。

    最难对付的其实是第一个,敢第一个冲上的家伙对自己的身手是有足够的信心的。

    只是看看这家伙在马上躲避箭矢的模样,就清楚。这是一个很难缠的人。

    孟元直也没有留在砂岩堆里,纵马从高坡上跳了下去,一眨眼的功夫就和那个孤身沙盗碰撞了一起。

    铁枪和弯刀毫无花巧的碰撞了一下,沙盗的弯刀被铁枪敲击的向下沉了几寸。孟元直的铁枪就顺着这个狭小的空隙直塞了过去,铁枪架在弯刀上,出刺耳的鸣叫,沙盗想要躲避却已经晚了,粗大的铁枪狠狠地捅进他的嘴巴里直透后脑。

    弯刀无力地跌落,孟元直依仗着马轻易地用铁枪扭断了沙盗的脖子。他的面前还有两个沙盗正在冲锋。

    铁心源不觉得孟元直会死在沙盗手里,如果说这支队伍里有谁能够脱身的话,铁心源认为一定会是孟元直。

    高强的武功,扎实的马术,都是他能够活下去的资本。

    铁心源将一股股的细绳子拴在自己身边的岩石上,他把绳子绷得很紧。

    这些来自藤原一味香的细绳子,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筋制作成的,闻着有一股海鲜的腥味,估计是某一种海兽的筋晒干之后扭成的,结实的不像话,刀子都割不断。铁心源得到之后就没有拿出来过,这一次想不拿出来都不成了。

    自己所在的地方有一点空旷,敌人只要快跑几步就能窜上砂岩,有了这些绷紧的细绳子之后,快奔跑的敌人只会把脑袋留在这里。

    砂岩上响起欢呼声,这应该是孟元直杀敌之后大家给他的欢呼。

    那些冲锋到了半路的沙盗又停了下来,有人吹响了牛角号。

    这让铁心源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有纪律的沙盗要比没纪律的沙盗可怕十倍不止。

    孟元直回来了,这家伙的铠甲上满是血迹。

    这是他的一点私人爱好,如果敌人的血没有喷到他的身上,他就觉得没有杀死那个家伙。

    前几天的时候,他这个恶心的私人爱好就传遍马队了。

    他脸上没有刚刚杀掉强敌之后的喜悦,而是阴沉着脸对守卫着山谷出口的许东升道:“这一次的敌人很强,很麻烦,我们的想要赢很难啊。”

    许东升点点头道:“你作战的时候我仔细看了,害的我对黄金的心思都有些淡了。

    保命吧!”(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